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傲神雕小龙女 第一章

“小月月,你别哭啊,师姐真没杀你的九哥,师姐是被人追杀!师姐被宇文恺追杀。师妹,师姐还没有说完呢,咱们抓住重点好不好。司马九没事,不仅没事,他还放出歹毒的机关傀儡,将两个星网刺客都杀了!”拓跋灭怕小月月哭,马上将事情一股脑说完。

在华山,小月月一哭,那个老怪物就要不高兴,老怪物不高兴,别说她们,只怕她们师父孔道茂也都要头疼。

是故,不让小月月哭,就成了道家天宗听月观的金科玉律。

“哪有什么歹毒的机关傀儡,九哥哥很好,不会使用歹毒的机关。”小月月听到司马九没事,这才放下心来,瘪起的嘴唇才慢慢恢复正常。

自幼,小月月一紧张就喜欢用手指把玩身边亲近之人的头发。

拓跋灭见小月月用白玉一般圆润的手指把玩自己的金发,顿时暗骂自己嘴碎,为啥要提及什么司马九。

如今,怕是自己的头发又要被小月月玩得一塌糊涂。

“九哥是好人,一定是大兴城的坏人欺负他,不行,我要去大兴城。”小月月想到什么,就要做什么。

顿时,她全然不顾拓跋灭,从小屋内跑了出去,直接冲去孔道茂修炼的静室。

静室门上方,一只玄鸽不时发出咕咕声,它见小月月跑来,惊慌的扑棱棱飞走了。

小月月心中奇怪。

她在华山认识的万种生灵,都喜爱与她玩耍,没想到这只鸽子,居然躲着她。

小月月来不及细想,进入静室。

此时,孔道茂已经看完了一封由玄鸽带来的书信,正凝神沉思。

“躲得万千烦,终须百河汇,没想到,就连茅山法主也被惊动了,看来,这大兴城,是非去不可了?”孔道茂自言自语。

他见小月月走进静室,顿时露出笑容,道:“琼月,今日功课可完成了?其实,你不用那么辛苦,可以多来这里,给为师捏捏肩膀,为师就算你完成了当天的功课,量你那些师哥师弟,也不敢多嘴。”

“师父,什么时候?徒儿才能令百鸟万兽前来听徒儿诵经?师父,徒儿不想呆在山上了,一点意思也没有,师兄们都只会打坐练剑,师姐十天倒有八天找不到人,徒儿想去大兴城玩玩…..恩,阅尽人间疾苦。”小月月眼珠一转,岸然道。

“不行,地缺已经去了南方,这次责罚才不到两个月,师父就放你出去,门内弟子,定会说师父我偏心。”孔道茂摇了摇头。

随后,当他看见小月月的眼睛虚了起来,眯成一条缝,顿时,有种不妙的感觉。

“嗯,徒儿一会儿就去后山找丹夫人,就说师父你欺负徒儿,哼,让她给咱们道观换几个屋顶!”小月月重重道。

孔道茂闻言,顿时急眼了。“小月月,你又不是不知道观里缺钱,上次,师父我腆着脸去州县弄了些银两,才将屋顶修好,要是屋顶再被掀翻,我们怕是要在雪下打坐了。你这孩子,真是……!”

小月月毫不为孔道茂的态度动摇,她好奇的拿起桌上玄鸽带来的书信观看,一下就高兴起来。

“师父,这不是邀请你在元正节前半月赶到大兴城么?你就带上徒儿吧,就说带徒儿去游历赎罪,想来,师兄弟们都不会有意见。”

“小月月,这次,师父可是去降魔除妖。”孔道茂吓唬小月月。

笑傲神雕小龙女 第二章

在潼关招纳了李思训等人并上奏朝廷之后,李潼并没有即刻继续东进,而是遣原潼关守将李湛率三千前锋先行,自己则在潼关又留两日。

这两天时间里,行台后路又有八千军队赶了上来,其中五千由潞王李守礼率领进入潼关,另有三千人则由此前入京的黑齿常之率领,直接渡河入驻蒲州的镇水城。如此一来,大河水道并夹河两岸并为行台所掌握。

与此同时,雍王新的口号也传遍诸军。这对行台诸军而言,无疑是一大鼓舞。倒不是说他们有多希望神都朝廷与当今圣人重返关中,而是当这样的口号提出来之后,西军此番东进便不再只是请战洗辱那么简单,而是要直执国柄!

至此,行台在集兵力已经出动近半,关内长安并诸要州仍有将近两万人的甲力存留。在控制住神都局面之前,李潼并不打算再由关中继续抽调人马。

前往神都问鼎夺权诚然重要,而一个稳定的关中才是接下来李潼力量所在的源泉。虽然过往数年行台施治、将众多的关陇勋贵们驱逐到了神都,但并不意味着他们在关中的力量就荡然无存。

毕竟关内虽是唐家祖业,但也是这些关陇门户们百数年间、几代人深刻经营的所在。烂船还有三斤钉,一旦行台兵力倾巢而出,雍王在神都所为又屡屡突破他们的底线,一些残余势力勾结闹乱于关中也是很有可能发生的。

别的不说,行台作为一个立足于关中从而发展壮大的霸府机构,自身在人事结构方面就不能做到完全杜绝关陇世族与勋贵门户的渗透。也谈不上是渗透,应该是各取所需、各有所得,只要这些人能够认同行台基本的价值观与政治理念,行台也没有道理一刀切的将所有关陇时流拒之门外。

所谓的关陇集团,只是一个宽泛的、总结性的学术概念,是一群有着类似出身背景与政治资源的时代中人。就连李潼自己,如果用这种观点论述,都可以称得上是关陇集团的后起之秀。

虽然行台对关陇时流的接纳不失有序且管制得力,但这也是建立在强大武力基础上的。一旦行台人马倾巢而出,环境局势自然发生改变。

李潼之所以敢在这样一个时节发兵东进,甚至就连远在山南的他三叔李显都急吼吼潜回国中,就在于如今的神都朝廷实力已经透支到了一个极限,起码是整个都畿地区,短时间内已经难以再聚集起控制局面的力量。

治国治民不同于谈恋爱,不必过分纠结于你对我究竟是不是真心,但却需要注意不要考验人心人性,不要随便给人提供背叛的条件,除非是为了钓鱼。不过李潼眼下的渔场在神都而不在关中,需要充分考虑到关中的稳定。

更何况他这一次前往神都,本就是顺势而为,赌性并不大,也就大可不必孤注一掷、倾巢而出。

当李守礼抵达潼关后,李潼才又再次上路,临行前将李守礼安排为潼关守将,并吩咐道:“二兄所职唯在此门户,东西纵有变故,传书告信即可,决不可妄动轻出!”

李守礼闻言后忙不迭拍胸保证,但又不无担心道:“眼下都内情势已经混乱至极,西军十万胜甲,三郎却只率六千东归,是不是……”

李潼听到这话后便笑一笑,刚想说当年董太师也只率了五千西凉军进洛阳,照样一番作为……不对,是作了一把好死,脸上笑容一僵,转头便呸了一口,仍然觉得有些不吉利,一边啐着一

文学

边翻身上马,继而三千将士便策马离开潼关,向前方的陕州而行。

所以说有的丧气话真的不能随便说、随便想,行途之中,神都方面最新情报传来,李潼在听完后顿时有了一种天人感应、天命所归的感觉。

“日前南衙躁乱城中,北衙哗变大内,劫持圣人离宫……皇太后陛下制召雍王殿下急速归国、掌控局势!”

短短几句急报,所透露出来的讯息之惊人,让李潼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当中过程稍有了解之后,更是气得忍不住想骂娘:“圣人身系家国之大任,何敢如此轻率、浪行匹夫之意气!”

他这么不客气的斥责他四叔,还真不是得了便宜还卖乖,此前他虽然频频施压,但本质上仍然是希望能够维持都畿秩序一个基本的完整,勒令在朝五品以上参议归祀、并要求朝廷提供粮秣,就是希望维持朝情不崩、并保持一个基本的事物运作能力。

可现在,他四叔直接破罐子破摔,主动挑衅并引火烧身,使得都畿秩序完全崩溃,让李潼大感猝不及防的头疼。

神都局势崩溃得如此彻底,除了倍感意外,李潼也不由得稍作检讨,他这一次真的是有点想当然了,下意识的忽略了他四叔的主观能动性。

笑傲神雕小龙女 第三章

ad>503 Service Temporarily Unava</p> <p><img src="http://t.zgcc.net/images/999.jpg" title="文学" alt="文学" /></p> <p>ilable

503 Service Temporarily Unavailable – Blocked By Anticc

Server: bz76.youvm.com
Date: 2021-03-12 18:24:51


Fikker/Webcache/3.8.1
</bo