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前一杯奶H阅读 第一章

紧挨着教堂的墓地边缘,在石泉的指挥下,一根根青石条被挖掘机吊起来,小心翼翼的移动到了一边。

直到明显大了一号的墓坑被彻底打开,原本在其他地方忙碌的众人全被石泉用无线电喊了过来。

“这是墓坑还是泳池?”大伊万过来只看了一眼便笑着问道。

实在不怪他有这样的反应,这座墓坑除了已经掀开的青石盖顶,其余五个面同样由青石垒砌,但因为这里紧挨着港口,土壤中富含的水份已经将整个墓坑积满,以至于连中央的那个只比墓坑小了一号的密封玻璃缸都浮在了略显浑浊的水面上。

“这是什么东西?”

何天雷先用金属探测器扫了扫,待收到信号反馈之后,下意识的拉着石泉往后退了一步,这个在水面上微微晃动的长方体玻璃缸内部和接缝处不但刷着一层黑色的油漆,同时上面还包裹着一圈圈的橡胶。

石泉看着悬浮在玻璃缸正上方的白色箭头,思索片刻后终究还是摇摇头,“所有人都离开这里,玛蒂尔达,麻烦在这座墓坑的正上方搭一座不透光的帐篷。”

“请稍等”玛蒂尔达微微欠身立刻安排手下去准备帐篷。

“雷子,接下来就靠你了。”

石泉拍了拍对方的肩膀,“里面说不定有有毒气体或者感光材料之类的,到时候务必小心。”

“这次我帮你吧”

咸鱼少有的站起来,“如果真有感光材料的话,说不定我比你更清楚怎么处理。”

“需要为您准备些什么吗?”玛蒂尔达主动问道。

咸鱼想了想,要过对方的平

文学

板电脑输入了一大堆别人看不懂的化学制剂名称。

趁着这俩人做准备的功夫,大伊万自顾自的点上颗雪茄,喷云吐雾的问道,“尤里,你是怎么找到这里的?”

“本来我想挖教堂的”

石泉踩着挖掘机的履带,“本来只是想先挖开个坟头看看里面埋的是不是那脆,没想到连着挖了好几个都是空的,别说尸骨,连棺材都不存在,这个倒是唯一的发现了。”

“奇怪…”大伊万皱起眉头,“我刚刚也挖到了一个空的,也是没有棺材和尸骨。”

“继续挖”

石泉看着视线内的那些十字架,“把所有墓地都挖开看看,说不定这样的墓坑不止一个。”

“赌一把?”大伊万看着石泉,“猜猜那个玻璃缸里装的是什么东西怎么样?”

“能让玻璃缸浮在水面上,证明重量不大,但是同时又怕水避光,除了油画之类的艺术品还能是什么?”石泉浑不在意的说道。

“会不会是琥珀屋?”

大伊万舔着嘴唇猜测道,他就像几乎所有的俄罗斯人,不,应该是苏联人,就像几乎所有的苏联人一样,都对在二战中失踪的这件国宝念念不忘。

“对于琥珀屋来说,这个玻璃缸也许小了一些。”石泉此时也有些不敢确定了,大伊万的猜测虽然离谱,但也不是没有可能。

“等等吧,等他们俩把里面的东西取出来,再去挖其他的。”大伊万摆明了不想动,甚至不止是他,在场的所有人,包括以萨迦和玛蒂尔达都在眼巴巴的瞅着漂浮着污水上的玻璃缸。

前后不过半个小时,墓坑的正上方支起了一座厚实的军用帆布帐篷。何天雷亲自在帐篷周围拉好警戒线,并且嘱咐邓书香看好石泉等人不要让他们靠近之后,这才和咸鱼一起穿上厚实的排爆服,带着一盏红色的照明灯撩开帐篷门走了进去。

在众人耐心的等待中,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然而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前后不过15分钟的时间,何天雷两人便先后从帐篷里钻了出来。

等邓书香帮他脱下防爆服,何天雷神色古怪的说道,“把帐篷撤了吧,里面的东西不怕光,更不怕潮。”

“是什么东西?”大伊万迫不及待的问道,“琥珀屋?是不是琥珀屋?”

“额…不是…”

何天雷摇摇头,语气中带着浓浓的疑惑和不解,“是个模型”

“什么模型?”石泉此时也围过来,帮着咸鱼一边脱下沉重的排爆服一边问道。

“头骨模型”何天雷指了指身后,“等下拿出来你看看就知道了。”

很快,帆布帐篷被抬到一边,此时那只玻璃缸四周的空隙已经被木椽塞住,整个缸体牢牢的卡在青石垒起的墓坑里。而在玻璃缸的正上方,已经切开了一个仅有拳头大的圆形窗口,众人扒着窗口往里看了看,只见里面除了铺着一层黑色的天鹅绒之外,偌大的空间里竟然仅仅只有一枚长满了绿色铜锈的人类头骨模型!

睡前一杯奶H阅读 第二章

<!–go–>

他很难想象利州西路的官场现在已经腐坏到什么样的程度。

不交孝敬银的人基本上没有上升的机会,就算能力再出众,政绩再好也不行。因为年审不可能会有很好的评价。

这等于是将大部分能臣的上升道路断绝了。他们不可能拥有更宽广的舞台发挥自己的才能,为百姓造福。

甚至其中有许多性子较为刚直些的,都如同谭文并等人那样,直接被人整垮。

这完全会让利州西路的官场乌烟瘴气。

有能力,有操守的被罢官的罢官,入狱的入狱。

而那些个心中没有是非黑白的,则步步开始主导利州西路的官场。

且不说他们有没有能力,就算有能力,又能对利州西路有什么贡献?

舍得用钱买官的人,会是不冲着捞钱去的?

好在赵洞庭的心情涵养已经到达相当的地步,这才没有拿眼前的严才哲撒气。

“你去旁边站着。”

他对严才哲说,然后又看向辛修伟,“那社安局的费文成带过来没有?”

辛修伟道:“带过来了。”

然后向着屋外走去。

其后一个穿着绯色官袍的官员被他领了进来。

这官员看着也就四十余岁的模样。

这就是费文成了。

赵洞庭都有些因为他的年龄而惊讶。

费文成作为沔州社安局主官,不出意外应该还在利州西路社安厅也有职位。甚至还可能挂着沔州副知州的职位。

虽然应该也就是从五品左右的官衔,但这样的年纪,已经算是颇为出众了。

毕竟他不是如岳鹏等人那般是被赵洞庭直接提拔起来的。

“臣费文成叩见皇上。”

费文成刚刚进屋,就跪倒在赵洞庭的面前。

赵洞庭淡淡道:“你便是费文成?”

然后直接把严才哲刚刚写的供书扔到费文成面前,道:“这件事情,你该如何给朕解释?”

紧接着又对辛修伟道:“去安排人把沔州监狱里那些犯官都带过来。”

从严才哲这里已经打开缺口,他但如果不打算再拖延下去。就是要快刀斩乱麻,以最快的速度弄清楚利州西路的乱象。

辛修伟连忙答应,向着外面走去。

地上跪着的费文成才刚刚伸手去拿供书,听着这话,不自禁就哆嗦了一下。

脑门上汗都淌出来了。

沔州监狱里面有社安局里面哪些人,他基本上算得上是门儿清的。因为有不少人就是他给弄进去的。

而当他哆哆嗦嗦拿起供书,看过以后,脸色就更是苍白了。

睡前一杯奶H阅读 第三章

吴冕一头钻进P3实验室里,忙到晚上六点多,直到他的身体感觉到疲倦这才罢休。

换了衣服出来,手机有一排未接来电。

不能随意接电话,真是很烦,吴冕摇了摇头。

他看了一眼,主要是陆九转和贝拉克教授打来的电话。想了想,吴冕点开陆九转的号码回拨。

“陆先生,我刚在P3实验室,您找我什么事儿?”吴冕问道。

“吴医生,那批血样运不回来。”陆九转道,“在海关被人查了。”

“嗯?”吴冕知道事情比自己想象中更复杂。

“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陆九转道,“吴医生,我就是问个准信,这批血样重要么?”

吴冕沉吟,他首先要猜测陆九转怎么办。

“吴医生,要是事关重大,我可是尝试一下其他途径。”陆九转说道,“如果不是那么重大,暂时也只能这样。”

“我能问一下您要怎么解决这事儿么?”

“不好意思,吴医生,师门之秘。”

“要是能保证安全的前提下,最好还是有。”吴冕坦诚说道,“说实话,我高度怀疑这次疫情的病毒在去年八月份,美洲就已经播散了。”

“嗯?有意义么?”

“有意义。追寻零号病人,在流行病学史上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吴冕说着笑了,“当然,首先要保证安全。其实这事儿说到底也就是我自己好奇,对现在天河市的情况没什么帮助。”

电话对面陆九转似乎在犹豫。

“陆先生,别做了。”吴冕叹了口气说道,“既然在海关被扣押,我大概明白发生了什么。看不看的不重要,您千万要保重。”

“我?呵呵,吴医生,凡尘俗事对我等修道之人来讲并不重要。”陆九转说道,“既然您这么说,那我就不客气了。这件事情我什么都不做,明早去方舱医院教患者打拳。”

“好。”吴冕应道。

挂断电话,吴冕有些失望。不过想来这些事情事关重大,民间力量要是能做什么,在断航的背景下应该是极难极难的。

尤其是陆九转说到师门之秘,吴冕可不想在另外一个层面把他陷于险境。

的确有些遗憾,不过无所谓,刚刚已经和陆九转说的很清楚,那对现在国内的情况没什么改变。

而且物理手段不过硬,根本没法讲道理。

昂撒匪帮,是讲道理的人?给钱就能授勋、买到爵位,要是对他们保持理性的想法那可真心开玩笑。

吴冕整理心情,遏制住心中的失望,给程云海发了一条信息,询问他那面的情况。

随后,吴冕拨打贝拉克教授的电话。

“贝拉克,我刚在P3实验室,你找我有事?”

“boss,你看纽约时报了么?”贝拉克教授问道,“他们太过分了!”

“怎么了?这几天没关注那面的消息。”

“纽约时报说ChinaIstheRealSickManofAsia!”贝拉克教授说道,“boss,你能忍我都不能忍!这是歧视!”

“不能忍又能怎么样。”吴冕淡淡说道,“这种事情发生的难道还不够多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