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部杂交小说 第一章

到了中午的时候,鬼子发现除了第三游击支队一个方向之外,其余的两支中国部队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进展,长川真田不由地疑惑不已。

“武田君,常凌风推进这么缓慢,不会是有什么阴谋吧?”

武田馨心里也十分的纳闷,说道:“卑职也觉得这里面一定有什么阴谋。可是这样的打法,难道第三游击支队的人不会有意见?”

长川真田道:“从表面上来看,常凌风的独立团过于的小心,有存在贻误战机的可能性!但是我认为事实并非如此,常凌风绝对并非当前表现出来的胆小如鼠。”

“是啊,卑职实在是猜不透他的想法!”武田馨道,“第三游击支队的进攻虽然很猛烈,但是皇军的防御体系相当的完备,只要有足够的弹药我们守住是没有任何的问题的,可是这弹药的问题?”

长川真田就说:“弹药的问题我已经向山下参谋长申请了,今天晚上就会有一批武器弹药空投到我们的阵地上来,以解燃眉之急。”

武田馨激动地直搓手:“真是太好了,这简直就是雪中送炭啊,航空兵们总算是干了点正事!”

“你不要高兴的太早,夜间空投对于航空兵来说难度也是不小,现在我们的阵地范围并不是很大,很有可能会投到支那人的阵地上去。武田君,接受空投武器弹药的事情请务必提前准备好,这是关系我们第118旅团生死攸关的的大事!”

“哈依!”

到了下午,索性连第三游击支队也放弃了进攻,所有的部队都在各自的阵地之中修整待命。

就这样,一直到了晚上。

阵地前的观察哨突然报告说鬼子的阵地上有三堆很大的篝火。

常凌风跟赵志家和孙万飞匆匆从指挥所出来,举着望远镜往前看,鬼子应该是使用了汽油,潮湿的木头和汽油混合在一起,在火苗吞吐中,浓烟随之翻滚而起。

“小鬼子唱的这是哪一出啊?”赵志家瞪着眼睛自语。

“小鬼子挺嚣张啊,团长,要不要让炮兵轰了鬼子的篝火?”

常凌风又观察了一会儿道:“鬼子要嚣张就嚣张吧,你去派人在鬼子的阵地周围多点点篝火,就照着鬼子的这个样式来,越多越好!注意把握好时间!”

“啥意思啊?”孙万飞一脸的茫然。

常凌风道:“这三堆火是鬼子地面部队给他们的飞机指引目标的,如果不出我所料的话,鬼子应该要空投物资了。”

“原来这么回事啊!”

孙万飞和赵志家两人对视了一眼,顿时全都明白了,多点火不就是干扰鬼子空投嘛,孙万飞当即乐呵呵地派人去点火了。

“老赵,把机枪都准备起来,鬼子的飞机来了,咱们好好地招待一下!机枪的位置有讲究,尽量的靠近鬼子的阵地北侧。”

“是!”

刘家沟阵地。

“旅团长,空投的运输机已经到了察南境内,再有二十多分钟就能飞抵我阵地上空,卑职按照您的吩咐,做好了一切接受物资的准备!”武田馨汇报道,这件事非同小可,从篝火位置的选择,再到联络,都是他亲自盯着,唯恐出一点差错。

“呦西,武田君,你的辛苦了,来,喝点水!”长川真田亲自给武田馨递过去了水壶。

武田馨道了声谢,也不客气直接咕咚咕咚地灌了起来,他忙得脚不沾地,确实渴了。

长川真田道:“周围的支那人有没有什么动静?”

武田馨放下水壶擦了擦嘴说道:“目前还没有,真不知道他们在想什么,是不是还想着夜间偷袭,卑职可是做好了应对的准备,皇军勇士们现在都在战壕里,一旦支那人进攻,必定会得到我们的迎头痛击!”

夜色如墨,日军残兵都在战壕里严阵以待。白天的战斗,川谷大队并没有遭到任何的进攻,所以相对而言士兵们比较轻松。

川谷裹着大衣蜷缩在战壕里,作为大队长,他必须在一线指挥战斗。川谷也不知道下一步该如何应对,但是空投武器弹药的消息还是令他精神为之一振。

夜战是独立团的特长,川谷严令士兵们做好一切的战斗准备,防止偷袭。

黑暗中,这些日军连日来都在地下挖工事,已经很是疲劳,即使长官们不住地提醒,但是还是有人纷纷倒在战壕里横躺竖卧地休息。对此,川谷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打仗还要靠着这些士兵,他也不好太过于苛刻。

38部杂交小说 第二章

“避重就轻?”赵允弼不怒反笑,指着那刘昭武,“你怎么就知道刘昭武说的便是实情呢?”

轰!

庞昱心头一震,望着赵允弼似笑非笑的面容。

“想来如今就是找来门外那数十名府兵,他们也只会说是刘昭武带他们去的,不管自己郡王什么事对吧?”

“哈哈哈~安乐侯果然聪明!”

赵允弼大笑一声,扶手称赞道。

就在杨伍德将那口信川令人传于北海郡王府之后,赵允弼便开始一系列的操作谋划。

刘昭武这个废物竟然当场承认,不救也罢,滚去天牢过那暗无天日的日子去吧。

赵允弼只要保证自己的弟弟赵世清无恙即可。

“刘昭武我问你,昨夜除了你以及那数十名府兵外,是否还有会稽郡王赵世清的身影?”

忽然,正当庞昱无可奈何时,欧阳永叔怒喝一声。

不能再耽误了,聪明的欧阳永叔在就从赵允弼的话中听明一切,怪不得那些从犯要被赵允弼喊走,直到这时才匆匆来迟。

这尼玛不是对口供去了吗?

“句句实属,下官口中句句属实啊!!”刘昭武声泪俱下哭喊起来,这罪明明是两个人犯得,姑娘是两个人抢的,抢来之后见色心意的也是赵世清,可怎么定罪的时候却只有我?

这还有没有天理了!

“欧阳修!本官念你乃是吕相门生,特此招你入我开封府行就一职,公堂之上不得随意发言,退下!”

杨伍德大怒不止,这欧阳修怎么如此没有颜色。

“回禀杨大人,此时断不可如此结案,其中蹊跷难寻,犯人更是逍遥法外,我等食之俸禄便要为其做主,刘昭武所言虽然不可完全听信,但也不能全然不信呐!”

“放肆!欧阳修你以为本官那你没办法了吗?”

杨伍德的脸这下是彻底黑了个干净。心中更是暴怒难挡。

安乐侯庞昱跟北海郡王赵允弼,那两人是什么身份,虽

文学

然言辞中多有不善,但本官大人不记小人过,忍忍也就过去了。

可你欧阳修只不过是个小小下九品芝麻小官,也敢在宫堂之上当中驳斥本官?

“好大的胆,欧阳修本官令你速速退下,此案你无须再过问!”杨伍德大袖一挥,指向门外。

欧阳修面色难看,他没有想到杨伍德竟然这般不留情面,眼中闪过一丝无奈,对杨伍德的昏庸他是又有了更深刻的体会。

“不可!”欧阳修向前一步,一股股不甘在眼中暴涨。

“哪怕今日杨大人要革职下官,抓捕下官,我欧阳修依旧要说,依旧要问,定要说出个青天白日,问出个坦坦荡荡!!!”

卧槽啊!!

杨伍德傻了,赵允弼呆了,在场所有人都懵逼了,就连地上的刘昭武都不由抬起头望着这个十足的傻缺,满脸费解。

只有庞昱笑了,哈哈哈~不愧是欧阳修,这才是那个不畏强权,公道自在心中的欧阳修嘛!!

“永叔不必怕,今日有本候在,我看谁敢动你!”

庞昱的目光巡视一周,最终看向杨伍德跟赵允弼。

“多谢侯爷了!”欧阳修拜道。

“以后咱们兄弟相称即可!”

“庞兄!”

“啊哈哈哈~”

……

……

杨伍德气的胡子都歪了,颤抖的手指着庞昱竟一时说不出话来。

“哈哈哈哈杨大人你可千万不要动怒啊,你若是动怒之后万一没忍住口,污言秽语什么的全朝本候喷来~”

说着庞昱甩了甩沙包大的拳头“你忍不住没事,本候若是忍不住揍起人来,啧啧,本候自己都怕啊!!”

“安乐侯你敢威胁本官?你可知?”

“哪有威胁,本候只是在叙述一件自身小事而已,怎么,还不让人晃晃拳头了?杨大人未免管的也太宽了吧!”

“……”

杨伍德转过身去不想再看庞昱,他害怕自己忍不住……然后被打。

赵允弼也是一副吃了翔的难看模样。

“杨大人,此案该结了!”

对杨伍德使了个眼色的赵允弼努了努嘴,正是摊在软塌上赵世清的方向。

啪!

杨伍德:“会稽郡王赵世清!对于刚才刘昭武的一番话你可认罪!”

只见那赵世清缓缓从榻上坐起,脸色通红,仿佛触到了伤处,嘴角一抽一抽,显然这一套起身带给他很大的负担。

“回杨大人,本王并不知道此事经过!”

刘昭武大惊:“你!”

“那刘昭武昨日下午时分前来我王府内,口口声声说秦姑娘家中老母病重,小小的包子摊除了维持家中生计之外还要承担昂贵的药钱,实在是不负重堪,便想将自己买于王府当做丫鬟。”

说着,赵世清瞅了瞅秦倾云,一丝怨毒闪过眼角。

“本王念及秦姑娘一片孝子之心,便答应了下来,当夜;刘昭武便带着秦姑娘来到了王府内,至于府内府兵为何会听从刘昭武的使唤,以及强抢民女一案,本王也是被蒙在鼓里啊!”

38部杂交小说 第三章

王琼拿着账本,跑来找严成锦:“贤侄啊,陛下巡狩,户部想

文学

跟商会借点银子。”

陛下自费三十万两,需补二十万两。

国库周转不开,王琼便想到,可以来良乡商会打欠条。

严成锦道:“何时归还,谁归还?”

还有两张欠条的银子,没有还给商会。

王琼一时语塞。

朝廷还欠着商会的银子。

“快了,等李兆番把银子运回来,世伯先安排商会的银子。”

“不借,世伯请回吧。”

严成锦头也不抬。

王琼傻眼了,以前帮严成锦整理衣裳都好使,这次此子软硬不吃。

但想到礼部和司礼监找要银子,他上哪儿弄去?

王琼看到严成锦的图上。

写了许多字,还画着他看不懂的线。

地上,更有数不清的彩色水墨画,下人正拾起来。

“贤侄琢磨陛下巡狩的事?”

陛下想南下,无非想看探访民生,但又远在京城,不能亲视。

治理天下,是需要巡视的。

不然,即便出了叛乱,也还蒙在鼓里,后世有飞机,大佬视察各地方便。

但在大明,这是历代天子也无法解决的问题。

“本官想拆除中书舍。”

王琼察觉到什么:“你、你又想改制?”

三日过去,弘治皇帝似是和百官置气,也似是回避百官,不上朝了。

听说严成锦赞成陛下南巡。

百官中不免有了声音。

谢府,湖心亭榭。

谢迁面上不满:“陛下巡查江南,百官反对,唯独严成锦赞成。”

刘健一脸疑虑。

李东阳道:“小婿虽胆小谨慎了些,可识大局。

问明陛下巡狩日期,必会有所动作。”

只是,这家伙的嘴巴,就如同他的姓氏一样。

“不错。”刘健看向旁边的扈从:“严成锦这两日在干什么?”

眼瞎了一只,弘治皇帝派了锦衣卫,护卫左右。

“属下不知。”

这个锦衣卫是千户杨礼的人,与千户叶准分属两个编制。

谢香灵走过连廊,看见刘健和李东阳,上前问安,却听谈论严成锦。

“刘伯伯和李伯伯是问严府?香玲正从严府回来。”

“严成锦在做什么?”

“作画,有许多画作,爹要查严府吗?”

谢迁摆摆手让她离开,面色陷入了沉思。

作画干什么?

这时,下人跑来禀报:“老爷,严大人来了。”

很快,严成锦来到亭榭中:“本官想到打消陛下南巡的法子,需三公谏言。”

何能抱着一本大册子,堪比半张书案。

刘健狐疑接过来,翻看几眼,顿时,惊讶得眉头一挑。

“这是什么?”

李东阳和谢迁同样惊讶。

这本册子上,有精美的插图,在插图旁,还有写着一行大字:

特大喜讯,京城南部的新宅地基竣工!

下方,有一幅精美的插图,匠人和力役,辛苦劳作,马车拉着巨石。

赫然,是京城外新建的宅邸!

翻一页,又有大字:

悬壶济世,昨日惠民药局看诊人数破两千!

下方,是惠民药局的彩图,病人排队,门上挂着惠民药局几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