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攻一受同时做宿舍文 第一章

两天之后,李云起带着白胖出门了,他和曹子师说过今天有事,晚上不一定会回寺里。

曹子师没有在意这些细节,应了声表示知道了,不过挽留似乎猜到有事要发生,但李云起没说,他也不问。

本来李云起不想带白胖出来的,这次行动凶险未知,带着白胖说不定更危险,只是它硬要跟来,李云起也不可能在曹子师他们面前和白胖吵起来,只好先带着它出门,心想一会喂好它,哄它睡着便行。

背篓里除了白胖,还有一个布袋和把用布包着的‘黯灭’!

白胖一边啃玉米,一边望那‘剑’。

……

“咦咦!那家店好像很不错,去看看。”白胖在背篓里用劲拍打着李云起的背部。

“知道了!”李云起翻了翻白眼,走了过去。

四季鲜的东家是长安著名商人沈六,这人幼年时老家闹旱灾,便流落到长安,靠着天生的商业头脑,在长安创下一片基业,并且嫁到当时落魄的秦王府,在长安也算是小有名气,有传言他与当今皇帝相识,但不知真假。

沈六将秦王府在城外的地产做了两个规划,一是将地段好的土地全部整改,建好房子后,都租了出去,现在那里已经是城外有名的集市之一!

二是将荒地开垦,专门种植瓜果蔬菜,尤其在秋冬之际,生意极为火爆!不仅有一部分供应宫中,各大王府也时不时前来光顾!

对白胖来说,这点手段实在不值一提,在地球已经司空见惯!但在胜洲其实已经是惊人之举,沈六也是不少商人寒门的偶像,不少家族富绅都曾拜会过他。

李云起刚走到店门口,一位男童就迎了上来:“这位公子,您想买点什么,本店的时鲜便宜,更有不少罕见水果,得自异邦,自己尝鲜也好,送人也不失面子!咱们店在长安也是名声极好,最是童叟无欺,信誉如金!”

若是一般店铺的人见李云起背个背篓的怪样,铁定是不待见的,这一点李云起在长安已经体会过多次!但这四季鲜的门童一点嫌弃都没有,满脸喜意,让人感觉亲切。李云起暗暗点头‘四季鲜不愧闻名长安,一个门童都如此有礼,实在难得!’

他笑说道:“我自己看看,有事再麻烦你,你去吧!”

小童点点头,指着右边说到:“公子,价格都在柜子上,一眼便可看到,称重之后去那屋子结账,还有茶水供应,也是供人休息的。”

小童走开以后,李云起便随便在店里看看,白胖的鼻子很灵,能闻出店里果蔬的新鲜度,它小声的说到:“这店真的蛮好,东西很新鲜啊!”

“我知道,你别说话。”李云起轻拍了一下背篓,然后在店里转悠,片刻之后,李云起也对四季鲜有点佩服了,临近深秋,此时店里还有香瓜、荔枝、草莓等水果,独步长安,确实名不虚传!。

“咦?这是什么?”李云起拿着一个细小红色的果实问道。

旁边的男侍走近答道:“这是红椒,是西野之地的特产。”

“西野之地?”李云起诧异道:“那还在楚地西极之西啊!普通人一辈子都到不了,你们是如何弄到的?”

男侍自豪的笑回道:“其实这也不算秘密,我们东家花了很多心思,特地请几位修行者领队,跋山涉水,远赴他国,将当地特产带回培育!中间花费不菲,是以异邦特产均不便宜,公子您购买前要好好考虑。”

李云起闻了一下,诧异道:“这果子是辛的?”

男侍点头:“红椒主要是用来做菜的,辛味独特,与中原的茱萸、花椒都不相同,现在已经是城中不少大酒楼必进之物,供不应求,本店也只是限量供应给城里的百姓,公子你若去过那些酒楼,定能吃到它做出来的菜。”

李云起恍然道:“原来是这样,难怪我感觉好像最近吃过。”

男侍心中暗惊,这红椒极贵,放在店里做个招牌而已,主要是供应宫中还有城里最有名望的四大酒楼,在酒楼中的卖价恐怕还得翻上几倍,当真是天价菜,一般富商也享受不起,眼前的少年一身普通的衣服,背着个背篓,不伦不类,没想到竟深藏不露,真应了古人的话,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他也想过是不是少年买不起,说大话装逼罢了,不过李云起也没问价格,只是随口一说,越是漫不经心,越表明他说话的真实性!眼前的少年说不定是皇室的公子,今天穿了一身仆人的衣裳,逃出来玩耍罢了,这样的事情也不是没发生过。

心中一

文学

番念头运转,男侍再说话时就更加恭敬,每每李云起询问,他都弯腰低头,让别的店员惊讶不已,心想阿弘平常都有点傲气,怎么今天这么客气,难道那背着背篓的怪小子有什么来历?

4攻一受同时做宿舍文 第二章

笠日。

“萧辰哥哥,在吗?”萧辰还在睡大头觉时,一个有点娇嫩的声音把萧辰给吵醒了。

文学

“嗯?谁啊?”萧辰的声音有些许朦胧。

“萧辰哥哥,是薰儿啊!”那娇嫩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原来是薰儿啊,这么早来找我有什么事吗?”说完,萧辰已经打开了门。

门外面站着一个身穿墨绿色衣服的俏丽女孩。这女孩显然就是薰儿。

“萧辰哥哥,你这还早?这都下午了。”说完薰儿还看了看天空中的太阳。

“额,这是意外。先来说说有什么事吧!”萧辰挥了挥手,有些尴尬的道。

“今天好像有云岚宗的人要来。伯父告诉我来找萧辰哥哥和萧炎哥哥一起去大厅,好像是有什么人要来似的。萧炎哥哥薰儿刚刚已经去叫了,现在就差萧辰哥哥了。”

“有人来吗?,那便走吧。”萧辰随手拉了薰儿的葱嫩小手,然后便是向大厅走了过去。

由于大厅在萧家的中心,所以萧辰和薰儿走了一会才到。

等萧辰到大厅的时候,大厅里面已经坐满了人。

萧辰也没去看他们,拉着薰儿在一个少年旁坐了下去。

“三哥,斗气有进展了吗?”萧辰对着那身旁的少年说道。

“哎,别提了,我斗气一有就不见。刚刚突破到斗之气四段,结果又给我掉到三段。”少年叹气道。

这少年大家应该知道是谁吧?这少年就是原斗破的猪脚,萧炎。

“别叹气了,说不定你过几天就不会倒退了。”萧辰向萧炎安慰道。

“算了,别提这个了。四弟,你知道那三个人是什么人吗?还有那中间的女孩好漂亮啊,看起来只比薰儿逊色了那么一点而已。”萧炎一边眼睛盯着对面一名身穿粉红色衣服的少年,一边萧辰问到。

“他们是云岚宗的人,那中间的就是与你有婚约的纳兰嫣然。你猜他们来是要干什么?”

“婚约?难道他们要来解除婚约?”萧炎想了一下,然后便是沉声道。

“是的,正如你所料。你现在打算怎么办?”萧辰这次的语气多了一丝戏谑。

萧炎也没回萧辰的话,好像在沉思着什么。

至于薰儿嘛,她正坐在萧辰旁边看书。

见萧炎和薰儿都不理自己,萧辰只能将目光转移到了纳兰嫣然那里去。

这时,一位老者站了起来,向萧战恭敬的说道:“萧族长此次前来贵家族,只是希望萧族长一件事”

“葛叶先生,有事请说便是,只要是我们力所能及的,萧家定会帮忙。”萧战对于这位名叫葛叶的老者可不敢怠慢。(由于接下来是和原著一样的对话,所以我还是直接省略了比较好。其实是作者懒。)

……

“葛叶老先生,你还是把丹药收回去吧,今曰之事,我们或许不会答应!”在他们叽里呱啦了老半天之后,萧炎也是站了出来。

这时,有一位长老要说话,却是给萧战压了下去。

这时,我们萧站了起来。萧辰先扔给萧炎一张纸,然后说道:“三哥,把这个给他们。他们要解除婚约就如他们所愿呗,只是过程不一样罢了。还有像她纳兰嫣然这种货色,对你来说,不要也罢。”对我来说就不一定了,嘿嘿嘿。萧辰再说完后在心里补了一句。

纳兰嫣然身旁那名青年听了萧辰说的话立马就不乐意了。挥起拳头就朝萧辰打来

但是以他五星斗者的实力能打到九星斗者的萧辰吗?答案是否定的,萧辰在没躲直接一脚踹向了那青年。当然,萧辰是用了斗气的。

“装b遭雷劈你知道吗?”萧辰在踹开他之后说道,那眼神中还带着一丝的戏谑。但是,他那眼神配上他那表情,看起来真欠打。

“九星斗者!”在场的大斗师斗惊呼出声,因为他们感觉到刚刚萧辰的那一踹的气气势分明是九星斗者。其他人这时也从刚刚萧辰一脚踢飞那五星斗者的震撼中醒来,他们同时也听到了这几位大斗师的惊呼。他们联想起萧辰一脚踢飞那五星斗者,然后便是得到了一个结论。那就是——萧辰是九星斗者!

得到了这个结论后,不少人为自己刚刚没有蔑视萧辰而感到庆幸。毕竟萧辰才14岁就能有九星斗者的实力,未来可能会成为斗皇的存在,要是他心情不好来杀了你,你就不知道要去哪里喊冤了?

4攻一受同时做宿舍文 第三章

多年之后。

索托城门口处,一对金童玉女携手而来,男子一头中发,随意飘散,一身亮蓝劲装,腰间一条宽带腰带,上嵌二十四颗椭圆玉珠,精美高贵,男子五官面容并不十分俊俏,只是肌肤嫩滑,即便是个十几岁的少年,但这种女孩子才有的肌肤也还是让他看起来多了一层少爷的金玉气质。

少女比少年更加高挑,小脸时刻洋溢着憧憬好奇的笑容,大眼睛,小红唇,头上一双兔耳朵装饰,一根长辫子直达小腿,一身粉红色收腰襦裙,但却没有完全包裹那一双白嫩而又矫健结实的大长腿。

他们是来自诺丁学院的毕业生,应大师的要求来此参加史莱克学院的入学考试。

一名唐三,一名小舞。

不用说,这自然就是唐昊的儿子,当初庞观只见过一次的小婴儿,不想多年过去,如今已然是一位朝气蓬勃的少年了。

第二日,唐三带着小舞从索托城出发,出了城门走了几十里,这才找到了一个小村庄。

看着眼前和平常村落没有丝毫差异的村子,唐三面上也露出了疑惑。

“哥,大师是不是说错了地址?史莱克学院好歹也是高等魂师学院,怎么可能会在这里?”小舞环顾四周,嘴角撇了撇。

唐三尽管心中疑惑,但他相信自己老师绝对不可能出现这种失误,在他看来,要么这个村庄只是一个掩饰,学院本身根本不在这里。

要么这里就只是个报名的地点,学院藏身在村庄后的大山之中,都说云深不知处,既然是老师都推崇的学院,想必藏身大山之间也为奇。

在唐三看来,他更倾向于第二种猜测。

但随着他们走进村庄,这两种猜测却是瞬间被粉碎。

只见村庄的边缘处,一个木制的门楼伫立在那里,横着的牌匾上清清楚楚的写着“史莱克学院”几个大字,字体之上还雕刻着一种古怪但又有些可爱的雕塑,像是某一种小魂兽,明明身体圆滚滚,胖陀陀,偏偏长着一张大口,口中还有两颗尖牙。

此时这门楼之下竟然排着一条长队,唐三两人看去,不难发现都是带着自家孩子的家长。

唐三嘴角有些抽搐,这里就是大师说的史莱克学院?

“不会吧!”小舞夸张的叫道。

这里还真是史莱克学院?

可是这也太掉价了吧!不说与其他高等魂师学院相比,就是诺丁城的初级魂师学院也比这个强了不知多少倍!

要不是眼前明明白白写着史莱克学院五个大字,小舞打死都不相信这个犹如一个村落一般的土地方就是一个高等魂师学院。

“先过去看看吧,老师不会无的放矢,既然是他要求我们来报考这个学院,我想他一定有他自己的道理。”唐三说道。

小舞自然知道大师是个什么样的人,自从来到诺丁学院之后,她就没见过大师的笑容,像他那种严肃认真的人,怎么可能会让自己的得意弟子胡乱选学院?

跟在排队的队伍之中,两人也听到了前方其他家长们的言论,原来他们之所以要来报考这个学院,为的不过是一个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