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主每天被调教的辣文 第一章

艾露莎和黄金一代众人踏上了前往魔法学院的道路,一路上,有很多藏在暗处准备阻击他们的邪魂师,可是刚想动手就都被佐助击毙了,总共三个小分队,总计人数达到三百多人·····

到达了魔法学院后,在艾露莎的带领下,众人就来到了魔法学院的议政大厅,大厅内,院长马卡罗夫坐在中央,葛吉尔,艾露莎坐在左侧,两位长老鸠拉和杰拉尔坐在右侧,黄金一代众人则坐在了另一

文学

边。

“梦尘,我听艾露莎说咱们妖精的尾巴内存在了大量的邪魂师奸细?”马卡罗夫表情有些严肃地问道。

“是的,那些邪魂师在我们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暗地摸进来了一百多人,足足一个分队,我估计,短时间内,他们不会再派人潜入公会的。”梦尘冷冷地说道。

“喂,臭小子,你的眼睛·····”葛吉尔有些惊讶地看着梦尘说道。

“铁龙大哥,可能短时间内我无法和你操练了,由于上次的潜入任务暴露在了圣灵教教主的眼皮底下,我们就不得不以死相拼突出重围,我的眼睛也因此陷入了短期的失明·····”

“可恶!”葛吉尔一拳就砸在了桌上,“这群混蛋,老子一定要端了他们所有人,一个都不剩!!”

“葛吉尔,冷静点,端了他们是迟早的事,既然上次的潜入工作被他们发现了,那么就代表着我们之间算是正式开战了。他们现在一定在做着作战准备与作战部署·····梦尘,上次你们潜入任务都得到了什么情报?”马克罗夫拍了拍葛吉尔的肩膀,目光又转向梦尘问道。

“这次的行动,我们弄清了两件事,第一,这圣灵教内不仅仅有魂师,从他们的分部内部结构来看,那里存在了魂力磁场,魔力磁场,甚至还有查克拉的磁场,但是这些所有的力量都有一个共同的特性,那就是极为强大,极为邪恶。第二,就是圣灵教的野心,从他们对于黑暗的执着程度来看,我认为并不逊色于黑魔导士瑟雷夫,而且他们的目的似乎是要让着这一整块大陆都被黑暗所笼罩。”梦尘思考道。

“看来·····这圣灵教的存在已经严重威胁到了大陆的安危·····”

“马卡罗夫会长,这次从圣灵教的实验室内,我们还发现了一个极为重要的东西,现在这样东西已经被我们抢了回来。”

“哦?什么东西?”马卡罗夫有些好奇地问道。

梦尘转向建平的方向点了点头,建平站起身来到了桌子旁边的空地上,手腕一番,戴在手腕上的魂导器瞬间光芒大放,一块巨大的冰块瞬间就出现在了众人的眼前。

看到这一冰块的出现,魔法学院在场的所有人都站起了身,眼泪都从眼角处流了出来。

“格雷·····朱比亚·····”马卡罗夫上前一步摸了摸冰块,“孩子们·····你们受苦了·····”马卡罗夫攥紧了双拳,低下头,杀机四溢。

女主每天被调教的辣文 第二章

休整过后,罗马军团在斯提里科的坐镇指挥下有条不紊地又占据了两座要塞。即使堡垒的凯尔特骑士拼命抵抗也无济于事。不过不列颠的主要兵力都集中在最大的堡垒之内,损失并不是很大。坚固的堡垒再加上亚瑟王及其麾下圆桌骑士的坐镇让斯提里科感觉十分棘手。

斯提里科手下的兵马攻击堡垒持续了一天,士兵们大多都很疲惫。他决定收兵等明天再战,这样也好让士兵们保持在最佳的状态发动进攻减小伤亡。

一队队的罗马士兵缓缓撤离,退入以及占据的五座堡垒之中。既然已经攻克了堡垒,罗马军队自然不需要向之前一样驻扎在荒凉的无人村落里。只需要对今天早上攻城造成的堡垒损坏修缮一番,就是一个好的驻军场所,也标志着罗马人在不列颠的土地上立稳了脚跟。

就在这时,眼尖的尤格里斯却发现了异常的情况。大批的不列颠士兵从远处的堡垒撤出,领头的亚瑟王阿尔托莉雅头上的金冠很显眼。他急忙去通知主帅斯提里科,“那些凯尔特蛮子似乎是意识到实力悬殊,正在逃跑!”

“逃跑有什么用?占据着南部的堡垒,这些蛮子还能给我们造成一些损伤。这样逃跑,北部将再也没有可以有效阻止我们进军的要塞。”斯提里科笑道。虽然耻笑不列颠人的懦弱,这样好的机会他可不会轻易放弃。斯提里科立刻下令追击。“迅速抢占堡垒。”

尤格里斯率领两万罗马士兵作为前队,前去抢占堡垒,浩浩荡荡的杀向早已无人驻守的最大堡垒。等到斯提里科到达至堡垒时,只见堡垒四周门户大开。远远看去,不列颠军队已经走远。斯提里科进入堡垒时一点阻挡也没有。堡垒里也是空空如野,看不见一个人。

尤格里斯对斯提里科说道:“想不到以勇武闻名于世的不列颠之主竟然也这么胆小如鼠。我还以为会在南部遭到激烈的抵抗,耗费大量兵力才能征服这片土地。现在天色已晚,我们的士兵经过一天的征战也都疲倦不堪了。不如尽快在这座堡垒休息一下,明天再一鼓作气占领不列颠。”

这时候罗马的士兵们都累了,临近傍晚肚子也都在抗议,士兵们都一个个争抢着去吃饭。斯提里科没有进行约束,比较不列颠人都在那位“名不符实”的亚瑟王带领之下跑远了,不需要多加防备。他和尤格里斯等罗马将领就来到堡垒的主厅商讨今后的作战计划。

过了一会儿,突然刮起了大风。看守堡垒大门的罗马士兵前来传报着火的消息。

女主每天被调教的辣文 第三章

“丽莎娜?!”

伊莱文惊呼一声冲到了少女身边,凑近一看竟然真的是丽莎娜!紧张的蹲下身子,但是看着少女一身的伤痕又不知道该不该触碰,显得有些不知所措。

怎么可能呢?

丽莎娜怎么会在这里?她不是不抓去王都了吗?

难道丽莎娜中途逃出来了?

这一瞬间,伊莱文脑子里闪过了一大段少女努力逃亡的精彩桥段,不过紧接着他眼中便升起了一股怒意。

所以,丽莎娜的这身伤势是王都军队造成的?!

这一刻伊莱文真的恨不得立马冲到王都去将那些伤害了丽莎娜的人千刀万剐,然后再狠狠地揍一顿这里的国王,哪怕他是异世界的自己也不行,谁让他下令伤害丽莎娜呢!

好在身后的伙伴们此时也纷纷从树林中跑了出来,让伊莱文稍稍冷静了几分。

“丽莎娜!!”米拉和艾尔夫曼一马当先冲了过来,脸上满是焦急。

“天啊,她伤的好重!怎么会弄成这样?”

“可恶,这到底是谁干的?我绝对饶不了他!”

“爱撒!”

“先别管这些了,丽莎娜她还在流血呢,温蒂,你有什么办法吗?”

“嗯!交给我吧!”

在众人一阵手忙脚乱之中将温蒂推到了丽莎娜的身边,小温蒂一脸严肃地观察了一会儿丽莎娜的伤势,随后从怀中掏出了许多形状各异的瓶瓶罐罐。

虽然此事温蒂也同样无法使用治愈魔法,但是她可是得波流西卡女士真传的孩子,各种治疗用的魔药也可以运用的相当熟练了,至少在这种危急时刻保住丽莎娜的一口气她还是可以做到的!

话说波流西卡女士明明只是一个没有魔力的普通人,但是却对魔药中的魔力驾驭的炉火纯青,在魔力的掌控方面竟然和密斯特岗有的一拼,真是不可思议!

温蒂固然还没有达到波流西卡的程度,但是拿着波流西卡女士调制的药水去使用还是很简单,哪怕小丫头才十岁大,同样看起来有模有样的了。

很快,在温蒂的努力下,丽莎娜身上流的血止住了,算是暂时脱离了生命危险,只不过被摔断的双腿温蒂一时半会儿还没有办法帮她恢复。

在无法使用治愈魔法的情况下,仅凭魔药是无法让骨头复原的,最起码也需要专业的医生来操刀才行。

在温蒂治疗丽莎娜的时候,伊莱文他们也没有闲着,几个人分散开来,小心翼翼地探索了一下周边的环境,看看还有没有什么敌人潜伏在附近。

好在附近并没有什么危险,不知道原来是不是被军队清理过,连一只大一点的野兽都没有,不过这也多亏了这样,才让丽莎娜能坚持到现在。

倒是纳兹和哈比在前面不远处的崖壁上发现了一个不大不了的山洞,正好能容纳众人在里面休息一晚。

伊莱文他们没有过多犹豫,用念力轻轻地将丽莎娜搬进了山洞里,点起篝火,好让她能暖暖身子。

刚刚在黑暗中,众人还看的不是很清晰,但此时在火光的照应下,丽莎娜身上大大小小的伤痕瞬间变得清晰可见,严重之处甚至深可见骨,倒是没有被虐待的痕迹,看起来似乎是经历了一场十分严酷的战斗。

文学

米拉跪在丽莎娜的身边,死死地咬着自己的嘴唇,就连咬出了血珠都没有察觉到。艾尔夫曼这个五大三粗的汉子表现得比米拉还要不堪,早就已经哭的哇哇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