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污小短文故事 第一章

万里城下,妖族天下已经是撤军,浩然天下这次的伤亡很少,可是“少”却不代表没有。

如同往日一样,一些修士们在城下为自己好友,亦或者是不认识的人收尸。

其中有些人尸首残缺不堪,但在怀中还能找到镶嵌在衣服里的遗书。

而有些修士可能只剩下一条断臂,一条胳膊,若是能被朋友认出,死后的骨灰也可送回宗门。

若是幸运,亦可以凭倚灵山,成为宗门的护山灵。

但也有不少连朋友都没有的修士,他们没有人认出,也找不到遗书。

此类修士散修居多,他们皆是来万里城搏命寻找机缘,或许用散修的说法,那便死了就是死了,何必惹人挂念,又有谁挂念……

生生死死,在战场上,再也平凡不过,经历了多次战场的老者,对此早就麻木。

幸运的是,这次第一次下城头的那些萌新修士最多只是受伤,并没有伤亡。

可是活下来的他们却感不到丝毫的开心,看着万里城下的一切,他们神情皆是肃穆。

这一刻,他们知道,原来,这就是战场。

“你们看,那些妖军怎么撤的有些奇怪。”

就当各段城头的萌新修士在感慨人生之时,在各段城头,陆续响起了类似的声音。

他们极力看去,可惜的是他们未足元婴,还没有到“遥望百里”的地步。

不过一些刚刚回到城头的元婴境的修士却是惊奇不已!

他们眼睛晃动,嘴巴微张,像是看到了什么奇观!

“怎么会?”

各段城头,元婴境及以上的修士皆是看去。

之前搏杀之时,他们只是感觉到什么东西坠入妖军后方,可是没有详细去感知,毕竟在战场上分神,这是很致命的。

可是现在,回到城头的他们再看去。

一个男子竟然在妖军后方搏杀数万妖族?!

而且从骨龄来看,他还不到三十!根本就没有油尽灯枯的问题,甚至他境界极高!至少是元婴境的剑修!而且还是一个六境起步的武夫?!

这样的一个天才男子,定上了后浪榜前十!

可他为什么会在妖族后方?他不要命了吗?

难道是他的道侣死在了某个妖将的手中?

但不可能啊。

若是寻仇,那定是有目的边厮杀边寻找。

可这个人,他就站在原地,等着妖军冲来!

这明晃晃的是送死啊!

“长老,长老,妖军后防到底发生了什么?”

年轻修士们问向自己的长老,他们也很想康康。

“这…..”这些长老们面色复杂,一时都没有回过神。

“哈哈哈……这小子就是那个江临吗?谁说他是采花贼的?我看他分明就是一个疯子……”

城头一个赤脚修士哈哈大笑道。

“这不让浩然天下见一见,怎么行?”

赤脚修士将酒壶往下一扔。

酒壶破裂,可是酒水却像地泉一般,在城下不停蔓延。

最终,酒水形成一个胡泊,胡泊照应的,是那个不要命的男子在妖军之中宛若修罗的模样!

“师父!”

“益达公子?!”

当看到男子面容那一刻,钱甄多浑身一颤,他怎么都没有想到,自家师父冲到了后方!

而玉心宗的小倩更是认出。

污污小短文故事 第二章

呼!

粗胚毕竟只是粗胚,作为练手之物,所能承载的道纹有限,很快,其中大部分能量溢散,充斥整个宣政殿的火光收敛,再次望去,身前长剑模样的粗胚散发幽暗的光芒,如玉石散发微微红光。

其中残留的力量极少,甚至还不如一个圣境一重天全力一击蕴藏的十分之一力量,几乎没有任何价值可言,李云逸有种感觉,它恐怕也只有一击之力,旋即就会炸裂开来,不复存在。

但。

它确实充斥了一丝天地之力。

微弱,却真实。

已经有一丝道兵的意义了。

“这么简单?”

李云逸惊讶,因为他感觉,这完全不是他的极限,若是郑重施为,定然能做的更好。更让他惊讶的,是自己尝试过程的顺利,几乎没有遇到任何阻碍。

力量微弱是其中一个原因,更重要的是,在不知不觉中,他对法阵一道的感悟造诣,已经达到了一个可喜的层次。

厚积薄发!

事实上,他在法阵一道上的起点本来就很高,尝试之初就凝化了浑元阵心,融入神魂本能,再加上如今真灵蜕变,成无垢灵身,更有风林火山的加持……

想到这些,李云逸立刻释然许多,对自己的能力有了更加清晰的认识,一翻手,又是一件粗胚出现手上。

继续。

初尝胜果,虽然可喜,但对于他想为熊俊等人打造一件品阶不低的道兵来说显然还是不够的,李云逸也想尝试一下,自己当前能力的极限到底在何处。

所以。

继续尝试!

轰!

立刻,在本源之鼎的笼罩和遮掩下,整个宣政殿华光再起。

赤红是火,青芒是风,碧绿为林,幽暗如山。

火之热烈。

林之生生不息。

风之灵动。

山之巍峨厚重!

各种光华与气息波动震荡,如一场大战持续,更似在编织勾勒一方世界。

事实上,法阵,就像是对天地的编织,对大道纹理的解剖,在这一过程持续中,李云逸感觉自己对风林火山的感悟更深。

这一过程足足持续了小半天时间,李云逸身边蕴藏天地之力的粗胚越来越多,波动却越来越微弱。

这并非其中加持的天地之力越来越少,而是其中力量越发稳固的显化!

终于。

当他脚下的粗胚数量达到三十余柄的时候,突然。

呼!

一团金芒大作,锐利光彩迸射,如千万箭矢四散,碰撞在墙壁之上,竟然发出金石之音。

金!

这赫然不是属于风林火山任何一道的天地之力和道纹!

是的,李云逸对风林火山的尝试已经结束,已经开始尝试利用风林火山大阵的特性,勾连其他属性的天地之力!

这是唯有阵法师才能做到的事情,超脱个人属性的桎梏,染指其他大道和天地之力。而在这一点上,李云逸更拥有其他阵法师无法企及的优势。因为于他个人而言,实际上是没有任何属性的。

无垢!

真灵通透,对任何天地之力的感知都一般无二。

其他阵法师虽然可以利用阵法勾连其他大道和天地之力,但难免也会受到自身属性的影响,李云逸完全不需要担心这一点。

他的武道和其他人不同,本身就没有交融任何大道,谈何影响一说?

所以接下来。

轰!

宣政殿里变幻交织的光华和天地之力波动更加绚丽和斑斓了,如滔滔浪潮,一波紧跟着一波,李云逸也丝毫不担心它们会互相影响,有本源之鼎的压制,风林火山笼罩的宣政殿似乎成为了他的领域,一切尽在掌握。

很快,又是一个时辰过去。

但这一个时辰,李云逸尝试刻画的粗胚甚至超过了之前两个时辰的总和,并且个中属性天地之力种类更多!

他越来越熟练了。

终于。

李云逸停下了动作,而在他脚下,赫然已经多出了整整七十九把道兵粗胚,如此数量若是被莫虚赵天印等人看到,定会瞠目结舌,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李云逸的目光从它们身上一一掠过,尤其是在其中隐隐威压最强盛的几把粗胚看过,眼底闪过一抹满意的笑意。

成绩斐然!

李云逸自己也丝毫不掩盖心里的欢喜。这几把粗胚,各种属性和天地之力并不局限于风林火山四道,但其中蕴藏的力量,赫然达到了一个圣境一重天所能驾驭的极致。

同样,这也是一个粗胚的极限!

如果按照紫龙宫的卷宗记载,这些粗胚只要稍加炼化,已经算的上是最低阶的道兵了。

当然,只是其中力量达到了,并不意味着它们就能持续战斗。

道兵,是要和天地之力勾连,持续作战的保证,材料同样要求很高,这些粗胚只能临时动用,无法持久,恐怕连一场圣境之战都坚持不下来。

但,这也足以让李云

文学

逸心满意足了,哪怕这些粗胚并没有估算出自己的极限,却已经足以证明,只要他想打造一柄道兵,就一定没问题!

当然,其中还有一个关键的问题。

妖王之灵!

一柄强大道兵的真正中枢所在!

“是时候再进去一次了。”

这一次,势在必得!

自己好不容易进去妖王战场,总不能再退而求其次,撤回来吧?

污污小短文故事 第三章

出了城,濮阳波直奔环绕着鲸须城旋转的众多星辰中的一颗,千皇星。

通过千皇星的传送阵,濮阳波再次来到了一处混沌虚空中的传送陆地。

“跟了这么久,还不出手吗?”

微微摇了摇头,濮阳波心里也是暗赞这些人倒是沉得住气。

嗖!

腾空而起,濮阳波的身形化做一道虹光,飞离了这块传送陆地,朝着漆黑冰冷的混沌虚空深处飞去。

“赶快追上去,这家伙要跑路了。”

就在濮阳波飞离传送陆地的片刻后,一道道气息强悍的身影自那传送陆地上冲天而起,循着空间波动的轨迹,追向濮阳波。

“差不多了。”

濮阳波的飞行速度一直控制在和这些人中速度最快之人差不多的水平,大概飞出了一个时辰后,濮阳波在枯寂冰冷的混沌虚空中停下了身形,转过身来,朝着虚空淡淡道:“跟了我这么长时间,各位还不准备现身吗?”

“既然你已经发现了,那就明人不说暗话,只要你留下随身宝物,我们就立马离开。”

文学

漆黑一片的混沌虚空某处,突然间,空间如同湖泊般荡漾开来,有着七道身影浮现出来。

这七道身影,皆是气息浩瀚,身披黑色铠甲,身形高大魁梧,脑袋上都长着两根尖角,看上去倒是相当的威猛强大。

“只有两个勉强跨入七层级数的吗?”

濮阳波心里暗自嘀咕,从气息波动来看,这七名强者,有五个是六层级数的垫底混沌境,两个是七层级数的普通混沌境;但这两个七层级数的,在这个层次中,都是最次的。

对普通修行者而言,眼前这个阵容已经算是相当的强大了,毕竟濮阳波从表面上来看,也只是一个气息很普通的修行者而已。

“只有你们几个出来吗?只怕不够看啊!喂!还有那四个黑雾团,叫你们呢!别再躲着观望了,你们也一起出来吧!”

濮阳波淡淡看向了黑暗虚空某处,有些戏谑地叫道。

“呵呵,好厉害的感应力,居然能发现我们的踪迹!”

黑暗虚空中,有着一道道漆黑如墨的雾气接连冒出,随即,从那些黑雾中,走出来四个看不清相貌、身影朦朦胧胧的强者。

“居然是寇氏家族!”

先前出来的那七位强者,此刻也是神情凝重,寇氏家族是一个十分危险诡异的家族,在追踪、暗杀方面,享誉整个鲸须城!

不过让他们神情凝重的不仅仅是因为寇氏家族的突然出现,更是眼前这个家伙竟然能这么快就发现了寇氏家族强者的存在,而他们却根本没有发现暗中的寇氏家族!

这岂不是说明,眼前此人的难缠程度,比他们想象中的更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