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肉伦怀孕 第一章

这一天正是八月十五中秋节。

月光如银盘一般悬于夜空,杂乱的街市,街市一旁便是废墟般的深宅大院,衣着破烂的乞丐唱起那年的中秋词,沙哑的嗓音中,竟令得周围像是凭空泛起了一股渗人的感觉来。四周或笑或闹的人群此时都禁不住安静了一下。

名叫左修权的老人听得这词作,手指敲打桌面,却也是无声地叹了口气。这首词出于近二十年前的中秋,其时武朝繁华富庶,中原江南一片歌舞升平。

到得二十年后的今日,再说起“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的句子,也不知是词作写尽了人间,还是这人间为词作做了注解。。

他是昨日与银瓶、岳云等人进到江宁城内的,今日感慨于时间正是中秋,处理好几件大事的头绪后便与众人来到这心魔故里查看。这中间,银瓶、岳云姐弟当年得到过宁毅的救助,多年以来又在父亲口中听说过这位亦正亦邪的西南魔头诸多事迹,对其也颇为崇敬,只是抵达之后,破破烂烂且散发着臭气的一片废墟自然让人难以提起兴致来。

此时那乞丐的说话被不少人质疑,但左家自左端佑起,对宁毅的诸多事迹了解甚深。宁毅过去曾被人打过脑袋,有过失忆的这则传闻,虽然当年的秦嗣源、康贤等人都不怎么相信,但信息的端倪终究是留下来过。

这时候听得这乞丐的说话,桩桩件件的事情左修权倒觉得多半是真的。他两度去到西南,见到宁毅时感受到的皆是对方吞吐天下的气势,过去却不曾多想,在其年轻时,也有过这般类似争风吃醋、卷入文坛攀比的经历。

天上的月色皎如银盘,近得就像是挂在街道那一头的楼上一般,路边乞丐唱完了诗词,又絮絮叨叨地说了一些关于“心魔”的故事。左修权拿了一把铜钱塞到对方的手中,缓缓坐回来后,与银瓶、岳云聊了几句。

他挥手将这处摊位的摊主唤了过来。

“此人

文学

过去还真是大川布行的少东家?”

“……他何以变成这样啊?”

左修权陆续询问了几个问题,摆摊的摊主原本有些支支吾吾,但随着老人又掏出银钱来,摊主也就将事情的来龙去脉一一说了出来。

那却是几个月前的事情了。

公平党入江宁,初期当然有过一些劫掠,但对于江宁城内的富户,倒也不是一味的抢夺杀戮。

按照公平王的规定,这天下人与人之间乃是平等的,一些富户聚敛大量田亩、财产,是极不公平的事情,但这些人也并不全都是十恶不赦的坏人,因此公平党每占一地,首先会筛选、“查罪”,对于有诸多恶迹的,自然是杀了抄家。而对于少部分不那么坏的,甚至于平日里赠医施药,有一定名望和善行的,则对这些人宣讲公平党的理念,要求他们将大量的财富主动让出来。

这样的“说服”在实际层面上当然也属于威逼的一种,面对着浩浩荡荡的公平运动,只要是还要命的人当然都会选择破财保平安(实际上何文的这些手段,也保证了在一些大战之前对敌人的分化,部分富户从一开始便会谈妥条件,以散尽家财甚至加入公平党为筹码,选择反正,而不是在绝望之下负隅顽抗)。

薛家在江宁并没有大的恶迹,除了当年纨绔之时确实那砖头砸过一个叫宁毅的人的后脑勺,但大的方向上,这一家在江宁一带竟还算得上是良善之家。因此第一轮的“查罪”,条件只是要收走他们所有的家产,而薛家也已经应承下来。

财物的交割当然有一定的程序,这期间,首先被处理的自然还是那些十恶不赦的豪族,而薛家则需要在这一段时间内将所有财物清点完毕,待到公平党能腾出手时,主动将这些财物上缴充公,然后成为洗心革面加入公平党的模范人物。

然而,第一轮的杀戮还没有结束,“阎罗王”周商的人入城了。

他们在城内,对于第一轮不曾杀掉的富户进行了第二轮的判罪。

时间是在四个半月以前,薛家全家数十口人被赶了出来,押在城内的广场上,说是有人举报了他们的罪行,因此要对他们进行第二次的问罪,他们必须与人对质以证明自己的清白——这是“阎罗王”周商做事的固定程序,他毕竟也是公平党的一支,并不会“胡乱杀人”。

其中一名证明薛家作恶的证人出来了,那是一个拖着小孩的中年妇女,她向众人陈述,十余年前曾经在薛家做过丫鬟,随后被薛家的老太爷J污,她回到家中生下这个孩子,而后又被薛家的恶奴从江宁赶跑,她的额头上甚至还有当年被打的疤痕。

这妇女说得声泪俱下,句句发自肺腑,薛家老太爷数次想要发声,但周商手下的众人向他说,不许打断对方说话,要等到她说完,方能自辩。

薛家人等待着自辩。但随着女人说完,在台上哭得崩溃,薛老太爷站起来时,一颗一颗的石头已经从台下被人扔上来了,石头将人砸得头破血流,台下的众人起了同理心,各个同仇敌忾、义愤填膺,他们冲上台来,一顿疯狂的打杀,更多的人跟随周商麾下的队伍冲进薛家,进行了新一轮的大肆搜刮和掠夺,在等待接收薛家财物的“公平王”手下到来前,便将所有东西扫荡一空。

“那‘阎罗王’的手下,就是这样做事的,每次也都是审人,审完之后,就没几个活的喽。”

经典肉伦怀孕 第二章

李承乾这一次算是得了李世民的鼓励。

实际上,历朝历代的太子,智商都不会太低。

哪怕李承乾也绝不是例外。

只不过绝大多数的太子,不敢轻易表露自己的想法,害怕想法太多,而引发宫中的怀疑而已。

而碰上了李世民这样的皇帝,就更麻烦了。

因为李世民文武双全,本就有着寻常人所没有的才华!

一个这样的天子,眼高于顶,而像李承乾这样的太子,但凡提出任何一点自己的想法,只会让李世民觉得可笑。

用后世的话来说,大抵就是,你这毛都没有长齐的家伙……

现在难得有了机会,李承乾先和陈正泰挤眉弄眼。

陈正泰却一副荣辱不惊的模样,目不斜视。

李承乾讨了个没趣,便只好咳嗽一声,对李世民道:“我大唐对天下,未归服王化者,历来采取羁縻之策,而今西域和大食、波斯诸国纷纷来朝,若只是进行朝贡,今日畏我大唐,便送来了贡品,到了明日却又怠慢,这不是长久之道。因而儿臣以为,想要长久,便需羁縻。”

李世民颔首点头道:“如何羁縻呢?”

“其一便是互市。”李承乾道:“互通有无,便让彼此都有了好处,大家各取所需,联系也就紧密了。这一点,陈家在百济国就有过先例。因为互市和通商,我大唐的商贾涌入百济,与百济互通有无,这不但令我大唐的子民获益匪浅,而那百济国的唐商日益增多,他们组建商会,如今,也为我所用。”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又道:“儿臣细细看过百济国的商会,现如今,百济的唐商,入商会者有三百九十余人!表面上,不过区区数百人,可是他们深入百济各州县,不但源源不断的从百济牟利,可影响……也不只是百济的朝廷,而是各州县的官长,甚至是其各乡的世族,都或多或少有所联络。”

“父皇,正是因为如此,所以百济上至其朝廷,下至他们的百姓,都因为这些通商的商贾,与我大唐密不可分,甚至儿臣听闻,朝廷所委派的监察使,在百济说话的份量,未必能有商会的会长有用。因为秉承天子的意志,也未必能抵得上人性的贪欲。”

李世民似笑非笑,其实……当初他是在仁川停留过的,大致对于百济国的现状有不少的了解。

只是他没想到,李承乾居然也关心过百济国!

李承乾说的话虽然有些夸张,可是和事实的出入并不大。

从前的时候,百济不是没有向中原王朝称臣,可实际上,这种所谓的朝贡,意义并不大!

百济的朝贡,不过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官方上的遣唐使一年来一遭,便各自回家过自己的日子了。

而现如今,却是不一样了,大唐甚至可以通过商会,直接影响到百济国中一个县一个乡的问题,唐商的涌入,也在百济那儿出现了围绕着这一个个唐商所组成的利益群体,一个商贾,往往都有合作的对象,在本地,有一定的人脉。甚至……孵化出了一个围绕着唐商牟利的群体。

就单以一个贩卖大唐棉布的唐商为例,唐商将棉布运送到了百济国,他便会在百济国寻找合作的伙伴,每一个州,每一个县,都有本地的世族和商人从他手里拿货,不少商铺,也依靠着这个唐商的棉布为生,最终的结果就是,一个唐商,决定了数百人的生计。

而三百多个唐商的力量和他们的关系网,集合在了一起,就成了百济的商会,这种力量集合起来是极为惊人的,以至于商会的会长,可以直接和百济国宰相和尚书级别的人直接洽商,直接决定某些政策的走向。

如此一来,整个百济国,其实已经和大唐密不可分了,就算没有水师,没有监察使,倘若百济王希望切断与大唐之间的联络。只怕这百济国内部,就要自己闹出事来!

这可是所谓的百万漕工衣食所系,大家都要吃饭的问题啊。

于是李世民点头道:“互市……通商……这虽不是什么真知灼见,却也是势在必行的。”

“除此之外。”李承乾继续道:“便是修路了,

文学

将铁路修至大食去,沿途需经西域诸国以及波斯,这路一通,便是为了更好的互市!就算将来出了什么乱子,大唐也可通过铁路,及时的反应。因而,各国来使,等他们到了高昌,便需让他们体验这铁路了,一路让他们坐铁路前来,让他们知晓了这铁路的好处,再来洽商这铁路如何修,谁出钱,谁出地,如此一来,商贸的往来,方可密切。我大唐对其的影响,方可增大。”

“这大食偏远,若是商队来一趟大唐,至少需要数月的时间,可若是修通铁路,大量的货物,也不过是半月时间,便可过境,这是以往无法想象的。”

李世民笑了笑道:“朕让陈家修通长安至洛阳的铁路,这工程却还迟迟没有太大的进展呢,倒是修路去西域,你们两个小子很热心啊。”

陈正泰就咳嗽一声道:“陛下,洛阳和长安的铁路,涉及到的是钱的问题,陛下不将钱拿出来,儿臣修什么?”

李世民就立马摆摆手道:“不说这些,不说这些。”

陈正泰心里忍不住吐槽,他一直怀疑李世民是想要白嫖修铁路的钱,反正他是打定主意了,钱不下来,工程队是不开工的。

李承乾此时又道:“路修了过去,商贾也跟了去,那么其他的,便好办了。儿臣以为,与其坚持无用的朝贡,倒不如得到实利。”

李世民想了想道:“你说的不错,看来太子还是很清醒的。朝廷教导天下人,要让他们知礼法。可朝廷自己却需有清醒的认识,若是一切都只务虚,就迟早要酿生大变啊!”

李承乾得了夸奖,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而后道:“还有一件事,儿臣以为……也势在必行。”

李世民看了李承乾一眼:“何事?”

李承乾便道:“大唐与各国,尤其是西域各国,语言不通,文字也各有不同,就算路修通了,若是彼此习俗不同,难免会滋生矛盾,长此以往,这不是好事。所以儿臣以为,当召一些大儒以及读书人,只各国教授我大唐的儒法,教人学习四书五经之道。”

李世民笑了:“平日里,你可不是这般,不是对书经一向嗤之以鼻吗?”

李承乾则是理直气壮地道道:“这本来就不是儿臣学的学问,这学问,是教人恪守自己本分的,儿臣要学的,该当是经世之道。”

李世民禁不住笑了笑,不置可否:“这些都是正泰教你的吧?”

李承乾摇摇头:“倒也不是,只是……和正泰呆的时间久了,耳濡目染,也慢慢的晓得了一些道理。”

李世民颔首,显得很高兴,道:“你越来越像个太子的样子了,很好。”

说罢,李世民目光一转,对陈正泰道:“各国使节抵达之后,就交你来负责接待吧,不要出什么差错。我大唐乃是礼仪之邦,待客有道,不要小气了。”

陈正泰乖乖点头:“儿臣一定竭尽全力。”

该说的话说的差不多了,李世民随即便放二人告辞出去。

等二人走了,李世民却是坐在桌案前低着头沉吟着,不说话。

张千在一旁,倒是笑道:“陛下,太子殿下越来越有样子了。”

李世民淡淡道:“你也不看看他的父亲是谁。”

经典肉伦怀孕 第三章

秦川从酒楼出来,白天喧闹的大街此时却一片沉寂,月光之下的街面倒也不黑,反而让这个城市显得有那么一些清爽。与郑家父子话别之后,秦川看向了等待自己的郑爽和几个亲卫,这几位在外面站了大半天,眼神中却没有显出一丝疲态和不满,仍旧保持着挺拔的姿态。秦川没有虚情假意的问他们吃饭没有,只是点点头,也没有上郑爽给他找的轿子,而是甩开大步朝前走去。郑爽一看,忙带着亲卫紧紧尾随。

今晚的酒还不足以让秦川头昏,他必须将这一天的事情好好理顺一下,因为他知道,留在北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该办的事差不多也办完了,他得尽快回到晋州,那个真正属于他的地方。北京虽好,也足够繁荣,如果可能,他甚至想带着尹佳慧、李华和王海樱等几位女子一直生活在这里,享享齐人之福。但一想到自己和自己的家人以及自己的子孙,将在几十年后陷入到那场席卷中华大地的大灾难之中,然后要么被闯军祸害、要么被清军祸害,最后想要活命,就得脱下华夏的服饰、剃光头上的毛发,跪在野蛮残暴的异族面前充作奴才和奴隶,而且这一跪就要跪三百年!之后还要跪更野蛮更残暴的西洋人和东洋人,一个民族若是连续下跪了几百年,这个民族的骨气、血性和生命力还能保存多少?

想想他来的那个世代,一等公民无疑就是洋人,还是白种洋人,不仅在国内如此,在世界上更是如此。白皮猪们实际上统治了地球几百年,而且还在继续统治着,他们把人类划分为上等人和下等人,除了西欧和北美的白种人之外,其余的人类统统是下等人,就连日韩等富裕国家的人民,也只是被他们看作是所谓的“荣誉白人”,类似于中国的买办,属于二等人种,与东欧、拉美的白人一个等级,剩下的人类,全是下等人,其中非裔更是贱民。这很眼熟吧,没错,这就是印度的种姓等级制度,顶级婆罗门,正是来自于欧洲的白种人——雅利安人。

正因为自视为上帝的子民、耶稣的后代,白皮猪们才对非白种人产生歧视,并对其他文明不能容忍,于是他们对异教徒展开了屠杀和征服,他们发动了十字军战争、他们屠杀了整个新大陆、他们奴役了非洲和亚洲、他们还发动了两次世界大战,最后差点还把整个人类带入核大战的噩梦,毁灭整个人类自身。这种所谓的文明,不过是丛林野兽的文明,文明程度越高,危害就越大,最终他们不仅将毁灭一切不同的文明,也必将毁灭他们自己,而连带人类也会像恐龙一样,成为地球历史中的一个片段。人类如果不把这种病毒文明彻底清除干净,那么人类早晚逃脱不了恐龙的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