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边走边做h文太深了h 第一章

第1864章我跟她一起扛

第一千八百六十九章我跟她一起扛

谷国辉骨头都快散架了,可是却没有收敛,反而龇牙咧嘴叫嚣。

他占据道德高度,他代表神州机器,他不惧叶凡。

叶凡冷笑一声:“别说是你,就是杨先生在我面前,他也不敢说铐我!”

“叶凡,你口气还真大啊!”

就在这时,大门口又传来一声怒极而笑的喝斥:

“宋红颜犯下的大罪,如果你也有份,我们连你一起抓。”

女人的声音带着一股子怨恨和尖锐:“害我女儿者死!”

叶凡和宋红颜等人侧头望去,正见谷鸯一伙人杀气腾腾出现。

杨震东、杨剑雄、梵当斯、梵文坤、安妮全都在人群。

李静也来了,俏脸带着一股寒霜。

杨红星则走在最后陪着杨千雪。

他一脸沉默,却让叶凡感受到火山爆发前的怒意。

叶凡皱起了眉头,看到这么多不相关人员凑在一起,一时不知道这是哪一出。

不过他还是给了杨红星面子,一脚踢开鼻青脸肿的谷国辉。

“杨先生,杨夫人,你们来的正好。”

没等叶凡出声,宋红颜先迎接了上去:

“刚才这个叫谷国辉的人带着十几人,携带着枪械闯入华医门会长办公室。”

“没有制服,也不出示证件,就要绑架我离开。”

“我怎么看他也不像内务部精锐,更不像是杨先生手底下的人,就拒绝了他带我走的命令。”

“结果谷国辉大怒要毙掉我。”

“遭受到华医门员工阻挡后,谷国辉他们还大打出手,打伤我们几十号员工。”

“其中几个助理还被踩烂手指,一个怀孕秘书也遭受到他暴力飞踹。”

宋红颜俏脸平静把众人迎入进来,还给杨红星他们展示几十号受伤的员工。

混了的现场,殷红的血迹,踩烂手指的女员工,口鼻带血的秘书……

这种凄惨场景瞬间把杨红星他们情绪吸引了过去。

“杨先生,杨夫人,不是我暴力,是他们阻挡……”

谷国辉忙挣扎起来辩解:“我还被叶凡袭击了。”

“我这个会长办公室有十六个摄像头。”

宋红颜不紧不慢打断谷国辉的辩解:“杨先生随时可以探个究竟。”

这顿时让谷国辉闭嘴。

视频出来,谁的责任很清晰。

“混账东西!”

看到现场混乱一团,杨震东最先愤怒起来:

“华医门是可以撒野的地方吗?”

他还踹了谷国辉一脚:“我大哥让你请人,你摆什么威风?”

杨剑雄也附和一声:“就是,拿出证件会死人吗?”

谷国辉闷哼一声倒地,神情很是尴尬,又偷偷瞄了谷鸯一眼。

谷鸯恨铁不成钢:“没用的东西!”

“谷国辉确实是内务部的人,不过他这种做法非常错误,我替他向宋会长道歉。”

杨红星的怒意也无形弱了一分:“华医门的一切损失我都会照价赔偿。”

“宋红颜,你果然是黑寡妇,转移注意力一流啊。”

这时,谷鸯不耐烦上前一步,抢在丈夫面前喝叫一声:

“谷国辉的事情,华医门的损失,晚一点再说。”

“现在先来说一说,你祸害我女儿的蛇蝎行径。”

“你怎么就这么狠毒啊,为了让叶凡站稳脚跟,用我女儿的命来做棋子?

文学

“你还是不是人?

她毫不客气向宋红颜发难,还扬起手一巴掌扇过去。

杨红星和杨震东下意识要喝止却来不及。

叶凡冲过去也太迟了。

“啪——”

只听一声脆响,宋红颜不躲不避,站在原地硬生生挨了谷鸯一巴掌。

吹弹可破的俏脸上,顿时多了五个指印,热辣无情。

啊边走边做h文太深了h 第二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啊边走边做h文太深了h 第三章

“李秘书,您先回去就行,我们自个等。”

中心路口旁边,通往泉南的公交站台上,刘红梅不好意思的对开车送过来的人说道:“你看,就为我们这点事,还麻烦你跑一趟……”

小李摇摇手,笑着说道:“应该的,我送你们上车就走。”

当秘书的,根本不用领导明说,就能领会领导意图。

叫他过来送,不是真的送人,而是要他亲自把麻烦送走!

冯鑫拖着伤腿过来:“不好意思,我们给领导添麻烦了。”

李秘书还是笑:“没事,没事。”

通往泉南的公交这时从青照县城附近开了过来,缓缓停在站台旁边。

“车来了。”李秘书提醒道:“慢点,一路顺风。”

“谢谢

文学

!”刘红梅道过谢,扶着冯鑫,先让他上车,接着背起包上车投币。

隔着窗户,看到俩人招手,小李也冲他们挥了挥手。

一直等到公交车过了路口,朝西只剩下个车屁股隐约可见,小李才上了停在路边的车,回体育学院去交差。

麻烦送走了,一场风波平定了。

至于以后会不会再爆发,那以后再说,下次爆发大概率就不管领导和他的事了。

公交车刚停在下一站的站牌上,坐在后面相连的两个座位上,刘红梅看着外面,忽然拍了下腿:“哎呀,不好不好。”

冯鑫问道:“咋了?”

刘红梅提起包站起来:“咱们得下车!赶紧的!”

冯鑫腿不利索,拖着起来。

“师傅,等等!”刘红梅一边扶着丈夫起来,一边冲前面喊道:“我们下车,等等再走!”

冯鑫抓着刘红梅手,从公交车后门下来,问道:“到底啥事?中途下车,白白浪费钱,两块钱,能买一大包馒头。”

刘红梅却说道:“我得给人打个电话,都答应了的,体育学院门口,跟我一样从青照一中出来的宋娜,人挺关心咱们,我也答应事情有个结果,就给她打电话。”

冯鑫想起来了,还是嘀咕道:“她就一个小姑娘,能管得了咱这些事。”

刘红梅说道:“都一个学校出来的,也是真心关心咱,不管咋说,打个电话说一声都好,言而有信。”

俩人出了站台,去找公用电话。

…………

体育学院里面,吕冬和宋娜吃完饭,从餐厅里面出来,不紧不慢朝学校门口走去,边走还边说着之前的事。

宋娜戴上遮阳帽,问道:“体育局会给解决吗?”

吕冬不了解体育局内部运作机制,只能从猜想的角度出发:“类似刘红梅的情况,应该不是个例?”

宋娜一直维持体育锻炼,更有杨敏这样的专家级人物当老师,说道:“体育运动要适当,要结合每个人的具体情况,不是运动强度越大越好,人体不是机器,就算机器,也有一个承受极限。”

吕冬缓缓点头,说道:“体育局直接出面解决,有了案例,后面的怎么办?”

宋娜笑了笑:“总有个例,很多人退役都能进体育局拿到正式编制。”

“人与人不一样。”吕冬随口扯道:“比如拿过世界冠军和全国冠军的人,比如乒乓球冠军和水球冠军,比如有关系的人和没关系的人,比如会不会影响太东体育界目前稳定的大局……”

宋娜没有再说话,因为她也知道,现实的社会状况,稳定压倒一切。

而且事实一再证明,这无比正确。

吕冬也没说话,出来创业开公司,有切身的感受,不处于那个位置上,没法理解位置上的人的具体考虑。

婆说婆有理,公说公有道,哪有尽善尽美的解决方法。

还没出体育学院,宋娜手机铃声响,接起来说几句,就挂断了。

“刘红梅他们出来了,说是体育局领导给了承诺。”宋娜简单的说道:“我约他们见一面。”

吕冬能猜到,宋娜是体育生,差一点走了专业路,有种兔死狐悲物伤其类的情绪,说道:“见就是了,不用担心啥,体育局还能把你吃了不成?”

宋娜笑,说道:“有你在,我啥都不担心。”

吕冬牵着她手,一起出了学校门。

宋娜又说道:“能帮的话,我想帮一把。”她吃饭的时候,就有这种考虑:“不是直接帮,直接帮的话,也帮不了几个,而且是体育局的事,说不定就会牵扯到第一体育会所。”

吕冬点点头,黑蛋不是以前的黑蛋了。

宋娜简单说道:“我三月份不是拿了个三八红旗手,也算妇联一份子,妇联那边有个政策,扶持困难女性的,以刘红梅的经历,如果在让媒体报道一下,应该能行。”

“可操作性挺强的。”吕冬记得,每次证携开会,妇联都会架张桌子出来募捐,钱款都是用在扶助女性上面。

远的不说,大光头苏小山他爹帮助的那个女孩,治疗时就是妇联那边协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