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出来 放在里面睡觉 第一章

兴奋归兴奋,不过比赛还是要继续的.

这次上台接受采访的依旧是黑泽,看着黑泽在台上唾沫横飞,易安也笑着和秦明说道:“黑泽这小子真的是喜欢这种抛头露面的事情,要是我肯定不行.”

“我也不太喜欢这种事,总觉

文学

得上去不知道该说什么,黑泽骚话多,效果不错.”秦明也笑着说道.

解说这时候说道:“第二局就要小心了,毕竟强队在第一局比赛吃了亏之后肯定就不会再打这么奔放了,所以GK还是不能掉以轻心啊,这种局势肯定不会出现在第二次,趁着第一局的巨大的积分优势,是可以打出一个小优势的.”

另外一名解说也说道:“是的,只要后面不要率先出局,那么积分肯定不会太差的,这样的刷圈收人头局,可能整个比赛就只有一次,即便以后同样会出现天命圈,肯定也不会出现这种其他人全部都在裸奔,你一个队伍在房区这种情况真的不可能再出现一次的.”

就在解说尬聊的时候,游戏已经开始了,航线依旧是普通的航线.

易安几人直接朝着机场飞了过去,一般来说,按照易安他们的选点来说,只要圈刷在了右边,那么很容易就提前遇到faze,毕竟faze他们是在GK的正脑袋顶上,但是faze他们的打法一般是卡着毒圈进安全区的,所以GK可以反过来去卡faze也是可行的.

而GR战队,这个战队主打左下半区的,但是他们的打法就很多变了,但是很大的特点就是见人就打,完全不管这种时候是第几个圈,很少会在枪法上遇见低手,即便是faze、liquid这种战队也不愿意提前遇上GR,第一局比赛就是过于自信,没预料到易安这种选手,被打了个措手不及.

易安几人全部搜完了物资之后,迅速来到了靠左边的沼泽镇旁的山顶,抢占中心点.

“GK选择了这个点位,可是非常危险的啊,毕竟这个点位GR也很有可能会来这边,再次遭遇可能就是更强的GR,失利一次之后GR可不会像第一局那样打的很随意了.”解说继续说道.

“不过看他们行进的路线,很有可能就要相遇了,这次肯定是一场恶战,不大意的GR绝对是世界顶尖一流水平,但是GK自然也是不会差特别多的,我感觉这一波下来大家都不会很好过,但是GR和GK两只队伍都是铁头娃,他们肯定不会退缩的,不管是谁赢了,都不可能说全身而退的.”

自从有很多战队四打四,虽然击倒了对面三个,最后一个也是稍逊一筹,但是就是这活着的最后一人,可以将被击倒的人全部救起来,明明是实力相差不大的两支队伍,总会出现最后一个人头也没拿到的局面,像这种人头分特别多的局,自然渐渐就会选择率先将人头补掉,除非是那种特别紧急的情况下.

而且现在不补掉人头,也特别被人带节奏,明眼人都能看得见两支战队其实实力相差不多,但是只要一人存活,哪怕只是几点血的血量优势,接着就可以将被击倒的队友全部救起,这样水军就会带节奏,哎呀,某某某队伍吹的那么牛逼,结果被别人无伤灭队,偏偏你还无法反驳,就贼气.

“前面有车!要打吗?”黑泽率先说道.

不出来 放在里面睡觉 第二章

两边的阵容确定下来,其中最让人激动的就是RNG的打野选择了盲僧这个英雄。

盲僧这个英雄,操作性很强,如果操作的好,那么就很秀,如果操作不好的好,那么一整局说不定都没什么举动。

“陈墨选择了打野这个英雄,我相信所有人都很期待。之前的比赛陈墨选手虽说拿出不少的英雄,但是并没有选择盲僧这个英雄。我很期待盲僧这个英雄的表现!”解说娃娃说道。

在众人的激动之中,比赛也是正式开始了。

“FPX加油!FPX加油!FPX加油!”

“RNG加油!RNG加油!RNG加油!”

场馆之中,两边粉丝在比赛开始的时候爆发出惊人的加油声。

比赛开始,现在的比赛至关重要,两边在一级的时候都不敢有什么举动。打野都是选择下半野区开局。

拿到蓝buff之后,陈墨并没有着急去做什么事情,而是埋头继续刷野。

FPX战队这边,打野两级的时候倒是来了一次中路,但是也没有拿到什么东西,甚至就连小虎的闪现都没有逼出来。

中路的小虎对线卢锡安,原本就很难受了,两级就被酒桶恶心了一下,让他很难受。

“两级搞中,对面真恶心啊。这卢锡安是真的烦!”小虎在队伍语音之中说道。

陈墨看了一下中路的情况,说道:“没事,问题不大。我一会儿就来中路,打他一波!”

小虎一听,立刻是激动的点了点头。有打野陈墨的帮忙,小虎自然是很开心。

收完下半野区之中,陈墨还是没有着急的去搞事情,而是来到自家的红Buff野区,先拿下自家的红。至于上半野区的其余东西,陈墨则是什么都没动,而是直接来到中路。

“小虎,E技能有没有办法中?或者逼出他的E技能?”陈墨说道。

小虎摇了摇头,说道:“没办法,这卢锡安的走位很好,E技能不好中。而且逼出他的E技能都不太可能,他总是站在小兵的后面,根本没办法逼出他的E技能。”

小虎很清楚,如果自己的E技能能命中卢锡安的话,或者是逼出卢锡安的E技能,那么陈墨的盲僧就有机会抓死卢锡安。

“如果没办法抓,逼他一个闪现也好!”小虎想了一下,说道。

陈墨站在自家的六鸟位置,并没有来到中路靠和河道草丛的位置。

刚刚FPX的打野酒桶在路过中路的时候,肯定放了视野,过去会被发现。

“RNG打野盲僧来到了六鸟位置,但是并没有打六鸟,他是想要干嘛?”解说米勒自语道。

娃娃接过话说道:“我感觉这盲僧想要抓卢锡安,但是不好抓啊。知道草丛有视野,只能躲在六鸟的位置。可是卢锡安有E技能有闪现,真能抓?兰博的E技能不好中啊!”

两个解说看着屏幕上的一切,分析道。

“把线放过来,等他一下!”陈墨说道。

中路,卢锡安因为强势的原因在推线,自家的小兵仅有两个了,卢锡安肯定要推过来。

而小虎的兰博只能使用E技能补补刀。

不出来 放在里面睡觉 第三章

我是漫天鲸,一个初中开始看小说,不怎么知道变通始终很难跟上社会、时代步伐的人,书也正式写到了完结,从自己的生活节奏里开始每天都稳定两更甚至更多的时候写作成了我的一种习惯,书写的可能很多朋友不满意,我不太喜欢叫读者老爷或是老爷,我觉得我最真挚的情感比较喜欢用作“朋友”和“家人”来称呼,

其实我还是不太会用作家助手,很多时候评论看不来不知道从哪点进去看朋友们给我留的评论,不好意思,特此道歉。

这书我记得大家统一吐槽的最初的毒点是雄霸下跪的那里,这确实毒,我自己后来看都觉得毒,这可能是我非常值得诟病的地方——写嗨了,一不小心就Y

文学

Y过度,天上地下唯我牛逼的,有个书友私聊我时候说的好:“阿鲸哦,做人要脚踏实地的嘞。”(我怀疑你在无中生友、凭空想象、凭空捏……)

咳咳,这书够毒、够乱、期间包含了我的许多胡言乱语凭空臆测,你能看到这真是难为你了,文字其实是个挺奇妙神奇的东西,他给人无限想象的空间,就这么一些文字之间的排列组合迸发出了许许多多优秀且精彩的故事。

写作是我人生中的一部分,我起初写这本小说的时候其实是为了完成我的一个人生目标,我说我活一辈子总得留下点什么东西吧,那时候有两个选择,写、不写,选择写的时候大靖的天赋“选定目标+1”也就出来了,这是另一个选择。

嗯……我以后应该会再仔细雕磨一阵子好好学习观察一下优秀的前辈们是如何刻画人物叙述故事的(咳咳,感觉写了小说之后看小说都说的这么委婉了……),感谢各位的捧场和包容,有缘江湖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