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吃饭连在巨大一起 第一章

北洋蜜桔?这四个字出来,周凡却是有些回过味来了,自己不就在北洋县嘛,难怪在来之前,周凡就觉的北洋县这个名字有些耳熟,只是一时没有想起来而已。追莽荒纪,还得上眼快。.

相比较北洋县这个南方的小县城,其实北洋蜜桔在国内的名气反而更大一些,就好像上辈子的时候,周凡对于北洋县并没有多大的认识,但是吃过一次北洋蜜桔之后,周凡却是有些回过味来呢,北洋蜜桔的名字也留在了周凡的记忆里。

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古时很多人认为橘和枳是一样的品种,只是因为气候这些因素,才会产生巨大的区别,但其实橘和枳却是完全不同类型的植物,但是从这句话里,无疑也表露出一个信息,那就是橘子却是更加适合在淮南以南生长,北方显然是不适合种橘子的。

当然随着科技的发展,北方却也不是不能培育出橘子来,不过周凡第一次尝到北洋蜜桔的时候,显然也被这桔子的味道给深深的吸引了,甜中略带一丝酸味,却是让越吃越放不下。

只是周凡之后几次在超市购买的北洋蜜桔,滋味却是不如第一次,也不知道是不是第一次尝的新鲜,直到后来,周凡才知道,这所谓的北洋蜜桔,虽然涵括了整个北洋县,但是真正能够称得上北洋蜜桔的却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

在气候相似的情况下,土壤却是成了北洋蜜桔的重要生长条件之一,位于北洋县北面的几个乡镇的土壤姓质都是属于沙地,也只有在这样的土壤条件下生长出来的桔子,才真正能够称得上是北洋蜜桔,个中滋味也只有尝过才知道。

相比较整个北洋县的蜜桔产量,真正的北洋蜜桔却只是占据了极小的一部分,也只有懂行的人才知道,只有这极少的一部分才是真正朗朗上口滋味无穷的北洋蜜桔,至于平时摆在外面销售的,大多数却都是借着北洋蜜桔的名号的普通桔子而已。

埠头乡不就位于北洋县的北面嘛,刚才周凡这一路走来,就看到路边种了不少的桔子,只是周凡一时间没有想到这一茬而已,真要说起来,北洋蜜桔的名头还要几年之后才真正打开来,这虽然和当地政斧没有重视农业生产有很大的关系,但是周凡却是琢磨着,可是因为北面几个乡镇的交通原因,这才让真正的北洋蜜桔蒙尘许久吧。

想到这里,周凡的心思里却是在琢磨是不是能够将北洋蜜桔提前推出去,想来对于真正的北洋蜜桔,凭借其口感和味道,应该能够获得大多数人的青睐吧,只要北洋蜜桔的品牌打开来,想来却是能够带动埠头乡脱离眼前贫困的局面吧,就算不能发家致富,最起码村民们的曰子也能好过一些。

只是想起埠头乡的交通情况,周凡却是一阵头疼,虽然周边的几个乡镇的交通情况比埠头乡稍微好一点,但其实的差距却并不是很大,想要在这个时间将北洋蜜桔推出去,这中间的难度却是极大。

看来交通问题不解决,想要求发展却是不太可能的,只是北洋县的财政状况实在是有些糟糕,想要解决乡镇道路建设却是还需要一些时间。

周凡不是没有考虑过通过自己的关系,从中央或者是省里拿下一笔专款,但是现在的时机显然并不合适,如果是由县委出面还说的过去,如果是周凡一个人提议这样搞,难免就张扬了一些,想到这里,周凡也是一阵头疼。

坐在吃饭连在巨大一起 第二章

第978章直线下坠

柯俊飞听见陈威这一记呼喊之后,连忙应了一声。

然后,他也抬头向下方望去。既然到了这个节骨眼上,也没有什么可犹豫的。

他大喝一声,亦是为自己的下跳,壮了胆量。

只见到,他双手紧紧地握住了长矛尖锐端口,瞪大了眼睛,从下方滑落而下。

其身后方向,顿时传来了机械猴子的追击声,“别跑,你们跑不掉的。”

柯俊飞顺及

文学

那长矛向下滑动,尤其是当他身临半空,居高临下眺望时,整个人处于了一种极度恐惧的状态。

这个时候站定的角度,可以俯瞰整个下方,这样高的高度滑落下去,没能抓住玻窗边缘时,那将是无尽的深渊。

不过好在,这般恐怖刺激的场景,也只是维持了不到一分钟时间。

当他滑落下了两层楼时,从房屋里面伸出了一只手,快速地将他的手臂紧紧抓住,紧接着便是猛力一拽。

这一道力量,来势凶猛,几乎没有任何的阻拦,柯俊飞随同整个身子,一下子就进入了玻窗里面。

紧接着,也听见了从上方位置,传出来的嘭一声。

原来是上面的长矛尖端部位,在柯俊飞顺势落下的空隙里,反势一跳,脱离了上面的栓连部位。

直接下落而来,像是击中在了下面楼层的玻窗上。

陈威轻拍了一下柯俊飞的肩膀,抬头看了一眼他的额头。

不得不说,在柯俊飞的额头上,生出了大量的汗珠。

可想而知,他在刚才的下坠过程中,心里是何等的恐惧不安。

他在感受到了陈威的拉扯之力时,条件反射地瞪大了眼睛,眼神由之前的惊慌,稍下后才变得淡定自如。

陈威道,“没事了,你已经平稳地降落在此。没有大碍。”

柯俊飞也忍不住抬起右手,擦拭了一下额头。

然后,他顺及前方视线,注意到了长矛的前端。

长矛是三根拼凑在一起,顺及前方的转弯拼接处,前面的长矛看不见端口。

陈威也看了过来,一脸微笑的表情道,“看见了吗?我说过,但凡是我努力设计而出的长矛,保证没有多大的问题。这第一次比较的顺利,那么接下来的几次,也不会有太大的问题。”

柯俊飞“嗯”了一声,然后,他转头向身后方向看了过来。

只见到,这背后方向,是一片空旷的楼层,没有什么特别的物品。

倒是在楼层上,咚咚咚地响起了脚步声,不用想,应该是楼上的机械战士们,赶紧一路追击过来了。

“好了,你也听见了。这楼层上面,还响起了脚步声。我马上又要下楼而去,你也要做好准备。”

说完这话,陈威才不管柯俊飞的休息状态呢。

他上前来,将前面的长矛倒挂而来,又如刚才那样的举动,直接挂在了窗户边上的栓把之上。

然后,他单手握住了长矛的前端,故技重施,又快速地跳跃而下。

柯俊飞有了上一次的经历之后,对眼前的跳跃过程,也算是心

文学

里有底。

时间紧迫,要说专门的调整,还不到时候。

陈威从下面楼层中,又喊了一声,算是告诉柯俊飞,他顺利下楼,该轮到他了。

柯俊飞“嗯”了一声后,也紧随其后。

就这般,陈威与柯俊飞两人,相继从该楼层位置,快捷地跳跃而下。

坐在吃饭连在巨大一起 第三章

宁离在客厅足足喝了一个小时的茶。

她一边喝茶,一边时不时的抬头看上面。

她当然知道我们在做什么。

她的脸,不由得红了。

等了很久之后,终于,我和高颖下楼来了。

宁离听到脚步声,赶紧起身,恭恭敬敬的站好了。

我领着高颖来到客厅,看了她一眼。

宁离随即跪下了,“主人!我来了!”

我点点头,“起来吧。”

“谢主人!”宁离站起来,轻轻出了口气,红着脸,小心翼翼的看了我一眼,赶紧低下了头。

她还是个姑娘。

她不好意思了。

我也脸一热,清清嗓子,给她们介绍,“这位是高小姐。”

宁离赶紧抱拳,“高小姐,我是宁离!”

高颖脸也很红,点点头,“宁小姐你好,请坐吧。”

“谢谢高小姐!”

宁离说完,却并没坐下。

我不坐,她是不敢坐的。

我领着高颖坐下,吩咐她,“坐吧。”

“谢主人!”,她这才侧着身子坐下了。

袁阿姨给我们送来了三杯新茶,把宁离那杯端走了。

我喝了口茶,放下杯子,接着对高颖说,“宁离是南粤宁家的家主,从现在开始,南粤宁家会守护你和我们的孩子以及我们的子孙。像苏静那样的事,不会再发生了。”

高颖一怔,看了看宁离。

宁离站起来一抱拳,“南粤宁家奉主人之命,世代守护您和您的子孙。请高小姐放心,我们必将忠于使命,恪尽职守,从此以后,绝不会让您和您的子孙再有任何闪失!”

高颖站起来,有点不知所措,“这……”

她看看我,“吴峥,有这个必要么?”

我站起来,拉住她的手,认真的看着她,“有!”

“苏家已经不在了,不会有人再害我了”,高颖说,“没必要让宁家世代守护我们,真的没必要……”

我平静的一笑,“这件事听我的,就这么定了!”

她轻轻出了口气,看了看宁离。火热电子书www.huoretxt.com

宁离一抱拳。

她没再说什么,默默的点了点头。

我笑了笑,看看宁离,“高小姐的安全,就交给你们了。你们不要干扰她的生活,暗中保护她就好。除了妖魔之外,任何对她有非分之想或者想危害她的人,都由你来处理!”

“请主人放心”,宁离一抱拳,“无论是妖魔还是人,胆敢伤害高小姐,我宁家一律格杀勿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