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喜第二章全文阅读 小说 第一章

随后,崇祯皇帝便在接下来的几日,封赏凯旋将士。

这一次,非常地大方,所有总兵级别的将领,全部封伯。各级将领和将士们的封赏,也是差不多,更有辽东土地封赏,可转让亲属,按功劳大小得不同亩数粮田。

一时之间,整个京师都欢呼万岁!

不过有一点,就是所有爵位官职,都不是世袭的。

张明伟提了两个条件作为封赏,崇祯皇帝想改兴国公爵位为世袭,但也被他拒绝了。

如果又是世袭的话,这和他当初的初衷是违背的。若干年后,便是又一个明末。因此,世袭制,他是不认可的。

至于后代子孙,就算不世袭,以其出身,那也绝对高于不知道多少人了。该知足了!

这天下,是天下人的天下!

在忙完了这个事情之后,崇祯皇帝便遵守诺言,先是下旨一年之后,科举加入新学内容。

之所以要一年之后,毕竟这是大事,得有一个缓冲期,具体怎么个章程,也需要再商议。

然后崇祯皇帝便立刻开始操办张明伟的婚事,或

文学

者说他女儿的婚事。就按照他当初娶皇后时候的礼仪,让礼部主持,相当于国礼了。

结婚的六个环节,他亲自过问,礼部尚书必须向他禀告,如果有不满意的,要一直到他满意为止。

不过张明伟的婚礼,有几个特别的地方,或者可以说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点。

一是张明伟来历神秘,就他一个人,无任何亲属,礼部尚书便趁着这个机会去问崇祯皇帝,想要搞清楚张明伟到底是什么来历!

结果崇祯皇帝在稍微沉吟之后,便告诉礼部尚书道:“先生以天为父,以地为母,按此办便是!”

结果,很自然地,礼部尚书傻眼,消息传出去之后,所有人傻眼。

以天地为父母,该不会真是神仙吧?

这么一来,所有人对于兴国公的来历,就更是好奇了!可是,皇帝不说,这来历就始终是个谜!

第二个特别的地方,就是男方的聘礼,是崇祯皇帝亲自书写了一份张明伟历次以来所立的功劳,以此作为男方聘礼!这个事情,又是恒古未有!

这些事情,张明伟随便崇祯皇帝怎么折腾,反正到时候迎娶坤兴公主就是了。

不过他也没闲着,还有很多的事情要忙。

之前的时候,已经确定设立朝鲜省,但是因为辽东建虏的存在,因此实际上这个事情是搁置着的。

如今,建虏已灭,辽东光复,朝鲜行省的事情便提上了日程。

细节上的事情,张明伟也不管,唯有几个方面,给崇祯皇帝提出了建议。

第一,朝鲜要恢复民生,大力推广高产农作物,在朝鲜境内的平原种植,以便能最快速度达到朝鲜境内粮食的自给自足。

第二,朝鲜境内有一个亚洲最大的露天铁矿,也就是后世的茂山铁矿,有工业储量30亿吨,远景储量50亿吨,其中,适合露天开采的储量也有约10亿吨。如果朝廷没钱的话,可以通过集资的方式进行开采。

讨论到这点上时,崇祯皇帝明显有点吝啬,想让工部负责,最多是和宫内一起,去开采这铁矿。

对此,张明伟不得不提醒崇祯皇帝道:“陛下,有我在呢,如今整个地球上的矿产资源,几乎都是没有怎么发掘的,要是全都由朝廷去开采利用,要什么时候才能大规模地用上这些资源?”

说完之后,看到崇祯皇帝有点不明其意,他便只好详细解释道:“陛下,以朝廷如今的财力,说句实话,光是关内的矿产都不知道多久能大规模地用上。吸引整个大明的财力和物力,虽然会让他们赚一些钱,可能尽快地把埋在地里的东西用起来,那才是大明真正的财富。”

说到这里,他提高了点声音,着重强调道:“九牛一毛,可不能只看到那一毛啊!唯有整个大明都赚钱,都富有了,那才是大明真正的富有,对不对?”

崇祯皇帝明白了张明伟的话,不由得很是不好意思,感觉自己是有点小家子气了。

于是,他便摇头自嘲笑道:“都是以前缺钱给闹的。先生的意思,朕明白了,就按照先生所说的办好了!”

有关朝鲜的建议,还有第三点,就是有关倭国的。

对于倭国,如今大明强大了,断然没有放过的道理。

啊喜第二章全文阅读 小说 第二章

<!–章节内容开始–>

佛爷啊!

怎么可能!?

这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高丽骑兵!?

对于以捕猎者姿态掌控战局的草原骑兵来说,围猎的盛宴还没开始,就要结束了。绝处逢生的猎物们纷纷喜极而泣,疯狂的朝着代表了生路的方向靠拢避难。让追兵感到惊讶和不安的是,这些慌不择路的败军居然还剩一丝理智,此时尽管死命朝自己的同胞靠拢,但在这种情况下竟没有一骑贪图官道的平坦而占用友军的冲锋通道。

这就表示,好容易从上一支全速冲锋的高丽铁骑手上苟活下来的幸运儿,不久之后将要再一次重复不久之前的噩运。

这还真不是草原人草木皆兵,自己吓自己。

比起从山包前后传出的那种天塌地陷山河摇摆的巨大声势,原本原野上一两千追击骑兵的动静完全被压制了。自以为胜券在握的渤海人都懵了,小小的高丽国向来不过是大国间的下脚料而已,如何能凑出这般多气吞山河的铁骑来?

难道,今天佛眼压根都没睁过?不然实在没理由佛祖会抛弃虔诚的渤海人,反而站在邪僧辈出的高丽人那边!

懊悔是在有余地时才值得发酵时的情绪,眼下面临的是生存还是死亡的重大抉择,用不了多少时间,渤海人就要直面高丽人的兵锋。此时追击骑兵的注意力有意无意都集中在各自小队的领头羊身上,而各领头羊的注意力又毫无意外的集中在场唯一一位渤海猛安(千户)身上。

被完颜阿骨打归入一家人的渤海人明显没有女真人的狠气,同被契丹人鱼肉百年的他们比女真人更为现实。这不,由金国国主亲自任命的某位猛安孛堇已经以身作则,为族人做出了表率。

撤!

不撤还能怎么办?这明显又是一支五千骑往上靠的骑兵群,不管对方战力如何。单在这人数上已经是无法逆转的劣势了。更何况,能有见风使舵的本事,这千户自不是庸手。且看这伙新来高丽人的架势。就知道不是易与的。

方才头一波高丽人的队伍,猛则猛矣。其实好对付!不与他正面交锋就是了!但眼下这伙人给他的感觉就很有些复杂了,猛不猛的暂时不好说,只论其齐而不乱的冲锋队形,就比他们的友军要强太多了。就骑兵来说,冲锋队形不光直接反映了骑手个人骑术精熟与否,亦是衡量一支队伍精锐程度的标尺,更能决定一场战斗的胜败。

能在弱肉强食的草原上存活下来的汉子眼睛都毒,一眼就能看出甚么样的骑兵是自己惹不起的。譬如眼前这支。

强悍的敌人还是留给兄弟民族来彰显他们的武勇,避强凌弱才是草原人的处世之本。明智的渤海人都跟他们的千户一样在心中萌生了退意,唯有某些愣头青还舍不得扬眉吐气的荣光就此逝去。就在渤海人尚未曾与高丽人发生正面对抗之际,自家已经陆续有十数骑狼狈的撞到一起。这个不战自乱故事告诉我们,当大家都想调头之时,一个两个固执己见,是会栽跟头的。

渤海人跑了,离开得那么干脆,就好像他们从未曾来过一般。但更出人意料的是,抵前指挥的徐宁并没有趁势追赶。反而是下令全军缓行,随后快马四出,金枪军开始收拢友军的溃兵了。

趁着这个好不容易恢复马力的空隙。先锋营指挥使上前问道:“哥哥,胡虏自退却了,恁般好的良机,怎不顺势杀将过去?也好替七军的弟兄出口恶气!”

欲言责备终还是不忍的徐宁从溃兵身上收回目光,对部下道:“胡虏追兵百十成群各自为战,完全看不出统属和指挥,刚刚见了咱们又二话不说调头就跑,你觉得,卢员外会被这等杂色所败?”

指挥使低头一想。主将之言确实有理,道:“也是。溃兵不过千把人,莫不是卢员外的主力还在与女真人周旋?”

“周旋?”徐宁神色凝重。长叹了一口气道:“队伍溃散两成,情况再好也好不到哪里去!老董,速派斥候前去粘蝉城下打探战况,再从溃兵中找出个军官过来问话,其他人下马蓄养马力,留给我们的时间不会很多!”

董指挥使闻言哪敢怠慢,亲自下去传达主将的军令去了,徐宁在等待友军军官过来问询之时,自家副将纵马而来,还没下马便向徐宁汇报道:“刚才这一冲,又有四十余匹战马倒地不支,我生怕这伙胡虏太能缠人,想不到叫咱三两下便吓回去了!”

啊喜第二章全文阅读 小说 第三章

车辚辚,马萧萧,行人弓箭各在腰。

漠北漫长的寒冬终于过去了,又到了万物复苏,春回大地的时候儿。不过漠北的春天和温暖的燕京之春实在是没有办法相比的,哪怕在一日之中气温最高的正午,强劲的寒风吹在脸上,依旧有刀割一般的感觉。如果到了晚上,气温时不时的还会下降到冰点附近……真的冷啊!

不过天再冷,这些背井离乡,离开温暖富裕的故乡,告别了安逸舒适的生活的大辽流亡者,还是得跟着他们的大王耶律大石,顶着呼啸的寒风,离开坐冬的营地,踏上迁徙的旅途。

当然了,他们并不是要迁徙去中亚开辟新的天地,而是从坐冬的背风营地迁往春季牧场。

现在的耶律大石和他的追随者们并不是一年四季都住在镇州可敦城内的,实际上可敦城不过是一座战时用来坚守的堡垒。并不能一年四季都住在那里,因为没有吃的……漠北的气候干冷,哪怕是水草丰美的可敦城一带,也不可能养活跟随耶律大石的近两万户人马。

这可是将近两万户,超过十五万之众啊!如果算上他们赖以生存的牧群,那就是几百万张嘴啊!靠可敦城周围的那点草皮怎么够吃?

所以那位生于大辽上京城,成长于大辽南京析津府,文采风流,中过进士,能够用汉语吟诗作对写文章的耶律大石,现在已经活成了个草原上的汗王。

光鲜亮丽的丝绸袍服已经不知道多久没有穿过了,现在只是裹着一件厚厚的皮袍子御寒。白净儒雅的面孔,现在也被漠北的风雪雕刻得满是纹路和老皮,再加上一蓬乱糟糟的大胡子,看上去特别的沧桑。

不过他的体魄和精神,却依旧坚强无比!国破家亡都不能将他击垮,塞北的风雪又算得了什么呢?

而耶律大石他的追随者们,现在虽然混成了一个游牧部落,但是却没有放弃收复故土,恢复大辽昔日荣光的梦想。

也正是因为有这个梦想,十五万众才会不远千里万里的汇聚到大石身边,不畏艰难,不怕苦寒,至死不渝。

而为了实现这个遥不可及的梦想,耶律大石和他的追随者们不仅要逐水草而行,而且还要在迁徙过程中不断发起战争,打击周围不服从耶律大石这个辽国大王(现在大石称帝,而是称辽国大王)的阻卜、鞑靼部落。

这些部落在大辽国还算强盛的时候都叛服不定,要不然大辽也不会长期在镇州可敦城周围驻兵两万,还宣称无论如何不可调走了(其实还是调走了许多,要不然大石也不会只有不到两万户人马了)。现在大辽都混成这样了,这帮人凭什么还服从耶律大石这个破落辽王的?

所以耶律大石这两年除了冬天的时候只能窝着不动,其余的三季都少不了和鞑靼人、阻卜人干架。

虽然底下人打架的手艺都因为频繁练手提高了不少,

文学

大石的威望也渐渐的在漠北草原中部建立起来了。

但是频繁的交战,却给耶律大石和他的手下带来了一场难以克服的“供应链危机”,耶律大石的部众现在没有稳定的铁器来源!而战争又不可能避免的要消耗铁器!

由于大辽自己一百多年来所奉行的“草原铁禁”,加上草原上的采矿和手工业非常落后,根本不能生产铁器,所以草原上向来缺铁。

现在大辽虽然垮台了,但是取而代之的女真依旧在努力维持着“草原铁禁”,而原本依靠大辽支持才能在宋朝的猛攻下苟活的大白高国在投靠女真人后,也翻脸不认人,拒绝向草原输出铁器。

在这种情况下,大石所部的铁器就难免有损无补,越打越少了……如果再这样消耗下去,大石的精兵可就没办法在和阻卜人、鞑靼人的战争中保持绝对优势了!

就在耶律大石为了铁器供应危机而焦虑不已的时候,可敦城那边传来了个令大石意想不到的好消息……那个跟着成安公主一起去了大白高国,还在大白高国得了富贵的萧合达派出的使团在去年冬天到达了可敦城。

萧合达的使者还带来了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大白高国在一场和大宋的战争中遭遇了惨败,而萧合达抓住机会倒戈一击,现在成为了大宋的定南军节度使,领有夏、银、宥三州和黑山军司之地!

这可真是有点柳暗花明的意思了!

耶律大石的地盘和黑山军司的地盘只隔着一片隔壁大漠……而夏、银、宥三州是有铁矿和铁坊的,虽然产量有限,但总能匀出一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