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教官在医务室做到腿软 第一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被教官在医务室做到腿软 第二章

“那么信得过的民族企业家们,现在是不是应该筹钱,准备接手未来印度的重要产业了呢?你们也应该知道美国人购买了迈索尔铁矿,实话实说,美国看上的可不仅仅是迈索尔铁矿,包括但不限于钢铁、化工、纺织等等的产业,出于利润考虑,我们完全应该让美国人接盘,但谁让我们和印度人的关系在这呢,总是有一些感情的。”

“大英帝国十分愿意,把这些产业分离一些出来交给信得过的人。毕竟这么长时间,以及英国和印度的特殊关系都是我们做出这种倾向的理由,但是也不能赔钱吧?价格上总是要过得去的,希望大家不要让大英帝国失望。”

最关键的问题还是钱的问题,感情可以谈,但如果有金钱的加持不是更加的牢固么。

提及迈索尔铁矿的出售,也是给这些印度本土的富豪一些动力,筹到更多的钱,把持更多的产业才能在独立后的印度立于不败之地。

要是印度独立以后他是绝对不敢这么做的,众所周知印度从国家到个人,在商业上以过河拆桥著称,国家角度上把外资企业引进来再杀是常规操作。

个人层面上也不值得信任,印度首富安巴尼就曾经做过一件事,把从亚马逊那里得到的融资,用来合作亚马逊在印度发展的钱,用来建立了一个和亚马逊几乎业务一模一样的复制品。然后用来在印度本土和亚马逊竞争。

这才是真正的用你的钱办你的事,用了亚马逊的钱建立自己的网站,然后和亚马逊竞争。

至于欠某大国银行一百亿不还,同样也是印度首富干出来的事情。都做到了一个国家的首富,还能做出这样的事,也是颇为少见。

换句话说就是没有格局,比杰克马就落了下层,只纠结于传统的诈骗。看看杰克马,同样用国家的钱为自己办事,还能得到众多的拥趸,在格局这个层面上高下立判。

面对艾伦威尔逊的要求,从买办的身份看到了垄断资本家曙光的富豪们,现在干劲满满。就如同眼看着英国人要离开的尼赫鲁、帕特尔等国大党高官一样,内心激荡,要做一番事业。

机会已经摆在眼前,值得大家翻箱倒柜拼搏一番。他们怎么可能不上心。

这一次的见面,不可能定下来什么,同样募集资金也需要时间,但这不耽误艾伦威尔逊已经畅想着收获的果实。

帕梅拉蒙巴顿正在院子里遛狗,在午餐时间出来的艾伦威尔逊,顺便呼吸了一下新鲜空气,正好过来陪陪副王女儿。

“这么快就谈完了?”牵着一条幼年德牧的帕梅拉蒙巴顿有些惊讶,这一点都不公务员。

“我们做事可以快也可以慢,只不过一般不用太着急,不代表我们就不会加快进度。”艾伦威尔逊老神在在的道,“为什么要一起邀请,不是一个一个的谈呢?因为我们是殖民者,和这些买办虽然合作,但身份上有隔阂。单独谈判,这些有钱的印度人会心中疑虑,怕我们利用手中的武器逼迫他们做什么。”

“一起谈就不同了,这些印度富豪一起出现,会彼此之间产生安全感。相信他们离开之后,互相也会研究做出评估的,所以要么不成功,要么这些人都会选择和我们合作。”

帕梅拉蒙巴顿抱着小德牧,听着艾伦威尔逊的话,最后点头道,“原来是这样?”

“当然,他们也可以谈,他们也可以爱国嘛。”伸手把女孩手中的黑背接过来放在地下,院子边缘还有铁丝网,那条小德牧站在正中间。在他与狗之间,横着一道新的和一道旧的铁丝网,铁丝网由院子的一个角落伸向另一个角落。

旁边还有一个罐头状的食盆,开始意味着选择。狗与罐头盒之间的双重铁丝网所能提供的是诸如集中营暴怒症、剥夺个人自由之类的东西。是食物还是铁丝网,是个人选择的问题。、

艾伦威尔逊看着被放在地下,蹲着很老实的小德牧,伸出拇指指着背后庄园的方向,“其实帕梅拉你不觉得么,他们就好像一条狗啊。”

是选这条狗还是那条狗呢?每条狗都站在正中间。是什么东西在驱赶狗?可以是皮鞭也可以是食物,对于目前的艾伦威尔逊来说,选择权在他的手中。

但你可别转过身来,说不定就有一条狗在默默无声地尾随着你。

尽管艾伦威尔逊认为狗并不坏,只不过需要一些手段训练而已,有时候需要打理,有时候需要打骂,但这有什么关系呢,都是必经之路而已。

被教官在医务室做到腿软 第三章

第五百九十四章

李旦,脸色苍白。23US.更新最快

武则天和李显同时出现,也就表明了张易之兄弟的行动已经失败。

他这次发动兵变,所有的行动都建立在一个基础上,那就是武则天和李显必有一人被害。

可现在……

李旦深吸一口气,催马向前。

这一路上,他所到之处,士兵们离开分开,让出通道。

虽然没有人话,但李显却清楚感受到,那些人看他的目光里,带着一丝丝的恨意。

这些士兵,都是在听武则天遇害的消息后,才跟随他起兵造反。

现在武则天和李显都在,岂不就明了,李旦的是谎言,他们被李旦欺骗了。

原本是从龙除逆,却变成了起兵造反。

这可是杀头的大罪……士兵们心里很清楚,他们似乎没有了退路。

所以大家虽然怨恨李旦,却还是听从他的差遣。

李旦来到城下,抬起头向城头上看去。

“儿臣甲胄在身,请母亲恕儿臣不得行大礼参见。”

提象门宫城高六丈,站在城楼上,武则天有些看不太真切李旦的表情。她心中突然生出莫名的悲伤,虽看不清楚,目光却始终在李旦的脸上,不肯移动半分。

气氛,变得有些压抑。

武则天不话,李旦也没有开口。

母子二人就这样静静的对视,武则天的眼中,突然闪过一抹晶莹的泪光。

还什么?又能什么?

到了这一步,什么都没有用,只能是你死我活。

“太子,你知道吗?”

武则天突然回头,看着李显道:“朕其实有些后悔,当初若是把你留在身边,让相王前往庐陵,结果不定会好很多。”

“陛下!”

李显诺诺应了一声,却不知道该些什么。

武则天朝他头道:“论才干,相王强你太多。

他比你隐忍,也懂得收买人心。就这一而言,你远不如他,但唯一一,也是朕当初听从狄公劝后,下定决心立你为太子的原因。你,可知道是什么?”

“儿臣有的时候,会优柔寡断。”

“呵呵,倒也算不得优柔寡断,只不过你会念旧,念兄弟之情。

你这性子,守成当无不可,但开疆扩土,做天可汗却还不足。所以,朕希望日后你登基了,多一些果敢,学一学你这兄弟……这江山在朕的手里未曾兴盛,但朕却希望,它能够在你的手中真正兴盛起来。”

李显闻听,吓了一跳,忙跪在地上。

“母亲,你这话怎得?”

武则天却没有再回答,而是转过身,看向城楼下的叛军。

“尔等受人蒙蔽,并无大过。

现在放下手中兵器,立刻返回

文学

你们的营地之中。朕今日,只追究首恶,从者无罪。”

执掌天下十余载,武则天或许不得那些勋贵世族,王公大臣的喜爱,但是在民间,却极有威望。士兵们对武则天的话语,深信不疑。原本他们还想着要不要继续抵抗下去,可是在武则天话音落下的时候,就听到叮当声响不断,士兵们纷纷丢下手中兵械。

数千兵马,甚至抵挡不住武则天的一句话……

李旦的心已经沉到了底,但依旧端坐马上,巍然不动。

“相王,你回去吧。”

武则天的声音里,带着浓浓的疲惫之意。

李旦闻听,心中一颤。

他默默下马,在他身后,李隆基等人也跟着下马,跪在了地上。

李旦匍匐在地,朝着门楼上的武则天,行叩拜之礼,而后起身道:“母亲,儿回去了!”

只这一句话,武则天的眼泪唰的流淌出来。

已经多久没有哭过了?

武则天已经记不太清楚……她只记得,登基之后,十余年来,她一共只哭过三次。

而最近的一次,就是在狄公病故的当日。

“母亲,可否……”

“闭嘴!”

武则天脸上带着泪水,却厉声低喝,打断了李显的话。

“太子,你要记住,他日你登基九五之尊后,切不可再存妇人之仁。

朕把这江山给你,也是希望你能将之兴盛。相王既然做了错事,就必须要受到惩罚。国有国法,焉能因亲情而漠视……在这一,相王真的比你更有魄力。”

杨守文和幼娘就在武则天的身后。

武则天与李显的交谈,声音不大,但他二人却能够听得清清楚楚。

在武则天出那一番话语之后,两人都不由得打了个寒颤,默默相视一眼……

人帝王家中无亲情,果然如此!

既然生在帝王家,就必须要学会里面的规则。

他们都清楚,李旦完了!

武则天不会放过李旦,之所以让他回去,穿了,就是想留一个体面给李旦,让他自尽。而李旦显然也知道武则天的心思,甚至没有求饶。因为他也知道,这个时候,他求饶也没有用处。母亲是什么性子?李旦一直在武则天身边,焉能不知?

“父亲,等我!”

李隆基见李旦离开,也跟着站起身来。

“三郎,留下来。”

“不!”

李隆基却一脸的坚定之色,轻声道:“父亲要走,孩儿怎能不在身边伴随?若父亲走了,孩儿一个人留

文学

在这里,又有什么意思?咱们一家人一起走,父亲就不会感到寂寞。”

李隆基如果留下来,不定可以得到武则天的宽恕。

这也是李显本来的想法……

可是,在李隆基出这一番话之后,他竟笑了。

“也罢,咱们走吧……我虽然没有登上那九五之尊的位子,可是却养了一群好儿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