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室调教张腿坐讲台 第一章

朱雪晴在府中与李节讨论了大半天,最后她还把李节没写完的计划抄了一遍,说是要回去后帮着李节补写一下,过几天再来和李节讨论一下,到时互相印证一下双方所写的内容,争取把整个计划写的更加完善。

对于朱雪晴的帮助,李节也十分感激,特别是和对方讨论过后,朱雪晴也给他提了不少建设性的提议,之前被卡住的地方也畅通无阻,除了中间晚饭的时候停了一会,李节竟然写到二更天左右,而这份计划也完成了大半。

李节伸了个懒腰,然后拿起自己写了大半的计划看了一遍,最后也满意的点了点头,虽然还剩下一部分没有写完,但他已经有了思路,只要明天加把劲,应该可以很顺利的写完。

已经很晚了,李节就去洗漱了一下,然后回到卧室,发现朱玉宁背向外躺在床上,似乎已经睡着了,于是李节轻手轻脚的脱掉衣服,然后在朱玉宁身边轻轻的躺下,很快就感觉到一股睡意来袭。

不过就在这时,李节忽然只感觉手臂上一痛,使得他全身一激灵,脑子也一下子清醒过来,随即就一脸不解的问道:“玉宁你掐我干什么?”

“没什么,就是看夫君睡着了没有?”朱玉宁依然背对着李节回答道,声音听起来没有丝毫的睡意。

李节也感觉到了不对劲,当即将朱玉宁的身子扳过来,让她面对自己,却发现朱玉宁闭着眼睛,连看都不看他,这让李节也再次无奈的问道:“娘子你这是怎么了,是不是我有什么地方惹你生气了?”

“与夫君无关,我只是在生自己的气!”朱玉宁依然闭着眼睛回答道。

“与我无关你还掐我?”李节这时也侧身躺下,与朱玉宁呼吸可闻,接着再次道,“玉宁你不要一个人生闷气,我哪里做的不好你尽管说,我肯定会改!”

听到李节的话,朱玉宁也终于睁开眼睛,但却又轻叹一声道:“我的确是在生自己的气,气自己实在太没用了。”

“娘子你……”李节听到朱玉宁的话先是一愣,想问为什么,不过话才出口他就反应过来,当即一拍脑门道,“我知道了,娘子你是不是在生气我和郡主聊了大半天,没有顾及你的感受?”

“不是,我并生你和雪晴的气,事实上雪晴能帮你解决难题,我也十分高兴,但我同时又感到十分自责,因为这本来应该是我这个妻子的责任,可我非但帮不上忙,甚至都听不懂你们在聊些什么!”朱玉宁说到最后,脸上也露出泫然欲泣的表情,看起来可怜巴巴的让人心疼。

“玉宁,你太小看自己了,在我看来,你是我这辈子见过的最聪慧的女子,只不过你从小长于深宫,与外界根本没有什么接触,相比之下,雪晴却在这方面有丰富的经验,所以她才能帮上我的忙。”李节闻言也再次宽慰道。

其实李节说的也是实情,若是论聪慧,朱

文学

玉宁丝毫不比朱雪晴差,甚至还要更胜一筹,但她却缺少应对实务方面的经验,当然这也不能算缺点,毕竟她年龄本来就不大,日后会慢慢的积累经验,只是暂时比不上朱雪晴而已。

“这些道理我都明白,可我就是感觉有些难受!”朱玉宁再次低声道,说话时眼泪都在眼眶里打转。

其实朱玉宁有这种想法也正常,她一向都是个聪明绝顶的女子,又找了个聪明绝顶的丈夫,本来在她看来,就算李节遇到什么问题,自己也能帮上忙,却没想到遇到这次的打击,这让她也对自己产生了怀疑。

李节这时也意识到这种事对朱玉宁的打击,像朱玉宁这像聪明绝顶,却又很少受到什么挫折的人来说,平时看起来似乎很强大,但心理的承受能力其实往往比较脆弱,若是得不到适当的引导,很可能会让朱玉宁产生心理阴影,甚至因此失去了往日的自信。

教室调教张腿坐讲台 第二章

李菱对自己的容貌倒是颇有信心,但她显然是低估了李恪的要求,李恪确有风流之名在外不假,但却不是饥不择食的色中饿鬼。

且不说李恪不喜李菱为人,就是她的样貌也远没有到了叫李恪的动心的地步,退一万步讲,就算李菱当真生地红颜祸水,倾国倾城,胜过了武媚娘和萧月仙,李恪也能自制,毕竟在眼下的这个关头,李恪绝不会拿已经唾手可得的皇位去冒险的,东宫众人也不会允许李恪这么做。

李恪拿到了李菱的口供笔录,便命人将李菱带了下去,其实李恪也并未诓骗李菱,李菱本就不是谋逆的主谋,不是非死不可,李恪要保她的性命本就不难,这也不过是李恪一句话的事情,只是李恪现在还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办。

入夜,甘露殿,就在宫门将闭之时,太子李恪叫住了守军,连夜进宫禀事。

李恪和李世民不过一日多未见,但只这短短一日多的功夫,李世民的神态却和李恪印象中的出现了很大的差异。

程公颖是张亮举荐的,张亮

文学

有谋逆之举,程公颖多半也是同谋,所以自打昨日张亮潜逃后,李世民就停了丹药不再服用,只这短短一日多的功夫,李世民不止神色不佳,脸色更是憔悴地厉害,没了红润,反倒多了些蜡黄,也常觉得气力不济。

“儿臣拜见父皇。”李恪站在殿下,看了眼桌案前尤在处置公务的李世民,对李世民俯身拜道。

“恪儿来了。”李世民抬了抬手,示意李恪起身。

待李恪起身后,李世民又接着问道:“为父命你率御史台彻查张亮谋逆一事,你晚间便急着进宫,可是此事有了进展?”

李恪回道:“张亮逃窜,程公颖随后而逃,想必父皇已经知道此事了吧。”

程公颖为李世民炼制延寿丹药,干系重大,其实就在程公颖不见的第一时间,李世民已经得知了消息。

李世民点了点头,对李恪问道:“如何?可是程公颖已经被擒回了?”

李恪道:“正是程公颖被擒回了。”

“在何处擒回的?”李世民连忙问道。

李恪回道:“在蓝田,与他一同被擒的还有张亮的夫人李菱,这是李菱的供词,还请父皇御览。”

李恪说着,自己上前把手中的李菱的口供递到了李世民的手中。

李世民接过李恪递过来的供词,只看了几眼,脸色便难看了起来。

李恪送上的供词中有关于程公颖假炼丹药之事,也有造谣东宫嫡长之事,李世民看着手中供词,气地双手微颤,对李恪道:“这厮竟敢如此!”

李恪道:“据李菱招供,程公颖并非什么道家仙长,而是张亮的门客,一个混迹市井的江湖术士,所谓的延寿丹药只怕也都是假的,兴许程公颖就是张亮遣进宫中,有意…”

李恪一句话没有说完便止住了口,但李世民已经知道李恪的意思了。张亮谋逆,举荐了一个江湖术士进宫献丹,说不定就是为了毒害李世民的身体,好趁乱行谋逆之举。

教室调教张腿坐讲台 第三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