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性故事 第一章

@@大家还好嘛?推荐一发流氓鱼儿王宇樊的新书《荒域至尊》,主角牧云,和我太监的《魔剑仙缘》一个名字。顺带一提,宇樊兄弟最开始的《神道一途》主角叫陆离,也刚好和本书主角同名。大家可以移步,看看一样名字的主角会有怎么不一样的传奇。@@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农村性故事 第二章

邪恶、怨毒、贪婪、不甘….在王离识海之中升腾的这座巨佛散发着各种强烈的情绪,每一种情绪都在他的识海之中形成铺天盖地般的潮汐。

“神识杀伐?”

王离毛骨悚然,他直觉自己根本无法和这种级别的神识潮汐抗衡。

他之前在灰色道殿之中遭遇的那些灰衣修士的神识杀伐,和这种级别的精神念力相比,简直就是小儿科中的小儿科。

但也就在此时,他上气海之中的那盏紫色油灯动了动。

那盏紫色油灯此时给他的感觉,就像是一个至高无上的王者用看着白痴般的目光看了这尊巨佛一眼,那意思像是说,这是我的地盘你也敢撒野?还邪气?你有那尊不死妖尸邪么?你知不知道我是无上的诛邪法宝?

一缕紫色的神火就像是从天外坠落的流星般落入他的识海。

这缕紫色神火落在了这颗巨大的头颅上,然后那些邪恶、怨毒、贪婪、不甘等等诸多强烈的情绪,全部变成了恐惧。

巨佛开始不断恐惧的颤抖,但是它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

它被这一缕紫色神火的元气法则彻底束缚,彻底压制,它就像是一根巨大的蜡烛瞬间融化,然后被这一缕紫色神火瞬间烧尽。

王离一身冷汗。

他不知道自己体内的灰色道殿有没有紫色油灯那样恐怖的诛邪功效,但若是灰色道殿真的没有这种的诛邪功效的话,说不定这一下他就真的完蛋了。

“气机没有错乱?怎么可能!”

大肚头陀的反应绝对不慢。

这块骨片也算是他真正的压箱底法器,是他手中最拿得出手的大杀器!

在万佛寺的一些大能寿终正寝时,他们会设法夺舍,但任何夺舍都有可能产生意外,在夺舍失败的情形下,这些大能只能做出自己对万佛寺的最后贡献,将自己的残魂施展法门变成这样的法器。

这种法器打在一名修士的身上,完全就像是一名强大的佛修要对这名修士进行夺舍,但这种夺舍却是玉石俱焚式的,因为哪怕彻底抹灭了这名修士的神魂,这种夺舍最终也不可能成功。

大肚头陀在万佛寺并不算是修为最为神速的天才修士,但是他的

文学

人缘却是极好,尤其很懂得上一代厉害修士的喜好,所以他手上的这件法器,是一名化神期九层的万佛寺大能坐化时留下的法器。

这种法器祭出,就完全像是一名化神期九层的大能对着对方施展夺舍法门。

一二不过三。

在万佛寺,在混乱洲域三十三天的平育天,一直流传着这样的一句老话,犯一次严重错误或许谁都难以避免,犯两次严重错误还能活着,那就真的是已经运气好到极点,但若是还要犯三次近乎同样的严重错误,那这个人肯定就完蛋。

在这白头山地界里,他已经连续犯了三次轻敌的错误。

所以哪怕是面对一名金丹修士,他觉得自己已经根本不能有分毫的失

文学

误,哪怕用这样的法器对付王离,可以说是奢侈到了极点,但他无所谓,他觉得一定要先杀死这名小辈再说,否则他觉得一定会有厄运。

一名化神期九层的大能玉石俱焚般的夺舍,怎么都不可能抹灭不了一名金丹修士的神魂,他只觉得哪怕是三圣在金丹期的时候,都不可能抵挡得住这样的杀念夺舍。

然而事实是,他这件法器并没有起效!

这种感觉,就像是他去了最廉价的妓院,花了相当于一千倍最好的妓院头牌的价格,去包里面一个生意最差的妓|女,结果那名妓|女还看了他一眼,说,不行,我看你不上。

这怎么可能!

王离的反应也是极快。

他看了一眼这名大肚头陀便秘般的神色,就顿时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了。

他顿时哈哈一笑,用上了对万夜河一样的招数,“大胖和尚这法器谁给你的啊,骗你的吧,一点用处都没有,光是气息唬人,格老子的,倒是吓了我一身冷汗。”

但大肚头陀的江湖经验毕竟非万夜河所能相比。

王离之前的那一套的确把万夜河骗的不要不要,但却骗不了大肚头陀。

方才那件法器激发时,那种强大的邪念汹涌澎湃的感觉,绝对不可能是假的!

砰!砰!砰!

他身前灵气连续三炸,每一声灵压的爆炸都伴随着玄奥的元气法则的牵扯和大量元气的聚集。

三尊散发着琉璃光泽的金色佛陀瞬间凝成。

这三尊金色佛陀分别手持木鱼、禅鼓、长明灯,虽是元气法则凝聚的灵体,但却是盘坐在虚空之中不断的诵经。

一条条的经文完全凝成实质,就像是金色的锁链一般朝着王离捆缚而去。

与此同时,那十三个金色老蚌也重新化为十三颗金色的珍珠,悬浮在他的身体周围。

农村性故事 第三章

弧形山岭中,最高的山峰上,淡红的护罩里,石台上摆着几张玉案,有数人正在小酌。

今天有暇,陈景把柳飞儿、周云仙和青鹤喊到一起吃饭,辛苦了一段时间,该放松一下。

至于其它几派弟子,有的在岩浆湖上寻宝,有的在打坐休息,没必要因为一顿饭去打扰,廖寒衣和沈从雪正好赶上了,也来蹭饭。

周云仙匆匆吃饱,在座的都是长辈,她也不好找谁喝酒,就提前告辞,回了自己的小楼。

“啾啾!”一进小楼,蒲桃就从她袖中钻出,在屋中飞了两圈。

“这里是差点,等回山就好了。”周云仙笑道。

“啾啾?”小鸟飞到了她肩膀上。

“回了灵岩山,你就知道了。”

周云仙解释了一句,袖中一震,她取出灵犀看了看,是师弟张陵。

在岩浆湖上寻宝,这事太让人好奇了,几个师弟师妹不好去打扰陈景和柳飞儿,就经常来问她。

“师姐,你好!”张陵的声音传出。

“师姐,你这两天收获怎么样?”这是苏彩云的声音。

“没什么收获,这段时间宝贝少了。”周云仙说道。

从流星天降到现在有一个多月了,经过这么长时间的搜寻,岩浆湖中的灵物明显少了很多。

开始时,运气不差的话,两三天就能找到一件灵物,后来就变成了四五天找到一件,到现在要六七天才能找到一件灵物。

这是师伯陈景询问了几派的师叔、师伯后,得出的结论。

在这一半岩浆湖中,每天收获的灵物渐渐少了。

“啊?宝贝就要没有了吗?”苏彩云有些可惜。

“不是,岩浆里的宝贝还有很多。”周云仙笑道,“师伯说了,现在浅层岩浆中的灵物少了,但深处应该还有很多。”

“这样啊,不过深处的宝贝不好找吧?”张陵问道。

周云仙道:“是不好找,还很危险,不过也许哪天岩浆的流向改变,就把深层的灵物带上来了。”

“啾啾!”站在她肩头的小鸟不甘寂寞,叫了一声。

“蒲桃你好!”苏彩云笑道。

……

和张陵、苏彩云通话后,周云仙就上楼打坐炼气,恢复好状态,还要去寻找宝贝。

虽然现在岩浆湖中的灵物少了,可她还是兴致勃勃。

不止是周云仙,几乎驻地里的所有人都是如此。

这里产出的都是高阶材料,价值惊人,别说是五六天找到一件,就是半年才能找到一个,恐怕也照样有人趋之若鹜。

周云仙倒不是很在意灵物的价值,她主要是喜欢寻宝的感觉。

这段时间来到的结丹修士越来越多,几派弟子也开始轮流在岩浆湖的边界巡逻。

陈景、柳飞儿和周云仙不用去,毕竟他们发回了消息,建立了驻地,贡献最大,现在自然不用去看守边界。

过了几日,这天下午,天边飞来一只青色大雕,它金瞳铁喙,一根根翎羽宛如青玉,双翅展开足有数丈宽。

大雕背上站着三人,当先一人是个眉眼弯弯的美貌女子,温婉中带着一股威仪,让人不自觉的心悦诚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