粗吗舒不舒服宝贝h 第一章

第617章长生域(一更!)

大千世界,万族林立。

而在无数势力之中,又以十大远古神族为首。他们是九天十地最大强大的十股巨擘势力,也是大千世界拥有最古老底蕴的神族。

在这些神族之中,即便是登上封神榜之上的天神境亦不罕见。

如天门这样的势力虽然强大,但是与十大神族这种传承已久,在九天十地有着古老历史的势力比,显然还是有着一定的差距的。

当然,除了十大神族之外,还有其余一些不逊色与他们的势力。

而长生不死族,便是十大神族之中较为神秘的种族之一。

长生不死族位于长生域,这里是九天十地的九天之一。据说这片域土拥有不死的物质,灵力充裕。对于九天十地其他域土的武者而言,能够活到万载已经实属不易。

但对于长生域的武者而言,即便是普通的武者,都能够随随便便活上几万载。而长生不死族族人的体内流淌着长生不死血,只要在不受重伤,不流失神血的情况,他们活上几千万载岁月都是不在话下。

由于长生域拥有不死物质,可以延续生命。这无数岁月以来,有着不计其数来自其他区域的修炼者想要进入长生域,尤其那是垂垂老矣的修炼者皆是想要延续生命……

三日后,元门。

在处理元门事务后,苏元便是与苏亦瑶,青青一同

文学

前往长生域。

苏元在离去之前,施展大手段布置了一道结界,守护元门。一来只要结界有所动静,他就会察觉到。二来,这一道结界整个九天十地只怕能够破掉的没有几人。

所以,苏元倒也并不担心他离去的这段时间元门会有危险。

而除此之外,苏元还耗费无数神力撕裂了历史岁月的一角,将天角蚁送往了上古战场历练。那里是整个九天十地最为残酷的训练场,若是天角蚁能够从那里安然出来,一定会得到巨大的收获与进步。

整座元门弟子,都在废寝忘食的修炼,以提升自身的修为。

眼下封神榜现世,加上道种大会近在迟尺。所以在三个月内,苏元必须想尽办法提升元门的实力。

他相信,元门经过改造,三个月后一定会有天翻地覆般的变化。

……

嗖——

九天十地的虚空隧道,一道锥形的光芒洞穿而去,速度快到只能够看到一道残影。那是苏元三人乘着时空梭飞行,极速赶往长生域。

时空梭乃是空间密宝,可以洞穿虚空移动,速度极快。当然,催动时空梭耗费的力量也是相当大。

而这样珍贵的时空密宝,只有一些顶尖的势力才会拥有。

“我们距离长生域很近了……”

周遭时空一阵变换,苏亦瑶踏在锥形的碎空梭上。她穿着一身白色长衫,脸上戴着一道花纹的面纱,遮住了面容,拿着一道地图。

而一旁,青青转溜着黑溜溜的大眼珠子看着周遭时空变换。她不时伸出小手捕捉周围空间残影,仿佛从未见过世面一般,激动不已。

苏元则是站立在时空梭前段,集中精力催动神力掌控着方向。

这一趟,他们前往长生不死族乃是想要讨要长生不死草。

但苏元明白,他恐怕想要拿到这一道镇族神物恐怕会困难重重。

粗吗舒不舒服宝贝h 第二章

“前辈有此承诺自然是好,不过一切还是等晚辈凯旋而归之后再说。”沈落笑道。

“也好……不知你打算如何潜入魔族巢穴?”牛魔王问道。

“晚辈身上有一件法宝,足可以助我遮掩气息,悄悄遁入魔族巢穴腹地。之后就只能随机应变了。”沈落说道。

“先前为了帮你镇压蚩尤魔气,我将定海珠封入了你的识海当中,眼下我再传你一门特殊的炼化之术,可以助你将此珠彻底炼化。凭借此珠,你可以将自身神魂波动完全隐藏,即便是太乙仙人,只要不是有什么特别法宝或者修炼过什么特殊的神念神通,就都难以察觉到你的神识波动。。”牛魔王说道。

“怪不得隐约之间感到自己神识之力似乎有所提升,原来都是有赖前辈封入如此重宝,晚辈受之有愧。”沈落闻言,倍感诧异道。

“本就是为了报答你拯救红孩儿的恩情,所以你不

文学

必挂怀。此珠还有其他妙用,我就先不与你说了,之后你也会自己发现的。”牛魔王说道。

说罢,他便开始传音给沈落,将炼化之法传授给了他。

“多谢前辈。”沈落抱拳说道。

“沈道友,此去凶险,我没有什么好能给你的,只有这一根本命狐毛可以赠予你,也无甚特别用处,能帮你幻化三次身形,只要你清楚幻化对象的气息波动,便可变化得与其一模一样,一个时辰之内不会有任何破绽,哪怕是太乙仙人也无法察觉。”万岁狐王说着,手腕翻转之下,掌心中多出一根淡金色的狐毛,递了过来。

“多谢。”沈落立即接了过来。

“使用之法与寻常幻化之术没有太大差别,手心攥紧狐毛,心中观想要变化之人的模样,仪态和气息波动,再以法力催动即可。”万岁狐王叮嘱道。

“晚辈记下了。”沈落点头道。

说罢,他又将目光移向青莽,开口说道:“有劳前辈制作一盏七宝玲珑灯。”

“需要半个时辰。”青莽点了点头,说道。

“如此正好,晚辈也去炼化定海珠,稍作休息。”沈落笑道。

青莽来到玉面公主转世之身的女子身旁,单手一翻,手中多出一朵白莲,另一只手在女子头顶拔下一根青丝,在指尖一绕,又朝着她的眉心一点,旋即就有一点朦胧白光从中引了出来,笼罩在青丝之上。

而后,他从袖中取出一樽白色灯盏,将那青丝与白莲放了进去,开始手掐法诀,口诵咒语,朝着那灯盏中渡入法力来。

沈落也已经盘膝坐下,开始按照牛魔王所授的法诀炼化起定海珠来。

在他的识海当中,定海珠依旧如明月悬天,释放着淡淡的光泽,可当他的法力开始缠绕其上,试图将其炼化时,明珠光泽顿时暴涨百倍。

几乎瞬间,这种光芒映满了他的识海,犹如一阵清风荡涤而过,令他识海中所有污浊一扫而空,整个人几乎瞬间进入了入定空明的状态。

沈落心中颇为震撼,虽然因为梦境中资质绝佳地缘故,他往日修行也是次次都能很快进入这种状态,故而才能修行速度极快。

可像这样,几乎不用费什么力气,就能立马入定的感觉,还是令他觉得十分美妙。

粗吗舒不舒服宝贝h 第三章

虽说之前传出了些风声,可谁也没料到,盛皇会真的这般疼爱一个外姓郡主!

赐玉牌。

见之如见皇帝。

这可是真真切切的宠爱。

什么道听途说的消息也比不上这样的眼见为实让人信服。

紫芙一跃成了整个皇宫炙手可热的红人,人人都想跟她攀上关系。

皇子们一而再再而三地去上将军府下拜帖,想要求得见上紫芙一的机会。

紫芙知晓这个小世界的男主是太子盛亭朝,有男主光环在身,最后继任大统的也只会是他。

见了这些人,若是让盛亭朝猜忌,岂不惹得一身腥臊?

权衡利弊之后,紫芙便闭门不出,称病不见外客。

只是这样,也抵不住那些想见她的人的心。

有些人,为显诚意,甚至是登门拜访,被两位暴躁哥哥直接轰了出去。

家里已经有一头觊觎仙女妹妹的猪了,可那是得小妹同意的,他们没办法。

不过这府外想沾染的几头猪,竟也想来觊觎小妹?!

出身皇室又如何?

统统配不上他们家的宝贝妹妹!

必须赶!

皇子们与紫家两兄弟完全讲不通道理,被气地险些跳脚,差点就动起手来。

只是还要仰仗紫家一门驻守边关,皇子们即便再气,也只能作罢。

转头在背后悻悻地骂他们粗鲁武夫。

称病之后,紫芙乐得清闲,在家琢磨各种药物的同时,陪自家小宝贝安静温书。

这期间,那上门投的赋文,也有了回复。

三位京城大儒,全部都回了举荐信,并且在信中对慕渊多加赞赏,甚至还流露出想与其见上一面的心思。

大儒的举荐信,在京城入考时,投递给考官即可,便能直接进场考试。

许多每年得到大儒举荐信的年轻人,都会在考前大肆宣扬一番,博得京城中人的诸多关注。

也有想要一鸣惊人的,憋到考试的那刻,才让其他人知晓。

只是……一次性得到三位大儒同时推荐,慕渊可谓是第一人。

毕竟,每个人喜好不同,研究方向也不同,并不是你觉得好的他也觉得好。

除非是能让大家都认同的绝佳好文章。

紫芙知晓慕渊是个不爱出风头的性子,事后也征询了他的意见,才将举荐信一事压了下去,没有宣扬开来。

慕渊尊敬做学问之人,他人有意想谈经论道,他便也写了回信,只是耽搁了几日没有送去大儒们的府上。

谁知就是这几日,京城内掀起了轰然大波。

三位大儒成名早晚不同,但时常在一起交流。

这次聚在一起,个个都喜笑颜开地吹嘘遇到了百年难得一遇的天才之人。

然后……三人一对上号,才知道是同一人。

这一赋多投,他们还没来得及气愤,就一致发现那叫慕渊之人,竟都没给他们回信!

于是,在各番情绪搅扰之下,几位大儒联名在京城里寻找这位叫慕渊的书生。

能被三位大儒同时关注的人,自然也会被其他读书人关注。

知晓三位大儒齐齐给他写了举荐信后,慕渊这个名字,彻底在京城里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