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满十八岁禁 第一章

刘瑾话语说完,目光转头看向一旁的李金成。

盯着他看了少许之后,直接了当的说道:

“李掌班,咱家最后跟你确认一遍。

为了让高丽彻底融入到大明之中,让所有人再也不分彼此。

你可愿意参加到这光辉的事业之中?”

满面激动的李金成,没想到刘瑾会突然问询自己这个问题,神情在稍稍呆愣之后。

听闻到刘瑾将这件事情形容成事业的他,神情顿时变得更加亢奋起来,当即跪倒在地,高声呼喝道:

“卑职愿意!卑职愿意!这正是卑职一直所期望、所向往的!”

“你的那些手下呢?他们是否有别的想法?”

刘瑾满面冷漠,站在营地旁边的他,虽然身旁仅有四百多人的探子,但是依旧直接问出了这般话语。

而伴随着刘瑾话语的出口,站立在旁边的一众探子,神情顿时开始变得紧张起来,一些人的手掌,更是开始悄悄的放在了刀把之上。

可是刘瑾对此却没有露出丝毫担忧的样子,要知道如今整个高丽,除了那些投诚的高丽兵马之外,普天之下,再无可手持利刃反抗大明之人。

只要这李金成和他的那些手下,不是脑子锈掉那种,基本上接下来服从命令就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再说旁的不言,就说他们在北方三道和姜三千户做的那些事情。

一旦大明从这里撤军的话,他们这些人,铁定就要受到北方三道的通缉。

这般已经和大明牢牢捆绑在一起的存在,刘瑾原本不需要说出这般话语。

但是为了平复那些探子的心疑,刘瑾还是当众戳破了此事,借由李金成的话语,让一众探子知晓,李金成这些人,为何能成为西厂的原始班底。

果不其然,刘瑾的话音刚落,跪在地上的李金成神情就开始变得惊慌起来,接着更是信誓旦旦的保证道:

“卑职敢以项上人头担保,卑职手下尽皆都是一心向着大明之辈!

这些从吾等在北方三道的所作所为上面,就可以窥见端倪。

要知道吾等若是没有这般决心的话,姜大人岂能对吾等这般重用。

吾等又怎能经由姜大人的引荐,进入到了督主的法眼当中。”

李金成并未说他们之前做了什么,但是言简意赅的他,话语却是直奔要害,直接将姜三千户搬了出来不说。

更是直接表明,就是他们此刻能出现在这里,也是因为姜三千户引荐的结果。

此言一出,现场的紧张气氛顿时稍缓,刘瑾看着李金成的目光,更是露出了赞赏的神色。

刘瑾看着李金成话语结束,轻轻的点了点头之后,继续出言说道:

“那就好!那就好!”

说完这句话语的刘瑾,话语一转,继续说道:

“长痛不如短痛,吾等存在,就是要在最快的时间内,监督督促高丽诸处事情的进展,确保太子殿下的希望,能早日完成。

在接下来的这段时间,尔等将要分赴高丽诸处郡府,虽然每处郡府仅仅只能安置一支小队。

未满十八岁禁 第二章

“今日来这里吃顿饭,又不是不给钱,赊账而已,怎么,怕我们哪天真的战死沙场没钱还账是吗?”

平松诚此番话说出口,顿时鸦雀无声,谁都不敢再多说一句,店小二低下头,怒气减半。

“遇到危险,谁都渴望我们来保护,若要换位思考一下,我们这些人吃你们一顿饭又怎么了?能掉块肉还是断块骨,这还有没有天理?我们这些人又和谁去说

文学

理去?”

这时,酒楼的掌柜听到这边的动静立马赶了回来,见到小二红肿的脸颊,又看到平松诚等人一身军服,很快便明白刚才发生了何事。

“几位军爷消消气,都怪小店不懂事惹恼了军爷,今日这顿饭就算我请客,大家别生气。”

见掌柜的示弱,平松诚气焰倒是上来了,“我瞧着你们分明是在故意刁难,我总算是瞧出来了,你们这里就是一个乱民的据点,这店小二就是乱民。”

被定义成乱民可不是一件好事,小二听闻后迅速解释道:“军爷你误会我了,我真的不是什么乱民,之前不过都是一些误会而已。”

平松诚哪里会听他说,同行的几人相互交流了一个眼色后纷纷将这里包围,“不相干人等赶紧离开,我们要进行搜查。”

话音刚落,酒楼的其他客官鱼贯而出,谁都没有付饭钱,这让掌柜的头疼不已,今日的损失实在是太大了,小二原本想要阻拦,可现在他自己都自身难保便只好作罢。

“军爷,我们真的是良民,小店本来就不怎么赚钱的,求军爷高抬贵手。”掌柜的在一旁解释,可平松诚就是不肯搭理,三五个人将他的酒楼砸的稀碎,之前还好好的,现在已经是一片狼藉。

“军爷,咱们凡事都说证据,你可有什么证据证明我们这里是窝藏乱民的据点吗?如果没有的话,那你就不能这样搜查,再这样下去的话我就要去报官了,

文学

让官府来评评理。”

见掌柜的据理力争,平松诚想起之前店小二对他说的话,引得他更加恼怒。

“官府,官府,什么事情都找官府,有本事你让官府那些人去打仗啊,行啊,你去叫吧,我倒要看看今日你有没有那个命。”

说完,平松诚等人将掌柜的和店小二推搡在地一同殴打,两个人本就柔弱,丝毫没有还手余地,加上平松诚这些人常年在战场厮杀,下手更重,几拳下去掌柜的便已经口吐鲜血。

那店小二更是惨不忍睹,鼻青脸肿不说,面部已经被打的亲爹亲娘都认不出了,肿的像猪头一样。

掌柜的吃受不住,跪在地上不停地给平松诚磕头,“军爷军爷不要再打了,小的知道错了,再打下去就要出人命了。”

平松诚用手拽着掌柜的辫子让他仰面看着自己,“认识到错误是个好事,那你倒是说说,你打算怎么解决呢?”

心领神会的掌柜立即从怀里掏出沉甸甸的钱袋,“小的愿意花钱免灾,还望各位军爷笑纳。”

平松诚将钱袋拿起来掂了掂,带着人满意离开。

得手之后的平松诚心情大好,乐呵呵带着人离去。

可他没想到,在街上没走多远,自己就遇到个敢挡横儿的。

“你给我站住!”

“你谁呀?”

“看不惯你的人。”掀翻山冷冰冰的说道。

“哈哈哈,好呀,看不惯,那你想怎么样?”

未满十八岁禁 第三章

ad>503 Service Temporarily Unavailable

503 Service Temporarily Unavailable – Blocked By Anticc

Server: bz76.youvm.com
Date: 2021-02-26 15:12:44


Fikker/Webcache/3.8.1
</b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