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啊好烫撑满了abo 第一章

因为要拜访夏月荷,所以季溪下午的时候跟叶枫一起到商场为夏月荷挑选礼品,这个时候一个有些眼熟的号码打了过来。

是顾谨森。

对于顾谨森给自己打电话,季溪没有多吃惊。

云慕锦回帝都后把顾夜恒在她这里的事情跟顾老爷子做了汇报,顾谨森肯定也知道了。

再说她把顾夜恒送到温家,温婉亭跟顾谨森算是青梅竹马的关系,自然也会把这一信息传到顾谨森的耳朵里。

顾谨森只要有心,打个电话就能查到她的手机号。

“季溪!是你吗?”顾谨森的声音听上去很是急切,这让季溪内心不免一暖。

她喊了一声谨森哥。

“这三年多你跑到哪里去了,你知不知道我哥四处在找你?”顾谨森似乎还有些生气。

季溪没有说话。

顾谨森继续说道,“我从来都没见过哥对谁这么上心过,就算以前哥跟温婉亭在一起的时候也没有像这样四处去找。”

“我们……能不能不要谈顾夜恒的事情。”

“怎么了?是不是因为我哥失忆的事情,你不好想?”

“并不是。我是觉得我跟他已经分手了,现在再说这些没有必要,而且他也失忆了,一时半会也不见得能恢复记忆。当然我恢不恢复也改变不了什么,都过去了。”

“你又结婚了?”顾谨森试探性地问。

季溪看了一眼叶枫,正不知该如何回答,叶枫却十分配合地喊了她一声。

“小溪,是谁在给你打电话?”

叶枫的声音不大不小但是顾谨森能听到的范围。

顾谨森也听出了叶枫的声音,他在电话另一头问,“你跟叶枫在一起?”

季溪知道顾谨森问这句话的意思,她左顾而言他地回答道,“是的,我们正准备买些礼物去看望夏阿姨。”

“我妈?”

“嗯。”季溪看了叶枫一眼,朝他轻轻点了点头。

她的暗示已传达了出去。

叶枫对她的应变很是满意。

季溪继续说道,“我离开帝都后就怕顾夜恒来找我,所以我谁也没有联系,这次要不是偶然遇到顾夜恒,我想这辈子我恐怕也不会再去见夏阿姨。”

“我妈很担心你的,你一声不吭离开帝都后她问过我好几次你的情况,还有你跟我哥的事情她也很想知道原因。”

“没有什么原因,就是不适合。”季溪又看了一眼叶枫。

叶枫没有说话,他安静地站在她旁边示意她继续往下说。

“谨森哥,你也知道我跟顾夜恒不合适的,要不然你当初也不会在大家面前那么维护我。但是拼命维护并不能改变我的身世跟身价,我累了真的累了。”季溪的这些话是真心的,所以她说的十分流畅。

顾谨森也改了口吻,他说道,“只能说你跟我哥是有缘无份,只是……我不知道他要是恢复记忆后能不能接受这个事实。”

“我觉得他早就在我离开帝都的时候就接受了事实,他一直寻找我的下落并不是想要跟我重归于好而是想要讨个说法。”季溪微微叹了口气,“其实我挺庆幸他现在什么都不记得了,这样我也不用害怕他来报复我。”

“怎么会,大哥他是爱你的。”

“但是我也有我的生活,不能说他爱我,我就要一辈子背负着沉重的十字架。”

“说的也是。”顾谨森开始关心起季溪的生活来,“你现在过得怎么样?”

季溪看向叶枫,用眼神询问他该怎么回答。

叶枫示意按计划行事。

季溪一脸为难,朝叶枫露出一脸苦相。

叶枫朝她走近一步,微低下头盯着她,那表情似乎在说都到这份上了,你还在坚持什么?

季溪再次叹了口气。

“我……我过得并不好!”然后在叶枫的监督下她把自己独自回到安城后因为不想被顾夜恒找到她的行踪于是找了一份在山上种树的工作告诉了顾谨森。

“叶枫呢,他就让你在山上种树?”果然,顾谨森上了钩。

“我没有去找他,后来也是顾夜恒到南城去我,叶枫才知道我已经从恒兴辞职了,所以……”季溪没有把话说透,她觉得说得太透以后很难圆这些谎,于是她说了一些明面上的话,告诉顾谨森,她当初跟叶枫分手也是因为家里不同意。

“我这个人挺不详的,因为我,叶枫辞掉了工作等于放弃掉了一生的事业,而顾夜恒……因为要到安城来找我最后弄成这样,都是因为我。”

季溪这段绿茶级的表演顿时引来了顾谨森的同情,他连忙安慰季溪,让她不要这么想。

“有什么需要给我打电话。”他说。

结束完跟顾夜恒的通话,季溪再次叹了口气,她对叶枫说道,“演这种戏我有很强烈的负罪感。”

“因为你不想欺骗顾谨森?”

“是的,小时候他真的很照顾我,虽然现在的他我完全不了解,但是儿时的记忆最为珍贵。”

“我能理解,不过你演这种戏并不是为了伤害他,如果我们真的能拿到魏清玉利用安城分部来洗黑钱,这无疑也是在帮顾谨森铲除内鬼,恒兴集团现在不只是顾夜恒的也是顾谨森的,他也占有百分之五的股份。”

季溪想想觉得叶枫说的很有道理。

“所以我们现在也是在帮他,对吗?”

“当然,所以不要想太多,嗯。”

季溪点点头,果然在做大事上,她永远都是这般不果断。

选好了礼物,季溪跟叶枫两个人去拜访夏月荷,夏月荷见到季溪后顿时一阵希嘘。

“你这孩子跑哪里去了,谨森跟夜恒四处找都找不到你的人?”

“我一直在安城。”季溪回答。

“夜恒来过安城呀,也没有寻到你。”

“我无心想让他寻到他自然是寻不到的。”季溪说完给夏月荷介绍叶枫,“这是叶枫,以前任星耀公司的经理,我以前在帝都的时候就是在他手下工作。”

夏月荷仔细端详了一下叶枫,然后伸手让他们入座。

坐下后,她问叶枫,“叶先生怎么会跟季溪一起过来?”

“我现在是季溪的男朋友。”叶枫边说边笑着看向季溪。

季溪脸上的笑很不自然,她连忙低下了头。

“跟季溪在交往?”夏月荷也看向季溪,见季溪低头假意端杯喝水,她又把目光投向叶枫,“我听谨森说你们以前就交往过,是不是?”

季溪的眼珠子在眼眶中转了一圈,心想这个顾谨森果然是什么话都会说,看来他跟自己的这位母亲没少谈论她的事情。

季溪点头,放下茶杯再次看向夏月荷时神情变得坦然了很多。

叶枫见季溪点头,连忙回答道,“是的,我跟季溪之前交往过一段时间,后来因为……因为顾总也喜欢季溪,所以……”他有些无奈地笑了笑。

“这些事我也听谨森说过,他说顾夜恒之前为了追求季溪花了不少力气。那个时候顾夜恒陪着季溪回安城,我还担心因为我的原因会影响到他们两个人之间的感情,没想到回帝都后不久我就听说季溪走了。”夏月荷说这些时目光转到季溪身上,神情哀怨,“当时我还难过了很久,总想着是不是因为我。”

“跟夏阿姨您没关系。”季溪安慰道,“是我跟他没有……”

季溪想说是她跟顾夜恒没有缘份,话还没有说完,叶枫却抢过了话头代替她说道,“季溪当年跟顾总在一起是为了我。”

“为了你?”这句话成功吸引了夏月荷的注意。

于是叶枫就把自己家里不同意他跟季溪交往的事情告诉了夏月荷,还说季溪是为了不让他跟家里闹矛盾故意答应了顾夜恒的追求,目的就是为了让他死心。

听完叶枫的叙述,夏月荷无限感概,“原来是这样,怪不得当时网上闹得佛佛扬扬,我就觉得奇怪,季溪又不是什么公众人物,怎么一天到晚就被人拿出来评论,什么故意推那个叫徐子微的,还有说是上学的时候当别人的情人,乱七八糟的一大堆。”

bl啊好烫撑满了abo 第二章

为了给自己多些时间陪他的管家婆,墨廷朝早早就退下来,为的是他的管家婆去国外巡演他能陪同。

可是这次,他的管家婆却横竖都不让他陪,还美其名曰,距离产生美,两个人相处时间长了会审美疲劳……

所以,他被丢在家里,一个人孤零零的。

让墨云一回墨家他私心里也怕管家婆回来会动怒,结果,管家婆回来后看见墨云一还真没气也没恼,直接拉着自己的行李包,走人。

任他怎么一声声的唤着,小棠,小棠,你听我解释……

那管家婆扬着下巴挺着腰杆拉着行李箱头都没回的走出家门。

墨廷朝真是拿这个管家婆一点办法都没有。

本想着珍惜以后的时光,把以前荒芜和亏欠的爱都补回来,可是人家似乎不太领

文学

情。

墨廷朝只能眼看着那高傲的女人,扬着天鹅的颈子拉着行李离家出走也不敢阻拦,他怕把她惹急了她再玩个失踪什么的,他已经五十几岁近六十岁的人了,再也承受不起她一失踪就是近二十年。

………………

梓琪刚推开办公室的门便看见一位“贵客”靠在她办公桌后的大班椅里一边看报纸一边悠闲的喝着咖啡。

“妈,你怎么在这。”而且还这么早。

昨天她和彦琛特意的去机场接巡演归来的母亲,怎么这一大清早的就跑到自己办公室了。

“琪琪,你来了。”

坐在大班椅里的女人放下手里的咖啡笑着向女儿招手,“快过来,妈给你看好东西。”

“什么啊?”梓琪疑惑的走过去,绕过办公桌凑在母亲身旁。

“琪琪,你看!”初棠指着报纸,“马尔代夫的海滩多美,陪妈妈去旅行吧。”

“妈,你是不是和爸爸吵架了。”

一看这情形就知道,一定是又要离家出走了。

初棠不接女儿的话,自顾自的翻着手里的报纸,边看边指指点点的,“琪琪,你看这里!加拿大的风景也不错,要不你陪妈妈去加拿大?”

“妈!”梓琪真是没辙了,从母亲手里抢下报纸,“你知道的,我有两个宝宝。”

就公司的事情不说,她还有宝宝呢,怎么舍得扔下孩子不管。

初棠把报纸往办公桌上一丢,嫌弃道。

“现在想起宝宝了,当年是谁把宝宝一丢下就是三年!”

梓琪,“!!!”

“妈,我那是不得已!”当年她伤了人被判了刑,所以那三年不敢在T市出现,可是她的母亲呢,借着车祸假死,然后跑去国外一去就是二十年……

文学

一提起这个梓琪就觉得委屈。

那时候她才七岁,母亲也真狠得下心。

难怪外公经常去国外疗养,原来去看自己的女儿,一想起这个,梓琪就更委屈的不行。

要不是现在自己有了两个宝宝,她非要在外公和母亲面前大哭大闹的嚷着让他们赔偿她这么多年失去的母爱!

一开始梓琪躲去国外进修小提琴的时候,她的恩师就是面前这个女人。

因为母亲车祸时毁了容,而且在梓琪心中母亲已经离世,所以她也没想到对自己悉心照顾的恩师会是自己的母亲。

一想起这个,梓琪就更郁闷。

她很想问母亲,是不是董雪云不离开墨家你就不回来和我相认!

可是,一想起当年躺在病牀上,满脸缠着纱布只露着眼睛靠呼吸机呼吸的母亲,她就问不出口。

其实梓琪不知道的是,用父亲墨廷朝的话说,女儿绝对是遗传了她母亲的基因,母女俩都是狠心的女人,一个失踪三年,一个失踪近二十年,抛夫弃子!

“我也是不得已。”梓琪的话一出口,初棠就知道女儿的潜台词是在指责自己。

所以,虽然她说的算是事实却也有些心虚,毕竟抛下年幼的女儿是她不对。

骄傲如她,她不会允许自己的丈夫背叛自己,更不会看着自己的前夫和别的女人在自己面前秀恩爱。

所以,她选择了远走他乡,既做到了眼不见心不烦又可以实现自己的梦想。

一举两得,何乐而不为。

“琪琪,要不你陪妈去韩国吧,妈去做个整容手术,再整回原来的模样,这样外人见了也知道你是我女儿。”

梓琪无奈的叹一声,她知道,母亲是生气爸爸把墨云一带回家。

作为一个女人,任谁都不会大方的看着丈夫把迫坏自己家庭的女人的女儿带回家抚养。

虽然她也不赞成,可是,父亲已经把人带回家了,难道还要把人赶出去不成,而且自己现在是彦家的儿媳了。

“妈,你别闹腾了,我知道,你生爸爸的气,可是,有什么事要好好交流,别总是离家出走。”梓琪就想不明白了,母亲和父亲同龄,看父亲稳重老城,可是母亲怎么越来越像老顽童了,长得年轻不说,就这脾气,不高兴就离家出走,这次要是又离家出走了,父亲还不得急出毛病了。

“我和他没什么好交流的。”初棠把办公桌上的一副文件啪的往旁边一丢,端起咖啡轻啜了一口,脸色也由刚才的雀跃变得高冷。

“妈~您别这样嘛。”梓琪知道,和老顽童母亲交流就不能用正常的交流方法,所以她摇着母亲的胳膊撒着娇,“您舍得丢下爸爸和女儿,那您舍得您可爱的外孙,外孙女吗,他们多可爱呀,您舍得吗,宝宝们没有外婆多可怜啊……”

梓琪拉着母亲的胳膊摇啊摇啊,她知道,两个宝宝是爸妈手心里的宝贝,两天见不到妈妈都会想的睡不好。

果不其然,听了女儿的话,初棠也不嚷着要旅行也不说去韩国了。

见母亲态度松动,梓琪赶紧趁热打铁。

拉着母亲的胳膊关心的问,

“妈,您昨晚住在哪,酒店?”

母亲一大早就来到公司,一看就知道昨晚就没住家里。

初棠委屈的点点头。

“妈,这次爸爸真的过分了。”梓琪知道,想要母亲消气这时候绝对不能帮父亲说话。

初棠再次委屈的点头。

“妈,你看这样行不行?你先从酒店搬出来,住我公寓,和爸爸分居,直到他妥协为止!”

一听到女儿站在自己这边帮自己,初棠当时眼睛一亮,痛快的答应,“好呀。”

要知道,她可不想回去自己父亲那里,父亲都一大把年纪了,她可不想老人为她超心。

现在有了女儿的支持,那她就住在女儿的公寓里和墨廷朝分居!

既然他可怜墨云一,那就让他守着那个“私。生女”过日子吧。

梓琪让自己的司机随母亲去酒店取行李箱,又把母亲送去自己的公寓。

一切安排妥当后,梓琪拿着手机给父亲打了电话。

“爸……妈妈现在住我公寓里……您知道密码吧……嗯,别说我给您报的信……”

别怪梓琪出卖母亲,或许是经过了和丈夫宝宝分离三年的经历让她明白,既然两个人相爱为何还要吵吵闹闹分分合合的,爸妈都不是年轻人了,还有多少岁月可以挥霍,所以趁着还不算太老应该享受生活,而不是一个闹脾气玩失踪,一个急得直挠头。

………………

夜晚,已经过了十点钟,虽然街道上依旧车水马龙,可是梓琪小窝所在的小区可算夜深人静。

公寓电梯门打开,一个高大的男人从里面走出来。

男人来到梓琪小窝门前,熟练的在密码锁上按下一串数字,房门应声而开,男人也悄无声息的进去。

初棠有个好习惯,每晚十点之前会准时入睡。

熟睡中的她只觉得身侧的牀垫向下一塌,然后自己被人丫在身下。

“啊!”初棠不由的惊叫一声,待看清覆在自己身上的男人时真是又怒又气。

“墨廷朝,你个混蛋!滚!”

初棠连推带打的,这混蛋,什么时候钻进来的,她怎么一点都不知道。

“小棠,别闹了,虽然说打是亲骂是爱,都老夫老妻了,总不能每天都这样的亲啊爱啊的,我这一把老骨头哪受得了。”

墨廷朝嘴上说着“正经”的话,一双大手可不像嘴上说得那样正经,迫不急切的扒,着初棠的睡衣。

初棠连躲再挣扎的,墨廷朝知道,这女人,平时看着张牙舞爪的,可是,在自己身下时就会化成一滩水。

只听黑暗中传来“嘶”的一声,初棠的衣服被华丽丽的扯碎了丢在地上,然后,自己的城池也被攻破,墨廷朝胜利的旗帜插上城池。

………………

相较于这一室的旖旎,彦家别墅的一处房间里却是另一番情景。

bl啊好烫撑满了abo 第三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