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mega肉做哭打开生殖腔bl 第一章

商场上从来都是尔虞我诈相互博弈的,因此当海利尔怀疑周铭的时候,周铭也同样怀疑过他们。

从贝托城堡出来,周铭就问凯特琳她对梅塞德和海利尔的态度有什么看法,他们究竟是真心在给自己解释软件方面的问题,还是他们其实也在做局。

凯特琳告诉周铭这个问题并不重要,不管梅塞德和海利尔究竟是在做局还是发自真心,但他们告诉周铭关于软件的事情却是真的。

“而且周铭你也不会因为他们告诉你软件的事情,你就会选择只跟他们合作不是吗?”凯特琳还说。

的确如此,资本的逻辑是永远不能把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周铭当然也是如此。

对于梅塞德和海利尔他们告知了自己关于软件的事情,周铭确实很感谢,但这并不意味着自己就要把宝都押在德国人这边,那万一德国人也藏了一手呢?

跟资本讲良心那是不存在的,但凡讲良心的资本也做不到梅塞德和海利尔他们这个地步。

因此周铭现在最好就是拉上美国人和德国人一起,让他们自己相互制衡去。

当然不是说他们一起就万事大吉了,而是这个情况下,一旦出现问题,自己可转圜的余地要大得多。

“看来我们接下来要考虑的问题,更多的还是如何分配他们的订单了。”周铭说。

这确实是需要思考的,毕竟美国人这边三番五次的给自己找事,不管是从个人观感上还是从商业公平和信誉上,都不可能平均分配,而是要更侧重德国人这边,可究竟偏重多少,又如何偏重,同时在明面上又如何向美国人和德国人交代,都是需要讨论的问题。

最后在和梁天李华还有其他机械厂老总商量以后,最终决定开出二十八台通用型数控机床,以及五台专用订购的数控机床的订单。

这和周铭最初的预估差不多,毕竟对于大多数机械厂来说,通用型的数控机床的实用价值明显要更高,而且通用型号的机床也能更快的拿到手,甚至可能还有现.货,相反那些订购的机床,只有临楚机械这样的大厂,还有几个央企有特殊需要,因此哪怕等上一段时间也值得。

而这也是周铭想要的结果,首先28台机床又急着要,不管德国汉诺威还是美国哈维,他们都没办法吃下这个单子,那么结果就顺理成章的分给对方了。

为了更好的说服对方,周铭凯特琳还和梁天李华他们商量了几种分配方案。

后来事实证明周铭这并不是多此一举,因为当第二天周铭提出将订单拆分分配的时候,不管梅塞德海利尔还是埃尔斯金这边,都表示明确反对,认为周铭明明都答应了他,现在这样变卦,是很没有商业信誉的事。

梅塞德也十分认真的说:“商业并不是分发救济,不需要搞什么平均分配,周铭先生你现在这样的做法是非常恶劣的!”

埃尔斯金更加直接,他斥责周铭是在玩弄权术手段。

周铭对他们的反对并不奇怪,不管是从利益还是从主动权来看,赢家通吃都是对他们最有利的,他们一直以来也都是奉行这个理念的。

甚至埃尔斯金也说对了,自己就是用手段在玩平衡,不过这能怪自己吗?

当然想法是这么个想法,可说起来大家还是要照顾到场面的。

“两位不要着急,你们也听我说,你们应该知道我这边有十多家工厂需要大量的数控机床,而且都是高精尖的数控机床,一下就是33台之多,甚至其中还有五台是专用订购的!”周铭看着他们,“这个订单,我们很快就要,你们告诉我,谁可以独自承担下来?”

面对周铭这么问,不管梅塞德还是埃尔斯金,他们都不说话了,因为他们都明白做一台机床所需要的工艺有多复杂,所需要的时间也很长,因此他们还真吃不下这个订单。

“所以不是我非要这么做,而是这么做就是最合理的!”周铭强调。

见梅塞德海利尔和埃尔斯金没再明确反对,周铭于是拿出早就准备好的方案摆在他们面前。

“这是我和十几位厂长商量以后,在分析了他们厂里的其他配套设施,以及相关需求以后拿出的方案,首先五台订购的专用型数控机床都在汉诺威这里,至于剩下的33台通用型机床,则是采取了19和14的分配方法,同样是汉诺威机床这边的数量更多。”

面对周铭拿出的方

文学

案,海利尔和埃尔斯金他们双方再一次同时表示了反对。

他们都认为这种分配方案对自己不公平,埃尔斯金表示德国人本来就接收了五台专用型数控机床,就不应该再把通用机床多数分给他们。

omega肉做哭打开生殖腔bl 第二章

@@推书章3

起点新书《灵气复苏的小人物》,划在玄幻分类,是诸天文,最初的灵气复苏、万界相通和穿越其他世界的文,还望多多支持

(本章完)

@@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omega肉做哭打开生殖腔bl 第三章

北境蜿蜒长城,每隔数十丈有烽燧台座熊熊燃烧,连绵成一条炽烈明亮的火龙龙脊。

北境长城的对面,是浩荡的星辰大海。

月坠于海。

潮水起伏,沙粒被冲刷出簌簌哑音,年轻人推着轮椅,缓步走在倒悬海的海岸线旁。

“就在这停下吧。”

轮椅上的男人摘下束额发带,搁置在膝前。

沉渊的长发被海风吹动,如飘摇的火星,他远眺北方大海,漆黑的瞳仁中也燃着璀璨的火光。

北方巨海中的那边,有一座广袤更胜大隋的天地。

宁奕双手轻轻搭在轮椅椅背之上。

他即将入山闭关。

不出意料,再与师兄相见,要很长一段时日了。

“倒悬海拦住了大隋北伐,也拦住了妖族南下。”沉渊君轻声道:“否则妖族天下的那两尊皇帝,必定在彼此开战之前,先联手合击,横扫北境长城。”

他问道:“北妖域和东妖域的战争……近况如何?”

“妖圣级别的大修行者尚未出面。”宁奕道:“龙皇白帝各有心思,知道这场战争意味着什么……两位皇帝如果碰面了,胜负也就分出来了。这两位,都想坐在天下最高的位置,彼此眼中都容不下对方,打一场是避免不了的。灞都城的坠落,只不过是战争的引子而已。”

“师兄。”

宁奕顿了顿,道:“如果没有猜错,北妖域龙皇并不想与白亘直接交手。”

沉渊君坐于星辰大海之前,独对潮起潮落。

他笑了笑,道:“龙皇想要栽培火凤,灞都城坠落了,没有关系……这座皇城的核心战力全都纳于北妖域麾下,只要火凤能够参悟生死道果,成为妖族天下的第三位皇帝,那么这场战争,就是北妖域胜利了。”

“不错。”

宁奕轻叹道:“所以龙皇连一丝一毫的机会都不想给白亘。他麾下的玄螭大圣,也深谙其意,根本不与金乌碰面,二人在云海禁区联手一次之后,便互相牵扯,互相制衡……北方的战争,如果要耗起来,时日可就久了。”

龙皇与白帝缠斗多年。

北妖域执意守御,白帝根本无可奈何……而龙皇做出庇护灞都城弟子的选择之时,便已经想好了这一局棋该怎么走。

既然灞都与芥子山的仇怨,已无法化解。

那他这位北妖域主人,也不必与白亘拼生死,分胜负……只要火凤成为新皇,灞都门下弟子挨个突破成为妖圣,北方天下的战争,便有了结果。

“师父说过,北妖域的瘸子皇帝……总是喜欢当幕后的垂钓人。”沉渊君淡淡笑了,“利用灞都的怒火,来压制白亘,坐拥渔翁之利,的确是他能做出来的事情。只不过我了解火凤……他不是那么轻易就会被怒火冲昏头脑的人物。”

“百年前火凤无敌妖族天下之后,便闭关破境……”宁奕也笑了,道:“如果没有记错,师兄不过与火凤见面一次,交手一次而已。”

“见面一次,交手一次,足矣。”沉渊君道:“我与他虽是敌对,但颇为相惜。我有预感……若真有北伐那一日,我与火凤,还会再交手的。”

“更何况。”

师兄语气有些凝滞,无人看见的神色中有些难言的惆怅,他握了握手掌,呢喃笑道:“生死道果……哪有那么好参悟?”

龙皇要替火凤拦下芥子山的劫,直到其参悟生死道果,成为第三位皇帝。

可妖族天下,这数千年来,又有几人,成功悟出道果?

玄螭大圣和金乌大圣,到如今快要身死道消,也不过是涅槃圆满……距离参透生死,仍差一线。

这一线,便是天堑。

“生死道果……”

宁奕也忍不住轻轻念了这四个字。

这近乎于梦幻空花的境界,本该与“不朽”二字一样,远在天边,几时变成了……近在眼前的东西?

“我有些好奇,在烈潮那一日……徐藏所递出的那一剑,抵达了什么境界?”

宁奕问道:“那一剑,直接重伤了即将登神的太宗皇帝,如果不是承载剑意的细雪破碎……或许他就成功了。”

沉渊君的神色陷入了追忆之中。

“藏师弟的那一剑啊……”

潮起潮落,碧波抖出粼粼碎浪。

大师兄笑道:“那是集天时,地利,人和,赌上了性命,因果,生死的一剑……时至如今,我再也没有见过比藏师弟更快的剑。我只知道,在参透生死道果之前,我绝对无法递出那样决绝而又坚韧的一剑。”

宁奕心神一震。

“与灰界,我和白亘打了一架。”

沉渊说出了这段禁忌之战,无人知晓的细节。

“可以确定的是,白亘陷入了修行上的瓶颈,处于某个混乱而又癫狂的状态……战力下跌了一个大层次。即便如此,我和紫山山主二人,依旧不是对手。”沉渊低眉道:“踏入那个禁忌境界之后,距离不朽……便真的只差最后一丝了。师尊是那个境界的人,太宗皇帝也是。想我和楚绡山主,二人拼尽性命,也不过摘下白亘的一片眉心鳞……藏师弟修行短短数十载,便可以做到剑杀太宗,这一剑,已经超越了涅槃圆满的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