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情感 第一章

在意识海中属于系统具现的触须,比外界那牵着尸云的触手要粗壮数倍,三团小小的雾气团在它们之下还不如颗米粒,眨眼间便被消食殆尽。

它们之中蕴含的东西太微弱了,琅仁现在一丝感觉都没有,可能会需要更多的数量,就像唯怖的爪牙那样。

当然,还有个更高的方式,就是刚刚说的,吃鱿鱼。

吃鱿鱼须,目前来说恐怕只能说说,因为遥隔无数公里,在无光可循的情况下目视星神,都会让现在几乎凌驾于人王星之上的他双眼罢工差点跳槽,可想而知星神本身对于外界的【影响力】有多严重。

但是不能说没可能,尸云触须说来应该和那星神有关,可是现在触须出现在低空后,无数人类目睹其存在到现在也没出现与他类似症状,所以这其中应该有些他能利用的问题。

所以现在暂时还不能动手,琅仁需要一些人做垫脚石。

就比如说天边渐渐弥漫过来的那几股气息。

。。。

“现在的回复怎么样了?”

陈指令官看着从领域外拍摄的尸云,攥着拳头恨恨吐字问道。

“符将大人们已经在全速赶来的途中,尊者那边…还没有消息。”

陈沫滥心里一抖,以往若是有星神相关的事件发生,都是星罗殿与尊者动身最快,尤其是星罗殿,它们似乎总能未卜先知抵达事发地。

而现在星罗岛自身危机尚未解除,导致无法动手可以理解,但尊者…

“这没道理啊?是不是有事耽误了?”

疑惑间,角落中的通讯亮了起来,弹出一面视频栏,显示的是符狮苍老的面容。

“情况紧迫,尊者暂时无法动身,有没有找到领域漏洞?”

符狮也不废话,两眼中的寒芒凶性毕露,他知道面对星神是时间不等人的,每一秒后都可能会发生变化。

说罢,陈沫滥还没来开口,画面中的尸云便传出浩浩荡荡的雷鸣。

“祭降者何在!”

祭降者何在!

尸云齐齐开口,明明没有劲风气浪,却是震碎了无数建筑的钢化玻璃。

“至高的神啊,您终于降临于这片溃烂的世界了。”

先前被琅仁斩为数块的神吏不知藏身与何处,现在受到召唤再度露面,身躯已经恢复得完好无损了。

他恭敬得悬浮到尸云之下,头部触手的三个尖端光点急速闪烁,可以看出他此刻有多么的激动。

尸云中,无数尸体的眼球看着他,不知是否是在审视他作为神吏的真实身份,但很快便作出了反应。

“你的意愿为何?”尸云如此问道。

“上一次,因为时间限制,我无法供给您足够的灵魂,只能获得再一次召唤您的知识与力量,这一次我已经准备了充足的灵魂!求神主给予我能够跨越星河的力量!”

神吏张开双臂回答道。

一时间,,无数人都被天空上的交易所震惊!

跨越星河的力量!向所谓神明祈求的力量?

那么代价呢?灵魂!

他要将这个领域之内的所有人作为代价祭献,获得脱离人王星、畅游星域的力量!

这要是被他成功了,那接下来的人王星会变成什么样?

陈沫滥想都不敢想,而符将反应则更为直接果断,只见天空中一头巨型金色雄狮如彗星般猛然扑进了星神领域之中!

吼!!!!!!

符狮爆发的速度太快了,全神贯注在自己信仰的神明尸云上的神吏都没来得及抵挡,被和符狮与空气摩擦得滚烫的鞋底来了个亲密接触!

嘭——

神吏竟是被一脚踹得如出膛炮弹,咻的一声砸进了地面之下,只留得地面上一个扭曲的人型坑洞,边缘还散发出灼热的焦烟。

“星神!还请你回去!”

符狮代替了神吏的位置,冲尸云吼道。

然而尸云似乎对于交易被破坏并没有任何想法,即便面前这个人类对祂大吼大叫。

“开始便需要结束,我只有在结束时才会离开下界。”

尸云淡淡的回复道。

符狮对这个回答并不满意,眉头压紧接着问道:“那除了完成交易,还有什么方式可以结束这场开始!?”

尸云对此反应依旧风轻云淡,无数尸体缓缓开口道:“祭降场中的任意一方无法完成交易,便可提前结束祭降。”

“那我能否成为交易者?”

“否,你不为本场祭降的祭降者,或者祭献七十七个星源来获得下一场祭降资格。”

这个回答会与符狮来说等同于免谈,而祂刚刚所说的任意一方,对于他…不,对于人王星来说,也只有一个选择。

“那就只能从那该死的触手怪下手了。”符狮怒目圆睁,看向地面缓缓破土而出的神吏。

“符将…先来后到的道理,你们应该比我更懂吧?”

掀开压在身上的水泥板块,神吏体表光芒一震,将体表的灰土碎石都震散吹落,头顶的三个光点摇摆起来。

“先来后到?与你应该没有道理可讲吧,领域对峙!”符狮咬牙切齿的说道,尤其是现在站在被天空的尸云所遮蔽的阴影中,他越觉得怒火无法抑制,直接手捏一颗金色雷球瞬身来到对方面前砸向其脸!

口述情感 第二章

灰色的装甲在夜色下隐隐反射着闪亮的金属光泽,双目更是血光四射。

连额头上璀璨的绿宝石都不能与之争辉。

顾雷冷冷把夺命毒爪举到身前,带着逼人杀气徐徐走向那致使老傅等人惨死的罪魁祸首——米克。

而看着狼骑士充斥惊天杀意的灰色身躯步步压近,看着其爪子上的血液被金色辐射蒸腾成氤氲的猩红血气,想到8个小弟是如何在占尽优势的情况下相继惨死,米克转瞬失控,心胆俱裂:

这人的近战能力也太强了吧!

米克下意识地想求饶,却终究是说不出口:

不行,我根本打不过他,我不擅长近战呀——

米克顾雷终于忍不住露出恐惧不已的哀求眼神,却又下意识地感到深深的羞耻,只能既害怕又屈辱狂躁得用力连连摇头,连呼吸都困难,难受至极。

顾雷则不仅未有半分怜悯,心中反愈发憎恨愤怒:

想求饶?现在知道求饶了?现在求饶有什么用?我可怜你,谁来可怜那对真正值得同情的父子?谁来可怜那个正直不屈、最不该死的老板?

顾雷的心火一下就更旺盛地“噼啪”燃烧起来,不由加快脚步,双目中闪动着骇人的滔天杀意。

米克这下才知晓顾雷杀心之坚定,骇得下意识连退几步,后脚跟都被门槛绊倒,“砰”地倒在地上。

不过,米克总算反过来,挣扎着爬起,开始转身逃命,一边逃还一边凄厉地大喊着:

“啊,啊,救命啊——,救命啊——,……”

米克就这样踉踉跄跄、慌不择路地逃进研究所里。

而顾雷又怎能让他再次逃离。

若第一次就诛杀此恶贼,那也不会有后面又两条活生生的、不该死的性命陨落。

顾雷内心又是一痛,杀意冲天地大吼道:

“哪里跑!你还想再杀几个人!”

顾雷一跃而起,顺手拔下镶在门框上的狼皇霸刀,想都没想就紧跟着冲进研究所。

“你个垃圾,给我早点去死!”

但顾雷才一冲进研究所,就被扑面而来的密集机枪声和密密麻麻的子弹拦下。

看热闹的研究员们见势不妙,已启动研究所里的安保系统,把顾雷列为最危险的侵入者。

此刻,不仅墙上、地板或天花板都有自动机关枪在朝他射击,还正有大量半人高的蜘蛛状机器人从各专用通道涌入走廊、朝他射出连续不断的子弹。

对方也知他不怕激光,便把所有机器人的武器都换成实弹武器,若换个普通人,乃至是一块大石头,都早被撕成细密碎片。

一时间,他入目尽是朵朵绽放的枪火,恍若置身于一片明亮的黄色花海,耳边尽是“哒哒哒”的机枪声和“砰砰砰”的撞击声。

没几秒,他周围的合金墙面就布满密密麻麻的弹孔,全身也都能感受到密集的持续冲击。

而尽管贪狼的装甲上只有耀眼密集的火花和可修补的划痕,顾雷却还是连忙快速奔跑起来。

他这身贪狼装甲连一般的导弹都不怎么怕,自然也不怕区区机枪的子弹。

但对方非常阴险,一边借大部分子弹乱射掩护,一边还分配数挺重机枪专门瞄准他双眼和帽檐上的绿宝石。

对方可能以为那是贪狼的主摄像头,才重点照顾。

奈何纵使不是,顾雷也不能任对方破坏这颗珍贵的绿宝石。

它不仅是贪狼的重要武器之一,还工艺极其复杂、造价极其昂贵,在私用中损毁会让顾雷受到严重责罚。

何况这颗绿宝石早受到一定损坏。

顾雷快速跑动起来,既为追上米克,也为躲避射向额头的子弹。

同时,顾雷手中链刀狂挥,额头亦接连毫不客气地以低功率射出道道激光,连续不断。

渐渐地,镰刀在铁质的墙壁、天花板和走廊上留下道道洞穿型的长痕,而激光则在上面留下道道焦黑的深沟,不断游走蔓延、纵横交错。

沿路炮台和“铁蜘蛛”皆爆炸破碎,碎成一地碎片。

慢慢地,“哒哒哒”和“砰砰砰”的响声都越来越稀疏,“轰轰轰”的爆炸声却越来越密集。

足足八个半超人都没能拦下顾雷,又何况是自卫炮台或自卫机器人。

它们再多也没用!

眼看着,顾雷离米克的距离已经越来越近。

为尽可能延缓顾雷的速度,研究员们不得不把所有剩余炮台或机器人的目标锁定为顾雷会分心保护的装甲额头。

这终于为顾雷带来更大麻烦。

总算是有一两颗子弹打在绿宝石上面,把顾雷稍稍吓了一跳。

顾雷只得放慢速度,分心去闪避子弹,还击的频率有所降低。

然而,偶尔还是有一两颗子弹会命中,且米克越逃越远,好几次都差点真把他甩掉。

顾雷马上双目一瞪,大声咆哮道:

“哪里跑?”

比食肉龙还要凶恶的大吼让满地“铁蜘蛛”都出现一丝程序混乱。

米克更是被吓得摔了个狗啃泥,爬起来后倒是跑得更快也更让顾雷恼火了。

而顾雷说完就解除神速降临,准备再次效法躲导弹弹片时的策略,单单用超凡第六感来强行闪避。

但顾雷很快就无奈发现,效果远不如上次。

这次,借助海量的子弹提供数据,他终于对自己直觉的灵敏度有一个较准确认识。

其实他超凡第六感的防御预测率不高,现也才43%左右。

攻击预测率更低,才27%。

上次防御预测率和攻击预测率之所以都能达到百分之七八十,估计就类似晋级奖励。

而现在晋级完自然就回到正常水平。

无奈之下,顾雷只得老老实实地再度召唤神速降临,并用左手捂住额头、努力加快追击速度,才没把米克跟丢。

奈何他最后还是让米克冲进研究所深处一间好像是武器整备库的超大房间,空旷的房间内到处都是行架和垂下来的钩爪。

米克转身快速关掉大门,而顾雷仅仅来得及射出一两道激光,并不意外地没对米克造成太大伤害。

那从伤口中冒出的诡异黄光微微让他有点在意。

接着,他先是挥了几下链子刀,把拦在大门前的十几个炮塔和几十个机器人几下清理掉。

口述情感 第三章

帕特里克的到来,以及对婚事的反对,除了让巴里有些气不顺之外,并没影响到其他。

当然,鉴于那家伙的态度,巴里还是没能立刻去休息,而是在帕特里克被母亲杰奎琳请离后,他又从窗户爬了出去,一路尾随亲爹,逮了个机会,亲手敲晕了帕特里克,并抗去了诺曼·斯内克的赌场。

如今的小光头,已经接管了他父亲手中大半的赌场生意,倒是颇有乃父之风了。

可饶是如此,看着被巴里亲手敲晕,并提出要借他家赌场地牢给亲爹暂住的巴里,诺曼还是不太能淡定的起来,指着帕特里克道:

“这可是你亲生父亲,缺席你的婚礼真的好么?而且他的提醒也没错,那药是真的有的。”

诺曼不好说的是,斯内克家历来就没有与王室联姻的,除了两者结合后代艰难外,也未尝不是与这个有关。

巴里却是摊摊手道:

“所以,好好的她会给我灌些奇奇怪怪的药?快点儿,给个痛快话,这个忙你帮不帮吧!我还要回去补眠,准备结婚呢!”

诺曼闻言嘴角微抽,举起双手做投降状道:

“帮,我帮还不成么?反正作为兄弟,该说的,不该说的,我都冒着风险跟你说了啊!你既然想好了,那他就交给我吧!只是你想要关他到什么时候?”

“怎么也得我把婚结完再说。哦,你说的话我也会告诉露娜的。”巴里话落咧嘴露出两颗亮闪闪的小虎牙来。

诺曼的脸瞬间就绿了,再也不想跟这挂着一脸碍眼笑容的家伙磨牙,起身叫了俩手下来把帕特里克拖走,顺便开始往外推巴里,口里还喃喃道:

“你都是要结婚的人了,就做点儿好事吧!我可惹不起那位殿下,算兄弟我嘴欠行不行?”

搞定了亲爹的巴里,一身轻松,回去就睡了。

另一边,露娜则是已经被奥莉薇娅派人接进了城堡,开始了婚礼前夕的一系列流程。

首先露娜要赶在日出前沐浴完毕,独自去往城堡内陈列了历代王室成员的画像,雕塑的房间内进行祝祷。

这一日的祝祷,是从日出到日落的,在这期间,除了清水,作为准新娘的露娜是什么也不能吃,据说这样做是为了涤荡灵魂,带着祖先满满的祝福完成婚礼,不如人生崭新的篇章。

但据露娜揣测,这么做的关键点,应该是为了饿瘦新娘。

因为在婚礼之前大概半月左右,露娜就被拘在了家里,除了城堡,哪里都不许她去了,闲的就剩下琢磨吃喝了,且在试穿婚纱的时候,她明显感觉到,那条漂亮的天怒人怨的裙子上身后是有些紧绷的。

足足捧着一页不超过两百字词的祷文,翻来覆

文学

去的各种画像和雕塑面前低颂了一天,露娜虽然不免腹诽,但态度还是很虔诚的,时间也远没她想象中的难熬,时不时走个神,幻想一下婚后生活什么的,竟是让时间在不知不觉中就溜走了。

等日落后,房门打开,露娜便看到了等在门口的奥莉薇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