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的让人湿的高嗨段子 第一章

两人相互使了一个眼色后,便双双跳进了深渊之中。

“轰轰轰!”

庞大空间吸力从深渊中传来,仿佛要将两人的身躯吞噬殆尽。

空间之力疯狂挤压两人的肉身,即便肉身强如沈浪,也能感受到剧烈不适感。

在下坠的过程中,沈浪全身上下迸发出刺目耀眼的金光和幽芒,快速凝聚出不灭圣铠,以抵挡空间压力。

段雷也结出一道青黄色的防御屏障笼罩全身,在抵挡空间之力的同时,尽可能的屏蔽死气。

饶是如此,还是有大量的死气席卷两人全身。

深渊中弥漫的死气仿佛具有灵性一般,会被生者的生气所吸引,不由自主的涌向沈浪和段雷的身躯。

这并非普通的死气,而是“轮回死气”,可赋予万物腐朽衰亡,十分强大。

沈浪周身涌动起无垢圣光,能较为轻松的驱散这些死气。

段雷则凭借玄阳果释放出的磅礴生机,硬生生的化解了渗入肉身的死气。

下坠了足有数分钟之久,两人总算是看到了地面,坠落至一处断壁残垣之中。

落地后,沈浪和段雷两人第一时间放出神识扫动四周。

周围竟是一望无际的断壁残垣,到处都是坍塌的建筑,各种晶石砖块堆积成山,散发着蒙蒙灰光,看上去年代久远。

放眼看着,这地底深渊,像是一座地下宫殿的废墟遗址。

正前方塌陷的建筑中斜插着一块金色的匾额,上面写着“镇妖殿”三个鎏金大字。

“想不到这深渊地底居然会有一座地下宫殿?”

沈浪面露惊讶之色。

“这里应该就是镇妖塔第一层了。”

段雷环顾四周,心神震撼之余,不禁解释道:“蜀山派典籍中有云,镇妖塔第一层修有‘镇妖殿’,由青云真人的降服一只上古妖皇镇守,管理统治镇妖塔中的无数妖邪凶灵。”

“看这样子,连镇妖殿都在灭世之战时化作了废墟,镇守此地的那只上古妖皇定然也已经殒命了。”

看着满目疮痍的废墟建筑,段雷摇头叹息。

沈浪皱眉道:“既然灭世之战时魔族势力能杀到这第一层的镇妖殿,那当年邓隐的闭关场所岂不是也被破坏掉了?”

段雷面色凝重道:“的确不无这种可能。不过邓隐闭关之地定有强力的封印笼罩,即便是道祖天尊,也未必能将其破开。”

“既如此,我们这便搜寻一番吧。”沈浪迫不及待的说道。

段雷微微点头,随即道:“邓隐的闭关之处极有可能在镇妖殿最深处,我们先去镇妖殿中央一探即可。”

“好!”

沈浪点头应道。

打定主意后,两人便朝着镇妖殿深处穿行而去。

这镇妖殿方圆足有百万里

文学

,与其说是宫殿,倒不如说一处大型建筑群,内部不但有无数偏殿,还有各处亭台楼阁,广场街道,完全不像是给塔中妖邪准备的。

如果这些建筑群未遭破坏,镇妖殿俨然就像是一处大型城池,简直可以当成第二个蜀山派驻地了。

沈浪越发怀疑,青云真人打造这镇妖殿的目的,就是为了方便将蜀山派修士无缝转移进塔内,类似昊天大帝的凌云天宫一样。

黄的让人湿的高嗨段子 第二章

场面宏大,令人震撼!

似乎是知道这名华夏少年非同一般,这些队员都没有喊话,直接扣动了扳机向陈天阳开枪。

顿时,响起一阵密集的枪声!

秋元雅子惊讶,为了避免被陈天阳连累,立即纵身一闪,脱离了子弹的范围。

陈天阳微微皱眉,周身剑气勃发,凭空出现无数道细密的剑气,向着周围纵横四射,瑰丽万千!

只听一阵连续不断的“叮叮当当”的声音,所有子弹刚到中途,便被剑气给挡了下来。

陈天阳毫发无伤!

所有人全都惊呆了,连枪都不怕,难道报告的没错,他真是……恶魔?

陈天阳速度不减反增,依旧向前奔跑,气势恢宏,势不可挡,仿佛

文学

人型坦克一样。

这些队员全吓了一大跳,这么快的速度,要是被他撞到的话,不是得粉身碎骨?

他们哪里还敢继续跟陈天阳对峙,纷纷四散溃逃,露出了后面的装甲车。

陈天阳连闪都不闪,肉身径直将面前的装甲车全给撞飞了,硬生生开辟出一条道路。

他们什么时候看到过这种震撼的场面,全都给惊呆了,连枪都忘了开。

不到数秒时间,陈天阳已经冲出了包围,正准备继续向南洛市冲去。

突然,数道强悍的气劲由远及近袭来。

陈天阳微微皱眉,左手向前猛挥,将这数道袭来的气劲全部挡了下来。

而他也被这股汹涌的力道冲击,“蹬蹬蹬”向后退了好几步。

左前方的树林里,迅速窜出来五道人影,纷纷落在陈天阳前方十米处,有意无意之间,将陈天阳给围了起来。

这五人中,一位“传奇初期”的老者,三位“半步传奇”,以及一位“宗师后期”。

黄的让人湿的高嗨段子 第三章

他并未忘记和这神族荒的约定…不过他不认为他现在能帮荒脱困。

若是八荒的修为足够,荒也不会让九玄和鲲鹏去经历所谓的危险来换取进入此地的资格。

“带我离开…呵呵。”荒好似听到什么笑话,发出一阵阵痛快的笑声。

也是因为那笑声,无数的涟漪蔓延。

苏翎也再一次感知到最初能无声无息削减他生机,神魂肉身等一切的恐怖力量,不过现如今,那力量伤不到他。

苏翎直接出声:“为何发笑?”

“无他。”

先是摇头,荒走到苏翎的身前:“比计划之中你归来得要早,也因为过早,你还一无所知。”

“何意?”苏翎感觉,荒话中有话。

“按照计划,你应该会自无尽战场中知晓些情报随后归来,不过你应该并未前往无尽战场,如若不然此刻也不会如此。”

说完后,荒的笑意越发浓郁:“无尽战场刚刚开启,你可以选择,让我现在便将你送入其中。”

“选择?那么另外一个选择又是什么。”苏翎心中的不解更甚。

“缘,一切都是,缘。”

低语落,荒看向远处隐于烈日之后的长河:“由我助你返本归元得知一切,作为交换,我将于时空长河问道,你将替带我继承荒之名镇守荒界,直至,有生灵替代你的镇守,你方能于长河问道。”

“这两个选择,有何不同?”苏翎只感觉,他好似触及到什么大秘密,而且,是和他自己有关的大秘密。

“第一个选择,你将会按照计划完成一切,随后遁入时空长河问道,自此诸多轮回之身归来成就永恒之身,不过…你将不会是你,替代你的是,当年定下计划遁入轮回的火羽金翅枭。”

顿了顿,荒嘴角上扬:“第二个选择,由我帮助你返本归元,你将能得知一切,不过作为代价,你将会失去当年火羽金翅枭自我手中赢去的问道之机,对你而言,你还是你。”

言语虽然绕口,苏翎却是瞬间就明白过来….所谓的第一个选择,一旦真那么做了,他就不在是他,而是,火羽金翅枭。

他虽然也是火羽金翅枭,可是,火羽金翅枭可不是他!

“看起来,我只能选择第二个,不过我很好奇,问道之后成就永恒之身,很珍贵吗?”苏翎微微耸肩。

“我会助你返本归元,届时你自会知晓一切,不必我为你届时…静心。”刹那间,漫天涟漪倒卷朝着苏翎涌去。

苏翎下意识就准备反击,不过最后却压下,而是盘坐在地。

无尽涟漪笼罩,对他没有半点伤害,相反的…随着涟漪的入体,苏翎感觉到,他的实力在以一种极其恐怖的速度提升。

同时,还有无数的记忆碎片一点一点的开始浮现在神魂深处。

那诸多记忆碎片中,苏翎看到,无数年前这里曾经有一场惊世之战…没错,就是曾经将仙魔妖修罗四界打得消失的那一战。

而那一战,有一名极其强大的妖族和神族击败无数对手之后才此地对决。

那妖族,是为火羽金翅枭。

那神族…也便是此刻的荒!

火羽金翅枭和荒的对决,将此地和四界的联系彻底打断,他们的一战也让荒界天地动荡,继续打下去,说不得天地都会破灭。

两者察觉后,只能停下战斗,只是….他们并未离开。

因为长河就在他们的眼前,那一条不断流淌,隐于烈日之后的长河!

那是时空长河,据说,时空长河蕴含着时间的奥秘,若是进入其中,还可逆转时空回到以前亦或者是去往未来。

众所周知,时间不可逆,可是时间长河却能逆转时间!

而在其中问道成就永恒,一旦成功,那么便可掌控时间之能,自此自由出入往昔和未来,也不会付出任何代价,堪称极其恐怖。

两者都不愿意放弃,可是他们又不能继续打,若不然荒界势必会崩溃,也并非他们不一起进入其中,而是此地需要一个强者来镇守,而上一任镇守者被他们击败后,将一切告诉他们,随即便问道离开。

上一任离开,他们之中便需要有一个留在此地充当镇守者,无奈之下,两人定下赌约,赌的便是,谁进入时空长河问道…..至于赌约的内容不足为叙,结果是火羽金翅枭赢得了赌约。

只是进入其中的时候却是出现岔子,因为枭最初和神族厮杀的时候消耗太多,体内力量无法抵挡长河侵蚀,无奈之下他自能选择兵解遁入轮回,同时以最后的威能定下天机决定归来之期。

这不得不说是一个有些可笑的结果。

作为他们这般的存在,性子自然是极其高傲,也不屑于违背承诺,故而…神族荒一直都未曾违背诺言,而是在此地等待荒的归来,也便是,苏翎。

不过,他不愿意违背诺言却不代表着他愿意镇守荒界!

故而,苏翎的出现让他很是惊喜,因为按照火羽金翅枭的计划,哪怕记忆尘封,可是却也应该是以枭为主导,而不是轮回之时诞生的灵智。

此刻…他也不算违背承诺,不管苏翎到底是火羽金翅枭还是苏翎这个人,对神族荒而言都没有不同,反正都是同一个身体。

一切的记忆尽数被苏翎所吸收。

而苏翎,还是曾经的苏翎。

慢慢的,苏翎缓缓睁开双眼,看着眼前的荒露出满脸的复杂。

没想到…此次进入苍穹问道之地竟然会得知如此之多,而现在,返本归元的他,不说太多,哪怕还为彻底自如掌控,可是正面和女帝,帝君等这般存在厮杀不成问题。

“你已经将问道机会让给了我,现在,你便是荒。”

说完后,那神族看向不远处的长河:“我将问道…之前和你一起进入的人和妖都是不错的苗子,想必无需太久你也会问道而来,我会等着你,三十元会之前的一战,还未结束!”

说完后,那神族身形一闪便跃入长河,没有带出半点浪花,也随着他的跃入长河,气息什么的尽数消失。

苏翎看着自己的手,在看看不远处的长河:“我现在便是,荒了?”

他,不是火羽金翅枭,故而哪怕得知一起,而且以他那坚韧的心性,此刻却还是有些反应不过来。

不知多久后。

“苏兄。”随着有些气喘吁吁的话音,九玄和鲲鹏带着些许狼狈又出现在这里。

苏翎瞬间回神,心绪也彻底恢复如常。

时空长河问道吗?

他,有选择!

若不去问道,他也不会死,相反的,他若尘封此处,那么,无论多久,待到他将体内的力量彻底掌控下来,他便是荒界至尊,没有谁能超越。

若选择问道…想办法让九玄快速突破,而后让九玄接任荒之名,他又不是往昔那些镇守者,非要被打败才述说一切,而后问道离开。

九玄揣着粗气的面容之下有些不解:“苏兄,你在想什么?”

他不知道,为何他和九玄被扔出去,可是苏翎还在这里,而且苏翎的气息为何变得如此深沉?那个自称荒的神族又为何消失不见。

反观苏翎,面容露出奇异的笑意:“我在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