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女朋友吵架直接上她 第一章

李国强看了眼他哥哥,什么都没说,李国强的嫂子发话了,“你别问了,他都这样了,怎么说话呢?”

李国富不再问了,抹了一把眼泪,然后才想起来对面站着的两个人。

刚才他们来时,医生将情况都跟他说了,他才得知李国强受伤后是他们救的,医药费也是两人帮着交的。

刚才他只顾担心李国强了,差点把大事给忘了,李国强激动的走到佟雪梅和顾景澄跟前,然后紧紧握着顾景澄的手,“你们救了我弟弟,我代表我父亲……”

后面的话没说,李国富突然身体一软顺势往下一蹲,这是要下跪,顾景澄忙一把扶住李国富,“大哥,您别这样……”

“你们是好人啊,”李国富一把鼻涕一把泪高声说道,“这世道还是好人多啊!”

顾景澄见他哭了,他鼻子也发酸了,这就是手足之情啊。

顾景澄扶起李国富,而李国强的嫂子可是精明人,她用胳膊捅了一下李国富。

李国富看了眼媳妇跟他挤眼睛,他反应过来后,忙从兜里颤抖着手拿出一沓钱,“瞧我这脑子,差点忘了,这是医药费……”

“大哥,不用这样急……”佟雪梅推开李国富的手,只是李国富又给佟雪梅鞠躬,然后才说道,“太感谢你们了,要不是你们救了国强,国强真不知道现在会是什么样,这钱怎么能让你们拿呢。”

李国富将钱塞给顾景澄,顾景澄推辞几番之后也只好收下了,李国富抹了一把眼泪,缓过神来问道,“对了,我还不知道你们是哪里的人呢?”

“我们是,”佟雪梅说道,“我们是下面的生产队的。”

“小姑娘,到底是哪个生产队的,等我弟弟好了,我要亲自去你们家感谢……”

“大哥,不用!”顾景澄一听说李国富要亲自登门,一口回绝了,“我们也没做啥,就是把他送到医院,不管谁遇到都会这样做的。”

“对,不管谁遇到都会这样做的,大哥,我们出来一下午了,也该回去了,我们就先走了。”

顾景澄看了眼一直望着他们的李国强,“你好好养伤,我们走了。”

李国强包着纱布,脖子不能动,也不能说话,挥挥手表示一下,也是怕影响病人休息,他们就匆匆的离开了。

李国富一直送他们到大门口,然后还觉得不过意,又走了一会,又是千恩万谢的说了很多话才回去。

佟雪梅见李国富进去了,怕拍胸脯说道,“好险,他刚才说要去大队。”

“不能让他去大队,去了我的事就暴露了。”

佟雪梅赞同的点头,“好在咱们反应快,及时出来了,再说下去,我真怕说漏嘴了。”

走了一会,两人才注意到身上的衣服,刚才救李国强时衣服上沾的都是血,这样回去肯定不行,只能到附近的商店去买了。

临丰县城佟雪梅前世来过一次,是给赵盛治病,当时没有机会逛县城,为了照顾赵盛在医院的走廊打地铺住了三个晚上,想想还是有些心酸。

跟女朋友吵架直接上她 第二章

奈何某麒麟似乎是吃了秤砣铁了心,就是死活不肯放轻语离开,甚至扬言说如果轻语强行离开,他就自爆仙元神形俱灭,险些将其气死,因此一直僵持到了现在。

池紫月到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轻语曲腿将下巴放在膝盖上面在小榻上坐着,黑着一张美艳至极的面孔,活像谁欠了她几百两银子一样。

她的身边,贴着榻边规规矩矩站立着人高马大的九黎。

九黎的面色也不怎么好,活脱脱的双亲亡故的模样。

这二人待在一起,谁也不肯说话,弄得氛围格外僵硬,仿佛空气都已经凝固,整出了黑白无常现世的气场,令池紫月这个堂堂鬼神头疼不已,不过却莫名地很搞笑。

房间内没有别人,是池紫月一个人躲过了卫兵偷偷进来的,洛千落被她扔在了门外,故而没忍住侃笑:

“怎么了?你俩搞/在一起了?”

轻语闻言蹙了蹙眉头没有反应,连看也没看她一眼。

倒是九黎瞪了她一眼,眼神里无形中责怪她乱讲话。

“死耗子你瞪什么瞪?”池紫月嘴巴一撇,当初一股威压不让九黎讲话,然后走过去一屁股坐在了轻语的身边,紧挨着她,“往里去往里去,给我挪点儿地方。”

“干嘛?”轻语被池紫月的自来熟挤得身子动了动,慢腾腾又极度不情愿地给后者空出一个人勉强能坐的地方,不高兴地看了她一眼。

“不干嘛!”池紫月贼兮兮地凑过脑袋,八卦道,“不是吧小轻轻,你不会真的把死耗子看成了慕狐狸吧?你的视力这么差的吗?”

跟女朋友吵架直接上她 第三章

“这个我也想不通。”郭青山看着顾子义微微摇头道,“博尔汗在军事上非常的有天赋,上知天文,下晓地里,选择在此刻肯定有原因的。”

文学

不好意思地摇头笑了笑道,“只是这个原因,我暂时还没有参透。”

“算了,不想了,不用多久咱就知道了。”顾子义闻言轻叹一声道,“这一次咱们损失大了。”

“顾大帅指的是被火烧毁的地方。”郭青山指着城外道。

“嗯!”顾子义点了点头道,“好在博尔汗来的时候人都撤回了城内。”

“房屋毁了在建好了,这地吗?烧毁的山林直接种地,地还肥呢!”郭青山看着他宽慰道。

顾子义闻言苦笑一声道,“也只有这般安慰自己了。”看着扑面而来的熊熊烈焰,不知道秀儿这外甥女怎么样了?

当他得到博尔汗兵临城下的时候,秀儿撤进了山里。

本来顾子义挺放心的,博尔汗的目标是亳州城,可是现在山火起来,他这心就没有放下来过,大火无情谁知道烧到哪儿去?

&*&

博尔汗慢悠悠地摇摇晃晃地骑在马背上看着汇报而来的传令兵问道,“怎么样?他们追来了吗?”

“报!大都督,顾子义安排人灭火,没有追来,只有姓苏的一个大帅追来了。”

“哦!”博尔汗眼底闪过一丝惊讶,“顾子义倒是聪明,怎么会看穿?”想了想拍了拍额头轻笑出声道,“姓郭的投靠了他们吧!难怪喽!”舌尖轻舔了下唇瓣,“没有钓着大鱼,这小虾米,也够给兄弟们塞塞牙缝了。”露出锋利的牙齿和一抹嗜血的笑容。

“大都督咱们什么时候行动。”

身边的人一个个兴奋的挥舞着手里的大刀。

“变换阵型,后方变前方,全速出击。”博尔汗拉住缰绳,歪着脑袋一挥手慵懒地说道。

马蹄声震动大地,前方的骑兵如尖刀一般直插进苏胖子全速追击而来的队伍。

毫无防备的苏胖子手下的兵卒见状迅速的调整,骑在颠簸的马背上,丝毫不影响搭弓射箭,看着朝自己冲过来的骑兵,离越来越近,射出一波箭雨。

博尔汗麾下的骑兵那都是骁勇善战,熟练的侧身挂在马上,或是紧紧的贴在马背上,轻松的躲过这一波箭雨。

手里挥舞着大刀,面露狰狞,双腿夹紧马腹,驱使战马提速,狠狠砸进前方队伍。

锋利的钢刀闪着寒光将马上之人斩于马下,落地的人,根本来不及爬起来,瞬间淹没铁蹄洪流之下。

看到同袍惨死,苏胖子他们被激起了血性,拉紧缰绳,朝燕军冲了上去。

但是苏胖子手中的骑兵反击如浪花一般鸡蛋砸在石头上脆弱。

苏胖子所带来的骑兵跟博尔汗的骑兵无论在人数上,还是在战力上,都不占任何优势,被纷纷掀翻马下,随即被卷入铁蹄之下,鲜血染红了大地。

苏胖子眼见着自己的骑兵瞬间就没了,立马高声喊道,“回城,回城。”掉转马头拼命的朝回跑。

可博尔汗能放走到嘴的鸭子吗?

全速追击,死死的咬着苏胖子的队伍不松口,挥舞着手中的大刀,追了一路,鲜血染了一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