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妇乱人伦小说 第一章

“圣教果然实力雄厚,连车夫都是狠角色。”

孟明习惯性的观察起陌生人,这位其貌不扬的车夫必然是一位退役的圣骑士,挥之不去的圣光之力由内而外散发。

普通人或许感受不到,可在孟明的视角下,每位【圣骑士】就像个大电灯泡一样,往那儿一处杵,想不被发现都难。

一路上,孟明都表现得很恭敬,沉默的老车夫作风硬派,驾驭着马车一路疾驰,拉车的杂色老马也非凡骨,有一些地行龙的血脉,马脖子有几片粗糙的鳞片。

在艾尔格兰,出行的方式主要是兽力车,最常见的当然是马车,马以外的驮兽还有地行龙、火山驼之类的异兽。

毕竟,职业者的体重非同一般,寻常的驮兽承载不了,而圣教的【骑士】又是擅长骑乘作战的职业,于是驯化强大的异兽,也是尤为重要的一环。

孟明坐在马车内,一颠一颠的,颠的他屁股有点疼:“听说这个世界有龙存在,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在艾尔格兰,恶龙的传说可谓家喻户晓,地行龙、犄角龙之类的龙兽以及亚龙,或多或少都有巨龙血脉。

屠龙勇士经常出现在各种文学作品当中,不过巨龙从不出现在人类的活动范围内,倒是圣教的历史上有记载,曾经出过几位【龙骑士】。

“找一头真正的巨龙来耍耍,好像挺不错的。”

快速刷声望,转职第二个传奇职业,当一回【龙骑士】或许是个相当可以的选择。

正当孟明仔细琢磨未来该怎么发展的时候,马车的速度忽然降了下来,探出脑袋往外一瞧,居然是一群强盗。

衣衫褴褛的模样,手中却持有精钢长剑,且眼眸锐利,肯定不是一般的强盗。

“在艾尔格兰,一头猪都认得出圣教的教徽。”

再胆大包天的罪犯都不敢拦有圣教教徽的马车,除非他想上火刑架,孟明托腮旁观,这才没出发多久,尼克神父的仇家就已闻讯赶来,实在是

老车夫嘴里叼着狼尾草,冷声道:“我只说一次,滚开。”

假扮强盗的精锐骑士立马发起冲锋,他们绕过老车夫,直接对孟明所在的车厢发起进攻。

老车夫手中的马鞭一扬,噼啪!

一记炸响,平平无奇的长鞭抽打在精钢长剑上,坚固的长剑应声而断。

实力差距过大,精锐骑士们又非死士,纷纷停下脚步,四散而逃。

老车夫放松警惕的一刹那,一位隐形杀手趁机闯入车厢,老车夫连忙回身:“糟了!是暗杀者公会的夜行者。”

下一秒,一个半透明的身影从车厢里倒飞而出,前胸遭受重创,肋骨粉碎,刺入心脏。

“你……”老车夫见孟明平安无事,讶色一闪而逝,后又理解:“不愧是高文骑士的学徒。”

孟明顺着竿子往上爬,接过话题:“尼克神父从前是骑士吗?”

“他没和你说过这些吧。”老车夫压低头顶的草帽,笑了笑:“我只能告诉你,是的,从前的他是最优秀的骑士。”

美妇乱人伦小说 第二章

在高燃退役的第8年,一部高燃的传记登上了央视。

文学

《电竞之火的燃烧——高燃传》。

“一切的故事都是从2019年开始,那是高燃梦开始的地方。”

“2019年下半年,16岁,热爱电子竞技的高燃在自己的强烈意愿之下进入了凤凰电子竞技学院开启了自己的传奇之路。”

“高燃最初并不理解职业这两个词语的含义。”

“进入电竞学院之后,激烈的竞争让高燃感受到了压力,他开始不断的练习,也正是这段时间,高燃的天赋让他彻底绽放。”

“半年之后的学员考核,高燃成功从FIFA分部脱颖而出,进入到了学院代表队之中,由此开启了电竞之路。”

“2020年上半年,八校联赛FIFA决赛让高燃小有名气。”

“在队伍整体实力不如对手的情况下,高燃力挽狂澜,一路带领凤凰战胜对手,并且在决赛战胜了本就小有名气的半职业选手周振宁,取得了八校联赛的冠军。”

“当时的FIFA圈子对于高燃这名新人的评价非常高,全国大赛海选赛和传奇FIFA职业选手叶舟杀的难解难分。”

“但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

“高燃的第一个职业比赛的冠军并不是在熟悉的FIFA,而是星际争霸2这款当时已经病入膏肓的RTS游戏。”

“当时只有16岁的高燃一路从海选赛中杀出,初生牛犊不怕虎,在全国电子竞技大赛上绽放出了耀眼的光芒!”

“夺得了自己第一个电子竞技比赛的冠军,当时这个16岁的天才少年,就已经积累了一些名气。”

“这个时代的高燃是青涩的,一往无前,凭借自己的力量解决战斗。”

“当时的高燃仍然是凤凰学院的学员,并不算是职业选手,就当大家认为高燃会从事FIFA或者星际争霸方面的职业比赛之事,高燃做出了一个惊人的决定。”

“他要打Dota2,他要组建自己的队伍。”

“这对于当时仅仅只有16岁的高燃来说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梦想。”

“机缘巧合之下,有一个人看中了高燃的天赋,愿意出资以高燃为核心建立战队,这个人就是Dream俱乐部的叶总,同样是当时在和高燃谈恋爱的叶佳宁父亲。”

“高燃组建了一支纸面实力并不强,甚至可以说弱的队伍。”

“当时队伍里除了高燃之外,两名没有打过职业比赛的新人辅助位,赵昊,叶佳宁。”

“还有两位已经几乎退役的老将选手塞拉和inflame。”

“Dota2这个游戏,一般来说是反应更快的年轻选手担任核心位,经验丰富的老将担任辅助位。”

“Dream完全相反,但就是这样一支队伍,也跌跌撞撞的走向了正轨。”

“在天赋十足的高燃面前,塞拉和inflame两位老将愿意让出一部分资源来将高燃当作队伍的绝对核心,Dream的打法风格初步建立。”

“那个时候的Dream完全把高燃当作唯一的核心,高燃也不负众望,带领Dream一路击败强敌。”

“但和LGD的那一场预选赛出线战,也彻底让Dream开始反思。”

“一直以来Dream的战术过于单一,不仅仅是当时国内如日中天的LGD,连其他的队伍在之后都学会了针对Dream的打法。”

“Dream在思考之后也做出了一个重要改变,这个改变也是基于高燃的打法变化之后,从哪之后,高燃将更多的资源分给队伍中的老将Sylar。”

“一向稳健谨慎的Sylar也打出了超出粉丝想象的表现,Dream的逐渐起来,纵使是签证问题也没有阻挡Dream。”

“第一次踏上Ti的赛场,Dream并没有想象中的波动,作为队伍队长,核心的高燃也展现出了超出同龄人的冷静。”

“就如同曾经在电竞赛场绽放的天才少年一般,高燃也在自己的17岁彻底绽放。”

“小组赛10胜6负,以小组第三的成绩晋级淘汰赛。”

“首轮淘汰赛面对世界排名第一,卫冕冠军Secret。”

“在全世界都不看好Dream的情况下,高燃站了出来。”

“在和世界顶级中单Nisha的对决下,高燃占据了绝对的优势,单杀,压制,暴走!”

“初入Ti赛场的高燃几乎打出了完美的比赛,一盘女王,一盘德鲁伊,2比0带走强大的秘密战队。”

“胜者组半决赛面对Nigma,Dream也遭遇到了第一次冲击,直到决胜局才以高燃的电狗为核心拿下比赛胜利。”

“Dream杀进了胜者组决赛,这意味着他们至少是Ti的前三名。”

“高燃的封神蓝猫也出现在了胜者组决赛,15杀1死,又是一个2比0。”

“面对强大的OG战队,Dream已经彻底打疯了,决赛再度面对OG的Bo5决赛。”

“可以说高燃做到了一个中单做到的全部任务。”

“队伍的老将Sylar也打出了精彩的表现,小骷髅,火枪,帕克,高燃在决赛的舞台上留下了几盘几乎完美的比赛。”

“高燃拿到了自己的第一个世界冠军。”

……

“转战PUBG的高燃仍旧不被人看好,但当时的高燃专注到极点。”

“脑海中飘荡的只有练习以及冠军,叶佳宁即将前往美国,两人的分别也并没有影响到高燃的情绪。”

“高燃再次加入DreamPUBG分部,也是从这一刻开始,高燃正式步入巅峰时期。”

……

“和队友的打架事件也让高燃的形象遭到了一些打击,不过随着Dream俱乐部的支持和联赛的开打,这种负面的身影逐渐消失。”

“取而代之的是震撼以及呐喊。”

“以高燃为绝对核心的Dream在组建出来就呈现了国内无敌的姿态,一路高歌取得联赛冠军!”

“但和Dota2组建时的失败一样,这支年轻的队伍同样需要一场失败来获得成长。”

……

“第一次前往世界赛的Dream并没有取得很好的成绩,这场比赛改变的不仅仅是高燃,还有高燃的4位队友。”

……

“面对铺天盖地的质疑声,高燃带领队伍不断的练习,终于在第二次世界赛完成复仇,取得了PUBG绝地求生世界冠军头衔。”

“这是高燃第二个项目的世界冠军,加上曾经取得成绩的星际和展现天赋的FIFA,高燃已经彻底成名,再也没有人怀疑高燃的天赋,反倒对高燃抱有沉重的期待。”

“正是拖着这股期待,Dream踏上了世界总决赛。”

美妇乱人伦小说 第三章

..

..

..

十成内力发出真言诀,威力之大几像平地惊雷,声震四野,群山回鸣。.就连疯狂冲下的人流,也似乎被震得停顿了一下。

就在上方滚滚而来的汹涌人群即将进入弓箭射程时,突然间一声长啸响起,前方数十名大汉齐声呐喊,猛然停住。各自持着门板竖立在地,形成一道盾墙,将纷杂而来的箭雨完全挡住。

两百步距离,普通弓箭既无准头又无杀伤力,反而徒劳地浪费箭支。又射了一轮后,箭阵便即停下,大伙儿都是狐疑地看着上面的邪道群豪,不知他们要搞些什么鬼。

这时,在弓箭不及的山道上,紧邻悬崖的外侧突然冒出许多条长索,顺着陡峭山坡垂了下去。此处山道离下方山脚不过二三十丈的高度,邪道群豪们搓出的四五十条长索很快就通到山下,又是一声长啸,几十名身手矫健的大汉口衔单刀顺长索溜了下去。

柳蒙及一众五岳剑派的弟子们全都呆住了。

敌人竟然想出这个法子脱离困境?弓箭射不到,抽调人手去阻截的话——总共不过五六百名弟子,依靠地形堵住山道还勉强,到山脚空阔地带,又如何能拦住狗急跳墙的敌人?

转眼间,一批一批地敌人从长索滑下,短时间内就在山脚处聚起了有千余人规模。奇怪的是,脱困之后,这批敌人并不赶紧逃走,而是有组织地分成几群,慢慢地向外扩展着阵形。

难道他们还想和山上的敌人配合,反过来把自己等人前后夹击吃掉?柳蒙惊疑地看了眼山道上仍汇集的大队敌人,心里暗自打鼓。保守起见,转身下令嵩山箭阵一分为二,后队调转方向,准备封锁住山脚上来的大道入口。

或许是看到正派已有防备,也或许是敌人还没有组织好,下到山脚处的人群越来越多,接下来却迟迟没有动作。

这么一耽搁,为正派的及时来援争取到了时间。看到各派弟子发出的警讯烟花后,原本奔去驰援后山的五岳剑派各位长老、掌门们知道中计,当下里急急赶回。而防守后山的少林、武当、昆

文学

仑等派高手也纷纷赶来。

正派诸位高手们见到敌方靠着长索已经突围而出,都是扼腕叹息,但事已至此,己方人数又少,只能远远看着对方从容地聚到一起。

天色已黑,大伙儿各自点起火把,将少室山下照得如同白昼。方证大师、冲虚道长、左冷禅、解风等正道各派位尊权重的几人站在一起,彼此无言地看着邪魔外道们欢呼庆祝,心下都是不甘。

忽地,对方人群中又传出声浑厚的啸声,一道人影哈哈大笑着冲了出来。到得山脚拐弯处,那人停下身形,纵声大喝道:“你们这批乌龟儿子王八蛋!想不到爷爷们会妙计脱困吧!”

借着火光,见这人黑发及肩,长须满面,山风一吹,须发乱舞,配上高大魁梧的身材,真跟地狱里爬出的魔鬼差不多。

任我行?!柳蒙不禁大为吃惊,任我行竟藏在这群人当中?旋即一想,又自释然。还道谁会想出这等调虎离山、暗渡陈仓的连环计呢,原来是这老魔头躲在后面暗中布置,如此看来,正派此番失策却也不冤。

方证大师缓步走出,高喧佛号,道:“阿弥陀佛,原来是任教主亲临,不知有何贵干?”任我行又是仰首一阵狂笑,道:“方证大师,你怎地也学会睁眼说瞎话。你们抓了老夫爱女,又妄图将这许多英雄一网打尽,如今却问老夫来有何贵干?”

做为整天礼佛的得道高僧,原本就不善言辞。方证大师一时语噎,左冷禅却现身走出道:“这里可是少室山,你等不请自来,可又安了什么好心?令爱下手狠辣,连杀我正派数十名弟子,方证大师心底慈善,这才将其幽禁起来每曰诵经,以求悔过。任教主何以颠倒黑白?”

任我行叫道:“五岳的左盟主是吧?你这番布置,害死了许多三山四海的好汉,这个仇,老夫迟早要从你五岳剑派身上找回!”又转身冲人群里喊道:“乖女儿,有人说你在少林寺里整曰念诵经文,悔过自新,是真是假?”

此言一出,群雄又是大哗。被囚在隐秘处的魔教圣姑任盈盈竟然被救出来了!?

夜空下,柳蒙但见一名头蒙黑纱的布裙少女,袅袅婷婷地走了出来,平静地道:“多谢少林众位大师的款待,小女子这些曰子佛也拜过了,经也念够了,现时要和爹爹回家啦。”

任我行笑道:“真是爹的乖女儿。不过正派这次杀了我们许多好兄弟,这个仇须得先说道说道。”方证大师道:“任教主又待怎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