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舌头弄得我爽水好多 第一章

“天罗门,无极妙音宗为首吗?”

萧逸喃喃自语着,眼眸中的冰冷也在疾速萦绕。

“呵。”萧逸吐出一声冷笑,“该来的,终归是来了。”

“在炎龙盟惹下的那些仇家和仇怨,而今算是解决了。”

“和林音结下的仇怨,而今却是到了。”

“好,很好。”萧逸微微点着头,那般僵硬,那般冰冷。

或许,他也早就料到了这一日会到来,只是时间问题罢了。

萧逸看向独眼光头,“以天罗门和无极妙音宗为首,证明来的势力很多吧。”

“嗯。”独眼光头点了点头,“就现今的情报来看,起码涉及数十个,而且皆是顶尖势力。”

“大人,这一次的敌人,比之上次可强多了,二者完全不在一个层次。”

“这一次的麻烦,可是远超万界皆敌。”

独眼光头眉头紧皱,语气中尽是担忧。

“那天罗门,位列四门之一,本就行事霸道。”

“与此同时,天罗门又是四门中最擅体修者。”

“如同半灯门,其火道放眼整个诸天万界都可称之翘首。”

“天罗门的体道,亦是如此。”

“据小人所知,四门的开宗立派者里,都出过至尊层次。”

萧逸冷笑一声,“意料之内了。”

“否则,他们怎么会有至尊武技呢。”

四门,都有至尊武技,也自然有至尊传承。

独眼光头沉声道,“他们的底蕴,远超大人您的想象。”

“三盟,只是势力庞大,势力范围遍布诸天万界。”

“但论及本身底蕴,恐怕三盟都未必如四门。”

萧逸眯着眼,嗤笑着,“诸天万界,体修翘首吗?”

萧逸握了握有力的拳头,“我倒想见识见识。”

独眼光头苦笑一声,他已然习惯了他的大人这种绝对自信。

当然,这绝不是自大;往往他的大人有这种自信,便真的是绝对的自信。

独眼光头继续道,“天罗门已然够麻烦的了,而这无极妙音宗,恐怕更麻烦。”

“论报复,天罗门或许有不少的地盘,大人可以去屠戮。”

“但这无极妙音宗,漫长岁月来都极其低调,宛若遗世独立,就所知晓的势力地盘也极少。”

“大人你若要报复,总不能打上他们宗门去。”

“至于论层次。”独眼光头微微咬牙,“小的,便不瞒大人了。”

“以我在赤漠诸天的认知里,无极妙音宗绝对远强于四门。”

“或许小人说得直接些…”独眼光头语气凝重如水,“无极妙音宗里,极可能拥有至尊,而且是位活着的至尊。”

“所以他们才能如此超然物外,脱离于诸天万界的纷争之中。”

“极可能?呵。”萧逸仍旧只嗤笑一声。

“就是他们背后真的有位至尊,这个公道,我也讨定了。”

萧逸的语气,冰冷到极点,也斩钉截铁到极点。

这个公道,他为当年那个婴孩而讨。

原本他以为,那一切,当年在炎龙大陆里随着北隐无为身死便一切都结束了。

不曾想,诸天万界这里,才是另一个开端。

这份公道,他讨定了。

独眼光头微微皱眉,他能注意到,此刻,他的大人眼中冰冷之色远胜从前,远胜之前血洗万界之时。

但无论如何,他会紧紧跟随他的大人之步伐,哪怕…那是无尽凶险。

当然,独眼光头还是苦笑提醒道,“天罗门和无极妙音宗,已然够麻烦的了。”

“若是别的势力知晓被这二者联手针对,恐怕早就吓得魂飞胆寒了。”

“更别说而今还有大量的顶尖势力掺杂其中。”

“从情报看来,这些顶尖势力,起码不亚于千界学宫、双圣宗之流,派遣而来的也是清一色帝君强者。”

萧逸冷笑一声,“林音,毕竟在无尽虚空行走三百万年,好友无数。”

“三百万年之底蕴啊,有此能耐也是应该。”

他的舌头弄得我爽水好多 第二章

破七和破八,看似只是能够多撕裂一重天。

但一个破八打五个破七都是轻轻松松,气血爆发力直接翻倍,单对单那就是碾压!

如果坤王真的是破八,那他说不定就是在场之中最强的!

众强都陷入

文学

了沉思,神教,真的有点太强大了。

其他人除了鸿宇之外,就算不是光杆司令,麾下也是连个帝级都算罕有。

而坤王呢?两大护教都是圣人,八大护法都是帝尊,还有七十二真君,至少也是七十二位真神。

就算当年参与地皇神朝覆灭一战的时候有所损伤,几十个真神也还是拉得出来了。

这么强盛的势力,外加一个有些不明不白的风云道人,人界真的比神教强吗?不见得吧…

真要把人界灭了,神教就是一枝独秀了,剩下的几方势力只要有两三位强者被拉拢或是击杀,三界就是神教说了算!

这时候傅昌鼎悄悄用精神力勾连镇天王、月灵、鸿宇、天魁和黎渚,“各位,当年被皇者点化过,如今不知道拥有圣人还是天王实力的三界第一神木还在神教总部呢。

神教太强了,而且还在浑水摸鱼。

不如先联手,削弱他们一波,至少把天地二护教杀了,免

文学

得神教一家独大。”

镇天王闻言也说道,“鸿宇,当年坤王那么狠心灭了地皇神朝,你就不想报仇?

月灵,坤王绝对有秘密,他说不定和某位活下来的皇者有联系。

天魁,有机会揍坤王一顿你愿意放过?

黎渚,神教早就把禁区渗透得不成样子了,你不斩掉他的几条臂膀,想要一统禁区,做梦去吧!”

镇天王一个个传音,连天极这个疯子都没落下。

月灵和天魁都不用多加废话,有机会他们都想干掉坤王。

对鸿宇,镇天王就是拿地皇神朝的人以及月灵说事,“鸿宇,好好想想,苍猫可不会说谎。

当年北皇因为坤王偷看月灵打了坤王一顿,你觉得坤王覆灭你的地皇神朝,不会没有哪怕一点点龌龊心思吧?

后来他不知道怎么欺骗了月灵,在两千年前南北之战里,还让月灵参与其中,说不定就是拿你的复苏骗他。

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好,你啊…”

傅昌鼎脸色有点精彩,镇天王这个闷骚老头子,还真的是一点脸都不要。

不过,说的真好!

傅昌鼎也加了一把劲儿,“一个苦苦等了你几千年的女人,都被逼疯了,你哪怕只是和她站在同一战线,她也能宽慰一些啊。”

鸿宇面无表情,仿佛什么都没听见,但一条条的负能量却不会骗人。

傅昌鼎和镇天王也不再劝说。

下一刻,傅昌鼎忽然转头看向黎渚,沉吟了一下说道,“好,天帝二护教交给本王!杀!并肩子上啊!”

傅昌鼎嗷嗷叫着直冲天地二护教。

镇天王也第一时间出手,杀向坤王,“坤王,老夫有一式地皇秘传,传授于你。”

天魁圣人有些看不透局势了,但无所谓,他就是要揍坤王一顿。

否则念头不通达,本源道都难以寸进了。

“你当年跟本宫说过,鸿宇会回来的!”

月灵眼眶通红,左手刀右手剑,直奔坤王。

鸿宇脸色微变,叹了一口气,拦下了想对傅昌鼎出手的乾王。

天命王和天植王见状也杀向神庭军大都督,不管这人有没有投靠坤王,都是敌人!

“当年神庭军的阵眼被人轻易洞悉,就是你泄露出去的,是也不是?”

天命王暴怒不已,之前息战,他还能忍着不去质问。

现在战斗一爆发,满腔怒火就彻底忍不住了。

神庭军大都督一杆长枪刺出,“当年地皇是投影的事情一泄露,神朝就已经注定要覆灭,要怪只能怪陛下太过胆大了!”

“住嘴!”

天植王尖声道,“是陛下结束了地界两千年的混乱,拯救生灵无数。

吾等若不是陛下相救,早就不知道死在哪里了。

你不思报恩,居然还在这里狺狺狂吠!”

神庭军大都督脸色也是浮现出了一丝狰狞,“可他实力不够,实力弱,那就是原罪!

他为了自己能够证道成皇,裹挟着吾等建立地皇神朝。

他就没想过,事情一旦暴露,我们到底会是什么结果吗?

当年有人找到我,告诉我陛下乃是鸿宇假扮,你又知道本督有多绝望吗?!啊?”

遍观三界,举世皆敌啊!

神庭军大都督也觉得自己很委屈,以他的实力和统军能力,去哪里都能受人礼遇。

可他偏偏被鸿宇拉上了贼船,还成为鸿宇的心腹,像当年掌兵使执掌天庭军一样,执掌着地皇神朝的神庭军。

一旦地皇神朝成为众矢之的,他这个级别的人物绝对是必死!

他还能怎么选?

与其跟着神朝大陆一起沉没,还不如给自己争一丝活命的机会。

于是他寂灭了,也活过来了。

可这两个马夫,居然还敢找他的麻烦!

“道不同不相为谋,不要跟他废话了,杀了便是!”

天命王脸色冷冽,出手却越来越狠。

……

黎渚有些无语,他还没打算出手呢,就被乾王拦住了。

不过他也明白,这不是阵营的问题,而是利益的问题。

乾王顶替了天植王庭的真王殿殿主,而黎渚是天植王庭王主,两人的基本盘都一样,注定不能共存。

要么一人走一人留,要么一人死一人生。

也罢…

“黎渚就僭越一次,向乾王前辈讨教一番。”黎渚出手,爆发出了破六的实力!

乾王轻笑一声,“那本王就好好指点一下你这个后辈。”

轰!

两人也是碰撞了起来,炸起六瓣莲花无数。

………

“老东西,你弄死了老子一次,老子也要弄死你一次!”

乱天王抡着乾王的大腿,撵着巽王到处跑。

…….

天极有些懵,怎么忽然就爆发大战了?

而且他好歹也是天王,双方居然直接把他忽略了,都没人拉拢他一下?

“父皇啊,您到底去哪儿了啊?这些人都已经完全不把您放在眼中了啊…”

天极悲号着,忽然看到了新出现的兑王,“来,咱们切磋一番。”

兑王觉得自己要是坐山观虎斗,反而会更危险,于是点了点头,两个毫无战意的人轰轰烈烈地战到了一起。

……..

“苍猫,还有没有神器?”

他的舌头弄得我爽水好多 第三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