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美妇用嘴服侍 第一章

温暖的力量流淌过全身时,疯法师怔了怔——他的伤被治好了。

埃德却也呆呆地低头看着自己伸出的手,难以置信地瞪大了眼睛。

他甚至把手背戳到了罗穆安的眼前,眼睛亮亮的,神情像是狂喜,又像是惊恐。

“看!”他说。

他怼得太近,罗穆安后退了一点才能看清,然后好奇地拿爪子戳了戳。

“鸡仔。”他说。

埃德的手背已经被鳞片所覆盖,但鳞片之上,却隐约亮起一点银色的轮廓。

“……是小鸟!”埃德下意识地纠正,确定了那不是自己的幻觉。他摸着那点小小的印记,抬头望向看不见的天空,又看着周围渐渐围上来的敌人,欣喜又惊惶:“伊斯……”

他是怎么进来的?他在哪儿?那印记之间的联系感觉极其微弱,是他的问题还是伊斯出了什么问题?……

然后他把那些乱七八糟的念头通通按下去,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默念尼亚再三重复的另一个警告:“不要试图使用传送术,你会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但无论如何,他得离开这里。

他环顾四周,缓缓抬手。

凝滞的空气微微一颤,然后转动起来,缓慢而沉重地向内收缩。于此同时,水一般的柔光从埃德身体之中漾了出来,散入空气之中……散入那无形的漩涡里,混成明暗难辨的一体。

风骤然变大,呜呜地往上吹,吹得罗穆安浑身的毛都往上竖。风暴的中心,埃德却笑了起来:“能行。”

他这会儿已经满脸是血,连眼睛里都是红的,下半边脸那一片黑乎乎的鳞片正迅速漫上额头,在渐暗的光芒中笑得十足狰狞。

“……你这样会疯掉的。”罗穆安说。

这句话说得严肃又认真,没有半点疯癫痴傻。然后他又大笑起来,开心地拍着地,蹦来蹦去,像是要原地跳一场兔子舞。

“欢迎!”他大叫,“欢迎!新的世界正向你打开大门!”

……疯子的世界吗?

埃德嘴角一抽,摊开了双手——一手摊开,一手仍握着剑。旋转的气流一圈圈荡开,在从来无风的森林里激起怒吼般的风声。

“我不会。”他说,语气坚定,声音却极轻。

这一句话,只是说给他自己听:“我要找到伊斯,我要离开这里,我要……回家。”

他不再将这个世界的力量拒绝在外。他接受了它,却又改变着它,将他与自己体内残存的力量融成一体,像矮人把不同的金属熔成炙热的液体,一点点小心地混合在一起……他没时间那么小心。

他强行将它们融合在一起,用他的意志,他的灵魂,他的力量。

难以控制的洪流在他的躯体之中横冲直撞,撞碎了骨骼,撕开了皮肤,从内向外翻卷的血肉鲜血淋漓,迅速愈合,又在另一处裂出深深的伤痕,看得罗穆安都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却又不愿后退一步。

“好……香。”他喃喃,舔了舔牙,又紧紧地闭上嘴。

周围的尖叫声不知何时静了下去。怪物们不再靠近,却也不肯远离,看着深蓝双翼从哪个年轻人类的身后展开,又撕裂垂落,看着他额头探出的角开裂断折,看着至深至暗的黑从那过于明亮的瞳孔里漫开,又一点点缩回去,看着坚硬的鳞片覆盖他的面容,又一片片脱落。

看着他满头灰发,尽成雪白。

右手的长剑发出嗡嗡的低鸣,仿佛有所回应,最终却保持着原样,安静下来。

罗穆安歪头看着埃德。他脸上的鳞片已经完全消失,像是已经变回一个正常的人类,只是脸上和身上满是斑驳的血迹,看起来更惨了。

疯法师没有露出半点震惊和钦佩,反而失望地围着他转了几圈。

“不疯吗?”他问他,“现在不疯吗?反正迟早是要疯的呀,现在吧现在吧?”

“说不会就不会。”埃德绷起脸硬撑。

那过于强大的力量是一头无法驯服的巨兽,的确随时都有可能再咆哮而起……但不这样的话,他也同样坚持不了多久。

尖叫声再次响起。“精灵”们暂时的停止并不是因为恐惧,它们心中根本没有任何情绪。

它们停下来,只是因为有一双眼睛,想看看这脆弱又不知好歹的人类,还能如何挣扎。

这一次是埃德冲在了前面——他不再需要罗穆安来分辨方向。而疯法师欢快地蹦前蹦后,仿佛因为终于有了一个“真正的伙伴”而欢欣雀跃,对他顿生亲近。

盛放的火焰绽开又凋谢,一朵又一朵,缓慢而坚定地向前,在黑暗的森林里,一步一步,铺出一条路来。

.

一头撞出森林的时候,埃德甚至没有意识到他们已经离开了那一片噩梦般的黑暗,直到他发现脚下踩的不再是会吱哇乱叫的“植物”,而是柔软的砂砾。

……天黑了?

他疑惑地想着,抬起头来。

血液尚未因成功的喜悦而沸腾,便因为眼前的绝境而冰冻。

天没有黑,只是变成了沉沉的紫红。黑色火焰漫天燃烧,如重重的黑云,几乎遮蔽了整个天空,而翻腾的火焰之中,影影绰绰,无数怪异的形体仿佛正从其中诞生。

它们展开双翼飞翔于天空,或轰然坠落于沙地,赤红沙漠暗如干涸的血迹,不见半点生机。

无论如何寻找,也找不到他期望又担忧的那一片银白。

黑色的火焰仿佛烧到了他心里,烧出狂暴又冰冷的怒意。

他冷冷地瞪着向他走近的身影。那恶魔曾在潘吉亚盘旋的阶梯上给他让过路,也曾在迎接他的宴会中热情地向他介绍地狱的美景,即便此刻脱去了长袍,那张英俊的面孔也挂着得体的微笑。

“玩够了吗?”它问他,“主人正等你回家呢。”

“……他说过不会阻止我。”埃德回答。

“啊,”恶魔摊手,语气温和又耐心,像极了那至高之地的主宰:“这当然不是主人的命令,可它当然希望你能回家,而我们当然该为它分忧。别担心,虽然主人说过你离开就不能再回去……可是,如果你不再是你,如果你成为我们之中的一员,潘吉亚自然也不会拒绝你。”

两个美妇用嘴服侍 第二章

@@@@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两个美妇用嘴服侍 第三章

尸洛下了山,没有去和佛爷一行人汇合,而是自己先下了墓。

出门前毅叔给他一份地图,正是这大墓的,上面清楚的标识着每个地方,令尸洛哭笑不得的是,这张地图还是打印版……

通过地图,她顺利的来到青乌子墓门前,只是这门实在太重,她推不开。

无法,只能坐等佛爷和二爷师傅他们来了。

摸着耳垂上的冥王石,冰冰凉凉的,还有种酥酥麻麻的感觉,像是内含电流一般。

从背包中拿出水壶,正要喝,便听出口处有杂乱的脚步声。

尸洛站起身直愣愣的瞧着跑进来的众人。

“洛儿?”“尸洛?”“小墨?”异口同声,均是诧异的语气。

“我们还找你呢,小墨,你但是自己先进来了。”齐铁嘴嘿嘿的笑了,虽然他不太赞成小墨下墓,但见她自己走到了这,倒是反而放心不少。

二月红刚迈开一步,忽然想起了什么,又把脚退了回去。

尸洛看到了这个细节,心中苦涩,但眼下也不是想这些的时候。

找陨铁吧,虽然她只知道墓里有陨铜,而陨铁她没听说过,三叔的老九门小说里也没有陨铁的记载。但是毅叔既然说了,那就应该存在。

佛爷没有说什么,命令手下打开墓门,四周高低不平的阶梯,中间摆着石碑。

齐铁嘴知道是青乌子,马上拽着尸洛跪在了地上。

估计是因为尸洛是他徒弟,硬生生按着她的头拜了九次,接着就是念念有词。

尸洛站起身,看着自家师傅见到偶像的样子,忽然莫名想起了小哥,不禁轻笑着想:不知道偶像喜不喜欢吃小鸡炖蘑菇和锅包肉。

“青乌子竟然造出这么大的一座古墓,真是太神奇了。”齐铁嘴感叹着。

“鸠山报告上说日本人来这里就是为了找陨铜。”张启山道。

“这有路。”尸洛走到石碑后方,一个洞口显现出来,里面是锁链链接的平台,下面映照着水波荡漾,泛着蓝

文学

光。

一行人走过来均是一声声感叹。

尸洛又恐高了,闭着眼顺手抓着旁边人的袖子。

又是二爷……

“洛……洛儿”二月红有些拘谨,之前想好的兄妹相待,见了面全部土崩瓦解。

“不……不行不行!我恐高!”尸洛勉强睁开一只眼,马上又闭了回去,腿都又心软了。

“跟着我。”二月红紧紧握着尸洛的手,与佛爷一行人走上那链接平台粗粗的铁链。

尸洛闭着眼感受着,还别说,看不见的话就没那么害怕了,脚下试探着,在加上二月红扶着,勉强可以找到平衡。

忽然听到旁边的锁链上,佛爷手下的叫喊声。

“小心!小心!”

“你没事吧?”齐铁嘴问道。

那人身后的同伴拉了他一把,爬在锁链上的人缓缓站起身,稳住身影。

“发生了什么事?”佛爷见他站稳,忙问道。

“佛爷,有东西拽我腿!”那人惊慌的看着脚下的锁链。

这句话令在场的所有人不寒而栗。

脚下忽然一阵晃动,尸洛闭着眼睛不敢动。

“怎么回事?”佛爷手下有些慌。

“保持镇定,马上跟我离开这里!”张启山警惕的向前走着,大家默默地跟上。

总算走到平台上,二月红拍了拍尸洛“到了。”

尸洛缓缓睁开眼,一块超大号石头呈现在眼前。

那是一块银灰色表面有些坑洞的石头。

佛爷说这应该是就是日本人一直想用来做秘密实验的那块。

“这么大陨铜我们怎么把它带出去?”八爷上下又扫了一遍这块大石头。

佛爷不赞成贸然搬运陨铜,吩咐分散开来找线索。

“佛爷,二爷,你们看。”张副官蹲在地上,看到水中有一副好似棺材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