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熄系列28篇 第一章

一位红军中士在卫国战争作战中英勇牺牲,遗体在这片沼泽林中无声无息的躺了半个世纪,现在才被人发现。

他是谁?

他多大了?

经历过什么?

他的家乡和亲人们在哪?

无人知晓!

红军当年没有使用金属身份牌,而是每人发一个密封小圆筒,里头可以塞一张写明自己姓名、部队番号与血型的小纸条,还是各人自己写。

时间一久,圆筒密封环境被破坏,小纸条很容易灰飞烟灭,也就绝了找到其真实身份的线索。

像在沼泽区,一些红军遗体身上的小圆筒虽然被发现,但打开后,里头只有一筒的水!

其实按照亚历山德罗夫的说法,就算发现没有损毁的身份桶,里边也常常是空空如也,或者就是张空白纸条。

特别是俄罗斯族的战士,那年月其实对这个很忌讳的,总感觉写上点东西放身份桶里就像留了遗言,不吉利!

如今联合力量的所有军事承包商在执行军事任务时,都会在脖子上挂上块公司设计的不锈钢

文学

金属身份牌。

这倒不是最初那批美国籍员工的建议:大伙是承包商,又不是国家军队,要什么身份牌呀!

是姐夫项伟荣的提议。

79年作战,他一徒弟被发炮弹炸成了一堆碎肉,只捡回来半口袋,背面写有其血型、姓名、部队番号的两块领章也没找到。

要不是战友们就在附近,谁能知道这一堆碎肉的身份!

那时候华夏军队为烈士们收殓时,标准步骤是:撕下两块红领章,有条件擦身(这条在实际作战条件下,当年基本做不到。),没条件时就拿烈士那块随身携带的军绿色毛毯裹上遗体。

那是质量很不错的一块薄毛毯,当年参战部队中说的“活着是毛毯,死了就是棺材。”,说的就是它。

如果烈士随身的物品里找不到毛毯,那尽量去找一块,实在没办法才直接用白布,然后装进裹尸袋。

裹尸袋正面有个小口袋,就是用来装那两块领章的。

后方临时烈士陵园接收烈士遗体后,先取出小口袋内的两块领章,做好登记,然后把遗体埋了。

棺木是基本没有的,因为战争的前三天,边境各县老百姓踊跃捐赠出来的棺木就用完了!

最后在一块准备好的木板上用毛笔写上烈士的身份信息,坟前一插,这就算暂时完事。

至于水泥修筑庄重肃穆的烈士陵园,那是战争之后的事情。

后来复员后,看进口影视剧,项伟荣才知道在西方军队一般是使用身份牌,觉得这个才是烧不烂,一般也炸不碎的好东西。

在联合力量成规模之后,他提了这事,也就成了公司内部立下的一个规矩。

这会继续清理,除了中士军衔标志和那双破破烂烂的德式军靴,这位无名烈士还留下了个没腐烂完的烟斗、三十几发锈蚀的子弹、一个饭盒,其它什么都没有。

汤勺呢?

对不起,红军当年有个“大汤勺令”,提醒参军者别忘了自带个吃饭喝汤用的大汤勺,结果大家基本上都带上了家中用惯的大勺子。

翁熄系列28篇 第二章

看到这里,彭向明已经预知了这段被“泄露”出来的视频,重心到底在哪里,以及为什么它会飞快地冲上热搜了。

他心里顿时有些羞耻感升了上来。

而果然,就见视频里的自己,通过对吉他琴弦和面板的交互拍击,很快就打出了那种独特的节奏感,然后就开始唱了——

“Yo……Yo……Yo……

来点咖喱味的牙膏,韭菜味的香水,

光天化日咱俩,就大马路上亲嘴儿,

下了大雨一块儿淋,咱也不用跑,

大不了回家他妈一块儿冲个澡,

都是老夫老妻,咱之间还用见外,

没事儿接茬、出口成脏、反正见怪不怪,

润润我的嗓子,喝一瓶百事的可乐,

打动你的心灵,那必须我写的情歌,

看我把这黑色音乐做的五彩缤纷,

看我把对你的爱做到返璞归真,

无拘无束,自由是咱根儿里的成分,

看看多少人就羡慕嫉妒恨,

俩二百五在一块儿就没有什么苦闷,

哪怕一块儿坐牢,一块儿掏大粪,

Yo……Yo……切克闹……”

哄堂大笑。

身边的陆媛媛也是早就笑得不行了,这会子笑得直打跌,趴在彭向明的肩膀上,一个劲儿的捶他的后背。

彭向明愈发感觉羞耻。

哎呀……真是……

当时的情况,毕竟是在录节目,以后打算在录音室里录了之后拿出来上线卖的歌,是肯定不合适拿到这里唱的,但又架不住大家都起哄,非让唱,又正好之前说到了国内的说唱的问题,彭向明就索性唱了这么一首

文学

打油诗一类的东西,是上辈子听德云社的相声那时候听来的。

效果和笑果都很好,他至今记得清清楚楚,当时在场的人都乐翻了,但当时自己可不知道,这个东西最终居然会流传出来。

这下子好了,怪不得上热搜了,这简直是……羞耻,好羞耻啊!

这是相声演员应该干的活儿,不是一个歌手该干的活儿啊!

然而视频还在继续。

画面上,自己也笑了起来,吴冰也跟现在的陆媛媛差不多,笑得直打跌,手里剥好的橘子都掉了两瓣。

然后就听自己在那里说:“这玩意儿吧,说和唱,其实是一体的,国外现在玩得很好,很牛,这是真的,但说唱真不是他们的独创,咱国内的秦腔,讲究个‘吼’,说吼秦腔,快板书,大鼓书,都是一说一唱!”

“搁到咱现在,这都是艺术,但是在过去,这是艺人们讨饭吃的手艺,为什么要有说有唱啊,我个人总结,其实就俩原因,一是说的部分,能够比较容易把观众带到这一回书的故事情节里,让大家便于理解,唱的部分呢,就是华彩,抒发感情的,这跟现在RAP有什么区别?”

“二是边说边唱这个方式,也有很现实的因素,咱们国家过去的书,别管是竹板书、大鼓书,都是说的故事,堂堂堂成本大套,故事很长,全场都唱,一天行,天天这么干,能把那些艺人给累死!所以边说边唱,其实他歇嗓子!”

翁熄系列28篇 第三章

嗡!

粉碎的晶体流入到了他的手指之中。

央的一指!

“可恶,你知道那是什么吗?整个神州,数千万年,也没凝聚出来几颗,你居然直接敢这么对它!!!”无音的心魔彻底的暴怒了。

他原本就是一个心魔。

但因为他有无音的意识,所以知道不能轻易暴怒,可现在。

当他看到晶体粉碎的时候。

就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

一剑刺出!

无情剑之中,爆发出了无尽的力量。

他自身的强大力量也全都注入到了无情剑之中。

一剑!

开天辟地!!

而且。

周围的声音彻底的消失了,那些人全都仿佛定格在那里一般,这里的人,只有夏天能够看到无情剑的这一击。

“想杀我?”夏天的眉头一挑,看着面前无情剑。

此时的无情剑已经斩在他的面前。

就这样。

他伸出了一根手指。

央的一指。

破除一切。

啵!

就一根手指顶在了无情剑上面。

定格!!

“什么?”无音心魔的脸上全都是不可思议的神情,他仿佛无法相信自己所看到的一切。

夏天居然只靠一根手指就挡住了他的无情剑。

无音的能力消散。

周围的那些人也恢复了正常。

他们没有看到两人的交手过程,但他们却看到了夏天用一根手指顶住了无情剑的攻击。

名人堂排名第一的无音心魔,手拿无情剑。

打出了最强的一击。

结果。

就这样被挡住了。

“就这点本事,你也想杀我?”夏天刚刚就已经想过这个问题了,央的一指,原本就是非常强悍的,如果他可以用自己的手指吸收了那个晶体呢?

虽然只是猜想。

但这种时候。

他已经没有别的选择了。

所以。

他来了一个殊死一搏。

正所谓狭路相逢勇者胜。

夏天成功了。

吸收了晶体力量的夏天,靠着央的一指,轻松的挡住了无情剑的一击,而且他能够感觉到,央的一指不但没有丝毫的弱势,反而是给对方的攻击彻底化解。

不过。

他的手掌和手臂也是承受了巨大的反噬力量。

非常痛!

不过他并没有表现出来。

“夏天,你该死,你知道你这么做,会给这里带来多大的灾难吗?”无音心魔愤怒的喊道。

“别说的那么大意,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现在是和金花在博弈,你拿了那东西,你就可以彻底的摆脱金花,但不管是你,还是金花,谁获胜,这里都不会安全,你们都会杀掉这里所有的人!!!”夏天的手指向了外面:“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仙兽一族的大军,应该已经杀到血色林区了,血河谷的外面也被他们彻底的封锁,就算是这里的人,有一些侥幸逃出去,也会被外面的仙兽一族彻底灭杀吧!!”

额!

听到夏天的话,周围的那些人全都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