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东西我还没动就喊疼 第一章

艾瑞克继续说道:“我的理解,这种优势主要是在两个方面。”

“第一,我们对ioi的内部运作流程非常了解,对达亚克集团和指头公司的行为模式非常熟悉,所以在遇到一些活动的时候,我们更能够预判到ioi的动向。”

“当然,裴总也可以,但毕竟裴总工作繁忙,不可能一直盯着ioi那边的动作。”

“我们特别了解ioi,同时又特别了解GOG,所以在两款游戏竞争的时候,就特别能针对对方的弱点,继续保持GOG对ioi的全面压制,甚至有所扩大!”

“第二,我们在大型团队的协调方面,有着更加丰富的经验。”

“目前GOG的整个项目组,基本上还维持在初创时的模式,负责人有着绝对的控制权。”

“这个模式的好处在于,效率高、反应快,更容易在激烈的竞争中取得胜利。”

“但它的坏处在于,随着业务的扩展、人员的增多,负责人的工作量将会不断积压,而在巨大的工作压力之下,他很难面面俱到地处理问题,容易出现失误。”

“未来,假设GOG击败了ioi,成为MOBA游戏领域内唯一的赢家,那么整个GOG的项目组必然继续壮大,人员变得更多。”

“在这种情况下,原本的那种高效的模式就变得不再适应了,还是要让节奏慢下来,不可避免地走向大公司的制度化模式。”

“而我们就可以利用自己的经验,结合GOG项目组之前的工作模式,逐渐开发出一种兼顾效率和制度化的新模式,更好地适应新时期的工作要求!”

“所以,这才是裴总把我们两个挖来的深意!”

艾瑞克的这一顿分析,简直是面面俱到,而且结合之前裴总的一系列行为来看,相当的有说服力。

赵旭明听得恍然大悟,频频点头。

确实!

他觉得自己在任何方面都比不过闵静超,但唯独在对ioi的了解上面,比闵静超要强多了!

毕竟闵静超主要的精力全都放在研究GOG上,没有这个时间也没有这个必要去深入地研究ioi。

如果想要进一步地针对ioi,还有谁比赵旭明和艾瑞克这两个前ioi运营负责人更合适呢?

为什么历史上的很多君主会对叛将特别重视,就是因为这些叛将非常了解自己的敌人,能够提供非常有用的信息。

在对付ioi这方面,艾瑞克和赵旭明可以下手比闵静超更狠!

什么?对老东家手下留情?

那是不可能的,就是因为对老东家,所以才要下狠手呢!

否则岂不是证明了之前一直失败不是老东家的锅,而是自己的锅?

而且从长远来看,逐渐融合两种不同的管理模式,也是必经之路。

也就是所谓的“打江山”和“坐江山”的不同,一个强调进攻,一个强调守成。

在胜利前夕,将能征善战的闵静超调走,继续踏上新的征途;然后将相对跟擅长治理的艾瑞克和赵旭明换上来,为接下来的大一统做好准备。

艾瑞克继续说道:“所以,交接工作这么仓促,也就有合理的解释了。”

“裴总的态度其实是在暗示我们,工作模式不要完全照搬闵静超。对于之前的那种工作模式,更多的是去了解,去融会贯通,而不能死板地完全继承。”

“如果交接时间太长,比如交接个半年,那我们的思维模式肯定会被改变,再想转变回来就难了。”

“现在的这个交接时间看似很短,实际上我们在遇到问题的时候还可以随时请教项目组的其他人,而且又不会限制住我们的思维,完全是恰到好处。”

赵旭明恍然点头,他不慌了。

听到艾瑞克说得这么头头是道,他完全放心了,而且也找到了甩锅的办法。

虽说俩人一个负责海外业务,一个负责国内业务,但赵旭明完全可以复制粘贴嘛!

到时候艾瑞克怎么干,赵旭明就怎么干。

这肯定也不算抄袭,这叫联动,这叫一视同仁,这叫全局一盘棋。

反正艾瑞克肯定会在世界范围内对ioi下狠手,赵旭明抄一抄作业,以目前GOG在国内的统治地位,效果肯定也不会差。

平时就提提建议,让艾瑞克采纳。一个出主意、一个拍板,多完美。

可以,黄金搭档的感觉又回来了!

赵旭明很高兴:“好,那我们这就开始准备活动,1024数码节马上就到了,一定得搞个大活动,好好地抢一波玩家!”

得让裴总看到,费这么大劲挖我们两个,是有巨大价值的!

……

而与此同时,裴谦和闵静超两个人,已经在去往羊城的飞机上。

要过去给天火工作室安排新游戏了!

其实龙宇集团和天火工作室那边并没有催,只是希望裴总能够尽快抽空过去,没有限定时间。

主要是他们不敢催。

游戏设计这种东西可是一个纯粹创意的东西,有时候整体设计都挺好,但一个小瑕疵,就有可能把整个方案全都给毁掉。

惹裴总不高兴了,万一裴总故意在设计方案里留一个坑怎么办?

虽说大家都觉得裴总不会是这么没节操的人,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还是客客气气地,一起把游戏做出来赚钱是最好。

当然,他们完全是多虑了。

小东西我还没动就喊疼 第二章

@@

又到了一本书完结的时候。

去年六月发书的日子,依稀还在眼前。转眼间,已经过去了一年。接近13个月的时间,大致写了240万字,对奥丁来说绝对是一个里程碑式的跨越。不管是之前的《无尽战斗》,还是《控植师》,加起来都没有这本书长。

这里,首先要感谢一直支持、订阅、打赏的可爱书友们,然后要感谢我的编辑。

没有你们的支持,码完240万字,绝对是漫长而枯燥的事。可有了你们的支持和鼓励,码字也就变成了一件快乐的事。尽管书的最后部分,因为各种各样的事,写的少了些激情,质量亦有些下降,但总算是顺利完本了。

这里奥丁也要稍稍给自己庆祝一下。

完成了这本书,奥丁自觉收获良多。接下来,如果没有意外的话,会再开一部新书,而且至少一半的篇幅仍旧是魔兽。比起这本漏洞颇多、剧情有些平淡、人物刻画也十分不足的书,下一本的书应该会有很大的进步。至于具体的发书时间,这个应该要一两周,或者月底。总之,等新书出来的时候,会第一时间告诉大家的。

那么,咱们新书见了,欢迎期待。(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小东西我还没动就喊疼 第三章

在欧阳晖的强硬命令下,周文育亲自领兵冲击,但狭窄的街道也就能同时容纳20几士兵冲在第一线,以血肉之躯撞在枪林中,死伤惨重。

周文育也不知道身边的骑兵换了多少遍了,一边躲避袭来的冷枪,一边奋力挑飞拒马,可为是艰难万分。

再次击杀掉一名壮勇时,周文育感觉出前面的压力突然一松,神情开始振奋起来,终于突破了。

定睛一看,原来主公欧阳晖竟然从后杀出,一举捣乱了桃源军民的阵型。

“杀”

来不及细想为何主公会在前面出现,抓住机会,一举冲锋,终于突破了西大道的防御。

来到欧阳晖旁边时,周文育才得知怎么回事。

原来周文育之前派兵从街道两屋中找进路的骑兵回来禀报,见主将不在,就禀报给了欧阳晖,说里面都是封闭的,没有通道。

欧阳晖一听小兵的汇报,心中却立马出现了一个主意,忙令后面的骑兵下马进屋,准备砸墙。

这些民居都是石木结构的,没有趁手工具的骑兵们还是费了一番力气的。

这些不用派去送死的骑兵捡了条小命,凿起墙来非常用力,倒也顺利凿穿数座民居。

之后的事情周文育就知道了,欧阳晖领兵从墙洞中穿越,直接出现在桃源军民中间偏后的地方,打了个措手不及,桃源军民守卫方阵几乎是瞬间就崩溃了。

付出巨大代价才突破西大道的骑兵们,没有时间感伤阵亡的同伴,在欧阳晖的催促下,朝镇长府而去,沿途没有阻碍,顺利无比。

不过,当欧阳晖到达镇长府时,见镇长府外墙上每隔一米左右就站着一名举着枪的壮勇或胆大的居民,忍不住破口大骂,口吐芬芳。

骑虎难下的欧阳晖断然没有后退的道理,他现在就指望在骑兵们阵亡之前,5000步兵能快点赶来。

来时3000骑兵,现在就2000多一点,几乎阵亡了三分之一。

“率先突破围墙者者,赏金千两!”

“击毁玉碑者,赏金万两,封将军!”

欧阳晖阵前空头支票乱喊,什么能鼓舞士气,就说什么,说得天花乱坠,热血沸腾。

受刺激的骑兵们士气狂升,嗷嗷叫着冲向镇长府,与外墙上的居民厮杀。

文学

有外墙保护,本就居高临下,处于优势地位,略占上风。

欧阳晖见桃源镇军民据外墙而守,该怎么解决他们的优势?

“镇长府大门已经封锁,不用想,门后绝对堵住了,根本过不去。”

“优势就是高度,我让他没有高度!”

“周文育,快去拆周围的房子,将石头木料什么的堆在外墙前。”

欧阳晖现在是处于极度亢奋中,大脑超速运转,很快就想出了一个靠谱的办法。

周文育其实也想到一个办法,不过见主公已经出了主意,连忙应道,开始分拨手下去取物资。

很快,乱七八糟的物资开始在外墙间堆砌,高度也越来越高,形成了一匹战马可以奔跑的临时通道,但通道太窄,一匹一匹的上就是送。

“快,继续堆!”

欧阳晖见破敌时机快至,兴奋的难以自拔。

“华夏第一又如何,还不是要灭在我欧阳晖手中。”

通道变大,陆续有骑兵开始冲进墙内,不过进去之后战马哀鸣一声,瞬间被灭,骑兵也死的不能再死了。

原来管仲见外面开始堆石头木料,瞬间就理解了敌人的想法。

令何玉管理的救援队在墙内开始挖洞,也不用多深,刚好到马蹄关节处就行,密密麻麻的陷马坑出现,同时集结镇内不多的20几名精锐枪兵把守这个地方。

当骑兵跃进墙内后,马蹄陷入坑中,活活折断,骑兵摔落马下,被活活扎死。

欧阳晖不知道里面发生什么事情,见骑兵进去后就没了声息,料想里面还有他不知道的情况,不过这种时刻,就得靠人海战术了。

欧阳晖见填进去百人左右时,里面再有陷阱估计也用填完了,知道此时是关键时刻,开始令手下大将周文育冲锋。

“周文育,你上。”

“诺”

周文育深呼了一口气,右手长枪拖地,对身后为数不多的亲兵视死如归的说道:“准备冲锋!”

此时墙内陷阱坑已经被填的差不多了,虽然壮勇在不停的搬离尸体,但战马实在太沉了,清理起来速度很慢。

“完了,”何玉见墙外的大将准备冲锋,不由感觉到一丝绝望。那个大将如果突进来,这里面将没有一个能与之匹敌的。

“努力这么久,还是没有等到刘峰回来吗?”

就在此时,欧阳晖身后的西大道方向传来一声怒吼:

“典韦在此,谁敢与我一战!”

“典韦?”

欧阳晖闻言木然回过头,心脏也猛的跳动了一下,刘峰回来了?

转头才发现,原来是100多骑兵,身后没有更多士兵,才松了口气,将跳到喉咙的心脏又按回原来的位置。

“吓死我了”

“这些人我来处理,你继续冲锋,毁掉玉碑为第一要务。”欧阳晖见周文育似乎担心自己的安危,忙开口说道。

虽然欧阳晖觉得自己说话很正常,但在周文育耳中却听到了颤抖声。

当下不再迟疑,不顾身后不到百米的援军,催动战马,与十几位亲兵冲进墙内。

周文育躲过袭来的长枪,击杀掉眼前不值一提的小兵,成功跃进墙内,此时他才发现,地上都是陷马坑。十几位亲兵也相继跃进墙内,不过有些骑兵就没有周文育那么好的身法,被刺身亡。

周文育努力控制着战马小心落在地上,但地上实在到处都是坑,还有很多马尸。简直凹凸不平,猛然间落下麾下战马还是折了右后蹄。

“咔嚓”一声,战马痛快的嘶鸣一声,将周文育摔落马下,好巧不巧,正在落在管仲身前。

管仲也没有想到会有这一出,身前只有数位乡勇,被顷刻间就跃起的周文育瞬间击杀。

其实周文育落马时就注意到这位明显是指挥一般的人物,借助战马摔落得力量,用枪一点,改变方向,飞落到管仲面前。

成功击杀过几名乡勇后,挥枪刺向还未反应过来的管仲,直指喉咙。

眼看就要击杀掉核心时,周文育眼前出现一道人影,挡在了两人之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