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辣辣文纯h文 第一章

而楚珩自己,流量更是增加不少。

虽然现在他的作品还不算很多,但是他的流量竟然是已经直逼二线了。

要知道,王霞可是童星出生,在娱乐圈混了这么多年,也不过是个二线而已。

由此就可以看到楚珩的厉害之处了。

这还只是他没有什么作品的情况下,等他多两个作品,只要不出大问题,可以想见的,他绝对会红起来,这是业内不少人的共识。

也因此,楚珩的通告越来越多,同时手上竟然多了好几个本子可供挑选,而不是像一般的信人那样,是本子挑人,而非

文学

人挑本子。

从薛谨的嘴里知道楚珩的状况,崔枝枝高兴的同时又有眼红,她也算是幸苦工作啊,怎么就没有那么多的本子找上自己,唯一的一个剧本,还是去做一个配角,做配角就算了,还是一个一看就不会出彩的烂剧的配角。

这种角色接了不但不会对她的演艺生涯有好处,反而只会招来一片不好的声音,得不尝失,只能够推掉。

“你这是已经算好的了,这娱乐圈多少女星,稍微有一点的负面新闻就能够毁掉整个人,你之前那些黑料在,都还能够这么短时间走到现在,已经是很不错的了。”

崔枝枝看他一眼,“薛谨,你不是忙着彩排春晚吗,干嘛还跑这一趟?”

薛谨竟然愣是从京城坐飞机到了这边来接她一起回去,可实际上要接的话,他在机场接不就好了,何必跑这一趟?

她着实不能够理解。

薛谨昂着个脖子,“我喜欢这边的风景,想来看看不行啊。”

边上的红姐冷着一张脸,毫不留情的戳穿他,“他现在是春晚前仅剩的一点可以自己支配的时间,你们飞机到的

文学

时候,他也该去彩排,是没有办法去接机的。”

可是这样一来,在年前,薛谨都是不可能见到崔枝枝的了。

所以,某人就干了这种事情。

从京城坐飞机到这边,陪着人一起坐飞机回去。

“所以,这边的风景确实挺好看的。”

薛谨马上回道:“那可不是!”他就是来看风景的,绝对不是因为别的事情。

红姐整天就会瞎说。

瞎说的红姐懒得看他那样,直接闭目养神了。

闭上眼睛之后还不忘提醒一句,“你今天晚上一晚上是没有睡觉的时间的。”

薛谨原本满满的精神瞬间泄气了.

等赶回京城之后,他晚上先是要到国家台那边去彩排,然后凌晨时分还要再赶飞机前往一个地方的卫视,确实是没有什么休息的时间的。

憋了一肚子的话,薛谨还是没有能够和崔枝枝好好的说话,其实这几天他都十分的忙,天天都在熬夜,崔枝枝也看出来了,直接一个符印下去,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等薛谨一觉睡醒,人却是已经到了京城。

也意味着他要赶紧赶到国家台那边录制节目了。

“时间过得好快啊。”他不悦的感叹道。

红姐幽幽的说道:“你要是不赶紧点,等会儿堵车你会发现时间过得更快。”

国家台的地位不一样,在一个圈子里混就要遵守一个圈子的规矩,能够上国家台,本身就是一种荣耀,可这种荣耀你要是不珍惜,做出迟到这种事情来,很有可能荣耀就会变成一把利刃插到自己身上来。

高辣辣文纯h文 第二章

白小初醒了,她抬头,看了一眼雾初识,又把头埋到他胳肢窝里,往他身边靠了靠,“醒了…饿不饿。”

他一直盯着白小初的脸,眼神闪闪发亮,并且带着几分的邪媚。“是挺饿的。”

白小初打着哈欠,起身,问道:“你想吃什么?”

“我想吃…”他的眼神带有一丝玩味,有意无意地盯着白小初的脸,慢慢凑过来,也不等白小初反应,唇瓣贴了上去。

“吃你!”

白小初听到了,一下子清醒过来,她推了推雾初识,紧张着:“你,你身体还没好,不适合。”

“昨天,你抱着你睡觉的时候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小初…”他目光灼热,就像一个要糖吃的小孩,渴望地看着白小初。

白小初咽了咽口水,缩到角落里,拉着被子,雾初识也跟着她缩到角落,将她紧紧抱着。

白小初一颗心七上八下的。

良久,她闭了闭眼睛,轻声咳嗽了一下:“那…你…温柔点,我,我怕疼。”

雾初识唇角微微一扬,将她身子扳过来,亲了亲。白小初刚开始还有点紧张,但渐渐的就放松下来。

三月的雨如同屋里的人缠绵悱恻,白小初沉沉睡去,直到第二天一早才醒来。

雾初识在厨房做饭,白小初看着一地的衣服,羞红地拉了拉被子,遮住脸。

雾初识端着早餐出来,将早餐放在桌上,来到白小初身边,将被子拉下来。

“吃饭了。”

“哦……”白小初害羞地指着地上的衣服,“把我衣服捡起来给我……”

高辣辣文纯h文 第三章

他亲的突然,反应过来的初迢倒吸一口凉气:“你这个狗东西你干什么!”

她擦了擦自己的额头,令人发指!

厉司丞站起身来:“我亲你你不反感的对吧?”

初迢:“?”

【你这是什么人间智障问题?】

厉司丞冷笑一声:“所以你到现在就不愿意承认,你是喜欢我的。”

初迢从善如流:“我喜欢你的钱。”

这句话结婚以后她不知道说了多少遍。

厉司丞:“我的钱现在已经是你的了,你还有什么追求?你都说了可以不沉睡一直陪着我,你就算不是人类,你在人类世界存在了这么久,我不信你真的不懂。”

初迢有些羞恼:“我都不知道你在放什么狗屁!”

厉司丞:“你就当我是在放狗屁吧。你去沉睡,等你沉睡的时候,我就只有重新成家立业,和别的女人结婚生孩子,我这么大的家业总要有人继承,你说是不是?”

初迢倒吸一口凉气,破口大骂:“你拿着我的寿命,赚着我的钱,和别的女生生娃,还把钱留给人家,你是人吗?”

厉司丞:“你又不喜欢我,我为什么不能喜欢别人?”

初迢:“……”

她闭嘴了。

甚至有些悻悻的意味。

因为她发现一时之间无法回答厉司丞这个问题。

然后厉司丞低头,捧着她的脸又亲了一口。

初迢:“……”

【令人发指——算了就他妈当做被阿诺亲了两口】

她当厉司丞是只猪,这种事就可以无视他。

厉司丞哼笑一声,她早就变了,只是她自己不知道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