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哦快点好深用力bl啊快 第一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啊哦快点好深用力bl啊快 第二章

付长青的提议还是得到在场众多大佬的拥护的。

因为中国也是吃过闭关锁国的亏的。全世界恐怕少有国家有着和中国一样深刻的教训。

正如付长青所说,我们不去找别人,不代表别人就不会来找我们。现在不做好准备,难道等到某一天异界的坚船利炮打到自家门口的时候再悔之晚矣吗?

开放异界这件事情本来就是风险和机遇同在的。这世上哪有100%的安全?每一次的抉择其实都是在走钢丝。

调子定下来以后,整个会议的走向也就逐渐清晰明朗了。

“我觉得老付这个提议还是很有道理的。但是制定一个管理异界出路的部门,谁来当这个部门的领导呢?”

其实这才是这次会议中最重要也最需要讨论的问题。

因为如果要成立一个管理一些的部门的话,那么它的权重比和外交部几乎是一样的。甚至来说他比外交部来的还要更重要一些。

因为外交部毕竟仅仅是针对地球上的国家。而这个异界管理部门则是要针对许多不同的世界,而每个世界可能有许多不同的文明。

这其中的管理可是相当费劲,而且职权也极其的大。

“我推荐老韩,韩成刚。他在外交部做出了点成绩。大家是有目共睹的。”

“而且他年纪也好。现在刚刚50岁,坐这个位置倒是刚刚好。”

这位大佬推荐的是外交部的老人。不过他这一推荐才刚刚说出来就有几名大佬表示反对。

“韩成刚倒不是不行。不过他这人性格有点软,他在外交部里一直是唱白脸的,红脸没有唱过。管理异界的部门怕是比外交部还要复杂,他独当一面的能力可能还需要练练。”

“我倒是觉得处理异界部门的人需要更强硬一点。也许从军方调人手过去可以。”

“不行不行,军方不插手政治,这是基调。不能从军方调人过去。”

一众大佬讨论的很激烈,付长青这个最开始提议的人反而沉默了。

大佬讨论了10来分钟,也没有讨论出个所以然来,他们最后将目光锁定在付长青身上。

“老付啊,这件事是你起的头,你怎么一点意见都不发表啊?”

付长青则轻轻笑了一声说的:“我心里倒是有个人选,不过太年轻了我觉得说出来不一定合适。”

“有什么不合适的,现在我们所遇到的是千年未变之局。只要有才能那就要破格提拔。”

“好,那么我就说了。我提议江华。大家先不要急着否决,我提议他是有原因的。

首先管理异界和管理外交部门不一样。我们可能会碰到很强势的世界,就像是我们之前所接触的魔法世界,还有现在造成鹰国混乱的恶魔世界。

和这种世界接触,必须要展现出强大的个人武力。畏威而怀德,这句话用在今时今日,依旧不过时!

另外这是江华这个人刚正不阿。相信在座的人都知道,在我们体制内如同江华一样,刚正道甚至有些迂腐的人可不好找。

处在这样一个位置上谁能知道会遭受多少的腐蚀呢?也许异界之人用来贿赂的东西可不是什么金银财宝。而是什么延年益寿的神器,又或者是某些可以满足欲望的东西。

啊哦快点好深用力bl啊快 第三章

新书《都市无上仙王》都市修仙类类型。

简介:处在人生最低谷的陆铮,意外获得了先祖传承。从此,人生开始逆袭……

求大家支持哇。拜谢。

下面是第一章内容。

第一章祖传玉佩

“陈主任,求您再宽限几天,我一定会把费用凑齐的。”

病房外,陆铮对一名穿白大褂的中年医生恳求道。

“这话,你自己信吗?”中年医生嗤笑了一声,说起话来毫不客气,“连住院费都交不起,你还想让医院给你妈做手术,做梦呢?!就今天!再交不上住院费,就给我滚出医院!”

说完,中年医生冷哼一声,撞开了挡路的陆铮,根本不给陆铮多言的机会。

陆铮望着中年医生离开的背影,脸上满是苦涩。片刻后,转头小心地看向病房,见到熟睡的母亲并没有被刚才的交谈吵醒,这才松了口气。

等见到母亲那苍白的几乎没有血色的脸庞,以及哪怕睡着时,仍因为疼痛而下意识皱起的眉头时,陆铮的心又提了起来。

陆铮母亲得的是白血病,而且还是最难治的急性髓细胞白血病,十分危

文学

险。只有做骨髓移植手术,才有治愈的可能!

可高达三十万手术费,对如今的陆铮来说,简直就是一笔天文数字!

别说三十万了,现在的他,连三百块都拿不出来!

母亲的病却不能拖!

“只能试试这个办法了!”

陆铮一咬牙,眼中露出坚定之色,没有回病房,而是朝着住院部外走去。

出了医院,陆铮直奔大学城旁边的古玩街。看了一段时间后,最终选择了一家玉器店走了进去。

如今陆铮手中唯一值钱的东西,就只有兜里的一块玉佩了,是他十八岁生日时,父亲送他的生日礼物。

玉佩比硬币要大一些,像是羊脂玉却又不是,上面没有任何花纹和雕饰,看起来很是古朴。

当时父亲十分郑重的提醒他,玉佩是陆家祖传之物,价值不可估量。无论什么时候,处境如何艰难,都不得将玉佩示人,否则,会招来杀身之祸!

如果父亲还在,陆铮自然不至于沦落到要卖祖传玉佩的境地。

但现实却是祸不单行。

自从父亲车祸去世后,一连串的打击也是接踵而来。先是家里公司破产,欠下巨额债务,而后又是母亲被查出白血病。

如今陆铮不但没钱,还有上亿的债务等着他偿还。

对陆铮来说,此时最重要的就是治好母亲的病。玉佩再贵重,也是身外之物,比不上母亲分毫!

……

“老板,收玉吗?”陆铮进入店中,见店里只有一个身穿唐装的中年男子正坐着喝茶,直接问道。

店老板打量了陆铮一眼,摊手道:“拿来瞧瞧。”

陆铮小心的将玉佩取出,没有递到中年老板手里,而是小心地放到了店老板面前的托盘上。

店老板又是诧异地看了陆铮一眼,没想到陆铮连这规矩都懂。

当目光落在玉佩上时,店老板眼中顿时露出一抹喜色,脸上却装出一副随意的样子道:“你这是劣质羊脂玉,价值不大。要是愿意卖的话,我给你五万。”

“什么?才五万?”陆铮忍不住惊呼一声。

这个价格,和他的预期相差太大了。

要知道,这块玉可是他们陆家的传家宝。能让身家近十亿的父亲如此郑重叮嘱他的宝物,又岂会是廉价之物?

“老板,你要不再看看,这块玉可是……”陆铮着急地说道。

“爱卖不卖!”

中年老板挥手打断陆铮的话,将玉放回桌子上,再次端起茶杯,摆出一副送客的架势。

陆铮脸色顿时难看起来。

五万块,连他母亲的手术费都不够!

“陆铮,你怎么在这里?”

就在陆铮犹豫着要不要换家店问问时,一道声音突然从陆铮身后响起,就见一对青年男女,走进了店中。

女的打扮时尚,脸上画着精致的妆容,身上则穿着香奈儿套装,一副都市丽人的打扮。

男的也是一身的纪梵希,左手袖口挽起,露着手腕上那块镶满碎钻的腕表。

说话的,正是那名年轻女子。

“哎呀,徐少,您怎么来了?真是有失远迎啊!”店老板一改之前的散漫态度,屁股下仿佛装了弹簧一下子弹了起来,谄笑道。

“今天没课,来给露露选块玉玩玩儿。”青年徐少笑呵呵道。

陆铮见到了这对青年男女,则是变得脸色难看起来。

这两人都是他的同学。不止如此,这位都市丽人打扮的女子,正是他的前女友张露露,一个月前还是他的女朋友!

在陆家出事后,张露露第一时间踹了陆铮,投入了这位“徐少”的怀抱!

“陆铮,我在跟你说话,你听到没有?!”张露露见陆铮没有理会自己,感觉受到了轻视,顿时皱起眉头喝问道。

“张小姐,这小子是来卖玉的。您们认识他?”店老板连忙说道。

“嘿嘿,当然认识!”徐力嘿嘿一笑,接过话茬玩味道,“老赵,你还不知道吧,这位陆少可是我同学。他老子是渝城的富豪,身家超十亿呢!”

“什么?”

店老板闻言不由吃了一惊,诧异地看了陆铮一眼。

徐力说完,又装作懊恼地拍了拍头,戏谑道:“瞧我这记性,差点忘了,这都是老黄历啦。一个多月前他老子就被车撞死了,就连他家的公司现在也成别人的了!如今的他,不过是条丧家之犬!我说的对不对啊,陆少?”

“徐力,你不要太过分!”陆铮强压着怒火,咬牙道。

张露露看了眼陆铮,脸上满是鄙夷之色,仿佛认识陆铮对她来说是一件羞耻的事情:“陆铮,我记得你家的财产都卖掉还债了。你身上还有值钱的东西?不会是偷来的吧?”

“这似乎跟你没关系吧?”陆铮冷冷道。怎么也没想到,这个从高中便开始倒追他,一直跟到蓉城大学,摆出一副“这一世非君不嫁”姿态的女人,在陆家出事后,会第一时间和他撇清关系。

而后更是狠狠踩了他一脚,将陆家的事在学校宣扬的人尽皆知,让陆铮成了蓉城大学的“名人”,无论走到哪都被人指指点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