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xB好紧 第一章

在杨明神识与酸之空间世界融为一体,并且阻断黑龙帝天复制体和所有元素的联系之后,黑龙帝天复制体并没有任何放弃,反倒是发起了绝命反攻!

破灭规则覆盖着又尖又长的龙爪上面,将象牙白似的龙爪浸染成深邃至极的墨色,撕裂长空的利爪蕴含着毁天灭地的力量,烈爪所过之处空间裂痕遍布,甚至就连整个酸之空间世界都为之动摇起来,在难以承受的压迫之下瑟瑟发抖,发出不甘的呜咽之音。

杨明的神色瞬间变得凝重起来。

黑龙帝天复制体这是要和他同归于尽啊!

一旦整个酸之空间世界崩溃,他们俩来不及从天之御中的世界中抽离开来,便会跌落到空间裂缝当中,遭受虚空乱流的冲刷,最坏的待遇便是粉身碎骨,甚至就连灵魂也被消磨,没有投胎转世的可能性,最好的结果,也不过是随风漂流到另外一个世界罢了。

而若是杨明为了稳固酸之空间世界,便会被牵扯几分精力,难以集中精神地对付黑龙帝天复制体。

高手争锋,便是分秒必争,哪怕是稍微一个大意,都可能使得全盘皆输。

至于他们俩脱离酸之空间世界,回到斗罗世界?

这不现实!

一来,杨明好不容易才在酸之空间世界花费重大代价,才封锁了黑龙帝天复制体和各大元素的联系,一旦出去的话,基本上就是前功尽弃,二来,在斗罗大陆的倒影世界当中,金色光柱中隐藏的那道意识,显然是来者不善,一旦杨明的真实身份暴露在对方眼皮底下,他之前的所作所为都成了竹篮打水一场空,全都泡汤!

“哼!”

杨明眸光一片冷色,想通了这一点之后,他心里很清楚,现在唯有趁着黑龙帝天复制体和所有元素失去联系,无法使用黑暗神力和火焰神力的当下棒打落水狗,才能够快刀斩乱麻地将他击杀,完成龙神九考的考验!

脚下六彩魂环骤然点亮,通体宛若是黄金铸就而成的无限手套镶嵌在右手之上。

杨明本体尽管还没有晋升成神,可借助着黑龙帝天肉身成神,杨明可以调动黑龙帝天体内的神力,灌输到无限手套当中,借此激发出无限手套真正的威力!

在漫威世界当中,灭霸曾经凭借着无限手套,打了一个响指就灭绝了宇宙一半的人口。

当然,那不仅仅只是因为无限手套强大的缘故,还因为灭霸实力极为强大,若是放在斗罗世界的话,恐怕就连神界五大至高神都未必是灭霸的对手,或许也只有那一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创世神,才有可能和灭霸比一比手腕。

毕竟,不管怎么说,斗罗世界也只是一流世界而已,还处在一个不断扩张成长的阶段,距离顶尖世界还有很长的一段距离,反倒是漫威世界乃是一个非常成熟的顶尖世界,已经发展了无数年。

如今,伴随着杨明调动黑龙帝天的黑暗神力和火焰神力,灌输到无限手套当中,镶嵌在无限手套上面的六颗宝石,头一次绽放出冲天而起的刺眼光芒。

是的,这六颗宝石已经压抑了太久的时间了!

如今,在神力的灌输之下,它们才绽放出原本应有的光芒。

看着杨明被六彩颜色萦绕周身,黑龙帝天复制体尽管只是作为龙神九考的工具人,没有自我的意识,可在这一刻,却分明地能够直观地感受到一种来自本能的惊悚感,仿佛就要连灵魂都彻底地冰冻起来一般。

“绝对不能够让他得逞!”

黑龙帝天复制体眸中凶光爆绽,千米长的龙躯凭空暴涨一倍速度,整个大气都被搅浑成一滩混沌,天空上阴云密布的云层和连绵不绝的酸雨,更是在这一瞬间被排挤而空,露出光秃秃的天空板。

裹夹着破灭之力的龙爪凶悍落下,这一爪落下之际,甚至就连天地都为之变色,似乎就连整片天地的色彩都为之消退,只剩下黑色和白色两种单调至极的色彩,唯有那惊艳的一爪夺取了所有目光。

以力破巧,便是黑龙帝天复制体欲要和杨明同归于尽的战法!

没有花里花俏的魂技,也没有灿烂无比的龙炎,唯有极致的力量,极致的破灭之力,注意碾压粉碎一切不服!

黑龙帝天复制体相信,在他灌输所有的一爪之下,杨明会连同这一片该死的酸之空间世界一起走入世界的黄昏,一同消失在地平线上!

不管杨明有什么招数,有什么底牌,他都会以力破之,凭借绝对的强大实力灭杀掉!

九勾玉轮回眼流转出一丝异芒,杨明也没有想到,黑龙帝天复制体居然会这么拼命,这一爪可谓是夺天地之造化于一身,精气神瞬间融为一体,达到了新晋神明所能够达到的上限,甚至就连一些二级神祗,恐怕也得要小心应付,若是一不留神,恐怕也会陨落在这一爪之下。

然而,面对这么恐怖的一招,杨明只是按部就班地抬起右手。

在黑暗神力和火焰神力的灌输之下,原本轻如鸿毛的无限手套变得格外沉重,宛若一座泰山般沉重,哪怕是杨明借助着黑龙帝天的力量,抬升起来也是格外的艰辛。

欲带皇冠,必先承其重!

大拇指和中指相扣,杨明额头上留下滚滚汗水,每一个在平时非常普通的举动,在此刻却是重若千钧,施展起来无比困难。

“啪!”

伴随着一声响指,杨明深切地感受到意识附着的黑龙帝天体内,大量的神力宛若开坝泄洪般倾泻而出,顷刻之间便不见了九成九的神力,身体内几乎空空荡荡,一股前所未有的虚弱感涌上杨明心头。

同一时刻,黑龙帝天复制体已经杀到杨明近前,那一只蕴含着破灭规则的龙爪距离杨明的额头只有三寸之短,可这短短的三寸之力,却比天还高比地还远,成就了咫尺千里的遗憾,再也无法落下。

“咔!”

黑龙帝天复制体停滞在了半空中,如若中了石化术般,身体上率先出现掉落的鳞片。

文学

这些鳞片起初还是一片两片的掉落,可掉落的频率却是越来越高,直到最后宛若大雨倾盆般落下,同时落下的还有碎裂的龙肉和崩裂的龙骨,千米长的龙躯竟是说崩溃就

文学

崩溃,雄伟一时的新晋神祗,便在此刻陨落在此!

岳xB好紧 第二章

胥少女讥诮地道:“瞧你这么熟练,想必没少来。”

裴叶反驳:“什么叫熟练?你少诬赖人清白啊,我也是第一次来。”

这时有女子帮她剥葡萄,果肉饱满的一颗抵在她唇边,裴叶舌尖一卷一勾便含进嘴里。

井水浸泡的冷意伴随着果肉清香在味蕾上跳跃。

投喂的女子笑了笑,含羞颔首,低头又剥另一颗。

两个徒弟默契十足地不屑一哼。

裴叶:“……”

大概是胥少女他们脸色太冰冷,自顾自喝着清酒,也不搭理人,女子们就没有凑过去找不快,来者不拒的裴叶就成了唯一目标。斟酒的、倒茶的、剥果子的、还有跟她言笑晏晏的……

不知不觉被灌了好几坛酒水,俏脸粉红。

红晕从脖颈蔓延至整张脸,双眸酝着盈盈水雾,展颜一笑能令众人失色。

女子见她有了醉意,道:“听闻仙家弟子六艺俱全,奴家想与仙子同奏,不知有无福分?”

裴叶大手一挥:“拿琴来!”

一张琴送来,裴叶将其摆好,手指抚上琴弦。

她自然不会琴艺,原本想随便拨弹两下,弄出鬼哭狼嚎的噪音,将动静再闹得大一些,谁知手指似乎有自己的想法,弹了一首“女子乐团”刚才弹过的小调儿。

一曲毕,众人彩虹屁,唯独裴叶内心疑窦丛生。

【系统,这具身体还有原主遗留的记忆?】

系统道:【没有啊,你想得太美。】

要是原主记忆留给了裴叶,她也不至于地狱开局难度了。

【既然不是原主记忆作祟,我怎么会弹琴?貌似水平还行……】

跟专业大家没得比,但糊弄糊弄普通人绰绰有余。

裴叶皱眉,总觉得有些问题。

【这个嘛,我就不知道了。】

裴叶:【你都不知道,还有谁知道?问题很大啊,如果不是阳华身体留下的记忆本能,而是我自己的……完全不敢想象我曾经遭遇什么,还能弹得有模有样……】

正常不是弹一根断一根吗???

裴叶越发怀疑自己记忆有问题。

上次从胥少女记忆藏书塔出来,她就试着进入自己的,结果被拦。按理说她能进入旁人的记忆藏书塔,也能用同样的办法进入自己的记忆藏书塔,这一点她跟器灵天工验证过的。

正思忖,额间多了一抹冰凉。

她抬眼一看,却见坐在她身边的女子以手指轻抚她微蹙眉心。

“仙子可是担心杀人如麻的恶徒?”

裴叶道:“是。”

女子拉起裴叶的手,赤足站到房间中央柔软垫子上。

“仙子不如跟奴家共舞,消一消这烦人的俗事愁思?”

“好啊。”

房间乐声一改方才的华丽颓靡,转为灵动轻快的节奏,随着女子节奏越来越快,很快便沁出了一身薄汗。巧妙的是,薄汗不仅没有异味,反而如催化剂般将房间内的脂粉香催得浓烈熏鼻。置身其中,没多会儿便觉得体温高涨,脑袋发热晕眩,眼前景物转为令人面红耳赤的香艳场景。

仿佛隔着一层薄纱,一条条男男女女的白花身影在眼前晃动。

随着意识迷糊,双脚似踩在棉花虚软无力,直至软倒在地。

隐隐约约,似乎还能听到女子不屑蔑笑。

“三个蠢货!”

——————

“醒了!”

小腿肚被人一踹,裴叶只能不情不愿睁开眼。

岳xB好紧 第三章

片刻之后,墨羽负手而立,看向一望无际的草原远方,呢喃道:“我一直感念他的恩情,虽说当年,他是控制我们,可是后来,却是还我们自由!”

“黄焱,如果他遇到危险,你会坐视不管吗?”

黄焱当即道:“我当然不会了。”

“那就好了!”

墨羽此时笑了笑道:“你我二人,保持初心,我想,他也会是如此的……”

“嗯!”

墨羽看了一眼远方,再次道:“真是怀念那段时间啊……”

那个时候的他和黄焱,是牧云以生死暗印控制着,成为牧云的奴隶,可是,牧云却是对他们极好。

后来,解除生死暗印,他们和牧云也是成为生死之交。

只是,一晃这么多年过去了。

他墨羽自认为,依旧是保持初心,而他也坚信,牧云一定也是保持初心的。

那份记忆,很难忘记。

天江宫秘境内,海岛之处。

此时,交战已经是到达一种恐怖的层次。

牧云已经是开始施展太极之道。

而面对如此霸道的攻击,幽谷长也确实是无法抵挡住。

第三次的太极之道,黑白光芒凝聚而出,幽谷长身躯,出现三道恐怖的血痕,气息更是紊乱,无法操控。

而在此时,牧云立于海面之上,看着幽谷长凄惨的模样,嗤笑道:“九重境界?不过如此!”

幽谷长此时很想反驳一句,可是,感受着体内那一道道恐怖的腐蚀之力,幽谷长却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反驳的话语。

“送你上西天吧!”

此时,牧云冷漠道:“看看你这个九重,是否真的是如你表现的那么强横!”

“你……”

唰……

这一刻,牧云身躯直接冲出。

天地烘炉。

东华帝印。

雷帝杖。

一件件神兵直接砸出,释放出滔天的恐怖气息。

幽谷长的气势,逐渐微弱下来。

牧云以三次太极之道,使得幽谷长受到极大的创伤,整个人脸色难看不已。

“你也差不多到达极限了吧?”

幽谷长哼道:“我不信,你还能够爆发出如此强横的力量。”

牧云所释放出的黑白光芒,破坏力太强太强了。

“不行?那试试看。”

这一刻,牧云却是嗤笑一声,一步跨出,身躯内,恐怖的气息,爆发开来。

轮回之门再现。

太极图案凝聚。

这一刻的牧云,体内恐怖的气息,再度凝聚。

“太极之道!”

第四次,太极之道,释放而出。

黑白光芒,瞬间凝聚,恐怖的气势,登时间爆发开来。

轰隆隆的声音,不断响起,那黑白光芒,瞬间来到幽谷长身前,洞穿了幽谷长身躯。

刹那间,幽谷长魂海都是破裂开来,鲜血汩汩流出。

魂魄在此时甚至都是出现恍惚。

而当幽谷长回复一丝清明之际,只见到一道剑影,来到身前。

长剑,顿时洞穿了幽谷长的身躯。

牧云气喘吁吁之间,体表也是带着道道血痕,看向幽谷长一双眼睛,嘿嘿冷笑道:“六重境界,杀九重强者,看来,我也不算差,是吧?”

幽谷长此时,张了张嘴,可是意识却是越来越模糊。

他很想说些什么,可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意识逐渐昏聩。

幽谷长身躯,炸裂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