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熄系列乱老扒 第一章

..

..

..

十成内力发出真言诀,威力之大几像平地惊雷,声震四野,群山回鸣。.就连疯狂冲下的人流,也似乎被震得停顿了一下。

就在上方滚滚而来的汹涌人群即将进入弓箭射程时,突然间一声长啸响起,前方数十名大汉齐声呐喊,猛然停住。各自持着门板竖立在地,形成一道盾墙,将纷杂而来的箭雨完全挡住。

两百步距离,普通弓箭既无准头又无杀伤力,反而徒劳地浪费箭支。又射了一轮后,箭阵便即停下,大伙儿都是狐疑地看着上面的邪道群豪,不知他们要搞些什么鬼。

这时,在弓箭不及的山道上,紧邻悬崖的外侧突然冒出许多条长索,顺着陡峭山坡垂了下去。此处山道离下方山脚不过二三十丈的高度,邪道群豪们搓出的四五十条长索很快就通到山下,又是一声长啸,几十名身手矫健的大汉口衔单刀顺长索溜了下去。

柳蒙及一众五岳剑派的弟子们全都呆住了。

敌人竟然想出这个法子脱离困境?弓箭射不到,抽调人手去阻截的话——总共不过五六百名弟子,依靠地形堵住山道还勉强,到山脚空阔地带,又如何能拦住狗急跳墙的敌人?

转眼间,一批一批地敌人从长索滑下,短时间内就在山脚处聚起了有千余人规模。奇怪的是,脱困之后,这批敌人并不赶紧逃走,而是有组织地分成几群,慢慢地向外扩展着阵形。

难道他们还想和山上的敌人配合,反过来把自己等人前后夹击吃掉?柳蒙惊疑地看了眼山道上仍汇集的大队敌人,心里暗自打鼓。保守起见,转身下令嵩山箭阵一分为二,后队调转方向,准备封锁住山脚上来的大道入口。

或许是看到正派已有防备,也或许是敌人还没有组织好,下到山脚处的人群越来越多,接下来却迟迟没有动作。

这么一耽搁,为正派的及时来援争取到了时间。看到各派弟子发出的警讯烟花后,原本奔去驰援后山的五岳剑派各位长老、掌门们知道中计,当下里急急赶回。而防守后山的少林、武当、昆仑等派高手也纷纷赶来。

正派诸位高手们见到敌方靠着长索已经突围而出,都是扼腕叹息,但事已至此,己方人数又少,只能远远看着对方从容地聚到一起。

天色已黑,大伙儿各自点起火把,将少室山下照得如同白昼。方证大师、冲虚道长、左冷禅、解风等正道各派位尊权重的几人站在一起,彼此无言地看着邪魔外道们欢呼庆祝,心下都是不甘。

忽地,对方人群中又传出声浑厚的啸声,一道人影哈哈大笑着冲了出来。到得山脚拐弯处,那人停下身形,纵声大喝道:“你们这批乌龟儿子王八蛋!想不到爷爷们会妙计脱困吧!”

借着火光,见这人黑发及肩,长须满面,山风一吹,须发乱舞,配上高大魁梧的身材,真跟地狱里爬出的魔鬼差不多。

任我行?!柳蒙不禁大为吃惊,任我行竟藏在这群人当中?旋即一想,又自释然。还道谁会想出这等调虎离山、暗渡陈仓的连环计呢,原来是这老魔头躲在后面暗中布置,如此看来,正派此番失策却也不冤。

方证大师缓步走出,高喧佛号,道:“阿弥陀佛,原来是任教主亲临,不知有何贵干?”任我行又是仰首一阵狂笑,道:“方证大师,你怎地也学会睁眼说瞎话。你们抓了老夫爱女,又妄图将这许多英雄一网打尽,如今却问老夫来有何贵干?”

做为整天礼佛的得道高僧,原本就不善言辞。方证大师一时语噎,左冷禅却现身走出道:“这里可是少室山,你等不请自来,可又安了什么好心?令爱下手狠辣,连杀我正派数十名弟子,方证大师心底慈善,这才将其幽禁起来每曰诵经,以求悔过。任教主何以颠倒黑白?”

任我行叫道:“五岳的左盟主是吧?你这番布置,害死了许多三山四海的好汉,这个仇,老夫迟早要从你五岳剑派身上找回!”又转身冲人群里喊道:“乖女儿,有人说你在少林寺里整曰念诵经文,悔过自新,是真是假?”

此言一出,群雄又是大哗。被囚在隐秘处的魔教圣姑任盈盈竟然被救出来了!?

夜空下,柳蒙但见一名头蒙黑纱的布裙少女,袅袅婷婷地走了出来,平静地道:“多谢少林众位大师的款待,小女子这些曰子佛也拜过了,经也念够了,现时要和爹爹回家啦。”

任我行笑道:“真是爹的乖女儿。不过正派这次杀了我们许多好兄弟,这个仇须得先说道说道。”方证大师道:“任教主又待怎样?”

翁熄系列乱老扒 第二章

生与死。

这是永恒的话题,是任何人都无法逃脱的厄运。

而恐惧死亡的巫师们,则是在直面死亡带来的恐惧时,给自己找到了一条出路。

以魔法的手段,把自身的‘亡魂’转变成‘阴魂’这条出路。

当然,这只是最为优选的一条路,其余还有把自身转变成吸血鬼、狼人、又或者他们血脉之中包含着的其他神奇生物的生命形态。

而对于这种尝试,唯一的要求就是长寿。

经过巫师们的研究发现,所有神奇生物中,最为长寿的就是精灵、阴魂、吸血鬼,这三种奇特的存在。

想要把自身转变成精灵来延续自身的寿命比较困难,需要自身本就拥有精灵血脉,还需要来自精灵族的一种赐福,耗费颇大,且不划算。

转换为吸血鬼,则受限与生命形态的变化,导致实力无法以正常(冥想)的方式增长,且还有渴望鲜血、无法满足后会影响智商这种负面影响,也被巫师们所抛弃。

最后的,也是最合适的,就是在死后亡魂不曾消散时,借助外力把自身转换为阴魂状态。

虽然这也需要很多的魔法资源,但比较幸运的是,转换为阴魂所需要的资源,都是比较常见的那种,也不用和海外隐居的精灵们去打交道。

至于

文学

化为阴魂后,导致自身无法进食、缺乏身体欲望,触感变得稀薄这些负面影响,在把追求真理放在第一位的巫师们眼中,反倒不是那么重要。

所以,巫师们寿命接近枯萎后,最佳的选择就是转换为阴魂。

可在那无数人中,总有那面几个,不愿意接受自身死亡的命运,想要重新拥有一具鲜活的肉体,想要享受活人的一切感官。

于是乎,在阴魂状态的基础上,它们又开发出巫妖这种半成品的状态,也就是伏地魔现在所处的那种。

介于生与死之间,需要自身拥有庞大的魔法能量,还需要各种苛刻的仪式与足以承载自身一部分魂魄的器物。

只要作为承载物的器物不被摧毁,巫妖就可以在死亡之中探索复生的奥妙,这也是伏地魔一直以来的追求。

可大家要知道的是,巫妖转化到今天,在魔法界中都只是一种未完成的半成品课题,只因为想要制作承载灵魂的器皿,就需要你在活着的时候,就先割裂上一部分的灵魂!

人没了心,可以活么?

有的可以,有的不行。

一个巫师,灵魂残破了,可以活么?

同样可以,但变得疯狂也是理所应当。

作为最初开发者的初代黑魔王,在把这个课题研究近半后,因为发现无法使器皿在他活着的时候与选定的器皿融合,所以放弃了转化巫妖的研究。

孤傲的黑魔王陛下,并不乐意以一种灵魂残破的方式苟活下去。

所以,这个课题被封存了许久,一直到某个名为汤姆的家伙,进入到霍格沃兹。

汤姆是个天才!

这是毫无疑问的!

他在读书的时候发现了关于黑魔王研究巫妖的手稿,并在他就读高年级时,以自身优秀的魔法思路,完善了这一黑魔法的后续步骤,且最终完成了这一魔法的第一次尝试。

在这期间,桃金娘就是他这种研究的牺牲品之一。

翁熄系列乱老扒 第三章

御膳房如临大敌。

一群厨子半夜从床上爬起来,然后赶去准备饭菜。

今天他们伺候的对象有些特别,居然是一位刺客,闯进皇宫闹得昏天黑地的杀神。

最离奇的事情莫过于此,这位杀神不仅不逃,反而还在留下来吃饭,并且扬言要打包带走。

此时这群厨子一头雾水,心道这刺客到底是来干嘛的?

“我太伤心了。拳修罗死的好惨,他的孩子甚至都没出生……”简驰强忍着泪眼,拿起一个鸡腿塞进嘴里。

一排厨子像奴才一样伺候着简驰,他们吓得不敢吱声。

“你们别看我吃了很多,其实我的心很痛,痛到无法呼吸。因为我必须坚强起来,只有吃饱肚子才能继续战斗……

我的战斗还未结束,敌人强的超乎想象,不是全盛的状态根本没有胜算。

哔——

谢谢你的手帕。”

简驰悲伤的吹了吹鼻涕,接过厨子递过来的手帕擦了擦鼻子。

他知道自己的行为在别人看来是如此的荒唐,但只有他明白,必须抓紧时间恢复,要不了多久会再次面对霍天成,甚至是更强大的敌人。

“你们怎么不说话,是不是被我的坚强感动了?”简驰吸了一口面条,瞄了眼脸色惨白的厨子。

感动?我们不敢动。

厨子们小心翼翼的伺候着这位杀神。

这就是绝对实力的好处,无视一切规则和权谋,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前一刻在皇宫内杀个天翻地覆,下一刻在御膳房吃得天昏地暗,却没人敢说个不字。

与此同时,西北部的山峦内发生另一场世纪之战。

数万名将士在泥水中打滚,他们分工协作,从森林中挖掘来树木,然后运到山峦前的赤道上。

挖坑、栽树、填土、灌溉——

一条绿色的道路慢慢铺开,延伸至峡谷内。

峡谷内的工程也在如火如荼的展开,干涸的泥土经雨水一淋,变得松软,更好挖掘。

“不觉得很荒唐吗?”陈啸隆拿着铁锹,抹去额头上的泥水。

一场史无前例的的战争,居然以这样的方式展开。如果真的赢了,那都是简驰的功劳。四十万大军对阵兵俑,全军覆灭。而简驰带领军队对阵兵俑,打到现在几乎无伤……这简直用奇迹来形容。

那位黑道巨擘阎明指挥手下挖掘树木,此刻看了眼即将日出的东方,微微发愣。

“真的能赢吗,我们就做这些能赢?”

阎明始终没有实感,兵俑的强大毋庸置疑,单体的实力已经超越寻常武林高手,当他们数以万计集合在一起的时候,几乎就是一支无敌的铁军。阎明觉得双方厮杀,必定会有伤亡,但是按照简驰的计划,可能真的会零伤亡击溃所有兵俑……

这可能吗?

“用兵如神?似乎不是。”吴尊在峡谷内开槽挖土。

他惊讶于简驰的智慧和战斗意识,接触下来,吴尊发现,简驰是一个没有武学天赋的人,连射箭都能将弓蹦飞出去,但就是这样一个人,能带领他们取得胜利。

是智慧吗?也不是,简驰好像没想出过惊为天人的谋略。但有坚定不移,不抛弃不放弃的信念,吴尊发现简驰就像天上最亮的星星,跟着他就能找到坚持下去的勇气,简驰是值得他拼上一切的人。

士兵们如火如荼的工作。

徐琴瑶和白悠悠两个娇滴滴的女孩,也加入进这场植树造林的活动中。

东方终于出现一丝鱼肚白,所有人都像泥腿子一样,浑身泥巴,但异常的兴奋。

今天注定被载入史册。

城市的道路上,一队兵俑整齐划一的向前,他们朝着京城的方向前进,试图终结这个世界。

“完了,完了,我们全完了。”

有人躲在角落里瑟瑟发抖,不敢抬头,他们知道末日要降临了。

“我的天啊,兵俑长出翅膀了,我们逃到哪里都没用,还有活路吗?”

一些居民已经知道兵俑杀他们能变强的真相,所以看到眼前这支无敌铁军,绝望到无法呼吸。

元朝的军队根本不可能是这支兵俑大军的

文学

对手。

“我听到京城逃难的亲戚说,有个陈都统仅带来五千兵马击溃数万兵俑大军,如果他在的话,我们一定能活下来。”

绝望中,有人试图寻找那一丝渺茫的希望。

“我也听说了,陈都统是上天派遣的使者,他的真身是一条神龙。让我们一起向天上祈祷吧。”

兵俑大军已经从街道上离去,残存的百姓自发向上天祈祷,祈祷奇迹出现。

百姓并不知道真相,他们只是道听途说。简驰的功绩越传越神乎其技,但有一点能肯定,百姓们祈祷简驰能赶来拯救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