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主人惩罚玩弄调教 第一章

猛地一击几乎要将龙卷的身体直接击穿,这边的龙卷狂吐出一口血,下一秒意识突然变的黯淡。

不过这边的龙卷醒的倒是也很快,巨大的痛楚感让她很快回过了神,此时第一个注意到的,就是自己喘不过气。

“云层?这里是……”在下方龙卷直接看到了云层,抬起头,龙卷发现自己现在可能已经在平流层了,并且还在朝着外面飞。自己这是一拳要被人打的飞出地球了?

憋住气,龙卷想要发动念力稳住自己的身体,然而还没来得及行动,一个声音再次出现在她的旁边。

“你这防御能力是有点强啊。”是的说话的人还是林顿,此时全身冒着金光的他居然在这地方和她平静的说话,看的龙卷都是心里一冷。

震惊归震惊,反应龙卷还是有的,马上想要抬起手对林顿进行攻击,然而很快龙卷才意识到自己受伤程度超过她的想象。是的此时她的手居然完全抬不起来,念力发动也有些困难,受伤严重导致思维都有点混乱。

“咬紧牙。”林顿的声音再次传来,龙卷下意识的抬头,结果看到林顿双手握拳,接着猛地一个下砸。

“砰”的又是一声巨响,龙卷整个人化为一道流星一般直线撞向地面。下方的云层在龙卷穿过之后直接分开两边,像是让出了一条道,而龙卷整个人像是失去了反应,一路直冲向下方的海面。

伴随着一声惊天动地的爆炸和震动,大洋上一个小岛直接在地图上消失。岛基被坠落的龙卷直接击穿,导致整个岛直接坍塌。而龙卷这边一路穿透海水,直接钻进海底地面。

巨大的冲击甚至造成了海啸,朝着四面八方扩散,而此时林顿也是终于感觉到这边的龙卷的气息消失了。虽然解决的过程看着还挺简单的,但是林顿也算是用了不少的力气的,和他说的一样,活动算是活动过了。

此时的Z市,吹雪这边依旧是在原地等待。那边的情况她并

文学

不知道,很明显两人的战斗已经超出她能干涉的范围了,她现在只能有点着急的等待结果。虽然理智告诉她自己的姐姐是不会输的,但是……为什么会有不太好的预感,总觉得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这预感很快就应验了,因为下一秒,一个橙色的传送门在她的身边开启。吹雪大概也猜到这是林顿的能力了,紧张的看向传送门的方向,然后林顿果然就出现了。

看到林顿出现,这边的吹雪马上摆好了战斗的姿势,之前虽然被林顿的威压震得动都不敢动,但是现在已经是缓过来了。当然林顿这突然回来有些奇怪,他不是应该在和自己的姐姐战斗吗?刚想要开口询问一下,下一秒她的眼睛直接睁圆了。

是的林顿不是一个人回来的,他先走出门之后,吹雪很快发现他的右手还拖着另一个人。当然她也马上认出,这个被拖着的人,就是她的姐姐龙卷。

“这……怎么会……”吹雪的脑子直接空白了一秒,看着浑身是血明显已经失去意识的龙卷,一瞬间她都有些不知道怎么反应。

下一秒,她还是直接冲向了林顿这边,不过并没有攻击,而是直接低身看向了龙卷。虽然她因为自卑或者有些嫉妒,不太喜欢自己的姐姐,但是生死关头,她肯定还是关心她的。

第一时间吹雪检查了一下龙卷的呼吸,非常的微弱。是的要不是吹雪本身对空气的流动感知能力比较强的话,甚至都感觉不到她的呼吸。看了看龙卷的伤势,几乎全身都是伤,尤其是头部和腹部的伤势最为严重,大量的出血,整张脸都被染红了。说真的她从小到大都没见过姐姐这个样子。

“姐!”吹雪喊了一声,然而没有任何的反应,这下子吹雪是真的紧张起来了。实力、排名之类的事情她现在也管不了了,但是很明显她不能让龙卷死在这里。

“快叫……”吹雪下意识的想要喊手下的人叫救援队的,不过很快她意识到了现在的情况。是的林顿就站在她的旁边,此时正低头看着她这边,一瞬间她再次感受到了之前被死亡支配的恐惧感。

“算了,算你们运气好。”林顿说道,“看在你们可能还有点用的份上,饶你们一命。”

“唉?”这话让吹雪真的是愣了下,真的还以为要完蛋了呢,突然林顿就放过她们了?这真的是有些突然啊。

“还真的只是活动了一下,看来英雄是真的没积分啊。”林顿嘀咕道。是的他也是试了试,毕竟之前打了怪人是有积分的,但是英雄这边还没试过啊。可惜的是英雄还真的没有积分奖励,要不然这龙卷应该值不少分吧,现在的话,估计也只能算战斗分了。

被主人惩罚玩弄调教 第二章

不灭至尊强者的魔血,绝对是大补之物,被圣魔意志吞噬了意志之后,就直接成为了一团纯净而庞大的能量,被风追云直接吸收进的身体之中,然后,庞大的力量,便不由得分说的开始改造他相对来说十分脆弱的身体,变强!

等到百日之后,风追云醒过来之后,风追云的身体最起码强悍了十倍不止,而这个时候,中央四族的几位准圣齐齐期上门来,催促风追云派人去仙墟战场。

风追云刚刚从不灭魔血的身上获得了极大的好处,当下也不犹豫,便带着树胡子等七十多位依附他的准圣,然后将盟主的位子交给了人族现而今提升最快的一位准圣,这位准圣强者甚至都有些不相信风追云竟然这么相信他,要知道,他一路成长,天资无双,风追云时时没有出现在人们的面前,他自认为已经超越了风追云的力量,所以一直对他有所不服,两人虽然没有闹起来,但明眼人都能够看得出来,两人是面和心不和,而他都想在风追云走后,你纠结一部分人,将风追云的代言人给弄走,却没有想到风追云竟然干脆将他这一系的人马,全都投入到了仙墟战场之中!

那人欣喜之余,管理起来,也是得心应手,并且,他是一个冲劲很足的人,经常与中央诸族的发生战争,然后,并且,不断的削弱那些联盟异族的力量,甚至有几族在他的计划之中已经灭了族,就连中央诸族,也损失了不少的准圣!

而这种事情,风追云倒是做不出来。

他只是在进入到仙墟战场之后,一边防着中央诸族的强者们,一边悄悄的派人前去猎杀魔族,然后由他获得魔血炼化,再次纯净的魔血分出来一些,给忠心于他的人,至于有些一些心中有异心的,又依附于他的准圣,没有办法,只能派你出去当炮灰了!

就这样,过了三千年!

大地上的魔族已经差不多被全部消灭,毕竟,魔血也就那么多,风追云一开始炼化魔血还需要十年或者更长的时间,而到后来,差不多一天就能够炼化一滴魔血,而他身边的那些准圣,也是越来越强,都感觉已经达到了力量的巅峰,突破长生已经只差一线机缘了……

被主人惩罚玩弄调教 第三章

刀与剑交错!

舍弃了防守的拼杀!

血色的骇浪疯涌而上,只有一只蝴蝶在血浪中惊险地飞舞!

废墟之下,雷霆一闪而没。

银色的枪,穿透了鸦的小腹。

“你分神了。”

鲜红的血液顺着枪身流下,浩永露出了一丝得逞后的狞笑,手中的枪依然缓慢地向前推动着。

欣赏着猎物将死前,最后的挣扎。

鸦双手死死地攥住枪身,鲜血从指缝中流出,身体也因为灌注在长枪之上的雷霆法则微微颤抖着。

只是他无比苍白的嘴唇却慢慢上扬,露出了一丝艰难地笑容。

“呵呵……”

浩永皱了皱眉,他不明白,自己的雷霆法则将鸦控制的死死的,一个毫无反抗能力的将死之人,为什么还笑的出来。

突然,他瞪大了双眼,想要抽出长枪!

可惜还是晚了一步。

黑色的利刃从背后袭来,掠过浩永的脖颈。

“究竟是什么时候……”

松开枪柄,浩永轻轻转身。

远处,保护着艾瑞莉娅的法则牢笼,不知何时只剩下了寥寥几根支柱。

“原来如此。”

浩永的眼中闪过了然和遗憾。

一丝血线出现在了他的脖颈。

一颗头颅,从破烂的银甲上跌落,滚到了鸦的脚下。

鸦慢慢拔出小腹中的银枪,从怀中慢慢地掏出一枚古旧的钱币,慢慢地放在了头颅面前。

他一瘸一拐地向远处的少女走去。

“老头,老子不欠你什么了……”

他走到了少女的身边,踉跄着坐下。

“您怎么样……”

“不碍事。”

鸦勉强露出了一个笑容,牙齿间是红色的血缝,并没有什么说服力。

鲜血湿透黑色的大衣,慢慢地滴在地上。城外还在厮杀,城中,数十个城卫军远远地包围着身负重伤的鸦,却又畏缩不前。

即便是重伤的黄金强者,依然是黄金强者!

鸦很清楚他们的忌惮,自嘲般地笑了笑,也就自己知道,此时就是一个刚入白银的菜鸡,也能轻易地杀死自己。

丝丝黑暗法则有些艰难地汇聚,渐渐涌向小腹的血洞,鸦抬头望向城府的残垣,眼中闪过一丝担忧。

厮杀仍在继续。

蓄谋已久的断瀑之后

文学

,阿尔杰的确虚弱了不少。

但是那柄细长的太刀上传来的巨力,依旧有些难以阻挡——即便是将时间真理发挥至极致,剑法相当的情况下,锐雯还是处于下风!

而原本血肉模糊的阿尔杰,伤口的鲜血仿佛活过来一般,像一条条恶心的肉虫在不断地蠕动,那些恐怖的伤口竟然以一个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

只是原本惨白的皮肤更加地惨白。

感受到渐渐攀升的气息,锐雯心中一沉。

这该死的法则……

当的一声巨响,刀剑猛地架开,阿尔杰轻退半步,锐雯踉跄了七八米,止住了退势。

阿尔杰已经不再是云淡风轻的模样,未干的血迹挂在额角,表情有些狰狞,眼中是浓郁的怨恨。

“呵……贱民,你那一剑,足足浪费品了一年的鲜血。”

“还好,有更好的补品……”阿尔杰转头望向广场中的少女,露出了贪婪的狞笑。

“你在想屁吃。”

月光在剑刃凝聚,夜色渐沉,微光潋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