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每晚都要吃我奶不放 第一章

宣平侯入宫便接到了即刻南下的圣旨,皇帝钦点他为南巡钦差大臣,暂代南海城水师总督一职,务必以最快的速度、最小的代价剿灭匪患,夺回南城岛屿。

宣平侯率领五百轻骑连夜出了京城,常璟亦在随行的行列。

顾娇从信阳公主的宅子出来后,坐玉瑾安排的马车回了碧水胡同。

家里很热闹,街坊邻居都过来看小宝宝,这真的是个又乖又漂亮的小宝宝。

秦公公与魏公公也来了。

顾娇此番入宫就是给姑婆与皇帝报喜,两位大佬因海上匪患一事连夜召集肱骨大臣议事,没办法亲自到碧水胡同来探望小家伙,于是让秦公公与魏公公过来。

“你都抱了半个时辰了,给我也抱一下!”

西屋内,秦公公幽怨对魏公公说。

魏公公背过身子,避开秦公公伸过来的魔爪,蛮横地说道:“不给!”

他先抢到的!

还是从六婶儿手里抢过来的,天知道他付出了多大的代价!

“你下次再来抱!”魏公公坚决不让出小宝宝!

秦公公气得直磨牙。

小样,跟了皇帝一场,就忘了谁才是后宫第一内侍了是吧?

魏公公不管。

他不让不让就不让!

秦公公又不能上手去抢,万一伤了孩子,庄太后还不得拧了他脑袋呀?

秦公公引诱道:“让我抱抱,回头我把德全送过去给你玩两天。”

德全是秦公公养的小王八,他最宠爱的那一只,魏公公眼馋很久了。

魏公公不假思索道:“去去去!”

有了小宝宝,谁还稀罕你的王八?

主要也是他馋秦公公的王八不是为了玩,是为了炖王八汤啊!

秦公公最终也没能抢过魏公公,很是让总被仁寿宫压一头的魏公公扬眉吐气了一把。

夺宝大战一直到小净空从国子监回来才结束,小净空一出现,基本俩人没戏了。

谁抢得过他呀?

小净空还不大会抱小宝宝,他把小宝宝放进摇篮里,值得一提的是他还没有摇篮高,于是他不得不搬来一个小板凳,踩在凳子上看小弟弟。

“弟子的鼻子像我,嘴巴像我,眼睛像我,眉毛也像我!”小净空挺起小胸脯,晃了晃小脑袋,无比得意地说道,“真是个帅气的小男子汉呢!”

所有人:“……”

搞了半天,你其实就是想夸你自己吧?

月子里的孩子除了吃就是睡,并不能

文学

很好地回应小净空的逗乐,小净空玩一会儿弟弟就没兴趣了,继续去胡同里溜鸡。

姚氏暂时住东屋,她奶水不大够,刘婶儿给介绍了个奶娘,奶娘是老实人,比姚氏小几岁,与家中嫂子差不多月份生下孩子,她的孩子交给嫂子去喂。

她则搬过来,住姚氏原先的屋,她主要是夜里喂喂孩子,白日里若孩子吃不够就再多一两顿。

得知顾娇一会儿要睡在西屋,最开心的是小净空。

“我可以和娇娇睡啦!”

他将自己洗得香喷喷的,小寸头梳得光亮亮的,雄赳赳地去了西屋。

“娇娇!我来啦!”

他蹬掉鞋子往床上爬。

谁料他一只小短腿儿还没爬上去,便被坏姐夫提溜了起来。

萧珩:“你去姑爷爷那边睡。”

小净空一阵扑腾:“我不要!我不要!我和娇娇睡!”

不要也得要。

小净空被坏姐夫无情地拎去了隔壁。

顾娇洗了澡回到西屋时,床上的被子已经铺好了,只铺了一床,小净空不在,萧珩……在,不过却是在收拾自己的寝衣。

“你不睡吗?”顾娇问。

她刚洗过澡,头发还没来得及擦,用一块干爽的棉布裹在头顶,独独遗漏了一缕湿漉漉的秀发,耷在她耳畔,晶莹的水珠滴在她白皙的脖颈上。

有些诱惑。

萧珩轻咳一声,移开视线,看向手中的寝衣,道:“我和净空过去睡。”

顾娇看着西屋的床铺,好叭,这张床睡三个人确实小了点。

其实不是床小不小的问题,而是——

萧珩看着她日渐美好的身躯,在夜深人静时格外令人难以冷静,他深吸一口气,摒除在识海中翻涌的旖念,正色道:“时辰不早了,你早点歇息,记得擦头发。”

“嗯。”顾娇点点头,顺手将头上的棉布巾子拿了下来。

乌黑的长发滑落,铺满她的肩头,衬得她娇嫩的肌肤莹白如雪。

他每晚都要吃我奶不放 第二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他每晚都要吃我奶不放 第三章

汪乃谦红着眼睛抱着汪祖母,硬生生的忍住不让自己的眼泪掉下来。汪乃谦抱着汪祖母心里头没有一点儿安全感,汪乃谦感觉此时此刻自己怀里的人好像下一秒就会消失不见。

跟汪祖母说完之后,汪乃谦知道自己目前还有很多事情处理,跟汪祖母道了别之后汪乃谦快速的下了楼。

刚好要上楼的琦君跟汪乃谦打了个照面,汪乃谦叮嘱琦君要好生照顾着汪祖母,最好是寸步不离,琦君听话的点点头。

看到汪乃谦的眼睛周围都是红红的就好像之前哭过一样,琦君有些担心,还没有来得及开口问汪乃谦因为什么事情,汪乃谦就已经快速离开了。

既然汪乃谦这么认真的叮嘱自己肯定是因为什么事情,那自己一定要多注意一下汪祖母,琦君快步来到汪祖母的房间,一直坐在汪祖母的床边陪着汪祖母说话聊天。

从家里出来之后汪乃谦很快来到公司,汪乃谦助理告诉汪乃谦关于白木兮的一切情况自己差不多已经摸清楚了。

听助理说,白木兮之前在国外确实事业是做的风生水起,但是那都是因为她身后有一个外国的老头子儿子死掉了一个人有一大笔钱不停的支柱白木兮。

而白木兮因为对老头子不满意,偷偷的背着老头子在外面用老头子给的钱去养小白脸,这件事情被老头子知道之后,一气之下收回了对白木兮公司的所有资金注入。

一夕之间,白木兮就变成了一个什么都没有的人。但是白木兮不甘心,白木兮想要向老头子证明就算没有老头子的钱自己也一定可以做到的。

公司没有资金是周转不开的,白木兮迫于无奈之下只有去借高利贷这一条路了,高利贷借来之后白木兮故意光鲜亮丽

文学

的出现在汪乃谦的面前,得知汪乃谦现在急需要资金,白木兮把自己借来的高利贷的钱全部投入在和汪乃谦合作的项目之中,果然白木兮这个算盘子打的不错,跟汪乃谦成功的赚了一笔。

但是白木兮的小白脸还在继续的养着,把钱都给了小白脸跟自己去挥霍了,现在高利贷的人正追着白木兮不放,让白木兮偿还巨款。

最近汪乃谦跟琦君之间出了一些问题,一直把自己一个人封闭着,白木兮找汪乃谦帮忙,汪乃谦根本没有放在心上,一直都在琢磨跟琦君之间的问题怎么解决。

白木兮没有办法,本来以为汪乃谦会帮自己,可是谁知道汪乃谦根本不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中,或者说汪乃谦根本就不清楚白木兮说的事情居然是偿还高利贷。

既然汪乃谦不帮自己,白木兮无奈之下,白木兮实在想不到什么好办法了,只能暂时挪用公司的公款了,刚好被助理今天查白木兮的时候发现了公司账单上面感觉不对数,而且白木兮的账户上突然被打入一笔巨大的款项。

助理告诉汪乃谦这件事情之后,汪乃谦念及之前白木兮帮助了自己度过公司危机的事情,把该舒服白木兮拥有的钱分给了白木兮之后就停止了自己跟白木兮之间的一切合作,自己承包了之前跟白木兮之间的合作。

但是白木兮从汪乃谦的公司离开之后,就被放高利贷的人给抓到了,非要逼白木兮交钱出来,不交就剁掉白木兮的手跟脚,白木兮求他们宽限几天,放高利贷的人勉强同意,毕竟如果逼死了白木兮自己找谁拿钱去呢。白木兮趁着放高利贷的人没有注意自己的时候,一个人拿着汪乃谦给自己的钱溜到了一些外国的小镇上去,过着颠肺流离的生活。

汪乃谦其实挺惋惜白木兮这个女人的,说实话确实白木兮挺有管理能力的,也很有头脑。在经营公司方面白木兮是一个不可多得的人才,而且好好发展的话确实是个女强人,只是被一些东西蒙蔽了自己的心走上了歪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