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详细的肉肉床文片段 第一章

“陆雪琪性子清冷,和小兮儿却很投缘,小兮儿很喜欢她不在我们几个娘亲之下,白姐姐索性就让她专门负责照顾小兮儿了。”

徐晚娘继续说道,每次陈勾回来她都会将各个世界的发展状况和陈勾说一遍,让他心中有个大致了解,不至于对自己的领地都一无所知。

而且,很明显,她是按照顺序将每个世界重要的人事安排都说一遍。

归根结底,每个世界最大的宝藏都是人才!

“也好。”

陈勾想了想,从储物空间将在聊斋世界七夜拜师送的那道剑胎取出,反手递了过去。

“把这枚剑胎给雪琪融入天琊神剑,以后她的地位与小兮儿等同!”

对于陆雪琪,陈勾的感情的确有些许特殊,他并不是傻子,有些事他自然也能感受到。

不过既然没有点开,那一切就顺其自然,陈勾现在的当务之急,还是继续提升实力。

“将夜书院的几个弟子,白姐姐都让他们去了山海神界建了一座书院分院,负责教导领地周围的蛮民。不过宁缺这段时间很消沉,一直想要去天界找桑桑的转世。”

徐晚娘收下剑胎后忽然将陈勾翻了个身,正面对着自己,她身着轻纱,丰盈曼妙的身姿迷人登时全都落入陈勾眼中。

陈勾双手从美人大腿攀了上去:“那就送他进去,虽然以他现在的实力去天界有危险,但他的心计不俗,低调行事之下应该可以自保。”

不经历风雨,又怎能见到彩虹?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劫与难要经历,陈勾也不可能将每一个“徒弟”都完全庇护在自己的羽翼之下,他们也需要有自己的磨砺和人生。

“嗯……”

徐晚娘发出娇慵的轻吟,玉臀不安的扭动了一下,接着说道:“山海神界领地的发展速度也很快,在炎神族的帮助下,部落族人数量已经突破五万,大多是从周围深山古林中收服的蛮民。战卫两千,全都是四阶以上的精锐。”

陈勾掌握的各个世界领地中,无疑以苍澜花岛和山海神领最为重要。

前者是各界中转站,交通枢纽。

后者则是发展方向,潜力之所在。

其实真说起来,距离陈勾上次离开山海神界并没过去太久,充其量也才一年左右,但他在神界的领地发展却可谓日新月异。

主要原因还是有炎神族以及陈勾自己从各个世界调集的资源支持,任何一个新兴势力的壮大无非都是两个要素——钱和人。

人不必多说,炎神族子弟天赋个个不俗,书院弟子和岳绮罗、张小凡等人也无不是英杰翘楚。

至于钱,在修行界指的就是各种修炼资源。

炎神族本来就底蕴深厚,陈勾从各个世界调集过去的也相当不俗,如此有一大神族皇族和几个世界的供应来发展一个领地,没有不繁盛的道理。

陈勾双手不安分地从美人大腿继续向上摸索,笑道:“山海领地不必求大,精兵强将策略更适合我们现在的情况,全力收集与冲击神王境有关的信息的玄秘。”

“另外,聊斋世界那边,七夜差不多也要长大成人了,你带着我的信物亲自走一趟,将他带到苍澜或送去山海磨砺。身为大师兄,他也该承担起自己的责任了。”

其实,聊斋世界陈勾本想亲自去一趟的。

不只因为和七夜已经许久没见,更因为他隐约感觉忘情森林中的阴世幽泉里隐藏了大秘密,值得一探究竟。

只不过,两相比较之下,陈勾还是更想进入遮天世界完成鬼道道身的修炼实现双道同修,继而真正晋升天神境。

原本,陈勾是打算进入天界实现这个目标,但既然遮天世界的通道已经可以打开,他就临时改变了主意。

无论是作为重新孕育肉身的强大雌性母体,还是领悟生死轮回法则的契机,遮天世界比天界都只强不弱。

虽然万族林立的遮天可能更危险,却意味着有更多的机缘。

况且,陈勾这次领悟完整的生死轮回奥秘,必须“身死”一次,太安全的世界反而不好。

所以,深思熟虑之后,陈勾才决定将下一次的深渊之行放在遮天世界,而非天界。

陈勾说完,就突然用力翻身,和徐晚娘换了个体位将美人压在身下,胸前顿时感受到惊人的弹性。

“姐姐,咱们今天学一个新成语。”

“嗯……”

“大器晚成。”

“……”

三天后,陈勾站在花岛湖山山顶,左手手中捏着深海精灵制作的寻星图,右手捏着本命面具,准备开启通往遮天世界的通道。

很详细的肉肉床文片段 第二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很详细的肉肉床文片段 第三章

爱莉娅冲阿伦甜甜的笑了笑,仿佛在说:没想到你这家伙遍故事还真有一套!

阿伦只好回以苦笑了,疾风将这么重要的任务委派给自己,要自己潜伏在星

文学

云当中,落在爱莉娅眼里,肯定认为阿伦自少就在疾风长大的,所以才获得疾风家族如此信任,又怎么想到阿伦其实只在疾风家族里呆了还不到一年。

毕农疑惑的问:“蓝雪云先生,你们后来肯定翻看了那个兽人身上的日记吧,他到底怎么和我们人类的姑娘好在一起的?”

听他这样问,阿伦知道毕农已经基本相信自己所说的一切了,他回答说:“日记是那位人类女子所写的!那兽人原来竟是兽人帝国的亲王,也就是兽人帝国当今帝王的大哥……”

这个答案又是惹来了一片新的惊叹声,没想到狂风怒浪成名一役围杀的竟是一位兽人皇族的重要成员。

阿伦接着说:“那位人类女子原是神龙帝国一名富商的女儿,她与一位驻守在暴风

文学

要塞的年轻将领相恋,在五年前,那女子站在暴风要塞的城头,觉得城外那片潘多拉平原十分壮丽,说什么都要出去看看,那位年轻将领在她苦苦的哀求下,终于同意,于是两人带着几个亲兵,违例打开了暴风要塞的大门,跑到了外面那片潘多拉大平原上。

那女子不听劝阻,越走越远,不幸终于发生了,一队巡守的兽人骑兵刚好巡守到这一带,立刻将他们重重包围,那年轻将领浴血奋战很久,但最终还是倒下了兽人的脚下,而那女子却被那个兽人队长相中,留住了性命。

结果那队长领着部下在回程途中,前面所说那位兽人亲王刚好在附近路过,对这个人类女子一见钟情,不忍心看到她遭到同类的侮辱,下命令带走了她,亲王将她带回了兽人帝都自己的府邸中,然后一年后,那女子终于抵挡不住亲王持续不断、潮水般的爱情攻击,同时也是日久生情吧,两人相爱了,很快还有了爱情的结晶。

在不久前,那女子说很想回家乡看看,兽人亲王思量再三,终于还是体谅她思念家里的心境,同意了她这个请求,于是他们选择越过危险的暴风山脉进入人类世界,结果却遇上了我们。这些都是我根据她的日记概括出来的内容,大概是这样了!”

“呵,历史真是有惊人相似的地方,那个年轻将领为了带她去看看美丽的潘多拉平原而丧生,而那个兽人亲王为了让她看看那个美丽的雪湖而落入我们人类布置好的陷阱,她的两个男人都是为了她要去看看特别美丽的风景而失去生命的呀!”一位比较年长的女性评选员不禁发出唏嘘的评价。

凌蒂丝温柔的凝视阿伦,轻声问:“蓝雪云先生,那婴孩呢,那婴孩后来怎么样了?”

阿伦深沉的牵了一下嘴角,沉声说:“那婴孩在回来的路上经不起风雪,已经夭折了!”

这句话立即又获得了在座三位女性同情的叹息,阿伦淡淡的苦笑,其实,真实的情况并不是这样,怒浪好几次要动手杀掉这婴孩,说留着他迟早是祸根,但阿伦执意要护住他性命,甚至为了解决他的奶水问题,还不惜冒着生命危险去猎杀暴风山脉中的冰系魔兽,找出正在喂养下一代的母魔兽,用它们的奶水维持住婴孩的生命,就这样一直将他送回到那女子当年在人类世界的家庭中。

记得那个富豪人家看到婴孩脸上那些毛茸茸的金色毛发时,是何等的震惊,要不是婴孩身上佩带着他们女儿的贴身饰物,可能还不敢将他收留下呢……

毕农的笑容慢慢又回复成本来的冷淡,他说:“蓝雪云先生,在传说中,你和怒浪先生的故事为何会歪曲成那样呢?”

阿伦淡淡一笑,说:“当时我们背着一大袋兽人的头颅,走进佣兵协会的总部大厅,扔下人头,由得他们震惊,我们始终不作一言,毕竟这个故事最后是我们人类自相残杀,并没有什么值得炫耀的地方,然后我们登记下‘狂风怒浪’这个名字,数够钱就走了!人类是很喜欢幻想的种族,他们根据这个结果,就随意的编造出一个个故事,到了今天,就演变成诸位平常所听到那样了。”

毕农点了点头,说:“至于蓝雪云先生是否就是传说中的‘狂风’,相信诸位心里已有定见了吧,坦白说,我对此仍保留怀疑态度。”

汉弗里那冰冷而略带沙哑的独特声音适时响起,他沉声说:“我已经完全相信蓝雪云先生就是狂风本人。”

剑客汉弗里都这么说了,加上阿伦那个生动真实的故事,众人纷纷点头,表示赞同,这令毕农不禁皱了皱眉头,好不尴尬。

阿伦疑惑的顶了顶墨镜,汉弗里不是索赛克老师吗?他好象始终在为自己说话啊,在打什么主意呢……

毕农转移话题说:“蓝雪云先生,就算你是传说中的狂风,拥有着强悍的武技,但你有信心管理塞木家族那庞大的家业吗?”

阿伦微笑说:“毕农先生,我既然能通过你们前面第一轮的智慧测试,你应该相信我拥有这个能力,虽然我对经商经验很浅,但我学习能力还是挺强,相信在您和爱莉娅小姐的帮助下,我很快就能掌握到经商的要诀和窍门,将塞木家族发扬光大的。”

毕农立即不再继续这个话题,因为面前这位蓝雪云先生正给他设下一个语言上的圈套,怀疑他能力的话,那就是在怀疑星云的测试水平,这在星云八百周年庆典上,有这样想法可是相当不妙的一件事情。

坐在最边上一位中年人,这个从头到尾都没插过几句话的先生问:“蓝雪云先生,爱莉娅小姐十八岁,而你仅仅十七,你是怎样看待这个问题呢?”

阿伦微笑说:“在真正的爱情面前,年龄的差距是微不足道的,况且我们仅仅相差一岁。”说话间不禁看了看爱莉娅,只见她正笑盈盈的看着自己。

那位比较年长的女性说:“蓝雪云先生,我给出的是一道情景题,假如你和爱莉娅小姐成为了夫妻,并有了多年的感情,而有一天,你发现她的日记中竟然说,她已经爱上另一个男子了,你会怎么做?”

毕农淡淡的冷笑了,这道题目很容易得到相同答案,前面几位选拔者的答案几乎大同小异,都是:我会尝试挽回她的心,对她更好,让她感到在我身边是最幸福的,如果真的无法挽救,我会衷心的祝福她,希望她能得到更美好的幸福。

如果这位蓝雪云先生也是这样回答的话,那么在爱情观方面,他就没有什么突出的地方了。

阿伦笑了笑,说:“医生曾说,‘爱情是需要对症下药的,因为女孩子总会有心病,喜欢耍些小花样!’爱莉娅小姐的日记竟能让我看到,我觉得她应该在试探我,试探我会不会偷看她日记,试探我对她是否信任,但我既然已经看了,我会坦白告诉她,并且指点着她日记中句子评价,‘亲爱的,你的文笔又大有长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