挺岳双腿之间 第一章

“那个陆遥的围脖小号被扒出来啦嘿嘿嘿哈哈哈哈哈!!!”

这两天所有八卦爱好者都在分享这一消息。屁点大的事被传得疯疯癫癫,引得路人尽围观。

人气上升中的演员陆遥,性浪围脖官方大号@演员陆遥V,一本正经公事公办偶尔装逼;小号@不知马力苏,其博文的字里行间,一个花痴迷妹追星狗女神经的形象跃然而上。

公众哗然:没想到陆遥居然是这样的girl!我当你是会作会炒有手段迷人眼的小妖精,没想到隐藏在马甲下的居然是个放纵不羁爱自由的灵魂!!

在@不知马力苏的围脖页面中,早期大多数博文都围绕着“王彦祖”打转,后来的博文又经常性点评各个知名或不知名的新人网红小鲜肉。

其实这个小号已经很久没更新过了,最后的一条围脖底下最开始只有一个网友在孤独寂寞地给她留言:

@王彦祖带我买婚戒:老苏老苏!!王彦祖又要去S国宣传啦!!我马上灰过去找他买婚戒你缩吼不吼啊!!!

@王彦祖我们婚期啥时定:苏苏苏苏!!!你!人!呢!!私信也不回!你也要抛弃我和彦祖了吗!!

@王彦祖蜜月带我去太空:苏苏苏苏苏!!酷爱粗现粗现粗现!!彦祖贴扒目前已被我和小姊妹控场辣!!!

@王彦祖我们孩子几岁了:苏苏苏苏苏!!!你快回来啊我一个人承受不来!!我和彦祖的孩子都会打酱油了啊啊啊!!!

后来账号主人身份被扒出来,底下的留言评论一下子热闹了起来:

@吃瓜路人甲: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一个陆遥[doge]

@吃瓜路人乙:说!!陆遥你是不是在某屎红色论坛专楼里和我对掐过吴鲜肉颜值的那个人!!

@吃瓜路人丙:她这个同款破包我看陆遥大号上也晒过的哈哈哈哈哈

@吃瓜路人丁:居然还去给王彦祖一条条留言表白[doge]啊,好变态。不过我喜欢[doge][害羞]

@吃瓜路人戊:方总已经哭晕在厕所

……

事件的正主,陆遥本人已经掩面扶额不敢再上那个账号多看一眼,也不舍得删掉多年来的围脖内容。

纠结之下,她还是忍不住偶尔偷偷登陆小号悄悄窥屏留言。

而最早陆遥的这个小号马甲却是方行舟给爆出来的。

那一天,安静如鸡许久没发消息的@方行舟V突然来了一条:

“@方行舟V:@演员陆遥V陆小姐,有空追星不如好好工作。ps我有不少与他的私人合影,你要不要看:)//@不知马力苏:今天我也整理了下现在家里他的写真集,港真对比以前彦祖真的发福了!但是还是辣么帅!”

对,方行舟突然闲得X疼转发了一条@不知马力苏一两年前的围脖。

陆遥不理不睬,虽然心里已经惊涛骇浪。

方行舟不屈不挠:

“@方行舟V:@演员陆遥V陆小姐,你都没对我说过你爱我。//@不知马力苏:彦祖彦祖看我看我我爱你爱你爱你!抽奖抽我抽我!!”

幽怨的气息隔着屏幕都能嗅到,陆遥继续装死。

终于有一天,方行舟放大招了。

“@演员陆遥V@不知马力苏陆遥小姐,请问你刮蹭了我的车准备怎么负责?”

底下三张配图,一张照片上车头被刮蹭了一点外漆的招摇拉风跑车;一张照片上是张明码标价的理赔单;最后的照片上,则是一张写了留言及电话的便签条,还细心地给电话号码中段打了码,赫然是陆遥当初在绿冠酒店停车场贴在那辆跑车上的便签纸。

陆遥觉得她装无视装不下去了。

其实自陆遥拍完在岛国的外景之后又马不停蹄地跟随剧组去了犹罗巴大陆继续拍摄。结束《宛若流光》的工作,再之后又是各地宣传综艺通告拍戏,每天行程都很满。而方行舟也不是时时刻刻都有空闲,以至于几个月后他们见面的次数依旧屈指可数。

因此方行舟痛定思痛许久,还是忍不住了,把她围脖翻来翻去使用了那个杀敌八百自损一千的办法。

才不是想要假装他和她关系亲密。

陆遥看到那条车辆赔偿的围脖时正在《尚风》杂志的封面拍摄休息期间。

《尚风》五月号的封面本来轮不到陆遥这种咖位的艺人来上,只不过原本预定要拍封面的周大女星忽然由于档期调不过来,把封面的位置让了出来。就在其他女星公司为了一个时尚封面资源撕得不可开交时,《尚风》主编李莹芝思维一跳转,几通电话后便大气地一拍桌板:就决定是陆遥了!

于是陆遥现在就在器材服装满地的摄影棚里,拍摄即将被刊登的她最高大上的一次封面照。她还没来得及感叹今非昔比,当年她拍摄山寨小杂志封面和如今国际时尚杂志封面的种种对比,便刷到了方行舟的发的新围脖。

闲着的摄影化妆助理们显然也刷到了,看向陆遥的眼神又变了一变。

陆遥皱着眉有些心疼给方行舟去了一条微信:“说吧,要赔多少钱?”

心疼归心疼,但是她也不是赔不起了。她陆遥现在也是有点小钱钱的人了!

方行舟自去年八月岛国行之后就破天荒地总是在微信上对陆遥进行无意义的嘘寒问暖。

嘘寒问暖,不如打笔巨款。切。

此时陆遥没过多久就收到了他的回复,却是个不相干的内容:“你心爱的王彦祖今天下午有粉丝见面会?”

……

挺岳双腿之间 第二章

@@

今天本来发新书。

上午十点发书,下午还没审核,正好看到有征文。

想着反正还没审核可以删掉,重发还能选下征文。

然后,就删了。

结果,书就没了,连存稿一起没了。没了。。没了。。。

我电脑里没有存档啊,就只存在作家助手草稿箱里,全没了!

我的心……嘎嘣碎!!

大哭!趁夜重写,明早前能把两万字重写回来吗?@@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挺岳双腿之间 第三

文学

乔五一脸无语的望着瑟瑟,这丫头是故意的吧。

屋子里新郎开始到处找,翻箱倒柜,就是找不到。

瑟瑟笑眯眯的说道:“好了,好了,吉时到了,快给红包吧,给了就把新娘子抱走。”

乔五无奈,只得望向一侧的厉景渊,示意他赶紧掏红包吧幸好他今天聪明,多包了很多红包,每个伴郎的口袋里都塞了,要不然还真不够这些家伙闹的。

只是厉景渊没来得及掏红包,喜房一角,一道小小的声音响起来:“爸爸,鞋子在哪儿呢。”

小花开口解救了乔五。

一侧的月牙一听小花的话,立马高兴的跳到衣橱前叫道:“爸爸,爸爸,小姨把妈妈的鞋给藏到这个上面了。”

瑟瑟抬手拍脑门儿笑道:“我们这边出了小叛徒了。”

她说完就去挠月牙,月牙赶紧指着小花道:“姐姐先说的。”

瑟瑟又去挠小花,屋子里闹成一团,伴郎已找到了宋眠的鞋子,乔五取了鞋子过来,单膝跪地替宋眠穿起了鞋子。

等到替宋眠穿好了鞋子后,他俯身抱起了宋眠,一路往外走去,后面花童随行,伴郎伴郎也随后一路往烟花台方向走去。

浩浩荡荡的一众人一路往云烟台走去,落在后面的瑟瑟看到了前面男伴郎中的盛世明

文学

,问沈安安道:“你和盛世明什么时候结婚。”

之前两个人闹起了分手,后来听说盛世明一直追着沈安安,沈安安才又接受了他。

沈安安望着前面的人,轻轻的笑了:“快了,他们家已经同意了。”

虽然中间有挫折,嫁给他也未必真的称心如意,但为了他,她还是愿意接受那些不完美。

瑟瑟听了沈安安的话,伸手握住她的手:“恭喜你,等你结婚了,记得给我发请贴”

“那肯定啊,不请任何人也是要请你的,你记得准备大红包”

“那肯定。”

两个人笑了起来,一众人一路到了云烟台的婚礼现场。

云烟台这边,人山人海,众人齐齐的望着那迎面走来的一对壁人,乔五对宋眠的深情,有眼的人都看得出来,个个羡慕宋眠。

人生赢家,大概就是这个样子了,有深爱的男人,有可爱的女儿,男人恨不得把她宠上天。

这时候的宋家人也都满意了,宋滔牵着女儿的手,尊重其事的把女儿的手放进了乔五的手里。

“以后我把眠眠交给你了,你要爱她护她惜她。”

“爸爸放心吧,我会爱她一辈子的。”

乔五牵着宋眠的手走上了婚礼台,主持人开始问两个人的恋爱经过,乔五侃侃而谈,台下传来一阵一阵的笑声。

瑟瑟笑望着前面的两个人,姐姐因为身边的男人,再也不那么高冷,显得柔软起来,这样真的挺好的。

瑟瑟一边看一边笑,掉头的时候,无意间看到了陆家的人,这一次陆家人也都出现了。

虽然陆靖替宋眠挡了枪死了,但陆家人也知道这一切都是陆靖自己造成的,并不怪乔家人和宋家人。

不过瑟瑟听说过,陆家好像把蒋沁接了回去,听说蒋沁的孩子已经六七个月了,而且是个男胎,这对于陆家来说,也是一个指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