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乱合集第一部 第一章

迪恩-“乌鸦”-摩尔曼斯克,有两样东西,是这个前克哈军事情报局特工从不相信,一个是人,一个是尖端科技,只要任何技术带上“尖端”这两个字,迪恩都会躲的远远的从不使用,因为尖端意味着可能出错的几率很大,而他的职业是不允许出错的。

所以,虽然他装备最尖端的心灵屏蔽装置Mind-Shield,理论上让他可以屏蔽一定的幽灵的心灵感应能力,迪恩依然认为他自己还是有机会让莎拉-凯瑞甘接触到他的心灵的—是的,他不想屏蔽凯瑞甘的感知,反而想让凯瑞甘看到他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

迪恩-“乌鸦”-摩尔曼斯克,是一名双料间谍,他表面上是克哈军事情报局的人员,实际上却也为前联邦情报机关打工—那是一个庞大的谍报机关,仿佛一张巨大的蜘蛛网延伸开去,在联邦情报局大约十五万名雇员中,迪恩并不起眼,但是他依然是一名双料间谍。

这是一种致命的身份,所以在塔桑尼斯陷入一片混乱,整个联邦都陷落前的黑暗时刻,迪恩去了一趟联邦情报局总部,在一片混乱和人们无助的叫喊中,迪恩钻到了一位以前有过一面露水姻缘的女性同僚那里,威逼利诱的让这位同僚帮忙消除了他的实体档案,然后又在系统中消除了他的信息记录,将他从系统中彻底抹掉,消失了。

至少,迪恩是这么以为的,不过他并没有完全逃得掉,阿克图拉斯的渗透远远比他想的要深,创始家族的传人们侵蚀联邦的程度超过一般人的想象,可以一窥其全貌的一个人就是沃菲尔德将军—这位联邦军的大将都是明斯克的人,在任职期间不停的给明斯克提供各种情报。

一份以前迪恩的行动报告还存留了下来,沃菲尔德得到了这份大部分细节都被隐藏起来的行动报告,沃菲尔德立刻对这份可能包含着双料间谍的记录展开了调查,迪恩也一度落入调查的漩涡中,但是最终却因为证据不足和迪恩高超的演技无疾而终。

虽然暂时被释放,但是迪恩不认为那个多疑狡诈的阿克图拉斯真的就不怀疑他了,实际上,他坚定的认为阿克图拉斯-明斯克会采取一种宁可错杀也不放过的态度—让他参加并且率队执行这次任务或许就是最好的证明。

迪恩知道凯瑞甘做过什么,也知道自己做过什么,所以借用一次行动,将两个要除掉的目标都除掉那是再好不过了—他很清晰的认识到,他这次来很可能是回不去了,明斯克一定会让他和凯瑞甘都死在这里,只不过他还不知道明斯克会怎么做。

装甲内隐藏炸弹?队伍中隐藏着另外一名杀手?

不管怎么样,迪恩都知道他和凯瑞甘都处在九死一生的状况中,而他很想和凯瑞甘一起活下来—不过他也不能直接走上去拍拍幽灵女王的肩膀说【嘿,姐们儿,有人想杀了你,咱俩想这个办法呗】—面对一名幽灵,其实最好的办法就是在脑子里不停的想,但是被装上了最新型的Mind-Shield的迪恩并没有办法这么办。

他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他走着过场程序,一边将凯瑞甘接到船上,一边思考着下一步的行动,想着CRT小队中有谁可能是明斯克真正的杀手,想着明斯克可能的杀招在哪,就在他这么想的时候,忽然他发现凯瑞甘猛的捂住了头。

“上尉,怎么回事?!”迪恩赶紧走上去扶住了凯瑞甘,他的心一下子就沉了下去,能让一名训练有素的幽灵这样反应的事情一定不是什么好事。

“有一股…….灵能波………“凯瑞甘捂着她的头有点痛苦的嘟囔到,就在刚才,她感应到了一股诡异的灵能波从船上发出,那是一种尖锐灼热的信号,对上人的感觉,就好象有人用烧红的钻头钻她的头皮一样难受。

灵能波?

迪恩还在发懵的时候,所有人的头盔里忽然传来了驾驶员布兰登-奈丁格尔急迫的呼叫:

“这是你们的驾驶员在讲话,我们的雷达刚刚收到了非常不好的消息,周围有大量的虫子在高速接近,指挥部轨道扫描也传来消息,方圆几公里内的虫子差不多都冲过来了,咱们得赶紧撤了,都给老子坐下绑好安全带,我要起飞了!!!”

杂乱合集第一部 第二章

第779章原因

凌静雅知道楚林儿的性格,所以知道她只是不想和外人吃同一盘子的饭菜,尤其是一个男人。所以也没多想什么,拿起筷子不嫌弃和自己的哥哥吃着同一边的饭菜。

而江逆和楚林儿是吃着另外一边。

吃饱喝足,江逆开始说起主题。

那就是凌静雅明天离开的安排。

“嗯,我知道了……”

凌静雅点了下头,江逆的意思很简单,就是使用稻草人使用遁地的能力送他前往龙城。

听着两人的话题,凌明稍微愣了一下。

什么?

他打算送自己的妹妹前往龙城而且还是使用类似遁地能力的异能?

“江逆,你真打算送我妹妹回到龙城?”

“嗯,原本明天打算送静雅一人离开,可没有想到身为家人的你也来了。所以,我明天会安全护送你们离开。”

听到江逆那么说,凌明轻舒了一口气,“还好我没来晚,要是再晚来几天就见不到妹妹了。”

“江逆,谢谢你,愿意把我们送回龙城。”凌静雅缓缓说道。

但她的语气听不出是开心还是不开心。

对于江逆的能力,凌明虽然没有见过。

可是,听起来也不算说大话的样子。

可以一试。

要是能够如此顺利地把妹妹平安送回龙城,那自然是好的。

就算不行,他也可以亲手带妹妹离开。

凌明这段时间一直在苦寻妹妹并不知道龙城被丧尸严重包围的情况。

“对了那江逆,你不是说过龙城被数十万的丧尸包围吗,那…其实我也不用那么急的……大可等尸潮被消灭后我再过去……”

尸潮对于能够使用重武器的军方来说不是问题。

按照她的想法,现在龙城的尸潮已经被军方清理干净。

她之所以那么说,只是想要再留一短时间……

不过,江逆

显然不会给她留下来的机会。

“不用担心,交给我就好,我有清理丧尸的手段。”

“哪怕是几十万丧尸?”

“对。”江逆点

文学

头。

就这样凌静雅没有了留下来的借口。

而凌明作为吃瓜群众,自然也从两人的对话中明白了什么。

江逆这个小子狠不得赶快把自己的妹妹送走?

对他来说,自己的妹妹是一个的麻烦?

难得地见到嫌弃自己妹妹的男性,他也不知道是该欣慰还是不爽……

要知道,她在末世前的追求者很多,数不胜数。

甚至有些想要骚扰自己妹妹的富家子弟都被他狠狠地教训了一顿……

可如今,从江逆的态度中了解到自己一向很受欢迎的妹妹,居然有人迫不得让她快点离开……

这让凌明感到非常的不真实……

明明自己的妹妹那么漂亮,可是这个男人江逆,居然没有一点意思?

……

饭桌上,凌静雅有一句没一句地说江逆聊天,而江逆只是应付式地的回答。

如果这是别人,那么一定被凌明狠狠揍上一顿。

可是,这是他妹妹的救命恩人,是他把她从地狱救出。

眼看自己妹妹处处吃瘪,他也不好说话……

而凌静雅倒是没有觉得有什么。

毕竟她已经习惯了江逆的应付式回答。

……

晚饭结束。

凌明走在楼道上,越想越不对劲。

世界都变成了这样,为什么还有那么新鲜的蔬菜和各种肉类。

周边也没有什么种植蔬菜和养植家禽鱼类的地方啊。

他想不明白桌上上的美味是怎么得来的。

疑惑之下,只能向心不在焉的凌静雅寻求答应。

凌静雅的答复很简单。

“你就当成是异能就好了,多了我也不知道。”凌静雅淡然说。

妹妹的心情不好,他也不敢多问什么……

凌明只是点了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

……

江逆牵着楚林儿的手上楼。

杂乱合集第一部 第三章

七玄大陆。

凌空而立的严理将目光投向了远方的小城。

被无数规则加成的强力鹰眼术穿过了重重障碍,清清楚楚地看到那里的集市熙熙攘攘,更有夕阳下的万家烟火升起,好一派宁静祥和的景象。

严理心中涌不起半点波澜,他的脸上也没有半点表情,无边的冷漠仿佛从骨子里渗透出来,让他和周围的环境隔绝了起来,其中散逸出来的规则碎片,让每一棵小草都不由自主地向外弯折了过去,作出努力地想要逃离的姿态。

这是圣者的威能,已经触摸到规则本源的他在这个世界已经无所不能。

大陆的命运由主宰者们掌控,而他,掌控着一切主宰者们的命运。

此刻,在这一片的沉寂中,他微微扬起了手,认真地看了看这令无数人畏惧的手掌,每一丝纹路其实和别人没什么太大的区别。

特别是和他的儿子,肉肉的掌纹走向都是那么一致。

想到这里,他的脸上竟露出了奇异而温情的笑容,向内的手掌也翻转了过来,一丝一缕的规则如同实质的白气,从指间跳跃到周遭,仿佛他儿子一样的顽皮。

“不要……!”

凄凉恍急的女声其实极远,超凡的速度更是带着声音被撕破的爆裂,然而严理只是苦笑了一声,庞大的规则就此从手中脱离,化为一片巨网,向城市包围了过去。

禁咒——灵魂熔炉!

没有惊天动地的声响,没有光彩炫目的颜色,就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那满是人间烟火气的城市沉寂了下来,如同他的周围,连虫鸣声也不再响起。

整个城市所有的一切都就此戛然而止。

灵魂熔炉,融化的是灵魂,一切的生命无论美丑善恶睿智愚笨,在此刻重新回归最细微的碎片,连重组的机会都不会再有。

整个城市完好无损,如果没有人也能算是城市的话。

“良子,他们现在一样了!”

严理望着满身红衣的来人,一口鲜血就此喷了出来,半鬓的头发枯黄,星星点点沾染了丝缕的红色。

暗红的颜色,这是生命凋零的气息,就像他的儿子,就在这座城市。

没有半点阴谋的味道,睿智如他,也只能查出那是一场意外。

一场所有人都期待着的意外。

“严,算了吧。”满身红衣的良子扶起了他,不再年轻的额头上同样因为极度的疲惫伤心带上了深深的沟壑,她心疼地看着眼前的人,低声道,“没有人希望再有一个你存在,这是我们一开始就知道的结果。”

说完这句,他们一起看了看不再有半点生机的城市,在落日的余晖中,世间最强大的两人仓皇前行,只是再也没有了方向。

……

“报!”

一声刺耳的吼叫声从大营前划过一条声线,带着急切的回响的脚步冲到了中军帐前。

如同奔马般的人形生生就此刹了下来,哪怕他脸上惶急的神色怎么也遮掩不住,却也不得不耐心的等待帐门的掀起。

这是无敌大将军黎言的军帐,帝国里无人不知,在这个细柳军营里,即使是陛下亲至,也一样要按照军规行事。

好在营帐里的将士也不托大,厚厚的牛皮帐门很快被从里面揭开,一只毛茸茸的手伸了出来。

传令兵连忙将手中沾满了血迹的奏报递了上去,同时跨上了半步,急切地说道:“宛营被袭,西门校尉已然殉营,王都尉正占着半边残城死守待援……”

可惜他的话还没有说完,那只毛茸茸的手已经放下了帐幕,将他剩下的话隔在了外面,除了那一封西门校尉的绝命书,其余半点东西都传不到大将军的耳朵里。

不过这似乎也就够了。

传递完消息的勇士忽然不知道接下来该做些什么,伸出去的手想要往回抓点什么也没什么回应,精神上的松懈几乎让他要就此躺下,然而没等他转过神来,那只毛茸茸的大手又伸了出来,把他一把扔到了一匹马上。

“这是干什么?”他努力挣扎了一下,发现根本没有人约束着自己,而马的周围,一匹匹黑色的战骑缓缓从营中走出,逐渐汇聚在一面血色的战旗之下。

黑甲血旗!

这个涌动在每一个战士热血中的词语就这样生生的出现在了他的面前,然后他也不知道怎地,胯下的战马已经随着这军阵驰了出去,带起了一片萧杀之气。

血骑一出,寸草无存。

战斗还没有开始,就已经没有了任何悬念。

攻袭宛营的那个部族也许仅仅是想立威,也许仅仅为了储备一点过冬的草料,又或者就是蛮性

文学

发作,想要在草原上即将进行的那慕达大会获得更高的位置,只是现在他们已经完全不用再思考这个问题了。

没有人能在血骑的进攻中存活下来,无敌大将军黎言的“无敌”两字,从来不是自封的。

血债必以百倍偿之!

送信勇士的心中满是热血,振奋了精神,控住胯下的战马,向着如血残阳的方向,努力跟上前面一片的血骑。

只是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他心中的大将军,此刻的掌中,亦满是鲜血!

生生用手指抠出来的鲜血。

那千辛万苦传递进来的奏报,不过被随手扔在了营帐的一角,在黎言手中的白绢,则已被鲜血染透。

那墨色的娟秀字迹,也因此带上了一丝狰狞。

“大将军!”毛茸大手单膝跪下,嘴角都已经溢出了血迹,右手紧紧握拳,沉声说道,“起兵吧!”

“大将军,起兵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