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20个乱真实案例 第一章

是夜,妖月一脸懵逼出来在海边。她这会哪怕看到了大海,也不敢相信印墨说放就把自个给放了。

“这是什么意思,他到底是几个意思?”

妖月左右上下都看了一遍印墨,真发现不了这个男人的想法。

关于妖月这一篇,印墨已经完成了自身所期待的目标。小白已经习会了变身的法术,解决了这个一直置留的老大难问题。

至于妖月本身,反正想从她嘴里套出那个二五仔,印墨已经不抱任何期望了。

特别还有自己将剑神都骗过去了,现在好不容易逮到了剑神没有心思管外面世界的时候,印墨当然将这个烫手的山竽赶紧扔了。

“走吧,以后好好做个好人。哦不,好妖!”

印墨有些嫌弃地看了一眼妖月,这里还是墨家的地盘。这娘们抽哪根筋,竟然呆在这里半天了。

这跟印墨想象中的完全不符,在他看到。自己把她从木世界里捞出来,这妖月应该立马狂奔向大海,头也不回的那种。

“人类,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想法。你这是想放长线钓大鱼,可惜你用错了人!”

妖月终于反应发过来,她悠悠开口,一脸的玩意看了印墨一眼。

印墨听到妖月这话呆住了,他从来就没有再想见这个老娘们。都成精这么久了,还跟他跟前装嫩。

不说别的,那张娇艳的脸背后是一万几千多岁的真实骨龄,着实让人有些娘皮疙瘩往外冒,最过分的是,这个妖月还时不时能跟你卖个萌。

比如,印墨现在看到妖月那嘟嘴的模样就想大拳开过去。

妖月自以为温情满满,印墨则恶心得不行。

两人僵持了片刻,印墨终于按耐不住的开口。

“滚滚滚,有多远滚多远。别让我见到你了,下次你可没这么走运了。”

看着赶苍蝇似的印墨,妖月桃红朵朵开的粉红俏脸瞬间雪花一样洁白。

“呵,人类你会后悔的!”

妖月再厚的脸皮也待不住了,这一刻她有些怀疑印墨是不是瞎了。

从来都巅倒众生的自己,竟然也会有一日被人嫌弃。恨不得马上就消失在眼前的那种,这让妖月很受伤。

妖月刚刚说完,那倾国倾城的人样就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只体态矫健的海狸。

妖气这一刻席卷整个山头,包括墨守关。

墨家门徒和墨守关内的众多高阶修士,在这一刻都沸腾了。

“我,打死你啊!”

印墨本来想追上妖月,给她一个难忘的教训。

这妖女果然坏得很,坏得简直丧心病狂。印墨才刚刚放过她,可是没想到妖月下一刻就爆种妖身,让印墨处在妖气的最中央。

这要被人发现了,印墨就是有三张嘴也解释不起。更别提,自己还是假冒陈欢的人。

妖月溜得贼快,印墨没能追上。不过下一秒,印墨几个踏前斩悄无声息的消失在海边。

与此同时,墨守关几乎是全体出动来到了现场。刚刚那股妖气之强,已经跟妖族最善战的妖刀有得一拼了。

印墨成功的混入看热闹的墨家门徒之中,妖月临走前摆了自己一道算是彻底落空了。

松了口气的印墨,也跟众人一样欣赏起了这大晚上被炸出来的墨守关诸高高级战力。

口述20个乱真实案例 第二章

米小白方才还在为这件事情感到高兴,谁知道王令居然看见了米小白,他带着李大壮和身边的一个男子走到米小白的身边,一把搂住米小白的脖子,大叫道:“米小白!真没想到啊!你到现在还没挂掉!”

“王大哥!你这说的是什么话,我是那么轻易就能挂掉的人吗?”米小白问。

“呵,你还好意思说,明明都发生太阳系覆灭那么大的事情了,你居然还跟个没事人一样,作为美食家,一个人在外面晃悠,听李大壮说,你不久前还给黑暗料理界绑架了是吧,如果那时候没人来救你,你怕是今天就见不到我了!”

许久不见,王令挖苦人的功夫倒是见长了。

米小白切了一声,道:“得了吧,我自己能把自己照顾的很好,你就等着吧,信不信这一次,我会是跨阶最大的!”

“什么意思?你想跨到什么位阶?”王令问。

米小白拍拍胸脯,在来的路上他就已经想好了,他要跳级,精铁升白玉,这种事情实在是太对不起米小白此刻的修为了,如果是精铁升淬火,也不怎么大气,既然要升阶,那就应该跨两个级别才够颜色。

他和王令对视一眼,道:“我要考翡翠!”

“……”王令先是沉默,然后忽然露出狡诈的笑容:“哈哈哈,好小子,居然和我想的一样,我也想考翡翠!”

“不是吧,你行不行,你现在才什么修为,就想考翡翠了!”米小白问。

王令拍拍胸脯,“我现在翡翠九层,瓶颈!你信不信这次美食位阶大会一结束,我就可以突破?”

米小白一听,方才出现在王令脸上的奸诈笑容一时间就出现在了米小白的脸上,米小白嘿嘿一笑。

“哼,翡翠九层啊!你可知我现在什么修为了!”

“你?你走的时候也就刚刚进阶了淬火,一年过去,你撑死是个翡翠一层!”王令和米小白是老相识了,关系也很铁,这么一见面,彼此挖苦对方都是好玩的事情,谁也不会记恨谁。

只是米小白找着乐子了,想不到王令这么小瞧米小白。

米小白呵呵一笑,又冲着王令大笑:“王大哥啊!你看人的水平见弱了啊!我米小白,现在已经突破乌蓝,已经乌蓝一层了!”

方才还在笑的王令在听到米小白说的这句话后,笑容逐渐凝固,然后消失的无影无踪,他贴近米小白,十分诧异,然

文学

后问:“米小白,真的假的!才过一年时间啊,你就从淬火提升到了乌蓝!你这修炼速度也太快了吧!”

米小白用手指搓了搓鼻子,他此刻虽然嘚瑟,但也不忘要谦虚。

“这没什么好惊讶的,你觉得我这个修为,已经很厉害了,那你怎么不去看看李大壮?你知道李大

文学

壮现在是什么修为了吗?”

王令看向李大壮,他没从李大壮身上感觉到一丝一毫的气海波动,“李大壮感觉修为提升的不多啊,没什么波动,我感应不到啊。”

王令自然是感应不到的,毕竟李大壮完全没有摧动气海,他的气海就是闭合的状态,可米小白却看得很真切,毕竟米小白有系统给的那只透视眼。

不过米小白不说,只是对王令道:“你自己去问李大壮,等他说出来,怕是会吓你一跳。”

王令一愣:“真的!李大壮,你现在是什么修为了?你可别框我,实话实说。”

李大壮挠挠后脑勺,道:“哦,俺也不是个会说谎的人啊。”

“你别打岔,快说,什么修为了?”王令问。

“俺啊,俺现在乌蓝三层了。”

此语一出,犹如晴天霹雳,犹如天打五雷轰,每一下都正好打在了王令的头顶。

王令瞪大眼睛,他不敢相信。

“怎么会!你们一个个的,修为居然都比我高,我还以为我修为是最高的呢!”王令像是受了莫大的打击一样,很不舒服。

米小白上前挽住王令的脖子,然后对其安慰道:“哎呀,王大哥,这一点也不奇怪,谁让你家里那么大一个公司等着你打理呢,对了,我之前给你送过去那些武者,你有没有好好招待啊,我可跟你说,那些都是我罩着的人,你得照顾点啊。”

王令听完,点头,“放心吧,你把人送来后,我一点也没轻慢他们,把他们分派到了油水最多的地方,保证他们接下来的日子过得会很好。”

“那就好,那就好。”

……

“咳咳!”

米小白,王令,李大壮三人尚且还在叙旧,这个星球的上方就出现了一阵干咳的声音。

这个声音显然是经过电子设备放大过的,众人一听就知道。

而且这个声音环绕在四周,没有一个明确的方向。

当然,众人也不去寻找他,毕竟他们都是已经成为美食家的人了,不会面临美食大会上那么困难的关卡。

只听见这个声音对众人说了一句:“首先,非常高兴你们能顺着邀请函的线索来到这里,各位都是非常优秀的美食家,在你们成为美食家的这些年里,相信你们对美食家都有一个比较明确的认识,我现在要告诉大家一个数据,以供大家准备接下来的选择。”

口述20个乱真实案例 第三章

“谢谢柳姑娘这几天的照顾,”鸥竹说道,“您别再这么说了,这都是我自愿的,”柳兮扶着他往抱岚茗走去,路过金陵茗的后门,“乜将军小心门槛,抬腿,”柳兮提醒道,他抬腿,二人走进另一个院子,“别再叫我乜将军了,叫我鸥竹吧,”他停下,“好,那你以后叫我兮儿便好,”柳兮调皮道。

“嗯,”月下的少年直视前方,刘海遮住了眉间,少女抬起手,带着温热的弧度拨开了他的刘海,手将要收回时,却被一只手握住,柳兮的心如小鹿乱撞,“还冷吗?”他轻轻的握着,那种若即若离的感觉让柳兮有些想要抓住,可是自己何德何能,怎敢高攀,“不冷了,”她低头回答,他松开她的手。

互相间沉默,柳兮埋怨自己怎么可以动心,虽然喜欢,可他是乜将军啊,自己有什么资格配得上他!“兮儿,扶我回去吧,”他突然说,“啊好,”柳兮还没适应他这么叫自己,不过听他这么叫心里莫名的很高兴,自己是不是与他更靠近了呢,转眼第二天早上,柳兮又挎着篮子去街上买菜,正挑洋葱,一转身看到了个熟悉的身影。

一袭橘衣,手拿折扇,又是上次抢了自己吊坠的那个人,她赌气的准备从他身边绕过,却被这人挡住了,“我说小姑娘,这是要去哪啊?”男子含笑的看着她,“您让开好吗?”柳兮尽量压着火气,“哟,脾气倒不小,我就是不让呢,”男子摇头晃脑的逗她,柳兮看着他,忽然想起昨晚和鸥竹回去时他说的话。

以后出去遇到什么为难的事就报我的名字,”回屋的台阶上,少年扶着门转过身来,“好,”柳兮只当是他随口说说的,自己一个外地来的女孩,长得又算不上倾国倾城,又没什么仇人,这诺大的京城里谁会跟自己过不去呢,可眼下还真遇到了这么一位,“这位公子,我是副将府的,这会儿该回去给老爷做饭了,你若再不让开,耽误了大事你可担当不起,”于是柳兮只好打起了官腔。

“嚯,小丫头嘴挺伶俐……”莱玖刚想调侃,恍惚间眼前站的仿佛是菛沅,她的皱眉,她的语气,都像极了那个宛若仙女下凡的男子,于是不自觉的闭上了嘴,怔怔的让开,柳兮挎着篮子从他身旁走过,“嘿,那小子还真是艳福不浅啊,身边的都是美人!”莱玖独自说道,转眼到了下午,莱玖又跑到了副将府,在鸥竹的书房里左看看右摸摸。

鸥竹全程没有理他,笔直的坐着,手里拿着盲书不停的摸着,嘴里嘀嘀咕咕念着什么,“嘿嘿我说,怎么连你也不理我,跟我皇兄一样,都跟疯了似得,”莱玖用扇子敲了敲他的桌子,“眼下战事紧要,宫里都在商议战略,我爹都已经好几天没回家了,你身为皇亲国戚就知道玩,”鸥竹终于理他一句。

“我又不会武功,又不懂军事,谁也不用我,”莱玖耸耸肩,鸥竹又拿起另一本盲书,再次开启不理人模式,“无聊,不理人呐!”莱玖自知无趣起身走了出去,晃晃悠悠来到一棵树下,正看见柳兮在树下洗菜,他眼睛一亮,这丫头还真是副将府的人,他眼睛一转,心生一计,柳兮洗好菜站起来伸了个懒腰,突然身边闪过一阵风,她一转头便看到莱玖站在树下。

“你怎么进来的?!”柳兮吓了一跳,莱玖不说话,抬手指了指树上,柳兮皱眉抬头看,只见那个斧头吊坠被挂在树顶上随风摇晃,“你……你是个小偷?!那吊坠我们乜将军放的好好的,你怎么把它偷出来的!”“就算我是小偷,你能奈我何?”莱玖摇头晃脑,“你简直欺人太甚!给我拿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