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女配的幸福(h)书包 第一章

老太爷问苏长生道:“老三,他是谁?”

苏长生赶紧上前躬身说道:“爹,这是我给婉柔招的上门女婿,他是个铃医,愿意卖身为赘婿,这件事前几天就已经定了下来,作价二十两卖身为赘。由此一来,我这一脉也有了个传承。我就这么一个女儿,所以只能招婿入赘了。”

屋里的人顿时都冷了脸。

老太爷冷飕飕道:“刚刚说要给婉柔找个婆家,你就整出这么一个幺蛾子来,你这是存心跟为父作对吧?”

“不敢,只是这件事一直没跟爹说,毕竟招赘入婿并不是什么光彩的事。”

“可有招赘文契?”

“有的。”

苏长生早已料到老太爷不会这么轻易的就放过,赶紧将之前就准备好的招赘文契拿了出来,双手递了上去。

他已经跟里正说好了,把时间往前写了几天,为此还给了里正五两银子做酬谢。

老爷子看了之后,紧绷的脸稍稍缓和,哼了一声说道:“这么大的事也不跟我打个招呼,你眼中还有没有我这个家主?”

苏长生赶紧撩衣袍跪倒,说道:“对不起父亲,是我考虑不周。我本来想这两天找个机会再慢慢跟您说的,但是今天事出仓促,这才说了。我实在是需要一个入赘女婿来承接香火。大哥、二哥他们都有儿子,我这儿就婉柔一个女儿,香火要断了,您老人家脸上也没光啊!”

老太爷点点头,“这倒也是,好吧,既然如此,那你起来吧。”

老太爷不禁望向了缩手缩尾在身后的杜文浩,招招手:“你过来。”

杜文浩上前,咧嘴一笑:“白胡子老爷爷你好啊!”

什么啊?

苏老太爷错愕望着苏长生。

苏长生忙指了指自己脑袋,低声道:“他是个傻子,这有点问题。”

明白了,没问题谁会当上门赘婿,地位等同奴仆啊。

老太爷沉声问:“小子,你何方人士,家里还有些什么人,做什么营生?”

“我叫杜浩,是董达县人士,我四海漂流,是个铃医。”

“你为何要卖身入赘我苏家?”

“因为我喜欢她啊,我要跟她睡觉觉。”杜文浩笑嘻嘻指着苏婉柔。

一众仆从吃吃笑。

苏婉柔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苏长奇和苏长空两兄弟以及他们的夫人笑得前仰后合的:“真是个呆头鹅,还是个土老帽。”

“你看他那寒酸样,一看就是山沟沟里出来的。”

“这叫门当户对,长生一家就那样,挺配他的,难道还能找个王爷?能找个穷铃医就不错了。”

“关键还是个傻子!”

“绝配!”

苏长空对老太爷说道:“爹,那吴家那边怎么办,媒婆可等着回话呢。”

老太爷想了想,说道:“跟他们实话实说吧,这件事老三处理的很不妥当,可是事已如此,也只能这样。”

随即老太爷阴沉着脸对苏长生说道:“你虽然也是为了生活,我不怪你,但是你没有经过我的同意就自作主张。这件事虽然我不追究,但得给你点教训。这样吧,年底分红,你们长生堂上交的利润再加一千两。”

苏长生腿都要发颤:“爹,我们总共利润收入也就一千多两,再交一千两,我们不仅没钱赚,还要倒赔啊。”

“你能做得到就做,做不到就把长生堂交出来,我让老大、老二做,他们一样能交得起来。”

苏长奇抱着双肩说道:“那是当然。”

苏长生都快哭了。

的确长生堂的生意一直比不上其他的几家医馆,每年的收入纯利也就一千多两银子,真要一年交上两千,那全家人就得喝西北风,还得往里贴钱去补贴。老太爷嘴巴上说不追究这件事,实际上却拿提升上缴利润来惩罚他,这是要把他往死里逼。

吴珍也赶紧上前求情,却无济于事。

“我不会再更改的,行了,你们回去吧,我们准备吃饭了。”

老太爷跟两个儿子吃饭,却把三儿子轰出去,显然没把他当成自家人,可见他这位老三在老太爷眼中有多不受待见。

苏长生忍气吞声,其实他也不想待在这儿,不然给老太爷和两位兄长一番嘲笑,那还不如自己回家做饭吃来的清爽,于是一家人带着杜文浩告辞。

回到家里,苏长生长舒了一口气。夸了杜文浩几句,虽然傻乎乎找人笑话,却没让老太爷看出假赘婿的破绽,这就好。

不过他提醒杜文浩和家人,防着老太爷暗中调查。

他看得清楚

文学

自己爹的为人了,表面一套背后一套,于是叮嘱女儿苏婉柔和杜文浩一定要装得像,人前人后要像夫妻。

杜文浩心头觉得很好笑,若是自己的几个妻妾知道自己在这儿成了别人入赘女婿,不知道会有什么表情。

(快穿)女配的幸福(h)书包 第二章

白之德却是早已经杀红了眼,根本不想停下来。

“遵命!”

士兵们只能服从主将的命令,何况现在他们若是真的突然停下来,也会造成阵型的混乱。

“冲啊,为了大唐,为了陛下!”

白之德挥动马槊,一马当先的冲向盾牌阵。

火龙唐军就像一柄锐利的匕首直接刺向了大食的心脏。

电光火石见,骑兵正面冲入盾牌阵,但听得砰砰的钝响,一时间人仰马翻,双方各有伤亡。大食人自然也不是一味的被动挨打,他们从盾牌后戳出长枪,直接将不少唐军骑兵戳死。但可怕的是,唐军将士似乎并没有因此心生胆怯,而是前仆后继的朝盾牌阵冲去。

“为了大唐,安西将士没有孬种!”

“为了大唐!”

火龙毫不停歇的向盾牌阵冲去,终于撕开了一个口子。

“冲啊,冲过去,生擒吉雅德。”

“生擒吉雅德,生擒吉雅德!”

士兵们几乎要发狂了。

撒马尔罕总督,吉雅德本人就躲在士兵后面。他们如果谁能够生擒吉雅德,那军功是没跑了,没准还能连升三级。

“冲啊,为了大唐!生擒吉雅德!”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此时此刻他们就是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

而躲在士兵身后的吉雅德,隐隐的觉得气氛和形势有些不对。以往他最引以为豪的盾牌阵,在面对这支唐军轻骑兵的时候竟然丝毫没有效果,实在是太让他感到惊讶的。

“吉雅德将军,我们快撤吧。再不撤退,等到唐军将领冲过来可就来不及了。”

亲兵见状不妙,善意的在吉雅德耳旁提醒。可吉雅德此时哪里还能够停下,他抽出大食弯刀道:“今天本帅便要和这些唐人决一死战。谁都不许后退,后退者立斩不赦!”

“末将遵命!”

主帅都能有如此气势,亲兵自然不敢再言撤退之事。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呜呜,呜呜呜,呜呜~”

低沉的号角声响起,大食军队重新集结,这一次他们从盾牌阵便成了方阵。这是一个正面进攻的阵势,他们放弃了防守而选择正面进攻,这是属于男人间的战斗!

“冲啊,为了大唐!”

白之德却没有注意到这个细节变化。渐渐的本来锐不可当的唐军骑兵竟然被大食方阵包围。虽然唐军骑兵还在深入,但速度明显已经慢了下来。

吉雅德大笑道:“我就说这些唐军不过是莽夫罢了。现在本帅倒要看看他们怎么出去!”

不管怎么说大食骑兵的数量还是要多于唐军的。现在他们利用人数的优势把唐军围在正中,几乎不可能再把一个唐人放出去。

“慢慢紧锁阵型,向前面推进!”

“遵命!”

吉雅德现在已经恢复了平静,沉着的下达着命令。

大食士兵最强大的便是阵型之间的转化,往往不经意间就能够把劣势转化为优势,化被动为主动。

白之德也隐隐觉得有些不对,他身边的大食敌人越来越多,而唐军袍泽则是一个个倒下,越来越少!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再这样下去,牺牲的唐军袍泽只会约来越多。

这些士兵大多是白之德从龟兹带来的,他绝对不能看着他们全部死在这里。

何况,何况,荀将军还有后手,他完全没有必要死战到底。

“突围,快突围,往山谷那一侧突围!”

白之的率先拨转马头,向另一侧而去。

“啊,啊!”

唐军试图突围,但大食人的阵型越收越紧,不时有唐军骑兵被挑下马背,发出一声声惨痛的哀嚎。

“该死!”

白之德一边用马槊扫清围拢上来的大食士兵清道,一面冲身侧的亲兵吩咐:“集中兵力,锥形阵!”

锥形阵是骑兵突围最合适的阵型,白之德这么做固然要牺牲一部分士兵,但也是眼下唯一的办法了。

“锥形阵,快结锥形阵!”

骑兵变换阵型肯定是比骑兵要快上很多的。不多时的工夫,他们便变成了锥形阵,开始了全力破阵!

唐军的素质极高,锥形阵外围的士兵受到的攻击显然最多,但没有一个士兵抱怨。每当有士兵倒下,便会有士兵主动补上他的位置,保持锥形阵阵型的完整性。

“绝对不能让大食人的奸计得逞!”

白之德单手攥着缰绳,自顾自的说道。

如果这些士兵全死在了山谷中。荀冉的计划也会跟着受到影响,吉雅德这厮便可以趁乱返回到撒马尔罕。

这次荀将军计划是把大食人一窝端,绝对不能放虎归山。

想到这里,白之德便觉得自己有了无限的气力,紧紧攥住了马槊道:“还有一百步,还有一百步兄弟们,前面就是山谷,只要冲出去山谷,我们便能得救了!”

(快穿)女配的幸福(h)书包 第三章

舅舅?

听到这个名字之后,林昭立刻浑身一个激灵,就连方才在鹿鸣宴上沾染的一点酒意,也立刻散去了七七八八,他整个人僵在了原地,抬头看向已经走进月光之下的中年人。

这个中年人,看面相只有三四十岁年纪,但是头上的头发已经有了不少斑白,尤其是脸上还有一道长长的疤痕,看起来像是刀疤模样。

林昭深呼吸了一口气之后,慢慢冷静了下来。

林昭有舅舅这件事,之前在见那位刑部秦先生的时候,他自己就已经猜到了一些,不过那个时候林昭猜想自己这些舅舅,因为当年相府的大难,被发配到了各个地方,此时就算活着,也很难联系到了。

但是没想到,他刚中了进士第一天,便有人自称自己的舅舅,找上了门来……

到目前为止,可以肯定的是,如果眼前些人真是自己的舅舅,那么他绝对不可能是今天才找到自己,多半是很久之前便已经知道了林昭的存在,甚至已经暗中观察了林昭很长一段时间。

想到这里,林三郎深呼吸了一口气,抬头看向眼前的这个中年人,面露警惕之色:“这位先生,我从未听母亲说过,她在家里有什么兄弟。”

这个中年人走到林昭面前,上下认真打量了林昭一眼,一时间有些愣住了,过了片刻之后,他才缓缓说道:“你与…五娘少时,生得好生相像。”

说完这句话,这位中年人脸上露出一抹笑容:“你母亲虽然不曾与你说过我们兄弟,但是你到了长安之后,应该是托人打听过当年旧事的,是也不是?”

“我记得去年的时候,林元达就曾经找过一些刑部的旧人。”

听到这里,林昭只觉得背脊发寒,他缓缓抬头看向眼前的中年人,神色复杂。

去年林昭曾经拜托过林元达,帮他向刑部查问查问当年荥阳郑氏的旧事,但是这件事除却林家叔侄两个人,以及那位秦先生之外,并没有其他人知道,而这个中年人,竟然可以随口说出来!

也就是说……

林三郎声音有些晦涩:“这位先生,从去年便开始盯着我了?”

这个中年人虽然脸上有一道疤,但是生得并不丑陋,他对着林昭微微一笑:“确切的说,是从你离开东湖镇的时候,我就开始派人看着你了,你还记得两年前送你出东湖镇的那个人,姓什么么?”

林昭浑身一震,只觉得心中骇然。

文学

两年前他是坐了东湖镇上一名菜农的菜车,才离开了东湖镇,而那个常年从东湖镇往越州送菜的菜农,大家都叫他……

郑伯!

与荥阳郑氏同姓!

因为从记事以来,郑伯就在东湖镇种菜,往越州贩菜,导致即便后来林昭知道了荥阳郑氏的事情之后,也从没有对郑伯的怀疑产生一丝一毫的怀疑。

但是如今听这个自称他舅舅的中年人提起这件事,林昭顿时心头大震。

他猛地抬头,声音嘶哑:“郑伯……是荥阳郑氏的人?”

“不错。”

这个中年人轻声道:“他是我们郑家的家仆,从五娘在东湖镇家人之后,我便安排他在东湖镇安顿下来,帮忙照看五娘的情况。”

听到这句话,林昭才恍然明白过来,原来那个幼年时经常给自己母子送菜送鸡蛋的郑伯,并不全是因为好心,而是因为……他也姓郑!

听到这里,林昭对这个中年人的身份,已经相信了七七八八,他沉默了一番之后,缓缓开口:“换个地方说话?”

中年人缓缓点头,叹了口气:“我在平康坊的晴雨楼准备了雅间,你跟林家打个招呼,咱们舅甥可以坐下来慢慢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