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委屈离家出走被惩罚 第一章

第75章

不算觉醒者与张杰那样的系统携带者,在目前这样的地球一步步修炼到武道宗师巅峰着实不易,尤其是破月事件之后,地球的灵气才浓郁到了现在这个地步,3年前,地球灵气更加稀薄。

至于李怀虚身边的5人乃是他的弟子,在最近几年也是赫赫有名,名叫形意五虎,都是先天武者。

尤其是其中的五虎中的老大更是先天巅峰,差一步就达到武道宗师的级别了。

形意门这边也开始点菜,齐小圣也收敛了心神,不在关注。

“看来已经有聪明人猜出大白等人的藏身地了,要提醒一下球球。”

齐小圣神念一扫,就找到了球球的位置。

球球、大白、李若曦、苏大强等人都在一个房间,应该是正在等神龙局的高层。

齐小圣立刻千里传音,向球球提示。

“嗯,我主人提醒我,说是形意门的人已经猜到了大白的位置,已经来到酒店了。”

球球立刻道。

“形意门?形意门可不好招惹,门主李怀虚乃是武道先天巅峰,能够对抗一些6级觉醒者。

而且,形意门能来,其他门派或许也能猜到。

不行,咱们要快些去跟火神特工汇合才行。”

李若曦连忙道。

“若曦,这里有球球主人在,他看上去也很厉害,主要他出手,咱们也不用怕。”

苏大强说罢,看向球球。

球球耳朵动了动,听到了齐小圣的传音,于是道:“别看我,我主人事情已经办完了,明天就要回去了。他说,这里的小事没意思,他才懒得管。”

李若曦、苏大强相视苦笑了一声,道:“那就只能快些离开,去跟火神大人汇合了。”

几人商议着,立刻开始收拾东西。

大约十分钟左右,众人的东西就大约收拾好了,几人也给大白披上了衣服,带上兜帽,伪装成人类的模样走出了宾馆。

几人下了电梯,李若曦就负责去办理退房手续。

“几位,您白天刚入住,今天就要走了吗?”

前台小姐好奇的询问道。

“我们有急事,要离开这里。”

李若曦微笑道。

“好的,您稍等。”

前台小姐拿过了李若曦的**,立刻开始登记。

正在这时,几辆黑色的路虎停在了宾馆门口,其上陆陆续续走下了一行人,他们身穿黑西服,一个身材健壮,身高全部1米八以上。

只有为首一人个头稍稍矮了一些,脸上更有一道刀疤,从左脸贯穿到了右脸,十分可怕,他身上也不自觉的流露出了一股煞气,谁也不敢小觑他。

他带着一行二十多人直接闯入了大厅,一把推开了李若曦,道:“齐小圣,给我查查一个叫齐小圣住哪里?”

听到齐小圣这个名字,李若曦、苏大强还有李若曦怀里的球球都看了过去。

“看什么看,再看挖掉你的眼睛。”

一位大汉破口大骂。

他的老板刀疤脸容貌丑陋,最反感的就是旁人盯着他的脸看,所谓作为下属,这位大汉立刻喝骂。

“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你们也太猖狂了。”苏大强立刻怒了,他直接踏前一步,道:“现在向我的同事道歉,否则,别怪我不客气了。”

“哟,你还不服?我告诉你,在y省,即便是天王老子也要给我趴下。”

大汉一边说着,直接抬腿踹向了苏大强。

苏大强眼中精芒一闪,嘿然冷笑,道:“好一个天王老子都要趴下,今天我倒要看看,你怎么让老子趴下。”

受委屈离家出走被惩罚 第二章

在此前练平儿用丹药和法力试探闵弦的时候,远在通天江龙宫中的计缘就已经灵台有感,掐指一算大致明白了有人找到了闵弦,至于是谁倒是不清楚,可能是他的同门也可能是练平儿,更不排除是什么不认识的人偶然遇上了闵弦,并且发觉他曾经是仙修,虽然最后一种可能性较小。

但计缘随后发现闵弦似乎并无什么异常,还在大芸府内,命数也并无什么危机,就又有些摸不着头脑了。

按理说虽然计缘没有刻意施法,但想要找到现在的闵弦可不是那么容易的,能费力找到他的应该是熟人的吧,为什么又不带走他呢。

带着这种心思,计缘还是决定去看看闵弦现在的情况,看看宴席上的情况,现在也大多是剩下把酒言欢或者相互讨论之前的在书中的所得,计缘觉得这次化龙宴主要进程已经过了。

这么想着,和尹兆先说了几句之后就站了起来,传音和老龙和龙女说了有事要离开一下,就直接出了大殿。

一路出了龙宫,外头的沿江宴上远比龙宫内更热闹。

人们热切讨论着计缘携带龙宫内数千宾客前往书中一界的事情,人们心向往之,也猜测着其中风光和凤凰之姿,甚至还有人怀疑是不是夸张了,是不是一场幻境,毕竟这事就算是放在修行界也是太过离奇了。

当然,不信这种说法的人其实是占少数的,毕竟这可不是凡尘以讹传讹的谣言,龙宫内部的宾客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这会也有不少混迹在沿江宴中声情并茂地讲着在《群鸟论》一界中的见闻,作假的可能性实在太低。

计缘出来看看这热闹的盛况,不由面露笑容,其实对比起来,他还是更喜欢外面这种吃饭场合,大家多人围着一张桌子,讲话也热闹,而不像是里头一两人一张桌案。

走出龙宫外没多久,计缘就直接御水离去,从江底不断上升的过程中,也有在沿江宴中的人隐约看到了计缘的离去,向里头的人讲明之后引得不少探头。

如今的计缘最快的遁速依然是借仙剑之光剑遁,但即便不是剑遁,自游梦之术大成之后,遁速同样不凡,并没有刻意赶路,但也仅仅不到一个时辰就到了同州大芸府上空。

这会的大芸府城还处在晌午呢,可以说大街上处于最热闹的时间段,挑担来城里买菜的菜农的摊位上有着最新鲜的蔬菜,各个沿街商铺的人也是吆喝得最卖力的时候。

计缘没有从城门口进城,而是直接落到了城中某处,位置倒是和此前练平儿选的差不多的位置,只不过练平儿是凭借直觉,计缘则是真的能算到闵弦在附近。

这会街道上人来人往极为热闹,计缘没有直接落在大街上,而是选择了边上一个巷子,然后显露身形走了出去,融入了大街上的人流。

马上就要过年了,大街上也是张灯结彩的,人们脸上大多洋溢着笑容,城内的人走街串巷,而大芸府城周围的村落乃至一些小城的人,也有许多来到这府城内带着家人一起采办年货,或者单纯只是逛逛。

在计缘路过的时候,也不断有人向其吆喝兜售物品,也有书画摊老板带着字画走出摊位到街上来向计缘推销,其热情程度可见一斑。

计缘一路看一路走,并没有停下来的打算,直到看到不远处一个老人挑着担子缓缓走来,这老人眼睛也四处看着,不过看的不是人,而是寻找街上合适的位置。

此前闵弦被练平儿包了一天,但既然练平儿已经走了,显然闵弦也不打算让这一天荒废,依然挑着自己的胆子出来了,只是他之前离开了,这会街上早已经热闹起来,很多好位置也早就被一些菜摊杂货摊之类的占据,想要找到一处合适的位置太难了。

曾经的闵弦仙子狂傲,而如今却连走路都显得佝偻了,但计缘看着却觉得顺眼了不少,并非因为他讨厌闵弦看到他不好才觉得爽,而是真的觉得他顺眼了一些。

计缘笑了笑,侧目看了看一边,脚步就停了下来,街对面走了几步,他知道他之前站立位置的身侧,那一小块沿街空地就是整条街上现存的最适合摆摊的地方了。

果然,没过多久,挑着担子的闵弦终于发现了此前计缘看过的位置,脸上显露欣喜,赶紧挑着担子往那个空位走去,将担子放下的时候左右看看,见附近摊贩都没人理会他,应该是无人的,遂放下心来摆摊。

就和练平儿看到的一样,计缘也见到了闵弦讲个木箱并拢,从里头抽出小折凳和盖头布,又取出笔墨纸砚放好。

不同的是此前清晨闵弦被冻得哆嗦,现在因为大吃了一顿,加上天气也暖和了一些,以及心情愉悦,所以动作都麻利了不少。

东西一放好,闵弦坐下来之后也吆喝一声。

“写春联咯,写福字咯,代写书信啊……”

受委屈离家出走被惩罚 第三章

这位奉天界王者才刚刚摘下奉天令,符文汇集,凝聚成鞭,却发现祭坛那边似乎少了个人。

“嗯?”

“那个夜叉鬼怎么消失了?”

这位

文学

奉天界王者微微愣神,脑海中闪过一丝迷惑。

突然!

他的后颈,仿佛被人吹了一口凉气,不禁打了个寒颤。

与此同时,一道阴森的声音在他的耳边响起:“你想杀谁?”

“不好!”

这位奉天界王者心神一惊,骇然变色!

那个夜叉族王者竟然已经来到他的身后,整个过程,悄无声息!

要知道,修炼到洞天境,对于周围的虚空都有着极为敏锐的感应和触觉。

一旦有人释放瞬移秘法,他们就会第一时间有所察觉。

并且很容易就能判断出,对方瞬移之后的落脚点,从而抢先出手,抢占先机。

可这个夜叉族来到他的身边,他竟然毫无察觉!

这是什么手段?

他刚要催动元神,释放洞天,便感觉脑袋传来一阵剧痛,下一刻,意识沉入深渊,没了知觉。

在旁人的注视下,这尊夜叉族王者根本没给这位奉天界王者机会,张开血盆大口,一口下去,咬掉半边脑袋!

刹那间,脑浆迸裂,鲜血横流!

这位奉天界王者的元神,被夜叉族王者囫囵个吞下去,当场身陨。

一尊洞天境强者,徒有一身手段,却没能释放出一招半式,就被身后的夜叉生生咬死!

奉天界众人见过无数杀戮场面,却也没见过如此血腥惊悚的场景。

这头夜叉大口大口的咀嚼着半边脑袋,锋利的獠牙轻易将头骨刺穿咬断,发出嘎吱嘎吱的渗人声响!

猩红的鲜血,顺着嘴角,齿缝中缓缓流淌下来,这头夜叉浑然不觉,只是对着他们一阵狞笑!

文学

太凶残了!

罗刹族群中,都传来一片惊呼声。

罗刹,夜叉隶属同源,都属于恶鬼一类,生性凶猛,食人血肉。

而夜叉一族的手段,比罗刹族还要凶残嗜血!

这尊夜叉族王者,正是跟着武道本尊从鬼界回来的虚空夜叉。

他被关押在苦泉牢狱中无数年,受尽折磨,刚刚脱困,就被武道本尊强势镇压。

地府之行,鬼界之行,遇到的强者都远胜于他,他始终都没有机会发泄心中的怨气怒火。

如今,他们刚刚来到中千世界,对面这群人就不知好歹,要杀了他们,这正中夜叉惧王的下怀!

他正愁没机会出手,好好发泄一番。

更何况,他刚刚追随新主人,也正好在武道本尊的面前显露一下自己的本事。

憋了无数年的怨气怒火,瞬间爆发出来,那个奉天界的王者怎么可能有好下场。

只死一个还不够,他要大开杀戒!

“大胆夜叉,敢在九幽罪地放肆!”

另一位奉天界王者第一时间反应过来,摘下腰间奉天令,汇聚符文,凝聚成一道炽盛夺目的长鞭,朝着夜叉惧王抽打过去!

这长鞭速度极快,瞬息即至。

“嘿嘿!”

夜叉惧王突然怪笑一声,高大的身形微微摇晃,突然一分为二,朝着那位奉天界王者扑了过去。

双鬼拍门!

这位奉天界王者虽然将其中一道鬼影抽打得四分五裂,可另一道鬼影却趁势杀到近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