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坑里肥白的大屁股岳 第一章

我又抬头看着前面,只见淡蓝色的烟雾还在弥漫着。王教授手握着遥控器,疯狂的按着上面的几个按钮,他的表情也变的狰狞起来。

“嘶~~~~”不一会儿,烟雾里传来一阵虚弱的鸣叫声。王教授眼睛一亮,说道:“好了,大功告成,它们全完了。”说着又按下了手中的遥控器。

不一会儿,蓝色厌恶悉数散去,只见几只蛊虫躺在地上不断地挣扎着,嘴里还在叫着什么,看上去似乎非常痛苦。

王教授拿起地上的东西,拨开灌木丛走了过去,我们在后面跟着。那几只蛊虫见到我们,不约而同地瞪大了眼睛,一脸的不可思议。

王教授笑了笑,走到一只蛊虫旁边,蹲下身子看了看。那只蛊虫拼命的舞动着自己的前足,张牙舞爪的样子看起来非常凶狠。

看着面前的蛊虫,王教授一伸手将它抓了起来。那只蛊虫似乎从来没有被这样对待过,显得非常的惊慌,身体疯狂的扭动,企图摆脱王教授的魔爪。

“看到了吧,这种小球对付它们还是非常管用的。”王教授晃了晃手中的蛊虫,回过头看着我们说道。

我重重的点了点头,没有说什么。不知道刚才的蓝色烟雾成分是什么,居然对蛊虫有这么大的作用,而且还可以远程操控,一定不简单。

简单的处理掉几只蛊虫,王教授站起身说道:“好了,现在我们就要进入虫穴了,大家一定要打起十二分精神,千万不能掉以轻心。”

“教……教授,里面这么黑,我们……我们怎么往里走啊。”身旁的黑子忽然问道,也正是问出了我的心声。上次我们三个来的时候,不敢开手电筒,所以一路摸着黑走了进去。

王教授细细思索了一会儿,忽然朝着越野车走了过去。我不知道他要过去干什么,但是现在又不能跟过去,所以只能在这里等着。

黑子拍了拍我的肩膀,神秘地问道:“柱子,上次那只逃走的乌梭蛊,你说……会不会又跑回来了,逃到这个虫穴里了?”

“谁知道,反正上次咱们坏了它的大事,它应该不会放过咱们。”我看了看眼前漆黑的洞口,冷冷的说道。

“大事?什么大事,上次咱们也没看到它干什么……”

“哼,上次那道蓝色的光芒就是它搞的鬼,之后那几只蛊虫全都变成了深蓝色,你睡……它是不是在搞什么大动作?”没等黑子说完,我便打断了他。

听到我的话,黑子一手托着下巴仔细的思索着,说道:“蓝色的光芒……吗?你确定是在那天出现的?我怎么一点印象也没有……”

看着眼前的黑子,我恨不得一巴掌拍死他,明明前两天发生过的事他却什么也想不起来,难道他的记忆力也衰退了?

我正要说话,却看到王教授风风火火地跑了回来,手里拿着一个箱子。箱子不算大,但是也有两个足球那么宽。

王教授将箱子放在地上,抬起脚轻轻的踢了两下,然后对我们说道:“看,这东西可以帮我们探探路。我也是才想起来,压在车里面都快忘了。”

土坑里肥白的大屁股岳 第二章

而此时的莫爷爷其实一直对新用的抗癌药物不耐受,每次一服用下去之后,就会反应特别强烈,十分痛苦。

但是因为不想让孩子们对他的病情太过挂心,所以每一次就算有痛苦的感觉,他也尽量在大家面前隐忍,除了莫奶奶自己知情之外,无人得知这件事。

莫爷爷一直跟林浅溪讲,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还有多长的日子,可以继续存活在这个世上。

他现在只有一个心愿想要达成,他希望林浅溪能够帮助他,如果那个心愿达成了的话,不管他是活在世上,亦或是去了另一个世界,他都会觉得很满足的,此生无憾。

林浅溪其实一开始是有犹豫的,她虽然心里知道莫爷爷的想法,也很想帮助他。

但是莫峪海和莫陵江这父子两个的脾气秉性,是真的很难撮合到一起的,她又担心会弄巧成拙。

“浅溪,爷爷真的很需要你的帮助。”

这已经是第几次莫爷爷跟自己讲这样的话了,林浅溪自己都已经快有些记不清了。

因为记着莫爷爷身子不太好的缘故,林浅溪现在基本上有时间就回来莫家这边陪莫爷爷,和他说说

文学

话,散散心,偶尔瞎侃一番,总之,让他觉得开心快乐,自己就觉得很满足了。

但是在这些日子里,莫爷爷不止一次地跟林浅溪提到过他想要缓和莫峪海和莫陵江两个人的关系的愿望,

“浅溪,帮帮爷爷吧。”

林浅溪真的是没有法子了,她看着莫爷爷诚挚的眼神,纵然心里百转千回,各种担忧,但还是忍下了心里的悸动,把这件事给应了下来。

“好的,爷爷,我帮您。”

莫爷爷的计划很早之前就已经开始构想了,他把林浅溪带到自己的书房,然后从抽屉里拿出来一个本子,上面写了很多的字。

“浅溪,你这样,你借个由头,就说我最近想要庆祝一下我和你奶奶结婚七十周年,要办场宴会,记得啊,要让他们所有人都参加,接下来,就看我的好了。”

林浅溪应着,“行,那我们各自加油好了。”

等到林浅溪一会到家之后,就开始手工制作请帖,买来很多颜料,叫着林知非一起帮忙,当然了,这一系列活动都是在瞒着莫陵江的条件下进行的。

日子一天天逼近,等到宴席开场的那一天,因为这件事是关系到了莫爷爷和莫奶奶这两个莫家最为年迈的重量级人物,所以基本上收到请帖的人员都到场了。

像莫峪海,他们的亲儿子,莫陵江和莫陵安,他们的孙子辈儿的,自然是必须要出席的。

在宴席上呢,一群人都静静地站在一侧,等着莫爷爷和莫奶奶先上座,然后自己再去坐,没想到这个时候呢,莫爷爷才开口跟大家讲,这次宴会呢,是男女分桌的,女士的都在旁边的那一桌,男士到这边来坐。

莫爷爷坐到中间那个位置之后,莫峪海自然是接着在他的右手边坐下了,莫陵江迟迟没有动作。

土坑里肥白的大屁股岳 第三章

ad>503 Service Temporarily Unavailable

503 Service Temporarily Unavailable – Blocked By Anticc

Server: bz76.youvm.com
Date: 2021-03-02 13:27:12


Fikker/Webcache/3.8.1
</b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