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女医生 第一章

片刻之后,墨羽负手而立,看向一望无际的草原远方,呢喃道:“我一直感念他的恩情,虽说当年,他是控制我们,可是后来,却是还我们自由!”

“黄焱,如果他遇到危险,你会坐视不管吗?”

黄焱当即道:“我当然不会了。”

“那就好了!”

墨羽此时笑了笑道:“你我二人,保持初心,我想,他也会是如此的……”

“嗯!”

墨羽看了一眼远方,再次道:“真是怀念那段时间啊……”

那个时候的他和黄焱,是牧云以生死暗印控制着,成为牧云的奴隶,可是,牧云却是对他们极好。

后来,解除生死暗印,他们和牧云也是成为生死之交。

只是,一晃这么多年过去了。

他墨羽自认为,依旧是保持初心,而他也坚信,牧云一定也是保持初心的。

那份记忆,很难忘记。

天江宫秘境内,海岛之处。

此时,交战已经是到达一种恐怖的层次。

牧云已经是开始施展太极之道。

而面对如此霸道的攻击,幽谷长也确实是无法抵挡住。

第三次的太极之道,黑白光芒凝聚而出,幽谷长身躯,出现三道恐怖的血痕,气息更是紊乱,无法操控。

而在此时,牧云立于海面之上,看着幽谷长凄惨的模样,嗤笑道:“九重境界?不过如此!”

幽谷长此时很想反驳一句,可是,感受着体内那一道道恐怖的腐蚀之力,幽谷长却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反驳的话语。

“送你上西天吧!”

此时,牧云冷漠道:“看看你这个九重,是否真的是如你表现的那么强横!”

“你……”

唰……

这一刻,牧云身躯直接冲出。

天地烘炉。

东华帝印。

雷帝杖。

一件件神兵直接砸出,释放出滔天的恐怖气息。

幽谷长的气势,逐渐微弱下来。

牧云以三次太极之道,使得幽谷长受到极大的创伤,整个人脸色难看不已。

“你也差不多到达极限了吧?”

幽谷长哼道:“我不信,你还能够爆发出如此强横的力量。”

牧云所释放出的黑白光芒,破坏力太强太强了。

“不行?那试试看。”

这一刻,牧云却是嗤笑一声,一步跨出,身躯内,恐怖的气息,爆发开来。

轮回之门再现。

太极图案凝聚。

这一刻的牧云,体内恐怖的气息,再度凝聚。

“太极之道!”

第四次,太极之道,释放而出。

黑白光芒,瞬间凝聚,恐怖的气势,登时间爆发开来。

轰隆隆的声音,不断响起,那黑白光芒,瞬间来到幽谷长身前,洞穿了幽谷长身躯。

刹那间,幽谷长魂海都是破裂开来,鲜血汩汩流出。

魂魄在此时甚至都是出现恍惚。

而当幽谷长回复一丝清明之际,只见到一道剑影,来到身前。

长剑,顿时洞穿了幽谷长的身躯。

牧云气喘吁吁之间,体表也是带着道道血痕,看向幽谷长一双眼睛,嘿嘿冷笑道:“六重境界,杀九重强者,看来,我也不算差,是吧?”

幽谷长此时,张了张嘴,可是意识却是越来越模糊。

他很想说些什么,可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意识逐渐昏聩。

幽谷长身躯,炸裂开来。

风流女医生 第二章

AM7:40

土间宅。

“麻衣,帮帮忙,去叫下真白跟冬马她们起床吃饭了。”跟兔女郎小姐看完海上日出回来的土间总悟在厨房

文学

中忙碌着,作为这个家的一家之主,他深深的明白一点,早上若是没有他的吩咐,这个家里就没一个人敢起床!

这就是土间总悟一家之主的权力,恐怖如斯,无情至极……咳咳,好吧,事实上,在这个家里,除了他以外,都是一群赖床,不对,不能用赖床来形容,赖床是指人醒了,真白跟小埋那两,呵呵,没人叫她们的话,她们能睡到世界末日的到来!

“不叫小埋妹妹吗?”樱岛麻衣疑惑。

“那家伙得我亲自去……”一身围裙的土间总悟习以为常的解释道。

“知道了……”看着那一身围裙,就算樱岛麻衣昨天才吃过土间总悟做的寿喜锅,可她还是觉得那围裙穿在眼前这家伙身上,颇为违和:“不过,总悟,你这用天朝的一句话来描述就是: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的典范……”

这份女子力再加上这间房里的智能设施,樱岛麻衣觉得,他这是要把贤妻良母给逼死的节奏!

“麻衣,我没记错的话,这句话是用来形容女人的吗?”土间总悟嘴角抽了抽。

“原来总悟也知道啊?”樱岛麻衣有些意味深长的说完后,便起身去往二楼的客房,只留下一头雾水的土间总悟站在原地思索了片刻:“这家伙似乎话里有话的样子?算了,不管了,先去把小埋叫起床吧,免得一会那家伙露馅了又说是我害的……”

在土间宅吃罢早饭后,冬马和纱便因为所在学校不同先行告辞了,樱岛麻衣也要回学校处理一些她准备重新回归娱乐圈的相关问题而离开,据她所言,她目前在峰原高中还处于可观测范围……

送走了两人,土间宅便又恢复了往日的和平,这么和平的日子,要是美美的睡上一觉,那肯定很赞,土间总悟这么想着,只不过,看着已经把校服换好的真白跟小埋,啊~!他似乎,还是个得去上学的高中生啊,这还睡个屁!

私立丰之崎,中庭。

这里没有兵,也没有马,可却是一副兵荒马乱的样子,就这么几天的功夫,【乌龙茶研究社】已经发展出了许许多多不可言说的传统。

比如:每天早晨都要在松琦老师的指导下,进行严格的体能训练,当然,因为知道了他们体能的缘故,不会在像第一回那样,出现练到吐,练到只穿一条内裤的程度,不过,这一点对新进社员无效……

据说,每天都会有一、两个天真单纯的家伙,被忽悠进社,然后,被灌酒灌到吐,从而被迫加入锻炼自身的体能训练中……

因为每次新人加入都会被灌吐脱光并丢在校园中庭,【乌龙茶研究社】那根本经不起推敲的说法,还真逐渐被人相信了,他们因为对自我的训练太过严格,才会全部昏倒在地上……

至于现在为什么不会?那当然是因为他们对自己的体能有了充分的认识,可是新人就不同了,新人对自我的认识还不够,又不肯服输,就像他们当初一样,所以……

那些被忽悠进社的天真新人能怎么办?当然是忽悠下一个人入社了!这种事总不能只有他们经历吧?在多数人都抱有这种心理后,传统就形成了。

风流女医生 第三章

“还不到那个时候…….”曹正淡淡的笑了一下,随后拍了拍令狐尤的肩膀,继续说道:“世兄,大戏还没开始。现在最多就是个过场,再等等……”

没等令狐尤说话,站在曹正身边的无涯先开口说道:“新君,第二梯队没有消息传回来。要不要缓一缓?等到天黑……”

“不等,第三梯队上去……”曹正看着民调局那边的孙德胜,继续说道:“我还有六个梯队,不给民调局那些人反应的时间。都冲进去,就是塞也要把民调局塞满……”

说到最后一个字的时候,曹正一把抽出来令狐尤腰间的妖刀。随后对着远处的孙德胜甩了过去。妖刀好像凭空打过的一道厉闪,瞬间飞到了孙胖子的面前……

眼看着这位民调局真正的实权人物就要被妖刀斩杀的时候,从孙德胜身后闪过一道金红色的电弧,不偏不倚击中了妖刀。只是一瞬间的功夫,电弧发出的惊人热度将妖刀融化成了铁汁,溅落在孙胖子的脚下。

这时候,白头发的车前子从孙胖子身后走了出来。顺着妖刀飞过来的方向,小道士运用种子的力量看到了天台上这几个人。随后他抽出来民调局配置的甩棍,对着曹正的方向说道:“这是回礼……”

说话的同时,车前子手里的甩棍对着曹正甩了过去。天台上的这几个人见到不妙,没敢动手去接。在曹左判的带领之下,一起顺着天台跳了下去。

曹正几个人在半空中的时候,甩棍击中了天台。随着:“轰!”的一声巨响,这栋八层楼建筑自五层以上轰然倒塌。车前子就凭着一根小小的甩棍,竟然弄塌了半栋楼……

曹正等人虽然侥幸逃脱,不过天台上那些属下们就没有这么幸运了。几乎都死在了倒塌的天台上……

民调局这边,见到自己三兄弟弄塌了半栋楼,孙德胜比曹正等人还要惊讶。他长大了嘴巴,看着身边的车前子,说道:“兄弟——不是我说,你真是我兄弟车前子吗?还是吴主任假扮的……”

车前子做了个鬼脸,说道:“胖子,从你老婆那边论起来,你想叫我一声好听的,我也不是受不起……还是有点可惜了,刚才我这准头再矮半分。说不定直接就把姓曹的怼死了……”

说话的时候,车前子看到了院子里被火烧雷劈的焦尸,看着有些不舒服,和孙胖子又说了几句话之后,两个人便转身离开了窗户这边。

倒塌的民居下面,曹正并不惊慌,他换了一座民居顶楼。带着无涯、令狐尤等人上去之后,看着民调局的方向,对着身边的人说道:“都看到了吗?刚才动手的是车前子。几天之前还是个碌碌无为之辈,现在竟然有个这么大的本事……无涯,你怎么看?”

小孩子无涯说道:“两三天之内,会有这么大的本事,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而且车前子真有刚才那本事的话,已经冲过来把我们都干掉了。结果他又撤回去了……”

听到无涯说不到重点,女人魅夫人直接打断了他的话,说道:“无涯你想说什么?这么绕来绕去的……”

“不说明白一点,会有人听不明白的。”无涯冲着女人笑了一下,说道:“车前子不敢离开民调局,因为吴勉藏在

文学

那里,这小子是借用了他爸爸的力量。如果距离太大的话,这股力量便借不到了。说明吴勉虽然一直没漏头,他人却就在民调局里藏着,吴勉不敢轻易的离开民调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