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漂亮的老师8 第一章

后人都知道,怀疑一旦产生了,那便很难消除,多少的男男女女是因为怀疑而分手,多少的帝王是因为怀疑而乱杀大臣,多少的王朝是因为怀疑而崩塌,可以毫不客气的说,怀疑便是混论的根源,而如今伐由对因陀罗能否做好一位天帝而产生了怀疑,我们可以预见须弥山上不久就要生异常内乱了。【】

眼见伐由脸sè变幻,火神阿耆尼立刻心知不好,他虽然迟钝但并不是痴呆,他从伐由的脸sè上便知道伐楼那的话起作用了,阿耆尼深知不能让伐楼那继续说下去,于是他指着伐楼那大喝道:“伐楼那,当年之事早已过去许久,你提它作甚,今天你既然出现了,那你就永远的留下来吧!”

说着阿耆尼挥舞着双拳攻向伐楼那,他双拳之上带着熊熊的雷电之火,刚刚尝到了雷电之火威力的伐楼那一点不敢大意,他拿出一条材质类似于蛇皮的套索甩向阿耆尼,阿耆尼双拳打在套索之上,套索本身软不着力,在阿耆尼打中的瞬间便突然缠在阿耆尼身上,阿耆尼不得不停止前冲的身形,开始挣脱起来。

这条套索名为‘羂索’,乃是伐楼那以一条巨蛇海兽的皮炼制而成,其本身没有任何攻防能力,唯一的用处便是捆人,伐楼那捆住阿耆尼之后并未乘胜追击,而是笑着对一脸挣扎之sè的伐由说道:“我今ri的话希望你能够多加思索,这里也不欢迎我,我也就先告辞了!”

说着伐楼那随手对着阿耆尼一招,羂索飞回伐楼那手中,紧接着伐楼那打了一个响指,巨大的海浪之墙瞬间崩塌,那些海兽水妖与伐楼那一起化为水花消失不见,风神伐由转头看了看满脸不敢的阿耆尼,他突然明白了伐楼那此行的目的,伐由不禁心中苦笑,伐楼那这招‘反间计’用的好毒呀!

就在伐楼那撤走的同时,月亮之上的大战也到了尾声,阎摩三人在伐楼那撤走的瞬间同时得到讯号,他们不约而同的远离因陀罗,然后拿出一颗银sè的珠子涅破,瞬间他们的背后出现一道空间缝隙,三人急退入空间缝隙之中,空间缝隙不等因陀罗追入便已经消失不见,因陀罗看着空空如也的虚空不甘的大喝一声。

紧接着因陀罗忽然意识到了什么,他突然现此时竟然没有太阳光了,由于光暗都无法影响他的视线,所以他刚刚现,他把目光转向太阳的位置,原本太阳高悬的地方如今空空如也,因陀罗立刻就知道苏利耶完了,他面sè变幻不休,良久之后默默叹了口气,然后带着残余的手下返回了须弥山。

回到了须弥山的因陀罗立刻便从阿耆尼那里听说了他离开之后的事情,因陀罗听完阿耆尼的叙述立刻便明白伐楼那此行的目的,他的目的便是为了离间他和伐由的信任,而且不得不说伐楼那这一次用的手段很高明,他并未直接劝说伐由帮助他,而是让伐由对因陀罗是否能够做好天帝产生疑问,如此一来便是从根本上瓦解双方的信任。

因陀罗深知不能让伐由多想,因为怀疑这种东西是不需要理由的,但只要有一点理由便会把怀疑无限放大,所以因陀罗当即决定把伐由招来,他要与伐由深谈一次,以化解伐由心中的怀疑,但就在此时却有天神回报,说是风神伐由已经不知去向,因陀罗当即脸sè一变,他知道伐楼那的话开始起作用了。

那么风神伐由现在何处呢?自从伐楼那离去之后,伐由心中便不安定,他知道因陀罗回来之后阿耆尼一定会把事情告诉他,若是因陀罗心中对自己产生

文学

了忌惮,那么久不太妙了,想到往ri里因陀罗的作风,伐由觉得自己不能不防呀,不得不说这就是怀疑的力量,当你觉得一个人好的时候,总是会把他往好处想,但当你觉得一个人不好的时候,却总会把他往坏了去想,伐由思前想后还是决定暂时离开须弥山。

伐由的想法很好,他认为若是被自己猜中了,那么他便可以避免一场大战,而若是他猜错了,因陀罗并未打算对他出手,那么过一段时间他再回去便是,他完全没有考虑到自己这一走,反而会加深因陀罗的怀疑,按理来说以伐由的智慧不应该想不到才是,只能说伐由‘身在局中,脑袋不清’。

深渊,这是印度大世界的一处禁地,当年印度大世界刚刚开辟的时候,里面诞生了无数的凶恶妖魔,当时这些妖魔在世间横行无忌,屠杀世间生灵,守护神毗湿奴看不过眼,于是在世间洒下祭祀之火,并且派出一众化身降妖除魔,各路先天神灵也多有参与,如此经过数万年的时间,世间终于重获安宁,而那些妖魔鬼怪大部分被众神斩杀,剩余的一部分被赶入深渊之中,从那以后深渊便成为一处禁地,而阿修罗族的居住地便是深渊之旁。

此时阿修罗族的族长居所之中,准提盘腿坐在蒲团之上,静静的看着面前的回光镜,回光镜是玄光镜的一种变化,玄光镜能够直接看到使用者想看的人,而但这么直接看很容易被人察觉,而回光镜则是观看历史长河中的事情,简单来说玄光镜属于是现场直播,而回光镜则属于是录像重播,这种法术的好处是不易被人察觉。

而此时回光镜中显示的正是伐由离开须弥山的那一幕,看着伐由小心翼翼的样子,准提不禁露出微笑,他打从一开始就没有打算一次xg收拾因陀罗,而是打算先消弱因陀罗的势力,为了达成这个目的准提策划了一系列的计划。

先便是众神搅海,以‘不死甘露’为引使众神争夺,为了加强‘不死甘露’的吸引力,准提还特意与毗湿奴、湿婆一起制造了一个‘不死甘露能解神王诅咒’的假象,其实‘不死甘露’虽然可以被称为神药,但是它只有治病只能,却无解除诅咒之功,不明所以的众神出手抢夺,结果被因陀罗所杀,这一计将因陀罗的盟友几乎消灭殆尽。

年轻漂亮的老师8 第二章

此人身穿白衣,道骨仙风,一头雪丝迎风飘散。

顾长安自认也见过江湖上不少的美女,还是头一次见到长得如此好看的男人。

然而很快,男人变成了另一个男人、女人、少年、少女、老者……

在无数的变化下,他身体里的力量正慢慢渡到顾长安的体内。

随之而来的,还有无数的答案跟记忆。

这些……这些全部都是在仙坟死去人的记忆,还有仙坟原主的记忆。

原来仙坟存在已久,那时世界还有灵气的存在,全民修仙向道。

但随着灵气被成仙者带走,世界又恢复成最初的模样,降生在这个世界的人不再具有成仙的资格。

然而有一个人他离成仙只差临门一脚。

可他被族人的贪恋束缚了。

族人为了从他身上汲取力量,用禁术将他封印。

他百余年积攒的法宝神兵散落在封印之地各处。

久而久之,别人就把这里当成了能遇大机缘的秘境。

然而他们为了一己私欲,在这里互相厮杀,其中不乏当时豪杰,他们的力量死后并没有出去,而是如溪水般流淌进仙坟的核心。

在接受了众多的阴魂后,最初的仙者逐渐魔化。

他开始变得魔不魔,仙不仙,他把自己一分为二,一切邪念留在了外面,把至纯至善的一面封在了地底。

但也不知道从何时起,外围的邪念逐渐侵染到内部。

它们不是准备吞噬和消灭最核心的真善之力,那是它们力量的来源,它们不会这么做。

它们只会将它二度封印。

峭壁上的传送阵被它们篡改,只要有人打主意就会被吸食魂魄,永不超生。

几百年前有人识破了仙坟‘恶念’的伎俩,怎奈他能力有限,只能做到与黑麒麟订下契约,封印可怖法阵。

然而这么做,也耗尽了他毕生功力,最后死在了这里。

再后来就是兰彻他们的到来,最终是顾长安他们……

随着这些如走马灯一样的画面在脑海中极速略过。

顾长安顿时觉得自己像一个以不同身份度过了几百世的人。

当然,除了关于他人事迹的记忆,他还得到一些大能的高深武学。

譬如真正的万剑归宗。

之前见到的白衣白发男就是仙坟真正的原主。

万剑宗不过是他后人最旁系的一支。

可能是亵渎仙者的罪过,天怒人怨,当年宗室一门早已消逝在岁月的长河之中。

随着顾长安吸尽传承之力。

他感觉到身上的每一个毛孔都能呼出力量一般。

他现在即使人在仙坟,但周遭百里以内的事情,他都能看得一清二楚,听得真真切切,只要他想,小到石子滚落,大到世界运转,他都感应得到。

“这就是仙坟传承?”

顾长安用肯定的语气问道。

而这里再也没有人可以回答他的问题,之前见到的白衣男早已不见。

但顾长安知道,他已经解脱了,他去了他该去的地方,这大概是他最想要的结果吧。

轰隆一声。

仙坟传承已易主,仙坟即将不复存在。

周遭的空间开始瓦解。

地动山摇!

这时,顾长安又回到了之前所在的那间石室。

徒手一挥,那些干尸全部变成了灰飞。

“顾兄,你成功了?”

林牧原来一直都在这里。

他见顾长安周身仙泽磅礴,眼中金光流转,顿时喜极到流泪。

年轻漂亮的老师8 第三章

“多宝,长耳定光仙一事,与贫道无关。”

玄松淡淡看了一眼多宝如来,说道:“贫道来此,乃是跟你讨要一件东西。”

多宝如来眉头一皱,心中隐隐生出一丝不妙,道:“若是天尊前来,是想讨要八品功德金莲的话,那么还请天尊无需多言。”

“八品功德金莲乃是我小乘佛教至宝,不容有失。”

昔年太清让他立下小乘佛教,分化佛门一脉气运,阻止佛门大兴。

当时降下的无量玄黄功德之气,被太清收走,化作一件功德至宝,名曰:金刚啄。

按理来说,金刚啄应当是小乘佛教至宝,由多宝如来执掌。

可是太清岂会将一件功德至宝,交给多宝如来!

故而,接引才会将八品功德金莲赐下,让多宝如来执掌,镇压小乘佛教气运。

偏偏在幽冥世界之中,冥河出言点明,玄松正在收集四朵先天莲花,自然不过放过八品功德金莲。

“并非是八品功德金莲。”

玄松摇了摇头,道:“昔日诛仙剑阵一战,诛仙四剑中的三柄,被玉清圣人收走,剩下诛仙剑则落在贫道手中。”

“可那诛仙阵图!”

说到这里,玄松大有深意看了多宝如来一眼,道:“只怕是在你身上才对!”

诛仙阵图!

玄松是为了诛仙阵图而来!

多宝如来浑身一震,脸上隐隐涌出一丝慌乱。

正如玄松说的一般,当日四圣破诛仙,收走诛仙四剑,仅剩下诛仙阵图,一直留在他的身上,并未交给上清。

一时间,多宝如来不禁闭口不言。

既无法出言诓骗一位三尸准圣大神通者,又无法承认下来。

诛仙阵图,虽然没有什么用处,却事关它日诛仙剑阵能否再次出世,只要将其留在佛门。

那么洪荒第一杀阵诛仙剑阵,便永无出世之日。

“诛仙阵图乃是截教至宝,亦是玄门之物,而非是佛门的宝物。”

玄松可不管多宝如来有何打算,继续说道:“如今你乃是佛门中人,岂可继续执掌诛仙阵图!”

“还是将诛仙阵图交出来为好。”

要是让太清知道,诛仙阵图一直都在多宝如来身上,非得露出恼悔神色不可。

“还请天尊见谅!”

多宝如来轻叹一声,显然不想把诛仙阵图交出。

“既然诛仙阵图乃是截教一脉至宝,那么它日自有截教门下弟子前来讨要,而非天尊。”

他的意思十分明白,让上清或者截教门下弟子前来,他自会将诛仙阵图交出,而非交给玄松。

“此事怕是由不得你!”

玄松怎会不知他的打算!

上清何等高傲,岂会亲自前来讨要诛仙阵图!

至于截教门下弟子!

眼下只有赵公明一人,勉强算是保全下来,拥有大罗金仙境界。

奈何,比起佛门来说,赵公明一身本事,怕是尚且不如四大菩萨。

“天尊此举,是想以大欺小!”多宝如来深吸一口气,全神戒备起来。

“你大可将西方二圣接引、准提唤来,否则休怪贫道以大欺小!”

玄松身上,隐隐浮出一层先天五行五色神光,毫不在意西方二圣。

要是换做八品功德金莲,西方二圣必然不会坐视不理。

可眼下则是诛仙阵图,只怕西方二圣还没等来到西贺牛洲,就会被其他圣人拦了下来。

事关诛仙阵图,至少太清万万不会坐等西方二圣前来。

见此,

文学

多宝如来脸色变幻不定,心中颇有一些无可奈何,暗恨长耳定光佛惹事生非。

要是早知玄松会现身前来,讨要诛仙阵图,他说什么也不会离开八宝灵山。

足足沉默半响时间,多宝如来神情一暗,最终还是将诛仙阵图取了出来,抛给玄松。

“还请天尊让开道路,容贫僧将长耳定光佛救出!”

然而,不得多宝如来话音落下,就见九曲黄河大阵光华一敛,消失不见,云霄一脸意气风发的走了出来。

“多宝,世间从此再无长耳定光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