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官在我两腿间疯狂肆虐 第一章

我们明天可以好好的要到我们想要的职位。这个机会的可贵性不需要我多说了吧。所以说,我的意思是每个人最好趁着这次机会能够要到一个重要的职位。

我首先说一下我自己的想法吧。

我现在是河南都指挥使。我想要的职务算起来就是至少也要成为河南指挥使。

那就是成为地方上的实权派。

如果要到了这个职位以后我就能够在河南,大刀阔斧的增强我的军事实力。

能够训练出更多训练有素的士兵。

能够更好的在作战中击垮敌人。

否则如果只是要到一些讨贼的,指望着带着我这1万多人吗去和流贼作战。

即使我的兵马在能够打,但是在不断的消耗之下,也只能是牺牲一个少一个。

这远远不是长久之策。甚至。会让自己自取灭亡。

所以要到一个能够实现自己抱负的指挥使职位是最低的要求。

当然,如果可能的话,我还会想要能够督导几省军务这样的职位。

不过我的资历尚浅,皇上会不会给我这样的重要职位,这还需要看明天皇上怎么分赏。

袁朝几乎毫不保留坐在那里看看而谈说着自己的想法。

堂下三人听着也是连连点头。袁朝兄所言极是。我们当然是想要通过淘贼建功。

可是,我们更需要的是长远打算。

手中有一片地方。确实能够给我们提供不断的兵力。

王朴也是点头,不过在陕西境地。那你是洪承畴,他们的天下。王朴也是头疼,袁朝能够要到指挥室的植物作为最低标准。那他,该要什么职务呢?

陕西指挥使,这个职务能不能够讨得到手,这还真不好说呢。

王朴说着说着自己也是摇摇头,为自己下一步的打算开始发愁。

王朴这是家公子哥关系网那么密都觉得发愁。

那曹文诏,范国岩。他们二人也是愁的摇头。没有,不知道该怎么处理。

袁朝,你说我们两个该要什么职务呢。

出声的正是曹文钊。曹文诏原本在边军带着,镇守边疆。就是因为受到了排挤,才亲自统领骑兵在关内进行剿匪事宜,可是呢,却又是因为与众人不合。导致自己虽然是履历战功却一直是得不到应有的提拔。

在没有遇到袁朝之前,曹文诏似乎对自己的前途都有一些心灰意冷了,这一生终究是平平淡淡的过去罢了。

现在袁朝带着他立下了更多更大的功劳。让自己也能够有出人头地,当面见圣的机会,曹文诏自然是想要好好的把握一下。

难得有这样的机会呀,放在往常要是再经过几手人来回的倒腾自己那点军功都不够别人分润的。

曹将军你的部下是出了名的能打。你的骑兵可以说是在关内无人能敌。在关内与清军作战的时候,可能你的骑兵数量不占优势,导致自己。不能够发挥出太大的做作用,但是在国内就不一样,凭借几千骑兵就能够横扫几万。而且你们有强大的机动能力,能够快速的支援所遗忘次一定要到好的职位与我好好配合啊。

教官在我两腿间疯狂肆虐 第二章

越是问不出什么来,人心就越是惴惴不安,太庙的门敞开着,阴森森的大殿内隐隐可以看见历代大清帝王的牌位。

此刻就好像全大清国所有驾崩的君王都在盯着这些人一样,在场所有高等贵族全都如芒在背!

就在这时候,大殿内突然响起太监的声音“陛下驾到……跪!”

刚刚在太庙内跪拜沉思祈祷的同治帝走了出来,脸色铁青的看着这六十多名八旗内部顶级的贵族。

椅子就摆放着汉白玉台阶的边缘上,顺着三层高台向下扫去,一群王宫贵胄跪拜在地一动不敢动!

载淳冷笑裹了裹自己身上的披风,一言不发就这么死死的盯着他们看,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巨大的压力压的下面的人喘不过气来,心中有鬼的甚至汗珠子噼啪乱掉。

足足一刻钟,同治帝足足压迫了他们一刻钟,他们膝盖都跪麻了也不让他们起!

就在这时候,一群御林新军抬着好几口巨大的木箱子就走过来了,随着箱子过来的是一股刺鼻的血腥味。

咣铛一声,箱子墩在地上,打开盖子之后里面全是新鲜的人头!

士兵掀翻箱子,人头就在这些王公贵胄的身边滚来滚去,吓的他们差点尿裤子,有那胆子小的一看一颗人头滚在自己面前,都快亲上嘴了!

哦的一声,这孙子直接昏过去了!

“泼冷水……让他清醒清醒……接着给朕看!你们都认识认识吧,这些人头是不是很熟悉啊?”

“都是你们家生子的奴才,谁家的就放在谁的面前!”

载淳下令,御林新军就会执行,他们拎着人头的辫子开始找人,这都提前辨别了身份的,佟佳的人头直接就放在老礼亲王面前了。

京师十三仓,所有贪污的管库、库书还有亲信的库兵都被斩杀,活下来的都是那些没有门路的普通小兵。

密密麻麻上百头颅,昨晚御林新军在城内斩杀五十多,西山营在城外也杀了六十多,一百多人头,平均每个人面前能放两颗!

大眼儿瞪小眼啊,不过一生一死而已!

到这时候谁都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礼亲王身子抖如筛糠,一看佟佳的脑袋,就知道粮仓的事情算是全都泄露了。

人们面面相觑,昨晚宝鋆查库,大家都以为是走走样子,谁知道会来真的啊?这是真一勺烩啊!

载淳猛然爆喝“都看清楚了?你们自己干的事情,用不用朕说一遍……当着大清国列祖列宗,你们发誓,你们什么都没有干过?”

“发誓!一个个的都发誓……朕就要弄明白了,京师怎么一下子少了三百万石粮食!”

“好大的胃口啊,好大的硕鼠啊!你们真是忠心耿耿啊!”

“奴才死罪……”全都扣头不敢抬头,这时候已经不能再说假话了,事情全都掀开盖子了,狡辩是没有用的。

他们此刻唯一的希望就是同治帝能念一下亲人之情,还好今天在场没有外臣,汉人读书的臣子一个都没有。

也许这就是活下来的机会吧!

“说话啊!都哑巴了?说话啊……礼亲王,你的奴才佟佳是第一个暴露的老鼠,你自己说说这件事究竟是怎么回事?”

老礼亲王看着周围那一把把上好刺刀的步枪,远处的骑兵队列,哪里还有狡辩的胆量,只能扣头认罪了。

“陛下……老奴我死罪啊,我糊涂啊……我让这奴才给糊弄了……”

教官在我两腿间疯狂肆虐 第三章

“避重就轻?”赵允弼不怒反笑,指着那刘昭武,“你怎么就知道刘昭武说的便是实情呢?”

轰!

庞昱心头一震,望着赵允弼似笑非笑的面容。

“想来如今就是找来门外那数十名府兵,他们也只会说是刘昭武带他们去的,不管自己郡王什么事对吧?”

“哈哈哈~安乐侯果然聪明!”

赵允弼大笑一声,扶手称赞道。

就在杨伍德将那口信川令人传于北海郡王府之后,赵允弼便开始一系列的操作谋划。

刘昭武这个废物竟然当场承认,不救也罢,滚去天牢过那暗无天日的日子去吧。

赵允弼只要保证自己的弟弟赵世清无恙即可。

“刘昭武我问你,昨夜除了你以及那数十名府兵外,是否还有会稽郡王赵世清的身影?”

忽然,正当庞昱无可奈何时,欧阳永叔怒喝一声。

不能再耽误了,聪明的欧阳永叔在就从赵允弼的话中听明一切,怪不得那些从犯要被赵允弼喊走,直到这时才匆匆来迟。

这尼玛不是对口供去了吗?

“句句实属,下官口中句句属实啊!!”刘昭武声泪俱下哭喊起来,这罪明明是两个人犯得,姑娘是两个人抢的,抢来之后见色心意的也是赵世清,可怎么定罪的时候却只有我?

这还有没有天理了!

“欧阳修!本官念你乃是吕相门生,特此招你入我开封府行就一职,公堂之上不得随意发言,退下!”

杨伍德大怒不止,这欧阳修怎么如此没有颜色。

“回禀杨大人,此时断不可如此结案,其中蹊跷难寻,犯人更是逍遥法外,我等食之俸禄便要为其做主,刘昭武所言虽然不可完全听信,但也不能全然不信呐!”

“放肆!欧阳修你以为本官那你没办法了吗?”

杨伍德的脸这下是彻底黑

文学

了个干净。心中更是暴怒难挡。

安乐侯庞昱跟北海郡王赵允弼,那两人是什么身份,虽然言辞中多有不善,但本官大人不记小人过,忍忍也就过去了。

可你欧阳修只不过是个小小下九品芝麻小官,也敢在宫堂之上当中驳斥本官?

“好大的胆,欧阳修本官令你速速退下,此案你无须再过问!”杨伍德大袖一挥,指向门外。

欧阳修面色难看,他没有想到杨伍德竟然这般不留情面,眼中闪过一丝无奈,对杨伍德的昏庸他是又有了更深刻的体会。

“不可!”欧阳修向前一步,一股股不甘在眼中暴涨。

“哪怕今日杨大人要革职下官,抓捕下官,我欧阳修依旧要说,依旧要问,定要说出个青天白日,问出个坦坦荡荡!!!”

卧槽啊!!

杨伍德傻了,赵允弼呆了,在场所有人都懵逼了,就连地上的刘昭武都不由抬起头望着这个十足的傻缺,满脸费解。

只有庞昱笑了,哈哈哈~不愧是欧阳修,这才是那个不畏强权,公道自在心中的欧阳修嘛!!

“永叔不必怕,今日有本候在,我看谁敢动你!”

庞昱的目光巡视一周,最终看向杨伍德跟赵允弼。

“多谢侯爷了!”欧阳修拜道。

“以后咱们兄弟相称即可!”

“庞兄!”

“啊哈哈哈~”

……

……

杨伍德气

文学

的胡子都歪了,颤抖的手指着庞昱竟一时说不出话来。

“哈哈哈哈杨大人你可千万不要动怒啊,你若是动怒之后万一没忍住口,污言秽语什么的全朝本候喷来~”

说着庞昱甩了甩沙包大的拳头“你忍不住没事,本候若是忍不住揍起人来,啧啧,本候自己都怕啊!!”

“安乐侯你敢威胁本官?你可知?”

“哪有威胁,本候只是在叙述一件自身小事而已,怎么,还不让人晃晃拳头了?杨大人未免管的也太宽了吧!”

“……”

杨伍德转过身去不想再看庞昱,他害怕自己忍不住……然后被打。

赵允弼也是一副吃了翔的难看模样。

“杨大人,此案该结了!”

对杨伍德使了个眼色的赵允弼努了努嘴,正是摊在软塌上赵世清的方向。

啪!

杨伍德:“会稽郡王赵世清!对于刚才刘昭武的一番话你可认罪!”

只见那赵世清缓缓从榻上坐起,脸色通红,仿佛触到了伤处,嘴角一抽一抽,显然这一套起身带给他很大的负担。

“回杨大人,本王并不知道此事经过!”

刘昭武大惊:“你!”

“那刘昭武昨日下午时分前来我王府内,口口声声说秦姑娘家中老母病重,小小的包子摊除了维持家中生计之外还要承担昂贵的药钱,实在是不负重堪,便想将自己买于王府当做丫鬟。”

说着,赵世清瞅了瞅秦倾云,一丝怨毒闪过眼角。

“本王念及秦姑娘一片孝子之心,便答应了下来,当夜;刘昭武便带着秦姑娘来到了王府内,至于府内府兵为何会听从刘昭武的使唤,以及强抢民女一案,本王也是被蒙在鼓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