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女多男辣文 第一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一女多男辣文 第二章

恋上你看书网630bookla,最快更新簪中录合集最新章节!

京城最热闹最繁华的缀锦楼,今日依然是宾客满座。

“各位客官,小老儿今日又来说书。哎,说的是,前日先帝驾崩咸宁殿,新皇于柩前即位。这扶立先帝之人,各位可知道是哪位?”

众人立即异口同声议论道:“还有哪位?自然便是夔王殿下了!”

说书人一声击鼓,说道:“正是啊!自今年以来,满朝纷纷扬扬,尽说的是夔王企图倾覆我大唐天下,可谁知如今先帝龙驭归天之后,也是夔王自东宫迎接幼帝登基。这耿耿忠心,当初又有谁知?果真是周公恐惧流言日啊!试想,在谣言说他杀害鄂王、为恶鬼所侵而企图篡夺江山之时,又有谁知晓真相!”

“夔王本就是李唐皇室中流砥柱!先帝驾崩后,还不就靠他支撑幼帝?”

“这么一说的话,王皇后——哦不对,应该是王太后了,她之前不是常涉朝政的吗?都说‘今上崇高,皇后尚武’的,如今又怎么了?”

在一片议论纷纷中,那说书人又将手中都昙鼓一敲,待得满堂寂静,才说:“此事说与各位,可有分晓。区区在下不才,唯有耳聪目明,早得消息。原来先帝临大去之时,王皇后伺候于前。先帝询问皇后,朕龙驭之后,卿如何自处?王皇后泣道,臣妾唯有追随陛下而去。”

“皇后死了?”有人赶紧问。

“自然没有。陛下劝解她道,幼帝尚需你爱护,又如何能使他幼年失怙呢?但王皇后虽然打消了追随陛下而去的念头,终究是悲痛过甚,以至于如今与当初宣宗皇帝的陈太妃一样,因痛苦而陷入癫狂,幽居行宫,怕是此生再也无法痊愈了。”

“真是料想不到啊,原来王皇后与陛下如此情深。”众人都钦佩嗟叹道。

二楼雅座之上,穿着一身橘黄色锦衣,里面衬着青紫色里衣,还系着一条石榴红腰带的周子秦吓得倒吸一口冷气,赶紧回头看向李舒白和黄梓瑕:“听到没有?听到没有?听到没有?”

“听到了。”黄梓瑕淡淡道。

“怎么可能?你们觉得可能吗?王皇后那样强势狠辣的人,怎么可能会为了先帝而悲痛发狂啊?”

李舒白不动声色地指一指窗户,周子秦会意,赶紧将门窗“砰”的一声紧闭上。黄梓瑕提起酒壶给他斟了半杯酒,低声说:“陛下早知自己不久于人世,所以,向王宗实要了一颗阿伽什涅的鱼卵。本来是准备给夔王殿下的,后来,便转赐了王皇后。”

周子秦倒吸一口冷气,问:“王宗实知不知道陛下要……要谋害王皇后?他怎么不拦着陛下呢?”

黄梓瑕与李舒白对望一眼,心下都想,王皇后本就不是王家人,只是他们用以安插在皇帝身边的棋子而已。如今王芙的儿子李儇顺利登基,王芍,或者说梅挽致的利用价值已尽,继续活下去对他们又有什么好处。

“哎,这阿伽什涅这么可怕,我现在每次喝水都要仔细看一看水里才放心,”他说着,低头看看杯子,没发现红色的小点,才放心地喝下,“麻烦死了,还是赶紧回蜀地吧,好歹那里应该没有人养这样的鱼。”

“放心吧,王公公已经走了。”黄梓瑕说道,但也不自觉地看了看自己的杯子,心有

文学

余悸。

“走?去哪儿了?”他赶紧问。

“一朝天子一朝臣,如今小皇帝身边亲近的是田令孜,王公公手下的神策军前几日损伤惨重,被参了本之后神策军便换了护军中尉,如今是田令孜上位了。”

“神策军损伤惨重……是怎么回事?”周子秦赶紧问。

李舒白抬头望天,黄梓瑕则指着楼下说:“好像又在说什么好玩的事情了,你听听?”

周子秦顿时忘记了刚刚的问题,赶紧将靠近中庭的窗户打开。果然这边又开始在讲另外的事情了——

“新帝登基,京城如今各军马换将频繁。不说神策军的事情,单说夔王手中的神威、神武军,真是令人诧异。据说愿意回家者,发给十倍银钱,还送老家十亩土地,好生安顿;而愿意继续建军功的,要留在京城的便并入了御林军,要上阵的也可以前往陇西,他们之前与回鹘作战最有经验,此次凯旋自然指日可待。而这回抗击回鹘的先锋,便是御林军的王统领,琅邪王家的王蕴了。”

听者顿时个个议论纷纷,有说夔王这是在打消新帝疑虑,是以连兵权都不要了,真是不知该佩服还是该叹息;也有人羡慕说,跟着夔王打过仗就是好,解甲归田还能有十亩地十倍的钱;更有人津津乐道,这王蕴就是王家如今最出息的一个子孙了,真没想到他宁肯从戎也不愿在朝堂中消磨一生,果然是胸怀大志……

“王蕴要走了啊?那我们得去送送他啊。”周子秦说着,见黄梓瑕神情颇有些尴尬,这才突然想起她之前要和王蕴成亲,连嫁衣都试过的事情,不由得比她更尴尬,连忙转移话题,“这个这个……今天的天气真不错,连这个茶水也似乎特别好……”

“别喝茶了,眼看时近中午了,我带你去吃饭。”黄梓瑕说着,盈盈站起,朝李舒白示意。

李舒白微微一笑,说:“走吧。”

周子秦顿时目瞪口呆:“不会吧?好不容易碰见了,你们就请我喝个茶啊?连饭都不请?好歹来碗粥、来个饼啊……”

黄梓瑕跟着李舒白往外走,说道:“一起去!待会儿你吃到的东西,绝对让你吃得满意无比,比一百顿缀锦楼还要让你开心。”

“我不信!天底下难道还有这么好吃的东西?”

“我……我不信!天底下怎么会有这么好吃的东西?!”

昭王府的花厅之中,四面桃李花开,柳枝拂岸,青草茸茸。然而此时已经没有人顾得上欣赏风景了,尤其是周子秦,他嘴巴里塞满了古楼子,左手捏一块,右手攥一块,眼睛还盯着桌上的一块。

昭王李汭开心得哈哈大笑,拍着桌子笑问:“那子秦你说,这是不是你这辈子吃过最好吃的古楼子?”

“唔!可以算是……并列第一!”他吞下塞得满满的一口,喝半杯茶喘了口气,说,“和当初在张二哥那里吃的,滴翠做的那个,不相上下!”

黄梓瑕手中捏着一块香脆的古楼子,与李舒白相视而笑,轻声问他:“你觉得怎么样?”

“嗯,确实不错。”李舒白点头道。

昭王得意地说道:“四哥,你是有所不知啊!我当初在普宁坊吃了一个古楼子之后,那真叫一个念念不忘,神魂颠倒!可惜做古楼子的那姑娘就喜欢普宁坊那家的傻小子,就连我都没挖到她过来!”

“你看见什么好的不想要?当初还想从我身边挖走梓瑕呢。”李舒白笑道,回头看向黄梓瑕。

昭王赶紧抬手,说:“不敢不敢!九弟我那是有眼不识泰山,我真的以为是个小宦官!如果我早知道是夔王妃的话,打死我也不敢啊!”

黄梓瑕的脸颊不由得泛起两朵红晕,低头不语。

李舒白却慢条斯理擦手道:“知道就好,以后打人主意的时候,先看清那是属于谁的。”

昭王和周子秦对望一眼,都露出牙痛的表情。

眼看场上气氛诡异,周子秦赶紧找话题和昭王聊:“昭王殿下,不知这位做古楼子的高手,你又是从何请来啊?”

“哦,这个说来就复杂了,她听说是为夔王准备的,便说自己做完古楼子后,也要换件衣服过来拜见的,怎么还没过来呢?”昭王一边看着桃李深处,一边随口说道,“说起来,介绍她过来的人,你们肯定也认识的,就是韦驸马。”

“韦驸马……韦保衡?”周子秦立即跳了起来,脑中想起一件事,结结巴巴地问:“难道……难道说,做古楼子的那个人,就是,就是……”

还没等他说出口,只见桃花深处的小径上,走过来一条纤细娇小的身躯,一身青碧色的窄袖罗衣,发髻上一只翠蝶,是个清秀如碧桃的少女,只是面容上笼罩着些许散不开的愁思。

她走到他们面前,盈盈下拜,轻声说:“滴翠拜见夔王殿下、昭王殿下,见过黄姑娘,周少爷。”

黄梓瑕赶紧站起来,扶起她帮她拍去膝盖上的草叶。其他人都只笑而不语,唯有周子秦的嘴巴形成了一个标准的圆,倒吸一口冷气:“吕吕吕……吕姑娘!”

滴翠向他微微点头,挽着黄梓瑕的手静立在旁边。黄梓瑕见她虽然清减,但总算神情看来还算不错,才放下心来,问:“你可还好吗?”

滴翠眼中不由得蒙上一层薄薄水汽,但她强忍住不让眼泪掉下来,只轻握着她的手,低声说:“多谢黄姑娘关心……其实我本已是该死之人,我也曾想去大理寺投案自尽。只是后来韦驸马劝我,我爹为我不惜一切,张二哥也……肯定不想看到我这样轻生,我的命是他们换回来的,我……一定要顾惜自己才好。”

黄梓瑕轻抚她的鬓发,低声说:“你能这样想,你爹和张二哥泉下有知,一定会欣慰的。”

滴翠咬住下唇,默然点头,抬起手背拭去了自己的眼泪。

黄梓瑕见她情绪低沉,便转头对周子秦说道:“子秦,你现在知道了吧?天下第一的古楼子,还是属于滴翠的。”

“唔唔,滴翠第二,没人敢称第一!”周子秦大力点头,为了证明似的往嘴巴里又塞了一大块。

滴翠看他这样盛赞,便努力朝他们露出一个浅浅的笑意。昭王见黄梓瑕重又坐回李舒白身边,便问:“四哥,你与黄姑娘应该好事近了吧?”

“嗯,下月初六,黄家族老已经陆续进京了。”李舒白说。

“哈?这么快?”昭王与周子秦异口同声冲口而出,连语气都一模一样。

等看对方一眼,昭王又立即说道:“宫中的那些女官特别可恶!我府中的孺人生孩子的时候,她每天来叽叽喳喳说个不停,烦死了!”

周子秦凑上去说道:“黄家的族人也很麻烦!你还记不记得上次去蜀地的时候,知道你是夔王,那几个老头儿就凑上来不停叽叽喳喳,我都受不了!”

李舒白和黄梓瑕相视而笑,李舒白挽住黄梓瑕的手,笑道:“没什么,想要把天下最好的姑娘娶到手,自然什么都能承受。”

黄梓瑕不由得翻他一个白眼,在周子秦和昭王抽搐的神情下,悄悄凑到他耳边问:“你这样会吓到他们吧?”

“反正我们都要离开了,最后颠覆一下他们的印象,岂不是很好玩吗?”

黄梓瑕无语:“这么大了,才开始想着好玩。”

“是啊,因为我的人生,现在才刚刚开始。”他含笑看着她,轻声说,“在遇见你之后。”

黄梓瑕竟无言以对。

周子秦早已拼命拍着自己胳膊上疙瘩,喃喃自语:“不容易啊,不容易,二十四岁终于混上媳妇了,夔王都开心得这样了……这说出去谁信啊?”

人生的阴霾已经扫尽,他们的人生,自此一片明媚绚烂,就算李舒白有点喜悦过头的样子,似乎也不算坏事。

好歹,对着如今这张面容,总比对着以前那张铁硬死板的脸好——在离开昭王府回去的路上,黄梓瑕这样想。

李舒白骑着涤恶,黄梓瑕骑着那拂沙,周子秦骑着“小二”——没错,就是以前那匹“小瑕”,现在它改名了,而且居然迅速地适应了新名字。每次周子秦一进哪家店门叫“小二”,它便立即屁颠屁颠地从门外冲进来,还因此撞飞过人家好几扇门。

涤恶还是那么凶,唯有那拂沙能与它并排而行。周子秦骑在自觉落后的小二身上,问:“那个……滴翠现在,应该没事了吧?”

“放心吧,新帝登基大赦天下,而且当今圣上没兴趣替他已逝的姐姐操心这个,日日忙着打击鞠呢。”黄梓瑕说道。

“哦……”周子秦点着头,一脸若有所思,“那我这个成都总捕头,应该还有效吧?”

“这个自然,你可是先皇钦点的朝廷命官,”李舒白说着,想想又低声说,“你回去后,让你爹与范应锡早点撇清关系。”

“哎?”周子秦赶紧睁大眼睛。

“之前梓瑕在蜀地时,范氏父子已经民怨沸腾,但黄使君数年努力不但无法扳倒,反受其害,让他们借刀杀人的计谋得逞,连梓瑕也背上不白之冤亡命天涯。如今我替梓瑕一家出这口气。”

黄梓瑕在旁朝他点头,微微而笑。

一女多男辣文 第三章

“为、为什么?”

东方不落瞳孔慢慢散开,眼中的焦距再也无法成型,她

文学

缓缓地躺倒在了地上,无力地看着那她深爱着的男人,正居高临下用那冰冷的目光看着她。

他手中正端着一杯酒,那是她和那个男人的洞房合卺酒,就在方才,他将那杯酒亲自喂她服下,谁知服下那酒之后,她的生命开始快速地枯竭,那竟然是一杯见血封喉的毒酒。

东方不落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竟然会死在心爱的男人褚匈手中。

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她眼中剩下的还是不置信。

禇匈会杀她?

禇匈竟然会杀他?

他那青梅竹马的未婚夫,也是她今生最爱的男人竟然会杀她?

为什么!为什么!

他们明明这么相爱!

“呵——”禇匈笑着,依旧俊美无俦的面上,带着阴森的笑容,再也不复曾经的温暖和柔情。

从禇匈身后,走出一个笑语晏晏的绝色女子来。

毒性已经遍布了全身,眼前已经呈现一片青黑,浑身渐渐地被死亡的冰冷侵袭,东方不落看不清眼前的情景。

待她好不容易看清那女子的面容时,却又是一惊。

“不凡,你——”

那女子名东方不凡,正是与东方不落长得一模一样的双胞胎妹妹,此时,她顺势倒入了禇匈的怀中,把玩着怀中那俊美男人的长发,带着妖娆的笑意,向那垂死的东方不落道:“我亲爱的姐姐,你难道不知晓,匈爱的人一直都是我吗?”

就算东方不落再迟钝,也看清了所有一切,原来,他们……

那一瞬间,腥甜味道占据了她所有的味觉,她那饱满的唇角渗出了鲜红的血液。

她的目光艰难地挪向了禇匈,却看见他依旧是笑着,带着他风澜国皇帝独有的王者之气,却未曾言语。

倒是那东方不凡又说话了,低头,带着一个成功者的笑意对她道:“妹妹还要多谢姐姐,多谢姐姐这么多年来的努力,将夫君推上皇者之位。”

说罢,一双莲足落在她的手腕之上,使劲一碾,骨头碎裂的声音伴随着她微弱的痛苦呻吟。

回首往事,她恍然大悟,才知晓了所有一切现实,竟然是这般的残酷,手腕碎裂的痛楚遍布了全身,可是最疼的,还是她的心。

她竟然被自己心爱的男人和信任的妹妹害死!

为什么!

她不明白,她为他出生入死,将她视为至亲,可是现在,他和她竟然联合将她害死!

“我亲爱的姐姐,你知道吗,从小到大,我最大的梦想,就是将你狠狠地踩在脚下!”

另一手腕也被死死踩住,东方不凡是习武之身,脚下的力道惊人,将东方不落那纤弱的手腕又是瞬间碾碎,那绣花鞋脚面依旧缠绵在她手腕的碎骨之上。

“是你,夺取了本该属于我的宠爱,本该属于我的荣耀,你甚至还夺走我的容貌,我的爱人,你,该死万次!”

“我们出生的时候天降金华,寓意凤者降世,所有的人都说天命之凤是你,其实,是我!是我!”

“我才是那个出生不凡的人,享受万人敬仰的人,应该是我,是你夺走了本该属于我的荣耀!”

“姐姐,你放心地去吧,我会替你好好活下去的!”

东方不凡的声音带着惊人的怒气,将那隐忍了二十年的怒气全部爆发而出,脚下愈发地用力,直将脚下的东方不落的手腕碾成一堆血肉模糊碎骨,可惜现在的东方不落已经感觉不到疼了,她只感觉到遍体的悲凉和痛苦。

她用力抬头,看见她曾经爱着的男人,正搂着踩烂她手腕的妹妹,脸上带着事不关己的笑意,那笑中,带着别样的讽刺,讽刺她东方不落的幼稚和无知。

毒药已经遍布全身,她的舌头已经麻木得说不出话来,甚至连呼吸也成了困难。

今日本该是她和禇匈的大婚之日,一身风袍的她尤为美丽,他曾经许诺过,若是夺得了天下,她便是他的皇后,唯一的皇后!

而当她帮助他夺得天下之后,得到的竟然是这样的结果。

此时,似乎连那一袭凤袍都在嘲笑着她。

她的身体似乎已经和灵魂脱离了,身体静静地伏在东方不凡的脚下,但灵魂却愤怒地叫嚣着。

“我不甘心!我不甘心!”

“若有来世,我定要你等二人永堕地狱!”

可惜,她终将死去。

在意识还停留在身体之中的那最后几息,她所经历的人生,在她面前慢慢地重演着。

二十年前那一天,她出生了,那日府中天降金光,世人都言,此乃吉兆,寓意凤者降世,她东方不落便就是那个凤,她将成为不落的至尊。

但与她同时出生的,还有一个双胞胎妹妹东方不凡。

但所有人都忽略了她,将她东方不落当成那一个预言之中不落的至尊,为她取名东方不落。

她从小就是受尽了家中人的宠爱,最好的东西都是属于她的,而东方不凡,只能用她剩下的。

可是,她从来都当东方不凡是她的至亲,不管什么东西都和她分享。

两岁,按照规定,要进行潜力测试了。

在这个以武为尊的世界里,一个人的潜力是最重要的,两岁便可看出此人根基如何,是否适合修武。

一旦修武,便能得到强大的力量,甚至是毁天灭地。

但出人意料的是,她这预言中不落的至尊,全部筋脉竟然都是天生的淤堵,根本不可能修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