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在里面一整天 第一章

龙山海拔三万六千米,龙形虎踞地盘踞在万里苍茫大地之上,犹如一头荒古庞大的巨龙静静地匍匐在地面上陷入到沉眠当中,大气磅礴古老,连绵不绝的山脉宛若巨大的龙骨,巨大的山峰穿越云雾,笔直向上,山峰极其陡峭,犹如一座座突起的脊椎骨。

更为奇特的是,龙山最中央的那一座山峰上宽下窄,就像是一株大蘑菇种植在地面上,龙山山顶更是一览众山小,俯瞰着万里连绵不绝的山脉。

山顶上原本覆盖着厚厚的积雪,如今却是一扫而空,看起来光秃秃的,大片土地上没有任何生物植被,显得颇为寂寥。

此刻,一男一女站在一处山壁上,远远地眺望着杨明控制着黑龙帝天踏上升龙台,身影逐渐消失在了一条条石柱之间。

右侧男子一身紫色锦衣,长相和玉元震有几分相似,不过却没有玉元震雍容大气的气质,反倒是眉宇之间尽是一片阴骛,双眸更是如若食腐的秃鹫一般,带着铭刻在灵魂深处的阴狠,目光让人不寒而栗。

阴冷地注视着黑龙帝天的身影逐渐消失,玉罗冕冷声道:

“圣女冕下,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

说罢,这位一向桀骜不驯的男子,一边低垂着脑袋,一边用眼角余光打量着左侧的女子。

她身穿一件金色的宫装长裙,长裙是连体的,似乎是用金丝织成,没有过多的花纹装饰,样式古朴而典雅,金色的立领护住了她那雪白而修长的脖颈,一头金色的长发很随意的披散在身后,并没有仔细梳理,与她那一身整齐的宫装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金色眼眸平静如水,没有半分能量波动,看上去就像是一个普通人似的,可是,就在她那双金色眼眸当中,玉罗冕却能够捕捉到一种特质,一种他也无法形容的特质,而就在这名女子的眉心之间,拥有着一个六翼天使烙印,虽然那烙印很小,但以玉罗冕83级魂斗罗的眼睛还是能够清晰地看到。

千仞雪眸光流转着金色的光芒,柔和而且神圣,仿佛能够让任何对上这一双眼睛的人,感受到温暖和信任。

“杨明和帝天拥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从他们俩拥有同一双眼睛开始,我就一直怀疑这一点。”

轻灵空明的声音回荡在玉罗冕耳边,即便是他这样桀骜不驯的人,在千仞雪面前也不敢露出丝毫不耐,反而面色恭敬地保持着躬身低头的动作。

“帝天现在已经通过了龙神九考前面四考,我们绝对不能够让他继续下去。”

说罢,千仞雪目光一寒。

千仞雪率先从山壁上一跃而下,见状,玉罗冕咬了咬牙,也只好跟上。

玉罗冕现在已经完全投靠了武魂殿,彻底和蓝电霸王龙家族断裂,没有了回头路可走,心里也只能寄望着眼前这位武魂殿圣女的谋划能够最终成功。

两人实力不俗,百米高的山壁跳下来,从容地落在地面上,朝着前方耸立无数石柱的升龙台走去。

从外面看得时候还没有感觉到什么出奇的地方,可当一脚踩上升龙台的瞬间,一男一女便看到周遭附近的石柱闪烁着蒙蒙光亮,并且有着一股无形的压力降临在他们身上。

两人身子一沉,只觉得两脚像是灌入了水泥一般,一下子就沉重许多。

玉罗冕还没问话,便见到千仞雪像是没事人一样,面露轻松地往前继续走去。

仔细感受了一番身上的压力,不过是多了几百斤重而已,这还在玉罗冕的承受范围之内,他也没有当一回事,继续跟在千仞雪后面。

只是,当往前走过一百米之后,身上的压力骤然激增到数千斤重!

这个时候,玉罗冕已经感受到了一点压力,每一次踏出脚步,都得废老大的劲。

眼见千仞雪继续往前走,玉罗冕苦笑一声,也只好舍命陪君子,扛着身上越来越沉重的压力前行。

当前进到九百米的时候,玉罗冕一身紫色锦衣已经浸透了汗水,两条腿就像是灌了铅水一般,每一次走动都异常艰难,需要消耗大量的体力和魂力,一张面色阴柔的面孔上满是疲惫之感,大气不断呼出之间,胸口激烈地上下起伏。

此时此刻,到了这一步,已经是80级魂斗罗能够坚持的极限了。

若是再往前面走的话,便到了一千米的关卡,只有封号斗罗才能够承受空气中无处不在的压力。

看着千仞雪根本没有回头,也没有关心自己的发生了什么,玉罗冕知道,若是自己无法跟上圣女殿下的步伐,恐怕自己将会成为一名弃卒,被丢弃在这里自生自灭。

这对于富有野心和叛逆之心的玉罗冕而言,这是无法忍受的事情!

“我不甘心啊!我可是要成为封号斗罗的男人,怎么能够在这里止步不前!”

玉罗冕颤颤巍巍地抬起右脚,平日里看似寻常的动作,在这个不寻常的升龙台上,却显得异常艰辛,仿佛脚背上承托起了一座大山,压力无比巨大。

可就在这个时候,升龙台深处突然传来巨大的异动。

“呼!”

狂风骤起,飞沙卷石!

黄沙漫天,遮蔽人眼!

玉罗冕也算是接触到精神力运用的强者,精神力敏感地察觉到空气中的魂力流动异常,这种行为很像是刚才黑龙帝天突破九十万年修为时候的情况。

“开……开玩笑的吧?”

玉罗冕像是中了石化术一样,整个人顿时僵硬在原地,就连一只脚都还停留在半空中没有落下,呐呐道:

“帝天才刚刚突破到九十万年修为,怎么会这么快又进行突破,这是开挂了吧?”

只是,下一刻,从升龙台深处升腾而起的淳厚龙威,宛若是第一代金眼黑龙王降世,龙威浩瀚无边,堪比霸王色霸气,能够令所有下级龙族甘愿俯首称臣,也能够令所有食物链底端的生物发自内心的颤抖。

这就像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玉罗冕原本就在压力之下只是勉强支撑而已,现在陡然接触到帝天突破时无意之间散发出来的龙威,顿时如遭雷击一般,整个人噗通一声,立即面朝下背朝上的趴在地面上,四肢无意识地不断抽搐,像是发羊癫疯一般。

放在里面一整天 第二章

第二百零六章大结局

“飞儿,你尽力,如果能正常的取得世俗界的话语权,我们就不用大费周章了。”腾云雕眯着眼睛说道。

“爷爷放心,明天我就在擂台上杀了那个子,让别人无话可说,也可以使南离帝国乱起来。”腾飞阴笑着说道。

随着朝阳的升起,隐世宗门大会最关键的一天到了,这一天关系到未来的三十年。

“凡儿你尽力就好,古月、王青和李程三位太上长老会稳住大局的。”萧凝帮着莫凡着战袍,同时两人也来到了客堂。

“凡儿,你昨夜

文学

的礼物太重了。”古月有点感慨的说着。

昨夜古月拿着莫凡递给的阵法图和战技法诀,回去一研究就惊呆了。天战技在大6上那是十分稀有的战技,只有古老的宗门才有,莫凡送出来已经很了不起了,最让三人震惊的是阵法图,有了阵法的辅助,三人的战斗可以提升很多。

“我们是一家人。”莫凡笑着说道。

“哈哈,说的好啊,掌门的眼光不差。”在路上郑清明就汇报了莫凡和萧凝的事,本来三位长老是观望的态度,打算看看莫凡再说,不过现在已经满意了。

“谢谢,三位太上长老的夸奖,我们走吧今天就看我的。”莫凡点了一根棍,就带着一行人朝着广场走去。

广场的各大势力看见天道院出现了三位越武帝的高手,顿时心里都有底了,知道已经不是腾龙教做主的局面了。

“嗯,今天进行的是新秀战,同时也欢迎一下天道院的三位太上长老,现在请新秀报名。”昨夜海星璇就和战星狂沟通过了,其心里也有了底。

随着战星狂的喊话,报名开始了,令人大跌眼镜的是,在腾飞和莫凡测试玩骨龄有了参加资格之后,其他的所有宗门都弃权了,主要是实力相比,其他人没有半点机会。

腾飞是有其爷爷帮助,修为成,而莫凡属于逆天的存在。

“子你会后悔来到这里参加比试。”腾飞阴笑着说道。

“当了统帅之后,我就打算做一个文明人,但现在我想说一句,我去你马勒隔壁,今天不死不休你敢应战?”莫凡吐掉了烟头,直接来一句主流脏话。

“好好有气势”被腾龙阁的气势压制了两天的隐世宗门弟子呐喊着,莫凡骂出了他们的心声。

“不错,骂人都这么有气势。”古月很佩服莫凡毫不顾忌的气势。

“那就不死不休,你是找死”腾飞身子一展,如同大鹏一般朝着莫凡扑来,右手一杆长枪朝着莫凡刺来。

“滚回去”莫凡的诛龙枪出现在手里,直接一记邪天斩就劈了出去。

面对莫凡凶狠的一枪,腾飞不能继续攻击,只能横枪抵挡。

“嘭”一声闷响,腾飞被莫凡一枪震退了,而莫凡还站在原地,这就是莫凡**强横的优势。

“子,这里不是你嚣

文学

张的地方,今天莫大爷就送你上路。”莫凡身子动了,施展着神残影朝着腾飞冲去,一枪接着一枪,将腾飞斩得节节后退。

这样的局面让观战的人十分诧异,三星武帝将四星武帝压制的死死的,太不可思议了。

“找死”被莫凡压着打,腾飞火了,单手持枪封挡,右手一拳,击出一拳。

“螳臂当车”莫凡的也是右手持枪下斩,左手一记霸神拳击出。

“嘭”又是一声闷响,腾飞被莫凡一拳轰飞,而莫凡还在擂台上。

一拳击飞,莫凡的身子纵起,紧追在腾飞的身后,左手一记龙神掌轰出。

“找死”这时候,腾云雕动了,一掌朝着莫凡拍去,因为其现孙子根本就接不下莫凡这一掌。

这时候古月几人想出手来不及了,因为腾飞后退的时候,离着腾云雕太近了。

放在里面一整天 第三章

“圣,圣主……”

这一刻,枯嵘圣人的大脑一片空白。

一方面,他为圣主的计划而感到震骇和激动,但另一方面,他又知道……自己已离死不远。

如此心境,何其复杂。

随即,枯嵘圣人竟然在空中停了下来,放弃了逃跑。

“嗖……”

两三秒后,方羽来到了枯嵘圣人的身前。

枯嵘圣人在空中一动不动,低着头。

方羽眉头皱起,抬起枯嵘圣人的头。

只见枯嵘圣人的整个头颅,就像融化一般,慢慢地化成血浆。

“方羽,你难逃一死,难逃一死……”

一道怨毒的声音,从枯嵘圣人的喉咙发出。

而后,枯嵘圣人整个身躯彻底融化,消失不见。

方羽立于高空,脸色冰冷。

除去圣主没死外,整个至圣阁,在今日都被他毁得一干二净。

这算是一次极大的胜利。

至少在接连清理掉无尽领域和至圣阁后,整个大天辰星上,已经没有明显针对人族的势力了。

但是,藏于暗中的圣主,还有陈乾安和那个神秘人的势力……仍然充满未知。

这让方羽心情不佳。

再者,追溯今日发生的整个事情经过……似乎存在不对劲的地方。

“先回去吧。”

方羽摇了摇头,看向羽化门的位置,急速飞去。

……

方羽利用法则之力,迅速把羽化门所在的岛屿恢复完整。

但整个绿海受到的伤害,已是不可逆。

海平面至少下降了三分之一。

而至圣阁对羽化门造成的人员伤亡,绝大部分都集中在那群纯血妖灵上。

三百多只纯血妖灵,只剩下五十多只幸存,其他皆被杀死。

施元,花颜,还有宗门内的其他弟子,都受了不同程度的伤。

至于夜歌……最为严重。

而若把视野放大到整个南域,损失更加惨重。

至圣阁派出的两百多名圣人,在极短的时间内,就在南域各处杀死数十万的人族生灵。

虽然最终还是胜利了……但胜利的代价,仍然极大。

深夜时分,方羽独自在后山上,把冻结的夜歌放置在身前,蹲在一旁。

看着不成人形的夜歌,方羽敲了敲脑门。

若夜歌真是林寻羽……那么林寻羽所遭受的苦难,就比之前还有深重。

当初见到的林寻羽,奄奄一息,吊着命守护羽化门千年之久,直到等来方羽。

而若夜歌是林寻羽,那这个故事就是另外一个版本。

林寻羽受了重伤之后,已经快要身死。

但他直到自己不能死,否则……就无人能够守护羽化门,无人能够守护人族。

因此,他便决定隐瞒因果,借命两千年。

而最终的结果,就是眼前的夜歌。

他确实守护住了他父亲留下的羽化门,但也付出了极为惨重的代价。

被因果之力反噬,几乎已成必死之局,连魂灵都要遭受极大的折磨。

“我本应照顾好你,只是……太晚了。”方羽叹了口气,说道。

“无论如何,我还是想要重申一遍,被因果之力反噬的,无论人还是物……皆无逆转的可能。”离火玉的声音响起,“你现在放弃他,牵连还不算太大,因果之力就算反噬也尚能承受,但你若一直留着他,那么……牵扯的因果就会越来越大,直至……完全将你吞噬,而你的存在本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