你尝起来特别甜 车片段 第一章

沈浪稍稍冷静了下来,淡笑道:“确实是有些话想说,但在这之前,还是想知道你们在真仙界这些年的经历。”

“好啊好啊。”

小柔面露雀跃之色,她也很想向沈浪分享自己的经历了。

“关于经历什么的,还是让慕容姐姐说比较好。其实小柔能混到今天这种地步,全亏了慕容姐姐,她才是主角。”

小柔笑着看了眼慕容明月,把机会让给了她。

慕容明月浅笑道:“小柔妹妹可太抬举我了。不过公子既然想听,明月不介意说一说。”

沈浪十分好奇两女的经历。

为了节省时间,在慕容明月诉说经历之前,沈浪将两女带进了广天宫内。

置身于广天宫中,再无拘束,慕容明月诉说着她与小柔在真仙界的经历。

值得一提的是,虽然广天宫是太乙真人赐予的仙宝,来历可疑,但后羿曾告诉过沈浪,广天宫内还是相对安全的,让自己不要过分担心。

……

当初沈浪从上古灵界飞升之后,不过万年时间,小柔和慕容明月也先后飞升真仙界。

慕容明月飞升至苍玄仙域南部的边陲小地,起初加入了一个小门派,慢慢积累对真仙界认知,小心谨慎,渡过了最初的数千年。

靠着天生能识万宝的“灵宝眼”,慕容明月积累了不少仙灵石,在修炼上还算顺风顺水。

不想自她晋升半仙中期之时,原本的灵宝眼居然得到了巨幅进化,进化成了世所罕见的“琉璃貔貅瞳”,并觉醒了微弱的貔貅血脉。

“琉璃貔貅瞳?”

沈浪眼前一亮,难怪他能隐约觉察到慕容明月的双眸散发着独特的气息。

貔貅是上古十大巫兽“辟邪”的异种,虽战力不如辟邪,但继承了辟邪天生能吞灵脉,能识万宝的等诸多能力。

沈浪虽未听说过琉璃貔貅瞳是何种灵瞳,但能以貔貅命名,可见慕容明月的双瞳非同一般。

得益于貔貅血脉之力的加持,慕容明月的修炼资质大幅提升,识别宝物的能力更是大幅增强,只要催动双瞳,甚至能在数百万里内发现各种宝物的藏匿地点。

起初,慕容明月凭借琉璃貔貅瞳识别宝物的能力做起了倒卖珍宝的行当,赚取了大量的仙灵石和各种天材地宝,以供自己修炼,修为自是突飞猛进。

慕容明月聪明谨慎,行事异常低调,在不断成长的同时,也完美的隐藏了自己特殊能力,不显山不漏水。

数万年后,她便突破地仙修为。

相较于慕容明月最初的顺风顺水,小柔可就没那么幸运,飞升到了与苍玄仙域南部接壤的无尽深海中的某个海岛。

虽说环境较差,但还算安逸,小柔并未遇到太大的威胁,只是修为一直原地踏步,难有提升。

偶然的一个契机,慕容明月为寻得某样天材地宝,来到了小柔所在的海岛。

两人相遇后,从此形影不离。

小柔也是傍上了慕容明月这么一个大腿。

不久后,慕容明月发现了岛内某座上古禁制内,埋藏着数颗天地灵种结成的果实,效用堪比坚熟期的蟠桃果。

服食果实,两女修为持续攀升。

短短数月,慕容明月就晋升地仙巅峰修为,小柔也跟着晋升了地仙修为。

在岛内闭关修炼了数千年后,慕容明月已然晋升天仙之境,小柔也达至地仙后期,修炼速度之快,堪称坐火箭!

万年后,两女离开海岛,在苍玄仙域游历。

你尝起来特别甜 车片段 第二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你尝起来特别甜 车片段 第三章

吴冕一头钻进P3实验室里,忙到晚上六点多,直到他的身体感觉到疲倦这才罢休。

换了衣服出来,手机有一排未接来电。

不能随意接电话,真是很烦,吴冕摇了摇头。

他看了一眼,主要是陆九转和贝拉克教授打来的电话。想了想,吴冕点开陆九转的号码回拨。

“陆先生,我刚在P3实验室,您找我什么事儿?”吴冕问道。

“吴医生,那批血样运不回来。”陆九转道,“在海关被人查了。”

“嗯?”吴冕知道事情比自己想象中更复杂。

“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陆九转道,“吴医生,我就是问个准信,这批血样重要么?”

吴冕沉吟,他首先要猜测陆九转怎么办。

“吴医生,要是事关重大,我可是尝试一下其他途径。”陆九转说道,“如果不是那么重大,暂时也只能这样。”

“我能问一下您要怎么解决这事儿么?”

“不好意思,吴医生,师门之秘。”

“要是能保证安全的前提下,最好还是有。”吴冕坦诚说道,“说实话,我高度怀疑这次疫情的病毒在去年八月份,美洲就已经播散了。”

“嗯?有意义么?”

“有意义。追寻零号病人,在流行病学史上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吴冕说着笑了,“当然,首先要保证安全。其实这事儿说到底也就是我自己好奇,对现在天河市的情况没什么帮助。”

电话对面陆九转似乎在犹豫。

“陆先生,别做了。”吴冕叹了口气说道,“既然在海关被扣押,我大概明白发生了什么。看不看的不重要,您千万要保重。”

“我?呵呵,吴医生,凡尘俗事对我等修道之人来讲并不重要。”陆九转说道,“既然您这么说,那我就不客气了。这件事情我什么都不

文学

做,明早去方舱医院教患者打拳。”

“好。”吴冕应道。

挂断电话,吴冕有些失望。不过想来这些事情事关重大,民间力量要是能做什么,在断航的背景下应该是极难极难的。

尤其是陆九转说到师门之秘,吴冕可不想在另外一个层面把他陷于险境。

的确有些遗憾,不过无所谓,刚刚已经和陆九转说的很清楚,那对现在国内的情况没什么改变。

而且物理手段不过硬,根本没法讲道理。

昂撒匪帮,是讲道

文学

理的人?给钱就能授勋、买到爵位,要是对他们保持理性的想法那可真心开玩笑。

吴冕整理心情,遏制住心中的失望,给程云海发了一条信息,询问他那面的情况。

随后,吴冕拨打贝拉克教授的电话。

“贝拉克,我刚在P3实验室,你找我有事?”

“boss,你看纽约时报了么?”贝拉克教授问道,“他们太过分了!”

“怎么了?这几天没关注那面的消息。”

“纽约时报说ChinaIstheRealSickManofAsia!”贝拉克教授说道,“boss,你能忍我都不能忍!这是歧视!”

“不能忍又能怎么样。”吴冕淡淡说道,“这种事情发生的难道还不够多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