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工妇女不戴套 第一章

塞北荒原,强劲的西风吹得黄沙滚滚,像是在广袤的大地上盖了个昏黄的罩子。

荒原深处有一座半月形状的峡谷,东南西三面围绕着百米多高的山脊,在东边的最高处,悬立着一块巨大的山岩。山岩几乎被风沙蚀空了根部,在狂风中摇摇欲坠。

一个看起来还不到二十岁的少年人傲立在这块山岩之上,周身笼罩着一层圆润的淡淡白光,让狂躁的风沙无法留下痕迹。他的面目清秀、身材纤长,脸上还残留了一些稚气,但是狂风不能撼动他的身形、沙尘不能遮蔽他的目光,整个人充满了一种卓尔不群的气质。

“师父说的果然没错,头可断、血可流、打架发型不能乱,像这样虽然要浪费些真气,但是视野好、心情更好,打起架来战斗力肯定会翻倍的!林深啊,你一定要加油,完成这次出师任务,就不用看师父的脸色,天空海阔任遨游了!”

在林深自言自语的时候,一阵空前剧烈的狂风掠过,山岩剧烈的颤动起来,发出近乎崩溃的声音。他用心感应着岩石的颤动,当频率达到顶峰的时候,陡然长啸一声。声音犹如长空鹰隼的呼啸,清越高扬。

林深运起一口丹田气,只见身上的白光陡然转红、再转白,而后如流水般注入脚下的岩石。在他的精心操控下,恰好送入山岩根部最脆弱的地方。

这就像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山岩再也支撑不住,从数百米高的山脊上滚落下去。不可思议的是,不管巨石怎么滚动,林深始终站在巨石的顶端,就像是一个傲立潮头的弄潮儿。

“轰隆隆!”

在雷鸣一样的巨响中,巨石以摧枯拉朽之势冲下了山脊。

下方是一处守备森严的军事基地,到处都是电网、工事,布置了许多重火力,而且不断从隐秘的角落跳出来人。但是在天罚一样的巨石面前,一切挣扎都是徒劳的,只能乖乖的被碾压成渣。

“快拉

文学

警报,敌袭!”

“还拉个屁啊,没看到是山崩,快跑吧,救命啊!”惨叫戛然而止。

基地里乱成一团,少数幸运的逃过一劫,绝大多数被压成了肉酱。直到基地的一大半都被摧毁,巨石才总算是停了下来。

林深在一片滚滚的烟尘中跳下了巨石,有些不好意思的自言自语道:“糟糕,这下开杀戒了,不过这些人都不是好东西,师父应该不会怪我吧。”

一边说着,林深一边向被摧毁了半边的主体建筑摸去。这种混乱、可见度极差的环境,人心惶惶,只有林深像是鱼儿进了水里一样,潇洒自若。

“站住,你是什么人?”前方忽然冒出来一个手持ak冲锋枪的彪形大汉,枪口对准林深,厉声大喝。

林深身子一顿,无辜的眨了眨眼,很有礼貌的说:“这位大哥,请问你们这里的负责人是叫宋离吗?他在哪儿呢?”他笑得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齿,好像不是孤身闯龙潭,而是在夜市逛街。

彪形大汉有点迷糊,怎么看这个人畜无害的年轻人都跟敌人搭不上边,茫然的摸着脑袋说:“宋老大在后方的直升机场,你问这个干什么?”

“哦,谢谢你啊,你真是个好人。”林深倒背着双手走了过去。

刚刚擦肩而过,彪形大汉突然脸色狠辣的一转身,举起冲锋枪就是一个扫射。下一秒他就惊骇的发现,林深的背影就像是一个幻灭的水泡,忽然消失在原地。

“跑龙套就要专业一点,打打酱油、买买盒饭就够了,跳什么跳啊?”林深出现在彪形大汉身后,轻笑一声,随手一拍,就听到脖子上发出“咔吧”一声,偌大一条汉子顿时变成了死狗。

林深轻轻的拍了拍巴掌,正准备继续往前走,忽然耳朵一动,看着不远处的一个拐角说:“是谁在那儿,出来吧。”

又催了一遍,一个女人才从那里出来,林深看了一眼,顿时眼前一亮。

这是一个只穿了套三点式比基尼的美女,个头比林深还要高一点,少说得有一米八三。她的皮肤像雪一样白,五官深邃,像大理石一样,一头瀑布一样的金色披肩长发,身材劲爆到了极点。

“你竟然能发现我?我的隐匿技术,在雇佣兵界少说也能排进前十。”东欧美女脸上还有一丝震骇,尤其在看清楚林深的长相和年纪后,更是难以相信。

林深却兴奋起来,两眼放光的说:“刚一下山,就遇见一个极品美女,真是运气不错。我叫林深,请问我可以泡你吗”。他的目光很不老实,一直在那曼妙的身姿上漫游。

打工妇女不戴套 第二章

生疏、礼貌。

洛成的心纠了起来,但他还保持着男人该有的体面。

既然女朋友想玩分手的游戏,那就陪她玩玩好了,反正他和她现在工作都很忙,平时也经常是一两周、大半个月才能见次面。

小别胜新婚,没什么关系的。

这个理由足够说服洛成的心,至少不用因为卡皇出现在理由里,让他更加的心虚与不安。

“从今天以后,欧巴,你还会是我的粉丝吗?”

杰西卡留恋的抚摸着他的脸颊,眼中满是不舍与悲伤,似乎已经完全进入了状态,真正的要与他分手一般。

洛成紧抿着唇,微微低头,走神着她的双眼,似乎……在忍着笑。

“或许以后,我们在彼此人生中的分量会越来越轻,到最后,只剩下一点零星的记忆。

或许以后,我们会和之后的人有新的故事,然后渐渐忘记了我们之间发生过的那些。

从没想过,你会那样突兀的出现在我的生活里,给我带来惊喜、带来欢乐。

也没想过,当我已经习惯了你的温柔、你的包容、你的宠溺,我们会从无话不说走到无话可说。

更没想过,绕了一大圈,我们又做回了不再熟悉对方的人。

很可惜,不能和你有结果。

但爱过,是这场相遇最大的收获。”

这姑娘,从哪儿偷的台词?

她能说出这么有深度的话?

又或者,真的是由心而发?

洛成的唇抿得更紧了,似乎一个忍不住就要笑出声来一般,这是他给她看的,而不是给她看心底的那份痛。

明明是假的,为什么还要痛呢?

明明是那般甜美的声音,为什么会说出这般绝情的话语?

洛成质问着自己,却不愿意在矫情上输给学渣西卡,所以,他努力平复自己的心情,声音低沉沙哑,如同背负了一个世界的重量:

“我们都曾经为了一个人,从莽莽撞撞到视死如归。

最后却发现,他潇洒坦荡、退场得漂亮。

真实的世界本来就多得是阴差阳错,我会陪你一起老去,依然作为一名你最普通的粉丝,在你看不见的地方。

或许以后,我们不会再有故事了,再见,我的女孩。

世界欠我一个你。

是世界欠的,不是你。”

如果是演戏,那么杰西卡这一刻的演技已经足够媲美影后。

眼角那无声掉落的眼泪,搭配上越发甜美的笑容,在越发大了的雪景中,凄美得如同最后绽放的花朵。

之前的话,到底是借来的台词,又或者真是随心而发,已经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她终于真的有了分手的感觉。

和十年前那场所谓的初恋、实际是小孩子的游戏不同。

好疼~

快要无法呼吸了~

可是,作为杰西卡的傲骄,哪怕只是走剧情,她也不想在这样的时刻丢下自己的矜持,所以心再怎么痛也好,笑都不会凋零。

雪越来越大了,风也从最初的轻柔变得刺脸。

洛成抬手,想要继续为她遮挡风雪,可她却轻轻的退后一步,让他的手僵在空中,刚好距离她一指的距离。

打工妇女不戴套 第三章

不得不说。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生活精彩的地方,这跟人的地位没有多大的关系,而王小强的经历也让叶枫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做人做事要有一个终止,凡事不要做的太过,如果你一直把别人当小丑,那么说不定到最后,你会发现那个小丑居然会是你自己。

当然,这跟叶枫也没什么关系。

由于前世经历的关系,叶枫本身做人就挺随和的,一般来说也不会做人太过,一旦说叶枫做人太过了,那也一定是叶枫觉得和对方讲道理讲不通了。

而以叶枫两世为人,谨慎的心理,他做人太过,也无疑是一步到位,让对方没有办法翻身的那种,比如说像李佳的初中同学蒋明。

老同学见面。

两人从凌晨4点半,一直聊到早上7点。

叶枫带王小强去旁边的早餐店吃了早餐,吃完之后,出来的时候,叶枫对王小强笑着说道:“早上,没办法,也没什么像样的吃的,强哥你多担待啊。”

“已经挺好的了。”

王小强连忙摆手说道:“我们老同学之间,不讲究这些。”

王小强虽然这么说,但是叶枫却不能这么做,不管怎么说,王小强也和自己在大学宿舍里住了四年,想了想,他对王小强说道:“这样,我等下还有点事情要处理,你上午在俱乐部活动下,中午我回来跟你一起吃饭。”

“行啊,听你的。”

王小强压着暗喜,故作镇定的说道,心里已经开始盘算,等吃饭的时候,一定要多拍几张和叶枫吃饭的照片,然后发到微博和qq空间去。

回俱乐部的路上。

叶枫随口问道:“对了,这几年,你怎么一点消息都没有了?我问过沈裕他们,他们一个都跟你没有联系。”

“不想联系他们。”

王小强对叶枫说道:“沈裕是一个富二代,李兵和王浩去燕京了,林锐那鸟人又是狗撒尿脾气,所以干脆断了联系。”

说着,王小强转头对叶枫说道:“说真的,枫哥,宿舍里几个,我就觉得你人最好,你看,你都这么有钱了,还这么随和,要是林锐也像你这么有钱了,我估计他眼睛能长到后脑勺上,谁也入不了他的眼。”

叶枫好笑的说道:“大学时候的矛盾,你还没过去呢啊?”

“他都要打我了,我凭什么过去?他以为他谁啊?要不是靠跟着枫哥你,他能有今天?”

王小强想起来就气,他不过是在厕所里待的时间长了一点,林锐就把厕所门给踹开了,而且当时……当时他在打飞机,多尴尬?

自从那次,王小强发誓,永远不会原谅让他丢了很大脸的林锐。

叶枫见王小强咬牙切齿的样子,笑笑,也没多说什么,毕竟跟他关系不大,而且这个社会最忌讳的就是劝人向善。

弄不好把自己都劝的两面不是人。

回到俱乐部。

叶枫带着王小强来到前台,帮王小强恢复会籍,前台明显认出了这个前几天在俱乐部叫嚣的人,正想告诉叶枫,这个就是前段时间偷拍你照片,然后冒充你的人。

不过王小强有先见之明,抢在她前面开口,一只手搭在吧台上,故作不在意的看着俱乐部的一楼装修,大声说道:“不是我说的,老同学,你这个室内运动馆真的是挺有档次的啊,装修很有品味。”

说这句话的同时,王小强还特意用眼角余光偷看了一眼前台,心里慌的不行。

不过好在前台在听完他说的话之后,

文学

明显掐掉了她之前想要说的话,只是将信将疑的在王小强和叶枫身上来回看了一眼,然后默默的帮王小强恢复了会籍,心里充满了无数个问号,眼前这个头发油的不行的人居然是叶总的同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