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白腚 第一章

陈渊一开始就能轻松的把他们给打败,这后面打不打估计都是一样,他们赢的可能微乎其微。

另外两人似乎也是同样的想法,对视一眼都露出了惧意,他们只是因为一些利益才来替出手的。

但目前的情况是武家招惹到的敌人是他们完全匹敌不了的,这个时候要是在再替武家出手,那和送死没什么区别。

这显然不是他们想要的,为了一个外人将性命搭进去,估计只有白痴才会这么干,所以选择放弃自然就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三人同时走到武培的身前,中年男子说道:“武少,这件事我们已经尽力了,你们武家还是另请高明吧。”

武培:“……”

他没想到这三人仅仅才出了一招就准备逃走,这居然是一个大宗师干出来的事,实在是让他意想不到。

就算赢不了也得为他们武家拼到最后一刻啊,如今这叫什么事。

武培脸色阴沉了下来:“你们的意思是想不战而退?”

“武培,你这话可就过分了,你没看到我们刚才的下场吗,我们三人的确不是对手。”

中年男子充满怒意的说道,武培这话显然让他很不爽,所以对他的称呼也有所改变。

武培冷哼一声:“这和不战而退有区别吗,你们若是为了武家着想,就应该做好为武家舍身取义的思想。”

中年男子冷笑一声,他没想到武培在他们面前也敢说这样的话,真以为他们和那些公子哥一样会忌惮武家吗,武家虽然是皇族但不过是下四族而已,这种实力还真不被他们放在眼里。

“武培,你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叫你武少是看在你们武家的面子上,你还以为真能随便在我们面前指手画脚吗。”

中年男子冷笑一声,他们和武家这次的合作仅仅只是为了利益需要而已,为了保持诚意他们这一路上才对武培言听计从的。

但不代表武培仗着有武家撑腰,在他们面前耀武扬威的。

他们可是大宗师,无论走到哪里都是受人尊敬的存在,自然受不了武培在他们面前摆架子。

武培一愣,这才反应过来这些人可都是大宗师,他的确没资格教训他们。

“你们这么做就不怕这话传出去有辱你们的名声吗。”

武培没有办法只能从道义上说服这三人,毕竟是大宗师,脸面总是要的,不然以后还怎么混下去。

中年男子嘲讽道:“你还真是年轻啊,名声这东西和小命比起来可真是不值一提。”

“为了你武家把命搭进去,我们就算获得再多的好处又有什么意义呢。”

武培一愣,没想到中年男子会说出这样一番话,不过仔细一想还的确是这么理,这社会上大部分人都是俗人,考虑问题永远都只会先考虑自己的利益得失。

名声这种东西虽然重要,但必须要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解决才行,让他们用命去拼显然是不可能的。

就算是换做他自己,恐怕最终也会做出这样的选择。

看到武培没说话,中年男子不再理会,他们走过来仅仅只是通知武培而已,并不是来征求他的意见。

大白腚 第二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大白腚 第三章

“希望它没把我的手印洗了。”方羽自语道。

“噌!”

当方羽的手掌,触碰到树墩之时,脚下的地面,立即泛起一阵光芒。

一阵白光从地面升起,瞬间笼罩方羽和灵儿的全身。

而后,方羽眼前的

文学

景象,便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面前是一泓山泉,周围一片绿野。

草地,树林,小坡,一切自然田园该有的,这里都有。

生机盎然,空气都比外面要清新许多。

方羽顺着脚下的小道,不急不慢地往前走去。

一路上鸟语花香,方羽越走心情越舒畅。

“等以后空闲下来……我也要开辟这么一处小空间,没什么要紧的事情,就再也不出去了。”方羽心道。

顺着小道,走了一段时间后,方羽的面前出现一弘山泉。

泉水从前方的小山之上流淌下来,清澈至极。

方羽走到山泉之前,将灵儿放在草地上,用双手捧起一点山泉水,仰头喝了下去。

山泉水极其甜美,如同加了糖一般,却有没有糖的甜腻,反倒清新无比。

“老龟,我都来这么久了,你也不出来迎接一下,是不是过分了一点?”方羽连续喝了几口山泉水后,开口说道。

这里周围并没有人,只有山泉流淌的水声。

可方羽如同自言自语地说了一句话后,前方的山泉水面,突然泛起一阵涟漪。

而后,山泉旁一块

文学

极像青苔布满的石头,突然抬了起来。

仔细一看,会发现这是一个龟壳!

而后,这个龟壳立了起来。

这么一只乌龟,就这么用两只脚走路,绕着山泉的边,走向方羽。

“我睡得好好的,你一来就把我吵醒……我不赶走你,已经很给你面子。”乌龟就这么走上前来,头都没伸出,但声音却从龟壳里传出。

光从声音来听,像是一个七八十岁的老者。

“老龟,这么多年没见,你总该把头伸出来让我看一看吧。”方羽说道。

方羽话音一落,面前的龟壳,便伸出了头。

它的头看起来跟寻常乌龟相似,但一双眼睛却特别大,像人的眼睛。

老龟看了一眼地面上的女孩,说道:“我知道你来找我想干什么了。但很可惜,我最近正好处于休眠期,无能为力。”

“休眠期?就你现在这样,哪天不是休眠期?赶紧给我看一看,这女孩情况有点特殊。”方羽说道。

“过半年再来吧,我真的在休眠期,你没感觉我连眼睛都睁不开么?”老龟半闭着眼睛,懒洋洋地说道。

方羽站起身来,冷冷一笑,说道:“老龟,本来我想以老朋友的关系与你相处,但如果你是这种态度的话,就别怪我翻脸了。”

感受到方羽眼神的冰冷,老龟回想起当年初次见面的惨痛记忆,浑身一颤,眼睛立即睁开。

“我看你这片小空间现在打造的也算不错,就这么被毁,有点可惜啊。”方羽环顾四周,自语道。

“行了!别再多说……我愿意为你这位老朋友破例一次!”老龟大声说道。

方羽这才把身上的气息收起。

他对这只老龟太了解了,它就是贱骨头,只吃硬的不吃软的。

这只老龟,是在一千年前,一次偶然的机会遇到的。

当时方羽想把它宰了煲汤,结果这只老龟跪下痛哭流涕地求饶。

再之后,方羽发现这只老龟是一只灵兽,能够幻化成人型。由于精湛的医术,在周边山村被村民当做活神仙一般供养。

经过一番医术上的交流,方羽惊觉这只老龟的医术造诣,远高于他!

于是,他就在老龟的独立空间待了一段时间,想要从老龟身上学点医术。

在独立空间里,大概待了三年的时间,方羽医术提升不少,就此离去。

如今再次见面,相隔的时间已有千年。

但奇怪的是,无论是方羽还是老龟,都没有那种太久没见的陌生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