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熄系列36章 第一章

第2267章流浪的隐

不过在第二梯队中,象田神似乎可以好好的展露一下实力,最好让众人都公认自己是第二梯队最强!

剩下的两名第二梯队的强者里,怒骸王乃是邪道十大至强者之一,具备天下间独一无二的“怒骸具装”,实力强悍无匹。

然而真正见到本人才知道,怒骸王的外表竟然是一具散发着幽幽绿火的老骷髅……

至于另一人白灵仙子,外表则是一个仅有十二三岁大的小萝莉。

实际上真正了解这萝莉的人才知道,她实际上是一个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老妖怪,具备着强悍到堪称逆天的“转生”之力。

她的本体早在不知道多少年前就湮灭了,但是却能够一次又一次转生,而且每转生一次都保留了自己强大的力量,其生命本源与元神强悍无匹。

当然,也有人说她实际上具备着不朽的元神之力,所谓的转生只是夺舍而已。

相比其他人,白灵仙子行事比较低调,出手的次数很少,众人也无法窥探她的秘密。

……

恢弘的烈日高悬虚空,压制着整个世界的死亡之气,与此同时,距离永夜高原足有数万里远的地方,一群人正在缓缓的“闲庭信步”。

一座巨大的钢铁魔偶,足有数百丈高,

在崇山峻岭之间不急不缓的前进。

钢铁魔偶的肩膀极其宽大,如同一座宽敞的平台,上面还有着精致的亭台楼阁。

此时此刻,在这亭台楼阁里,几人正在不急不慢的饮酒作乐,恰是神秘莫测的隐团数人。

“最近有关于四大至强之类的传言喧嚣甚众啊。”

钢铁魔偶键盘靠近耳边的一座亭子里,隐团的黑衣正太手里握着竹杯,一边小口小口的喝着里面的浅绿色果酒,

文学

一边轻笑道。

“都说四大至强者,咱们隐团就占了俩。加入隐团那么久了,除了隐君,我怎么不知道另一个是谁?能够与邪佛和无量天战成平手的存在……是谁啊?”

他的目光扫视着周围的同伴,带着一丝古怪。

其实严格说起来,隐团是一个较为松散的团体,并没有多么严格的规矩和律令。

除了成团召集人隐君是个谜之外,隐团的成员也都是足以独霸一方的元海强者,这样层次的强者不可能会对别人卑躬屈膝。

而隐团众人之间的关系其实也很古怪,虽然平日里大家看起来一团和气,但是就连隐团自己的成员们对于其他人究竟有什么底牌,有多强战力不是特别清楚。

表现出来的状态就是谁都不好惹,所以谁都不会故意去惹别人,成员彼此有着无形的鸿沟存在。

这就造成了一个看似离奇实则必然的结果。

外界传的沸沸扬扬的隐团两大至强者,除了隐君,另一位究竟是谁,就连隐团的成员自己都不知道。

“谁知道呢。”

魇后慵懒的靠坐在对面亭子里。今日的她身穿一身高开叉的黑色长裙,双腿交叠着斜依在高坐上,偶尔露出一截欺霜赛雪的肌肤散发着惊心动魄的光泽。秀发高高挽起,发髻上华丽的飞翼簪衬托的她整个人都显得无比的华美大气。

她微微打了个哈欠,姿态慵懒、高贵,又散发出一股源自骨子里的魅惑之感,漫不经心的说道。

“我们女人家对这种什么四大强者十大强者之类的排名不感兴趣,天天打来打去的多没意思。人生苦短,当及时行乐才是。”

翁熄系列36章 第二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翁熄系列36章 第三章

缝合怪被消灭以后,这一带的战斗便迎来了终结。格里菲斯返回到山坡上,发现米典麦亚已经恢复了人形,光着身子倒在一堆烂肉中。他没有严重的伤势,但是体力耗尽陷入了昏迷。

格里菲斯向着一侧的墓地扬了扬手,试图召唤出几头活尸守护同伴。但是,什么都没有发生。整个墓地的尸体都已经消失了。

他没有办法,只能扛起同伴,向大墓室奔去。

墓室在刚才的异象中损毁了近一半,废墟上尽是碎石和骨骸。阴冷的石道自入口曲折向上,直通墓室的顶部。原本巨石砌成的墙壁黏上了坚硬的如同甲虫躯壳的几丁质,呈现出淡紫色和棕色的色彩,甚至还生长出尖锐的如同昆虫触角般的角柱。但是,这些材质也已经呈现出破败的迹象,缓缓的灰化剥落。

在墓室的最顶层,格里菲斯发现了一个不清晰法阵的残留痕迹。魔法的光芒和气息已经散尽,只留下模糊的恍若六芒星的图案。

这里空荡荡的,什么也找不到。

“米诺斯,”格里菲斯呼唤自己的骨戒,“你能侦测到什么?红石有没有吸收到能量?”

骨戒立刻回应了他:“红石得到了微不足道的生命能量补充。米诺斯曾经感应到这里存在强大的生命能量,但是现已没有能量残留。”

这时,肩上的米典麦亚拍拍他的肩膀:“格里菲斯,放我下来。”

“你已经可以行动了?”格里菲斯高兴的把同伴放了下来。

“是的,我的‘疾风之狼’形态持续不了多久,之后便会陷入一段时间的虚弱和昏迷。”

“疾风之狼……为什么要叫这么个名字?”

“别问我,奥菲莉亚给起的名,”米典麦亚压低声音说道,“我的能力来自于呓语森林事件。撤退过程中我们被魔狼袭击,多亏你和索尼娅殿后,我们很快便与洛尔德斯教授汇合。就在我们准备撤出森林的时候,突然遭到了大群更强大的变异生物。就是在那时的混战中,一头行踪诡异的魔狼咬伤了我,在大家反击以前就遁入黑暗。”

“它就咬伤了你一人?”

“这就不确定了,应该只有我吧。在那之后我高烧躺了几天,恢复以后便具有了变异为人狼的能力,可以大幅度提升力量和敏捷,”米典麦亚说道,“这个秘密我只和奥菲莉亚说过。”

“这就很奇怪了,”格里菲斯抬起手,向米典麦亚展示了自己的骨戒,“这是我的封印物。来自于我们一起参与的下水道剿灭库克黑帮战斗,是我杀死堕落法师卡米拉的战利品。拥有复生和奴役亡灵的能力。”

米典麦亚陷入了短暂的沉思,“一个下水道法师能够持有高位阶的不死者途径的封印物?”

“是啊,就是这么浓烈的阴谋的气味,我小心提防着这个戒指,但是不可否认,它很好用,截至目前也没有大的危险,”格里菲斯笑着说道,“奥菲莉亚的能力是怎么回事?”

“她是精灵和人类的混血,半精灵。”

“啥?”

“真的,外貌上看不出来吧,”米典麦亚一脸认真的说,“冯·伊修塔尔家族是北境的边境贵族,只不过奥菲莉亚是母亲和一位迦南精灵恋情的结果。在她刚刚诞生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了异瞳的亲生母亲便拿起剪刀,想要戳瞎她的眼睛。人类父母和祖先都是蓝眼睛,怎么也不可能生出异色瞳婴儿嘛~”

“奥菲莉亚知道她亲生父亲的名字么?”

米典麦亚摇摇头道,“她知道也不会告诉我们的,但是,魔眼通过血脉传承,想必不难追述,我觉得你可以问问看嘉拉迪雅,

“话说回来,我

文学

们这一伙进入下水道的修托拉尔可真是不同寻常啊。

“奥菲莉亚是拥有魔眼的半精灵,你得到了不死者途径的封印物,我是人狼,拉纳,嗯,他守护的菲欧娜就是一个异常,而且按夏龙家族传统他俩以后很可能还会结婚。然后是缪拉……缪拉有没有哪里异常?”

“活该上火刑架的幼女控?”

“对,应该烧死他!”米典麦亚附和道。

格里菲斯哼哼了两声:“伊修斯很可疑,他很可能是库克黑帮袭击事件的策划者,至少也是重要关联人。维罗纳事件以后,他戴上了面具,说话行事的风格大变。但是我没有足够的线索。”

……

不死生物的尸潮已经彻底平息。它们甚至连骨骸都没有留下多少便从瑞文消失一空。在消亡以前,它们冲进人烟稠密的城市肆意屠杀,近一半的居民因此遇害,上城区也几乎被摧毁。

不死者大军的领袖,恐怖的死亡骑士已经被杀死,尸体被高高的挂在圣光礼拜堂的尖顶上。破败的皮肤和脸型轮廓依稀可以辨认出它是本地的驻防骑士萨菲里昂。

前敌委员会的首领,洛尔德斯教授用他那一贯的波澜不惊的语调在会议上总结道:

“萨菲里昂只是走卒。他熟悉我们的战术和应对方式,因而被委任为不死生物的统帅。死亡骑士的力量只是短时间赋予他的,在格里菲斯小队摧毁了大墓室以后,正在与他战斗的超凡者均目睹了他力量急速衰减的过程。

“亡语教团在这里的阴谋与我们事前的推测基本一致,封印物的运作原理也已经知晓。它们利用尸潮杀戮,造成了数万人的死亡。这一过程中,死者的血肉和灵魂被黑泥吸收,转化为某种能量。那头腐魂尸便是聚集能量的果实。但是,在它即将被杀死的时候,邪教团终止了封印物和仪式的运作,能量的精华也被抽取转移。

“在这股强大的灵能的支持下,某个存在,被它们创造了出来。”

“什么存在?”与会的超凡者,荷鲁斯主教问道,“圣光在上,该不会是邪神降世吧!?”。

“不可能是邪神的,这点能量还远远不够,”追猎者莫罗替超凡巫师回答道,“奥术议会和调查局正在追查。我们抓获或者杀死了一大批亡语教团的成员,蕾哈娜驻守法师也有嫌疑,接下来的调查我们会查清楚。”

“本次任务到此为止,接下来的调查工作由莫罗和瓦尔基里统筹,善后由荷鲁斯管理,我还有课程和考试要安排。”洛尔德斯教授起身离开,没有行礼也没有说再见。

会议就到此为止了。洛尔德斯看起来已经传达了他想要传达的事项,起身往法师塔的传送阵走去。作为霍蒙沃茨的教授,他一分钟都不想久留,留下三位超凡者和参会的格里菲斯大眼瞪小眼。

“好吧~”莫罗叹了口气,摸出一叠报告,“剩下的事情还有很多,上城区遭到了重创,到处都是废墟和难民。好在新任的驻守法师和驻防骑士很快就会抵达。我们先来看看难民的安置……”

……

“安柏怎么样?”会议结束以后,艾露莎和格里菲斯一起来到圣光礼拜堂。伤员和难民们几乎都被安置在这附近。

“她目睹了某种诡秘的存在,精神受到了创伤,但是在修女们的照料下没有大碍。”格里菲斯答道。

“多半是看到了聚集起来的灵魂潮汐吧。”艾露莎轻轻叹了口气。

“灵魂?”格里菲斯问道。

“对,灵魂,或者说类似的灵能聚合体,”艾露莎说道,“瑞文死亡了几万人,他们的肉体被黑泥消融,灵魂被束缚然后抽离,灌注到了某个容器里去。”

与鹤浦镇的情况多么相似。但是,这一次邪教徒完成了能量的抽取。格里菲斯神情变得异常严肃:“我要去调查一下这个圣光礼拜堂的档案。”

“做什么用?算了,我不问,你查清楚了和我说吧,”艾露莎低声说道,“我在这里处理些工作,你要小心,有危险就喊救命。”

两人在人满为患的走廊上发现了米典麦亚。他正蹲守在病房外面,手脚利落的削苹果。

“奥菲莉亚还好吗?”艾露莎向他招招手。

“还睡着呢,”米典麦亚指了指病房,“没有任何异常。”

大家打开一条门缝,偷偷的往病房里望去,发现奥菲莉亚睡得正香。她穿着单薄的男士白衬衫,露出白皙光滑的长腿,金发披散,哼哼着一些听不清的梦话,抱着一个大枕头,双腿夹被而眠。

“……”

“你!”艾露莎看得愣了一下,小声批评道,“你这个禽兽,怎么能乘人之危把人家吃了呀!”

“啊,这,”米典麦亚大惊失色,“我没有!”

哼,想不到米典麦亚你这个浓眉大眼的也是个粗胚。格里菲斯一脸唾弃的看了他一眼。

在一片压抑的责备声讨和辩解声中,沉睡中的奥菲莉亚发出低低的轻哼声,裸露的双腿轻轻磨蹭着,低吟着让人心跳加速的诱人梦呓:

“米典麦亚,你没必要在床上也是疾风之狼呀~”

空气凝滞了。

“噗!”

“哈哈哈!”

米典麦亚闪电般的关上了门,红着脸连连摇头:“没有没有,不是不是!”

“什么没有?!”格里菲斯追问道,“事到如今你准备不认账么?”

“什么不是?!”艾露莎一脸我什么都懂的表情拍拍他的肩膀,“不要有负担,谁还没有个缺点。”

……

在之前的袭击中,瑞文当地的圣职者几乎都遇害了,接管这里工作的是增援过来的圣职者和一些侥幸存活的虔诚信徒。

在一片混乱当中,自然是没有人胆敢阻挡一位准骑士。

格里菲斯畅通无阻的进入了圣光礼拜堂的档案室,关闭大门,准备开展自己的工作。作为特派调查员,他理论上拥有调阅所有官方文件的权力。

他首先查阅了人事档案。那里记录着本地的修士、修女,以及所有登记过的所有巡礼的圣职者。

他没有发现任何有关克丽丝塔的档案。

格里菲斯接着查阅了已经调任的科莱恩主教的相关记录。他的目标并不是寻找机密文件,而是搜寻这位地区主教的日常工作记录、布道、例行公文和报告、命令书。

依旧一无所获。主教过去十几年工作的档案缺失严重,许多时间段的文档都已经被抽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