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强制公开调教虐女 第一章

“这就是人类和你们天使恶魔的区别,确切说是华夏人的特殊,我们很在意自己家乡。”

陈风一边说着,一边拉起来一条肥鱼。

“普通人寿命太短,而感情太多罢了。”凯莎为自己解释。

她看着某处地方,“又死了一个天使,这个苏玛丽真让人讨厌,能代表鹤熙教训一下吗?”

“你不说,我都忘记你们三姐妹里最漂亮的鹤熙了。”

陈风拍了一下脑袋,他忘记了这事。

“怎么,有兴趣,要集齐我们三姐妹不成?”

凯莎转头,直接翻白眼。

这不是在探查或者连接什么,就是真的翻白眼。

“集齐之后,能召唤神龙吗?”

陈风开玩笑。

“神龙?我们天使和龙族没有什么关系。”

凯莎还以为陈风说的神龙是某个强大文明,或许这和陈风来历有关系。

“那可惜了。”

陈风摇头:“没什么成就,只能自嗨了。”

凯莎鄙夷陈风的恶趣味,抱着双臂,看起来平静道:“我也不介意你把她带过来,不然每天跟你也没有多少话可说。”

“是你自己不喜欢说话吧?”

陈风无语,吐槽道:“你每天就在那儿跷二郎腿,抱着肩膀,比大爷还要大爷,净装冷酷了,我听说你还喜欢坐着战斗,堪称宇宙第一逼王啊。”

“坐着就能解决,我干嘛站起来呢?”

凯莎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让陈风也是服气。

“不跟你扯了,出去转一圈吧。”

陈风把鱼丢回湖泊里,出现在太空,看着一道道毁灭性光被恶魔军团挡住,在太空炸开,就像一朵朵烟花。

“我也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大的烟花,真是艺术。”

陈风赞叹,这里的烟花蕴含的能量足以炸碎地球上一块大陆,若全部落下去,足以把这颗行星都给炸了。

“你的关注点和常人不同。”

凯莎看着自己的男人,大家果然不是一个世界的。

“这叫浪漫,不知道?”

陈风搂着凯莎:“这长时间,还没有从你做诸神之王的身份里脱离出来吗?”

“还差点,习惯了。”

凯莎看着烟花,眼中火光闪烁,开始欣赏起来。

碰撞很激烈,烟花持

文学

续绽放许久才消失,可惜除去陈风和凯莎,无人有心情欣赏这一幕。

地球一方庆幸,同时对恶魔军团作为表示感激。

虽说恶魔军团也被他们当做敌人,但能在这一刻救下地球,所有人都承了一份情。

只是让他们接受还是比较难,恶魔让大半个地球都陷入混乱,除去那些信奉莫甘娜的,没谁能接受堕落混乱。

“烟花看完了,该做另外一件事了,你想怎么处理苏玛利,还是打耳光?”

陈风询问。

“打耳光没意思了,我和他没有太多恩怨,你问鹤熙吧。”

凯莎有点想念那个一直帮她的姐妹,相比凉冰,这个姐妹可省心多了,不止省心,还能帮她分忧,出谋划策。

“好,这就让她过来。”

陈风点头,鹤熙就出现了,被他挪移过来。

鹤熙银发蓝瞳,脸蛋完美,穿着银色铠甲,蓝色披风,相比凯莎的霸气和凉冰的柔媚,她显得亭亭玉立,又带着几分英气。

sm强制公开调教虐女 第二章

蛮荒深渊虽然动荡,但并未出事,不过韩非还是第一时间来到了武帝城。

以韩非现如今的速度,来来去去,实在是太快,只要他愿意,可一日内横穿外域和内域。

武帝城,韩非径直来到情报中心,也不在乎被旁人看见,他就是来听情报的。

情报中心,内室。

韩非:“我要知道蛮荒深渊的本次异动的情报。”

颜梦笑道:“好说,300万极品灵石。”

韩非反手间一枚五品道纹丹丢了出来道:“可否?”

颜梦:“可!”

只见一张鱼皮图落在韩非身前,韩非定睛一看,顿时松了口气,没事就好。

这上面提及,蛮荒深渊异动,北洛尘亲自前往,尝试以投影降临,但时隔半月,未有所得。

怒极之下,北洛尘连击深渊,被阴阳大磨盘所吞,见出手无效,便坐定在蛮荒深渊之外。

韩非见到这消息,心里就有了定数。想要以投影的形式降临,北洛尘还是太天真了一些。这事儿纯皇典也干过,但是纯皇典真正能降临过去的,只有探索者境界。

韩非不知道北洛尘会不会比纯皇典强,又强上多少,但是想要凭分身撼动阴阳天和水木天,那无异于痴人说梦。

阴阳天和水木天再不济,现在也不止一尊王者,岂会惧怕这区区一道投影?

对此,韩非浑不在意。

韩非看完情报,微笑道:“武帝城对阴阳天的出世时间,可否有想法?有的话,多少钱?”

颜梦:“此事构不成情报,无法计算价值,武帝城也无法窥破蛮荒深渊。”

韩非微微点头,如此也罢,一旦离开蛮荒深渊,韩非自己对里面也是一无所知。囚笼的裂痕到底怎样了,他也完全不知道。甚至,他也不敢再进去,否则这进进出出的,影响了囚笼的结构,导致囚笼早日破碎,那就是害了阴阳天和水木天。

离了情报中心,韩非来到了高塔之上。只听韩非道:“武王前辈可在?”

“嗡~”

一道虚影出现,正是武王,他的本体未现,即便是韩非,也不可能随时地见到武帝城的王。能出来个虚影,已经很给韩非面子了。

武王声音悠悠:“你准备要求武帝城第二件事了?”

韩非直言道:“我欲知一件事,武帝城可否庇护夏小蝉渡劫成王。”

夏小蝉在半王境已经许久,跟自己在本源海李待了300余年,日夜修炼,观想,无论是体魄,还是神魂,乃至战力,可以说都达到了半王境的一个极限。

夏小蝉此番连番突破九宫天42关试炼,之所以能如此轻松,就是因为她已经走到了这个境界的极限。现在,夏小蝉出现了和韩非当初类似的情况在,体内祭奠的能量有点多了。

这事儿,夏小蝉一早和韩非说了,她已经准备好了。

但韩非总觉得,心头有些不定,倒不是缺少资源什么的,就是感觉这里渡劫怕是不易,所以特来找武王询问。

本来,武帝城欠着自己三件事,现在已经完成一件,只剩下两件了。按正常人的想法是,武帝城定然欣然接受,毕竟是在武帝城的地盘上突破,谁敢来造次?

但是,武王沉吟了一下道:“不能。”

韩非不禁诧异道:“为何?”

武王淡淡道:“具体说来,倒还是当初你回归武帝城时,纯皇典与我说了一句话。他说,他日你必定回来找我,庇护明珠公主渡劫。但,前八劫易渡,第九劫却难过。此劫乃心魔劫。此劫有二,一为绞杀封神天,二为其母复苏。封神天还在其次,可以暂压,以图他日再谋。但,其母复苏,此事与明珠公主关联甚大,她不可不为。”

韩非不禁皱眉:“您的意思是,她必须得回鲛人王族,方可渡劫?”

武王淡淡道:“是这样。”

韩非不禁沉默,如果这话是从旁人嘴里说出来,他是断然不信。但是从武王口中说出,就没道理不信了。

只听武王补充道:“而且,鲛人王族已经有过一次失败的结合,便是明珠公主的母亲和封神天背后那位的失败结合。这一次,明珠公主与你结合,几乎将其推上叛族的位置。即便是她想回去,现在都不一定能回去。毕竟,鲛人王族,并非纯皇典一人说了算。”

韩非不禁陷入沉思,若是按照这般说法在,夏小蝉岂不渡劫无望?

“等等~”

韩非忽然道:“纯皇典留这话是什么意思?”

只听武王道:“是何意,本王亦不了解。这需要你自己去问他。你若将此作为要求武帝城的第二件事情,几乎与让武帝城屠灭鲛人王族无异,所以此事断无可能。”

韩非微微一叹:“多谢前辈告知。”

……

韩非也没能料到此事如此复杂。

半日后。

非航线地带,韩非盘坐在复仇者号之上。洛小白、夏小蝉、张玄玉、还有乐人狂四人都被韩非叫了出来。

只听乐人狂乐呵呵道:“咱这算不算开小灶?咋不把大帅师兄他们也叫出来呢?”

张玄玉似乎发现有什么不对劲,而洛小白就更不用说了,韩非现在单独叫他们几个人出来,不可能没事。

夏小蝉不禁道:“你去过了武帝城?”

韩非微微点头:“去过了。”

夏小蝉当即就皱起了眉头:“怎么,不行吗?”

洛小白看了夏小蝉一眼,然后看向韩非道:“什么事情?”

就连乐人狂也发现不对,停下了手中烧烤的动作,看向韩非。

只听韩非道:“武王不答应庇护丫头渡劫……丫头,你可知你和你母亲之间到底有何联系?”

夏小蝉一听这话,不禁沉下了脸。本来她想要用韩非一次武帝城的机会,原因是自己渡劫必定伴随天蝉振翅,鸣叫天地。届时,不仅鲛人王族会知道,封神天的人同样会知道,想破坏天劫者,绝对不少。没有避讳,怕是不行。

可现在,武王断然拒绝,这里面问题就大了。

上一回,韩非要回阴阳天,引动那么多强者,武帝城都能搞定。这回,只是自己渡劫,武帝城却搞不定,可见这事情要比自己想象的更大。

“渡劫?”

洛小白诧异:“小蝉,你要渡劫了?”

张玄玉脸色一正:“这么快就要渡劫了?”

乐人狂:“为什么武帝城不肯庇护?”

只听夏小蝉道:“我只是有一种感觉,纯皇典之所以要留下我在,是因为和我娘有关。可是她陷入沉眠,不知何时能苏醒。若是我能唤醒她,纯皇典该告诉我才是。但他以前什么都没跟我说过。”

韩非:“这次,叫你们出来,就是我有一个不太成熟的大胆的想法,我合计着,要不咱们讨论一下?”

乐人狂一听,顿时道:“你都觉得不太成熟了,怕是危险性不小吧?否则你早办了。”

众人纷纷点头,这么多年下来,谁还不知道谁啊?韩非那有仇能报不隔夜的个性,真若自己可以解决,一早就办了,哪会拿出来讨论?

洛小白道:“你且先说说。”

韩非犹豫了一下道:“宣叔跟我讲过暴乱沧海的局势,小白你也分析过在。我也知道,我们现在的巅峰战力,还是弱了些。即便勉强凑齐几大开天境强者,那也会直接导致人族内乱,被他人有可趁之机。所以……我在想,鲛人王族,可否联合?”

韩非说出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夏小蝉震惊地看着韩非,张玄玉和乐人狂相视一眼,瞪大了眼睛。

只有洛小白,微微愣了一下,然后定了定神道:“假设能联合,说说你的道理先。”

韩非看向夏小蝉:“丫头,鲛人王族,开天境几人?”

夏小蝉寻思了一下:“就我所知,明面上只有一人。若如你所言,纯皇典真被我猜中,是开天境强者,那已知的就有俩人。”

韩非沉吟片刻道:“已知的有俩人,即便真没有隐藏的开天境强者,俩名开天境,已经是一个极为可怕的势力。我们联合的对手,剑神宫剑神,亦是开天境。这么一算。若我们能联合鲛人王族,至少能保下阴阳天和水木天,还可以让丫头渡劫,又能抗衡太清无极。”

夏小蝉诧异道:“你怎么会产生这种想法?”

洛小白则寻思片刻道:“在鲛人王族答应的前提下。你能说服已经联合的几大盟友么?”

韩非摇头:“不知!”

洛小白:“你为什么会觉得鲛人王族会和我们联合?我们可没有开天境强者。剑神毕竟是剑神宫强者,虽有盟友关系,但他会作为我们撑这个场子?”

张玄玉道:“你要这么做,届时会不会被人族唾弃?”

乐人狂连连点头:“要不咱再琢磨琢磨?你不是说要等那什么帝宫开启么?万一我们时来运转了呢?”

sm强制公开调教虐女 第三章

第1754章两个选择

此刻。

神光伟岸!

“薰儿…这,这是…”

萧炎遵从了药老的话,或者说,也遵从本心,赶紧跪拜了下来。

“祖神!”

萧薰儿激动地说道,“就是我说的那位神…没想到真的降临了!”

萧炎心神一震,即便已经知道了结果,但听到薰儿亲自说出来,心中却更为吃惊。

与此同时。

数位斗圣同一时刻将目光落在那伟岸的光影之上。

“你是谁?”

为首的斗圣站在虚空,目光凝望着,沉声道,“想要多管闲事么?”

明明已经晋级斗圣,那种强大,以及站在整个大陆都几乎可以俯瞰众生的美妙感觉,才刚开始体验。

而此时,这位斗圣心中,却有种强烈的不安。

“动手!”

冲出去擒拿萧炎和萧薰儿的那位斗圣,顿了片刻,仿佛得到了一道传音命令。

立刻朝着两人抓去。

强力的斗气波动从这位斗圣身上绽放,璀璨的光翼出现在这位斗圣的背后。

似某种玄奥的武技,在一刹间,时间如静止般,他出现在两人的面前。甚至于萧炎和萧薰儿两人此刻脸上的表情都没有丝毫的变化。

便是这时,只见那道伟岸神光中的光影,透出一双平静的眸子。

犹如上苍之眼,凝视芸芸苍穹。

无边的气息,在此时凝固住。

那双眸子绽放神光,仿佛一记冰冷的瞪眼,直让整个世界为之停止。

“哼!”

如神怒一般。

在这一刻,萧薰儿与萧炎的视线中,那数位斗圣,像是一张图案上的人物,直接被用橡皮擦抹去一般。

化为无尽的粉尘,飞散在天空中,随着一阵清风拂过,消散在天地间。

数道诡异的印记,从几位消失的斗圣身上出现。

在天空中凝聚出一副剧烈的光影图案。

那光影图案,无边无尽,整个天空都仿佛难以容纳。

图案之中,有一方无边无际的边域,其中,在一座威严绝伦的宫殿之中,一尊伟岸的神影如擎天巨人一般立于其上,散发着震绝寰宇的气势。

至少,这股气势,在萧薰儿和萧炎看来,是这样的。

萧炎就认为自己没见过斗帝,但也看得出来,那光影图案中,立于界域宫殿之上的神影,是一位超越斗帝的强者。

不出意外,应该就是那几位斗圣背后的主人了。

“这不可能是魂族的人!”药老震惊万分,“魂族哪儿来这么强大的存在…这绝不是我们大陆的强者…”

萧薰儿也啥了,魂族她知道,其实在见到重伤的凌影,以及那几位斗圣的时候,她就感觉不对劲而来。

魂族找到自己姑且不说。

斗圣这种比级别的存在,整个大陆如今都没几个,魂族哪儿来这么多的斗圣?

这其中必然有问题!

如今看来…

‘祖神刚解决了几个斗圣,可这位…难不成也是一位神?这怕是给祖神招惹大麻烦了…’

萧薰儿心中念念道。

与此同时,一道精神波动从那光影图案中的界域传来:

“好大的胆子,竟然连本神的眷族也敢动手抹除!找死!”

无边的精神波动在刹那间,将整个天穹震碎,萧薰儿和萧炎无法感受这股精神波动,自然不可能解读其中的意思。

然而,只见那道光影一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