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扒夜夜春宵全文小说 第一章

在被幽易连点了几个地方后,周武突然觉得自己的窍穴出现短暂封闭,体内的阴运转不通,直接导致周武无法开启鬼源。

“就问你慌不慌?”幽易得意地笑道。

沙包大的拳头没有一点留情,一拳接着一拳,结结实实地砸在了周武的脸上。

幽易下手把握着分寸,只使用肉体力量,并没有伤到周武的脑袋,全部都是皮外伤。

周武体内的阴被禁锢,他无法用阴来抵御着幽易拳头上的力量,总是百分百的力量落在周武的身上。

“服不服?服不服?”

幽易一边挥拳,一边叫喊着。

在他身下的周武并没有说些什么,只是发出一阵阵杀猪的惨叫声。

听到那惨叫声,周围的鬼修不禁毛骨悚然,心中想着,以后绝对不能招惹面前的这位兵王。

“服···服!”

疼痛打败了周武心中的不服气,也打败了周武的意志。

自己挨了上百拳,换做普通鬼修,脸庞早已麻木,可是也不知道幽易用了什么方法,自己的痛觉依然存在。

这完全就是在折磨自己。

“服气了?”幽易停止挥拳,疑惑地问道。

由于脸部变形严重,周武无法再次说话,只好点了点头。

“早这样不就行了,何必要受皮肉之苦呢?”

幽易拍了拍手,从周武的身上起来,沉青化为两道苍青色钻进了幽易的身体。

武亭立刻出来几名鬼修,上前扶起周武。

看到周武被打成猪脸,这几名鬼修心惊的同时,还有点想笑。

不过还是强忍着笑容,毕竟周武还在自己的身边。

“作为兵王,我宣布从现在开始,你们都是第九军团的鬼修,再无武亭和清阁之分,你们可有异议?”

“清阁没有异议!”

周武摇了摇头,便是没有异议。

清河和武亭的鬼修们合二为一,在这片广场之上只有一支队伍,那就是第九军团的队伍。

“好!看到你们这个样子,我很高兴,大家可以回去了。”幽易摆手说道。

其他鬼修离开,广场之上只留下了清河、甲林和王川。

幽易微微一笑,便与他们相伴而行,一路欢声笑语。

在与他们离别后,幽易回到房间,服下一枚蓝纹玄阴丹,巩固一下自己的修为。

···

哈塞城。

龙家的大厅之中,公孙鳞、薛维林和龙天行坐在一起,他们三个神色严肃。

“根据玉儿传来的消息,幽易已经成为了第九军团的兵王。”龙天行说道。

“兵王?”

公孙斌和薛维林震惊地看着龙天行,他们可知道洪荒要塞的兵王已经是中流砥柱,失去一个兵王对于洪荒要塞都是极大的损失。

所以洪荒要塞对于兵王是极为看重的。

“那咱们还要对付幽易吗?”公孙鳞弱弱地问道。

“当然,要不是幽易插手,我们现在早已占领了东荒城,我与他之间的仇恨已经不死不休了。”龙天行紧握拳头,愤恨地说道。

“可是,幽易远在洪荒要塞,我们要怎么对付他?难不成还要杀上洪荒要塞吗?”

“放心吧,这一点我早有准备。”

“据我所知,在百宝酒楼里住着一对母女,幽易与她们有些联系,我们可以利用她们来对付幽易。”

“百宝酒楼是百宝轩的地盘,我们要怎么抓那对母女?”

老扒夜夜春宵全文小说 第二章

唐天突然出手,看起来瘦弱的身体气球般膨胀起来,直到两米五才停下来,口中喷出一道长长笔直的白色气剑,紧握的拳头让手臂青筋暴起如龙似蛟,胸膛的肌肉小山般突起,如同一尊小巨人。

“神象式”

嘎巴嘎巴,唐天脊椎爆响不断,腰部一扭,十二吨的力量将空气轰爆,拳风直接打出一道风洞,数米外的一级神父班龙,能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力量迎面而来,瞳孔微微紧缩,教会的魔能是邪神赐予的,魔能带着邪神的力量,人类的肉体根本直接无法承受,别说是强化,面对这狂暴的一拳,神父班龙没有硬拼,反而后退数步拉开距离,周身魔能涌动,心中默念魔咒:“AcidSplash,霜冻射线!”

只见,神父班龙的手中射出一道晶体光线散发着寒冰般冻结万物的气息冲向前方的小巨人,唐天意志坚定【龙象大力功】全力运转,全身气血爆发头顶精气狼烟,刚猛的拳势犹如卷起的烈火炙热逼人,热

文学

浪滔天绵绵不绝,每踏一步双脚都会踩出三寸深的鞋印。

此时的唐天看上去好像一尊蛮荒巨象,一拳轰在“霜冻射线”之上,嘭一声闷响,射线上冻人心肺的寒冰魔能将拳头包裹,咔嚓咔嚓魔能顺着手腕继续向上蔓延,一股股冻结万物的魔能不断侵入体内,阔肌向后伸展,紧握单拳闷吼一声,气血如同午日的烈阳将寒冰魔能逼了出去,胳膊上的冰凌蒸发形成一道水雾。

“AcidSplash,酸液溅射!”

看到唐天挡住“霜冻射线”,一颗篮球大小绿色黏稠腐蚀性液体飞弹随着神父班龙的魔咒从手里射了出来,哪怕数米外的唐天都能闻到刺鼻的酸臭气味,飞弹莫名给他一种极度危险的感觉,面对“酸液溅射”对自身强悍的身体产生了怀疑,心中一动决定相信直觉,

文学

向左一闪准备躲开。

可惜,“酸液溅射”自带追踪导航,一拐弯继续朝着他飞了过来,看到这种情况明白普通的躲闪根本不管用,只能运行【全真心法】引动内劲,结合【龙象大力功】来硬抗。

两门武学同时运转,霎时间唐天的肌肉闪闪发光好似镀金的黄铜,一层正大浩然的清光内劲笼罩全身,粗壮的手臂再次抬起紧握成拳,一身刚烈霸道的气势攀升到巅峰,犹如摇山振岳般锐不可当,一拳轰出和“酸液溅射”碰撞在一起。

“嘭!”

一拳将腐蚀飞弹打的四分五裂,一滴滴黏稠的绿色腐蚀液体四溅开来,没入墙壁和地面腐蚀出一个又一个黑色小洞,旁边的紫凝儿、刘坤和六名邪神信徒急忙躲开,但为时已晚两团拳头大小的腐蚀液体直接撞在两名邪神信徒身上,两人仿佛掉入硫酸池中,衣服血肉须臾间融化,只剩下一摊人形黑色粉末,微风吹过消失的无影无踪。

紫凝儿和刘坤看到两人的惨状吓得瑟瑟发抖,分别躲到百米外开的铁箱后面,露出半个脑袋悄悄偷看。

“酸液溅射”穿透全真内劲,唐天拳头腐蚀出一块核桃大小的血洞,血洞下是森森白骨,身体其他部位也受到不同程度的腐蚀,特别是一滴酸液渗入面具在额头上腐蚀出一厘米的伤口碰到头盖骨,痛的他低声嘶吼起来,牙齿差点咬碎,嘴里吐出一口鲜红血液,强烈的剧痛将他隐藏在内心深处阴暗暴虐的一面引了出来。

本来明亮的双眼变得血红,充斥着暴虐邪恶酷烈残忍的凶光,让唐天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不,不是人,此时的他丧失理智如同一头从地狱深处爬出来的凶兽,瞳孔失去焦点,暴躁的内心想要杀光毁灭眼前所有的一切。

这种状态,唐天一共遇到三次。全部发生在前世,第一次是从孤儿院,没有生活来源,饿的奄奄一息只能在饭店后面的垃圾桶里找吃的,一名乞丐上前抢夺,直接暴走差点把人咬死,幸好最后及时清醒,没有酿成大祸。

第二次和第三次的情况差不多,极度危险或者恐惧下丧失理智自动暴走。

“嗷呜!”

一声狼嚎般的咆哮,狂暴的力量咚咚咚将地面踏的粉碎,唐天隐藏在面具下的脸狰狞恐怖,全身气血爆发,配合全真内劲,两米五肉身再次膨胀到了三米,大腿粗得好似一颗小树,手臂上的肌肉龙蟠虬结,高大的身躯站在原地好似要将阳光掩盖,后背的阴影似妖似魔,双脚用力一蹬,碎石飞溅带着残暴的气势,一拳朝着神父班龙轰了过去。

“Shield,护盾术!”

一道魔能形成圆形盾牌挡在神父班龙面前,嘭一声巨响,盾牌中央崩出一道裂缝,唐天如同一头凶兽毫无理智,无视刺骨的剧痛,鲜血从崩裂的伤口流出将拳头再次染红,不知疲倦一拳接着一拳,发誓要把眼前的盾牌轰成粉碎。

老扒夜夜春宵全文小说 第三章

随着玄廷正式向下宣颁,张御成为廷执之事也被内外各洲宿的玄首镇守所知晓。所有玄尊都是明白,玄廷之上自此又是多了一位执掌权柄之人。

在上层潜修的大部分玄尊得知此事后,感慨之余,内心深处却也是服气的。

张御在覆灭上宸天那一战中的表现众人都是看在眼中,一人堵住两派侵攻,先后更是有四位摘取上乘功果的修道人直接或间接败亡在他手中,此战可谓列功第一,这等修为,这般奇功,成为廷执也是理所当然。

虽然上层以真修居多,可他们也是最崇奉道法的一群人。在他们看来,你功行修为在这里,你对大道之理的领悟在我等之上,那么你所行所为自也是有道理的。

而各洲宿的镇守玄首则是思考更多,他们需要尽快了解这一位的喜好和倾向。下来玄廷之上的决议无疑会受到这位的影响,这也定然会涉及到未来各洲宿的走向。

玉京,盛日峰。

玉航道人看着玄廷送传下来宣谕,心中暗自庆幸,幸好当初他再发觉无法和张御相争之后主动退让,没有再去与张御较劲的意思,不然要是被这位记在心里,这位借着权柄在玄廷之上摆弄自己几下,那他也是绝对不会好受的。

成为了廷执,那就和他们这些镇守就不在一个层面之上了,说得夸大一些,他们这些算是一些比较重要的棋子,廷执便是天夏真正的下棋之人了。至于再往上去的执摄,因为并不干涉世间之事,所以对底下之人来说,反而没那么大影响。

他此刻想了想,唤来了一名亲信弟子,道:“东庭府洲的使者是不是前些时日来玉京了?”

那弟子对于玉京一切事宜都是了然于心,道:“东庭府洲想要调一二位大匠过去。只是天机院那里尚有许多关节不曾走通。”

玉航道人言道:“这事你去天工部走一趟,便说东庭隔绝中域百年,百废待兴,亟待支援,玉京为首府,也自当有所关照才是。”

那弟子想了想,应下道:“是,老师,弟子会办妥的。”

虽他不知张御胜任廷执之事,可对此事倒没觉得有什么意外,因为玉航经常做这等出手帮忙之举,他猜测老师可能是想给东庭那一位玄首卖个情面。

玉航与人相争从来都是在私底下的,而且就算要针对谁人,表面上也是和和气气的,看着没什么矛盾。故即便身为他的弟子,也从不知道自己老师和哪个同道交好,又和哪个同道其实是不对付的。

伊洛上洲,玄首高墨也是同时得知了张御升为廷执的消息,他心中忍不住大喜,精神变得十分振奋。

也怪不得他如此激动。如今玄修的数目虽然不少,可长久以来,上层力量却是极为欠缺。他当初和风道人也是在廷上列在末座,说话没什么份量。

而自从他被去了廷执之位,到了内层担任玄首,他就担心,风道人会不会与他一般,也是遭遇到同样的情形。

这种不安在上宸天被覆灭达到了顶峰,因为在他看来,当初玄法就是玄廷为了应对内外部的压力才一力扶持上来的。现在失去了一个大敌,那廷上会不会改变态度?

好在张御又坐上廷执之位。有了这么一位摘取了上乘功果的修道人在廷上,玄修也就有了倚靠了。

他在殿内走了几圈后,便以训天道章寻到了风道人,道:“风道友,张道友升任廷执,实乃我辈之幸也。”

风道人则是道:“高道友,张道友方才与我谈了一席话,我觉得也当与道友说一番。”

“哦?”

高墨不由得郑重了一些,不管怎么说,从张御开辟训天道章,再到如今坐上廷执之位,他已是将张御视作玄法引路人,张御之言他自也是十分重视的。

风道人将张御方才与自己的那番对话对高墨重述了一番,并道:“我觉得张道友说得有道理,我辈所求若只是为玄法本身,那却也太过狭隘了一些,也是将自身限碍住了,那样玄法迟早会走上与真法相类似的另一条路,可若放眼出去,不局限于一隅,那些玄法反得开阔。”

高墨听罢,沉思良久,最后感叹道:“张道友说得对,此才是我玄法存世之基,是我辈目光短浅了。”

他想了想,又问:“对了,不知张道友升任廷执之后,东庭府洲那里当由谁来承继?”

风道人道:“张道友举荐了万明道友,事情已经定下了。”

高墨顿时安心,他又有些可惜道:“若非施道友不喜出来做事,否则……”

风道人道:“那是以往了,方才我已是与施道友谈过了,外宿正好有一处镇守之地可得挪位,我待下一次廷议之时试着推举施道友前往镇守。”

高墨心下一动,道:“张道友那里……”

风道人摇头道:“我未与张道友说,他方才成廷执不久,这等事还由是我来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